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责罚

明月图 闻晓19 1309 2019.07.30 15:06

  长生恭恭敬敬的站在老者的面前,轻声叫了声“师傅,”谁知道,那老者却没有答应,独自转身就走。长生一瞧也没说话赶紧低头追了过去。白慕容在一旁看的稀奇,他抬眼一瞧,就看到树下有一座小小的院子,院墙是用树枝扎成的,很矮,上面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儿。在院里有前后两间小屋,屋外的墙上和屋顶也都爬满了植物开着鲜艳的花朵。

  白发老者一言不发穿过院墙就来到了前面的小屋里。白慕容怕长生受到责罚也赶紧跟了过来,一进屋子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张长长的案台,台子上有一个香炉,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长生此时就跪在案台前面,脸上写满了不安,而老者则闭目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空气出奇的安静,安静有些压抑,终于,苍老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份不安:

  “长生——”

  老者说话了。

  即便是白慕容也能听到这语调的严厉。长生显然是一个哆嗦,他赶紧回答道:“在。”

  “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你同我讲一遍!”老者睁开双眼,直直的看着长生。

  趁着这个功夫,白慕容偷偷瞧了一眼老者,就看到这老者虽然白发苍苍,但眼睛里如同平静的湖水一般没有任何的波澜。老者似乎知道白慕容在看自己,眼珠一转也看向了白慕容,当下眼神交汇,白慕容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

  这双眼睛似乎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在一瞬间就把白慕容的魂魄给吸走了,白慕容就感觉到浑身无力,几乎站立不住,好在那老者只是看了一眼,便转了目光,又看向了长生。

  白慕容几乎虚脱。

  “高手!”白慕容稳定下心神。这老者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白慕容心里想着。

  “师傅说晨课一个时辰,不能多也不能少!”长生小声的回答着老者的问题。

  “那现在多了几个时辰!”老者问道。

  “这……这……”长生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老者一瞧脸上不自觉地又严肃了几分,他严厉的说道:“那,你说该不该罚?!”

  长生一听浑身一抖,颤声说道:“该……罚。”

  “好,既然是该罚,你伸出手来!”老者说完,手一伸便把案台上的戒尺给拿了起来。长生跪在地上,手心向上举过头顶,似乎有视死如归的样子。

  老者也不多话,戒尺举起,一连三下!

  啪!

  啪!

  啪!

  这三下打的很重,长生的手心立时就肿了起来。白慕容此时也不敢插言,他就看到长生那高高举起的双手正在微微的颤抖,手指也不自觉地蜷缩。可是没有师傅的话,长生不敢把手放下来。白慕容心说这老者心也太狠,怎么下如此重的手,谁知那老者又说道:“长生,你回来的时辰晚了是一个过错,还有一个,你可知道么?”

  此时不要说长生,就是白慕容也是浑身一抖:还有?这老者没完没了了?

  “徒儿回来晚了,误了上香的时辰!”

  长生显然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请师傅责罚。”长生说道,此时他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了。

  “好!”老者说了一声好,戒尺举起就要打,白慕容实在看不过,不由脱口说道:“前辈且请住手!”

  谁知道那老者就像没听到一样,戒尺重重的落下,又是三下!

  白慕容呆愣在当场。

  戒尺打过,长生的手心已然是肿的厉害。那老者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他把戒尺放下,对着长生说道:“以后记住了吗?”

  长生说道:“记住了。”老者点了点头,说道:“去吧。”

  这一声去吧,长生方才把手放下。接着他又取出三根香来,点了插在香炉里,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转身就出了屋子。

  白慕容正在纳闷,就听到老者说道:“这位善知识,屋里狭小,且到外面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