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情为

明月图 闻晓19 2172 2019.08.22 18:10

  “白老弟,再喝一杯,就一杯……”说话的是江义正。此时他拿着酒壶正想给白慕容倒酒。白慕容赶紧将酒杯端了起来,摆手说道:“江大哥,小弟实在是不能喝了。”

  江义正说道:“白老弟,这酒逢知己千杯少。你我算是相见恨晚啊。你别看我做这个的捕头好像很威风的样子。这一出门都是江捕头长,江捕头短,人人都很尊敬我。但是,这份差事就他妈的这么好做?哎,老子整天瞧着他人的眼色行事,稍微一个不注意,就得掉脑袋。白老弟,老哥我累的慌啊。”说完,将杯子里的酒是一饮而尽。

  一旁的连海萍听他说完,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这么不愿意做这个什么捕头,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何苦在此受气。我看你,就是舍不得。”

  连海萍话音刚落,白慕容便说道:“哎,海萍,你不能这么说。也许大哥真是有难处呢。”

  江义正听完微微一愣,他仰天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连姑娘说话爽快。这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贱。他妈的老子就是贱……”

  白慕容听他说出如此的话来,便赶紧出声说道:“江大哥,你这是什么话!”

  江义正摆了摆手,说道:“白老弟,连姑娘说得对,我就是贪恋这个位置。金陵城的总捕头,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可是这位置是我江义正的,谁也抢不走。为了这个位置,我就得给别人当狗。白老弟,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他话音一落,眼圈顿时就红了起来。白慕容看他动了感情,心里也是感慨良多。他话虽然说得难听,可是哪个人不是如此?想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这是规矩,是人人必须遵守的规矩。白慕容拿过酒壶给自己斟满了酒,他有些自嘲的说道:“江大哥,这杯我敬你……”说完,一饮而尽。

  江义正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白慕容看他一笑心中的烦闷也是一扫而光。连海萍看傻子似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江义正笑罢,伸手就来拿酒壶。也许是他喝的多了,他刚把那酒壶拿在了手里,突然脚下一滑,他身子往后一仰,酒壶便脱手飞了出去。

  三人此时正坐在白鹤楼的二楼雅间。透过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金陵运河的风景。江义正每次来白鹤楼都会来这里。他一边品尝美酒一边欣赏风景,人生如此倒也痛快。此次,三人在此把酒言欢,诉说着心中之事。江义正这次可是醉了,那酒壶脱手直接就飞到了窗外。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听到啪的一声响,然后就听到一个女孩在怒声喊道:“是哪个没长眼睛的随意乱丢东西,差点砸到人,你出来!”

  三人一听赶紧站了起来。连海萍说道:“姓江的,你是不是喝醉了,酒壶都喝道窗户外边去了。”

  江义正讪讪一笑,对他们两个人说道:“没事没事,你们坐着,我来看看。”说完,他便手扶着窗台往下面看。

  此时楼下站着三个人,一个大汉,一个小姑娘,一个少年。那个小姑娘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满脸怒气的往上看。此时江义正把脑袋伸了出来,那个小姑娘喊道:“是你把酒壶扔下来的?好啊,你是不是想要人的命。”

  江义正醉眼朦胧的看了看,不好意思的说道:“实在对不起。小丫头,没伤着吧。”

  小姑娘刚想说话,就听身旁的男子说道:“七月,好了,不要惹事。”说完他对江义正喊道:“啊,没事,没事。”说完了,拉着小姑娘就走。小姑娘似乎还有些不愿意,她恨恨的瞪了江义正一眼,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离开了。江义正见三人走开,便又回到了座位上。连海萍赶紧问道:“怎么样,没人受伤吧。”

  江义正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就是那个小丫头挺厉害。”

  酒足饭饱之后,江义正对白慕容说道:“白老弟,你且在这里住下。放心,找你二师兄这事情我包了。别的咱不敢夸下海口,只要那个叫凌不弃的还在金陵城,我就能把他找出来。”

  白慕容一听赶紧说道:“那有劳江大哥了。”

  二人又说了会儿话,江义正说道:“那好,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白老弟,你也歇息歇息。放心,这里的人我都熟悉的很,安心的住。”说完,他吆喝道:“小二哥,来啊。”

  话音一落。房间的门一开,一个伙计便走了进来。江义正说道:“这位是我的兄弟,你们要好生的招待,要是怠慢了……”他话还没说完,店小二赶紧说道:“要是怠慢了,您老就劈了我。”

  江义正满意的点了点,说道:“给这两位安排上等的客房。”

  店小二赶紧点头说是。

  安排妥当,江义正便与白慕容拱手道别。小二哥赶紧走了过来,说道:“两位,这边请。”说完便当先引路。白慕容此次是真的喝了酒。他本来酒量就浅,此时走起路来左摇右晃的。连海萍赶紧把他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扶着他走。这一路无话,等到了客房,店小二说道:“这里便是两位的房间,要是没什么事情,小的先下去了。”

  连海萍抬头一看,就见这两间房紧挨着。上面分别挂着天甲和天乙的牌子。连海萍也顾不得许多,推开了天甲的房门就走了进去。她进去后微微回身想把房门关上。就在此时,白慕容突然一个转身双手扶住连海萍的肩膀,把她重重的推在了房门上。

  哐啷一声,房门一下子就关上了。此时白慕容呼呼的喘着粗气,他红着脸,低头看着连海萍。连海萍被他的样子吓得一动也不动,她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绵羊,蜷缩在他的臂弯里,她红着脸儿闪着妩媚的眼睛,怯怯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海萍……”白慕容低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