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天枢

明月图 闻晓19 2106 2019.08.25 14:57

  花庭芳眼睁睁的看着凌不弃离去,虽然心里不痛快但是也无可奈何。白鹤楼刘管事看着这满目疮痍不由得老泪纵横,唉声怨气。那男子见了笑着说道:“你也不需要如此,毁坏的东西我加倍赔偿就是了。”

  刘管事一听顿时就止住了哭声,他凄惨擦的说道:“可是真的?”

  男子笑道:“自然是真的。”说完,自楼上扔下了张银票来。那银票晃晃悠悠的,刘管事赶紧跳起来接住。他低头一看不由得喜上眉梢,原先那哭丧脸也换成了喜庆的脸儿。刘管事将银票收好,说道:“多谢客官,客官有什么吩咐,小的立刻给您去办。”

  男子也没说话,自顾自的转身离去了。花庭芳鄙夷的看了一眼刘管事也转身离开。

  白鹤楼分为前后两座楼。前面的一座就是宴请宾朋吃饭的所在,至于后面的那座就是客房。这客房也是分为三层。自上往下分为天,地,人三字。每一字又分为甲,乙,丙等号。例如白慕容住得天字甲号房。这天字的房间最是豪华,地字的便差一些,人字的最次。两座楼有楼梯长廊联通,上下可谓是十分的方便。

  男子与花庭芳一前一后离开了前楼,径直来到后楼,然后顺着楼梯往上走。由于刚才的打斗十分的激烈,所以楼梯走廊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两人拨开人群来到第三层,刚要拐弯,就在此时那天字乙号房的房门突然打开,然后一个人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想来这个人是过于慌乱,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一出来立刻就撞在了身穿玄色衣服的男子怀里。接着那人哎呀一声,然后就坐到了地上。

  玄服男子身子微微一晃,他眉头一皱,显然是有些的不悦的。他低头想看看是哪个如此慌张冒失,就这一低头,这男子顿时就傻了眼。

  坐在地上的是位十分漂亮的女子,她秀发如云,明眸善睐,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姑娘。此时她跌坐在地上,那衣衫悄然滑落,露出了美好的香肩来。玄服男子一时间呆立不动,身后的花庭芳微微的咳嗽了一声,那人方才回过神来。

  “姑娘,你没事吧。”男子伸出手来,用温柔的语气说道。

  女子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显然刚才跌的不轻。她看到自己的衣服滑落了下去,她啊的一声娇呼赶紧把衣服一紧,也不理睬眼前的人,就看她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回了房间重重的把门关上。

  玄服男子呆立当场。或许他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女子会拒绝自己。花庭芳轻声说道:“公子,公子?”

  “啊,没事。”玄服男子笑了笑。

  两人径直走进了天字丙号房,花庭芳将房门关紧。那玄服男子坐在椅子上,自语的说道:“这世上竟然会有如此美丽的人。”说着脸上还露出了向往之色。

  花庭芳站在一旁。他看到玄服男子那副花痴一样的表情,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下,他试探的说道:“公子,您没事吧?”

  玄服男子干笑了一声,说道:“没事,没事。”

  花庭芳说道:“公子,您刚才为什么要我罢手?”显然他还是心有不甘。

  玄服男子说道:“那个人的武功不在你之下,万一你受了伤耽误了大事,那就不好了。”

  花庭芳低头不语。那人接着说道:“董伯去都护府回来了没有?”

  花庭芳说道:“他一早就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玄服男子说道:“这几天是关键的几天,不可出任何的差错。”

  ……

  都护府里,高怀义指着那几个字对孙文广说道:“是让我们悄悄的包围,这悄悄的意思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啊。”

  孙文广说道:“普贤禅院就在城西。那地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高怀义一摊手,那意思是说,老子怎么知道。孙文广转头问那个送信的卫士,说道:“送信的人呢,现在在哪里?”

  卫士赶紧说道:“正在府门外。”

  “快,请进来。”孙文广吩咐道。卫士说了声是,便转身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听到脚步声音,然后一个人快步走进了大厅!

  那人年约五十,身形消瘦。穿着打扮像一个行商的,他肤色苍白,圆眼睛,勾鼻子,像一具毫无血色的干尸。高怀义与孙文广对视了一眼,心说这是哪个坟地里爬出来的死尸,看样子好像没死透啊,这是成精了?

  那人走到大厅也不跪拜,伸手掏出了个手绢来,然后往前一伸手。孙文广狐疑的将手绢接过,就觉得入手沉重,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

  他轻轻的打开,一个小巧的黑色圆形令牌就出现在了眼前。孙文光看了看上面的字,随后表情凝重的交给了高怀义。

  高怀义伸手接过。他一看之下,赶紧吩咐道:“你们都下去!”话音一落,那些军官便齐声喊了声是,然后便依次走了出去。孙文广本来也想走,可是高怀义却把他拉住了。等到人全部离开之后,他两人赶紧拱手说道:“原来是二皇子的特使到了,请恕罪。不知道,二皇子还有什么吩咐!”

  那人点了点头,尖声尖气的说道:“两位不必如此客气。不知道两位看过二皇子的信没?”

  高怀义赶紧说道:“末将已然看过。”

  “嗯,这就好!”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高将军,此时非同小可……”说完,看了看孙文广,那意思就是说,这人靠不靠谱儿。

  “特使放心,这位孙先生绝对可靠。”高怀义沉声说道。

  “那便好。高将军,除了信中所说的事情外,二公子还让我告诉你,严密监视督监府,尤其是那个章承公。”

  他话一出,高怀义却纳闷的说道:“特使,这却是为何?”

  那人说道:“只要你严密监视他,不要打草惊蛇。只要他有异常之处,将军可立斩之!”

  “这……”高怀义有些发蒙,他继续问道:“这,何谓异常之处?”

  谁知道那人微微一笑,说道:“将军认为的异常的地方,就是异常之处。”说完,一拱手,继续说道:“将军自辩之,我还要回去复命,告辞!”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高怀义看着手里的令牌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他妈的算什么?突然让咱们悄悄的包围普贤禅院,这会儿倒好,又说要监视督监府。你倒是给个理由啊,我当这个将军这么久,第一次遇上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

  孙文广看他这副暴跳如雷的样子,赶紧说道:“将军,稍安勿躁。这二皇子天枢可不是泛泛之辈,他既然来亲自来到了金陵,那说明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那你老弟你的意思?”

  “既然让咱们派兵,那咱们就派。将军自此刻起,您便将普贤禅院团团围了。无论是谁,没您的命令不准出入”孙文广说道。

  “可是天枢皇子信中说,要悄悄的包围,这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啊!”

  “将军您想,这普贤禅院可是金陵城里香火鼎盛的所在。平日里香客极多,各色人等鱼龙混杂。不要说派兵包围,就是几个捕快去了也瞒不住。所以说,天枢皇子所说的悄悄并不是指的这些平民,而是督监府!”

  “督监府?”高怀义有些惊讶的问道。

  孙文广接着说道:“想来,天枢皇子不想督监府插手此事。不然也不会让人特意来嘱咐将军,我看这督监府里有些问题。防咱们是防不住的,干脆把禅院围了,哪怕他章承公来也不让他进!”

  “可是他与我官职大小一样,他要是硬闯,怎么办?”高怀义担忧的说道。

  “将军,您手里的可是二皇子的令牌。有了这块令牌,那章承公怎么敢造次呢?”

  高怀义一听,哈哈一笑,说道:“对啊,我真是糊涂了。好,就按你说的办!”说完,一挥手,高声喊道:“来啊,擂鼓聚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