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奇门

明月图 闻晓19 2546 2019.08.18 17:57

  且说白慕容话一出口那些人都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觑。那最先说话的客商却还不死心,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难道你还敢杀人不成?”

  白慕容冷笑一声,说道:“今天只要有我在,谁敢动她一个小指头,我就要他的命!你问我敢不敢杀人?我来告诉你!”话音一落,白慕容左手一伸,脚下的那根竹竿唰的一声飘到半悬空。白慕容冷冷的说道:“我杀的就是你!”随即左手一挥,那竹竿嗖的一声似离弦之箭朝着那客商就射了过去。

  那客商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他啊的一声尖叫,谁知那竹竿飞到离他面门一寸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客商顿时身子一软就瘫坐在地上。白慕容左手回拉,那竹竿一抖,唰的一声朝着那怪异头颅就飞了过去。

  那青面獠牙的头也不躲闪任由竹竿从眉心穿过。就听那嘶哑的声音说道:“你敢对河神不敬……你得死,你得死……”说完周围响起了哗啦哗啦的划水的声音。白慕容不敢大意,此时就听江义正喊道:“他妈的,你这个脑袋飞来飞去的碍眼,老子劈了你!”说完,举起刀来,朝着那头颅就劈。说也奇怪,那头颅一动不动的悬在那里,江义正的刀,刀刀劈过它的脑袋,可是好像对它完全不起作用。要说这江义正也真是个鲁莽之人,他见刀劈不能伤他分毫,竟然纵身一跃朝着那东西就扑了过去。

  白慕容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冲动,可是事已至此他就算想去阻拦也是为时已晚。他眼睁睁的看着江义正的身体穿过了那个怪异的脑袋,就听他哇哇大叫着跌入了浓雾之中。

  此时那怪异的脑袋似乎发了怒。它那长长的头发开始慢慢的变长变粗。接着他们开始缠绕在一起,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船上的那些人都吓得哇哇大叫,他们有的跪地磕头,有的大叫菩萨救我。就一眨眼的功夫,那些头发便将这艘小船围了个严严实实。

  周围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白慕容紧紧拉着连海萍的手。就在此时,就听到一阵“咯咯”的女子娇笑的声音。这声音不大,但是在这黑暗中却显得十分的刺耳。

  那笑声不绝,突然那些交织成网的头发开始慢慢的收缩。起先很慢,可是随着笑声的加快那些头发收缩的也就越快。不一会儿那铺天盖地的长发又都恢复了原样。此时就看那头颅一阵乱晃,不一会儿就慢慢消失不见了。

  那怪异的头颅消失不见之后,白慕容就觉得周围似乎起了一阵风。风儿吹过,那周围的雾气便马上消退了不少。那雾气稍微消退,一阵打斗声便传了过来。

  “他妈的,是你个老杂毛在装神弄鬼,老子劈了你!”一个粗犷的声音喊道。白慕容一听就知道是那江义正。此时雾气越来越淡,前面的事物也越发清晰起来。白慕容走到船前一看,就见前面的河面上停着三艘小船。每个船上有三四个人。江义正此时正在中间的那艘船上,他右手攥着刀,左手拎小鸡似的抓着一个人。白慕容一看,这不是那金川小店的老掌柜么。

  此时那老掌柜面如死灰任由江义正抓着也不做任何挣扎。白慕容看了看船上的几个人,竟然还发现了熟悉的面孔,那店小二,跑船的父子。此时他们都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江义正把刀架在那老掌柜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道:“老子不喜欢和人废话!老实交代不然老子立马劈了你。说,还有没有同伙?”

  那老掌柜也不害怕。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没了,就我们这一伙。哪里还有同伙。”说着他看了看白慕容,笑着说道:“你这客人果真不是不一般的人。我用这奇门之术制造出的幻境竟然被你给破了,哎,这也是天意啊。”说罢,他又叹息良久,又接着说道:“既然我们落在你的手里那也是命中注定,你把刀放下,我全招了就是。”

  白慕容听掌柜的说什么是自己破了他的幻境,他刚想寻问,身边的连海萍赶紧捅了他腰眼一下。白慕容低声嗯了一声,就见连海萍正在给自己使眼色。白慕容虽然纳闷,但还是没有出声。

  江义正将刀回鞘,冷眼看着他。老掌柜理了理衣服坐在船舷上,说道:“一年前,金陵府下了一份“河运令,”不知道这位江大人知道么?”

  他话一出口,江义正的脸色一变,说道:“你哪里看出来的?”

  掌柜的微微一笑,说道:“大人虽然穿着便服,但是脚上却穿着官靴,这简直是欲盖弥彰啊。”

  江义正低头看了看,笑道:“哼,你倒是眼尖的很。不错。我就是金陵城督监府总捕头,江义正。你说的那份河运令我也知晓,可是这跟你坐下这等勾当有什么干系?”

  他话一出口,白慕容微微有些惊讶。反倒是身旁的连海萍没什么异样。此时那掌柜的继续说道:“没关系?怎么没关系?这河运令上写的明白,禁止私家船舶行船拉商,禁止私自设立码头。江大人,你是吃公家饭的人,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难处。”说着他一指那个那个行船的老头,继续说道:

  “他一辈子都是在金川河上度过的。他的命就是这艘船,不让行船拉客,他吃什么,他拿什么养家。江大人这运河令就是份阎王令,它是要我们这些人的命啊。我们为什么做这等勾当,活不下去了,什么勾当都会做!”

  “我呸!”江义正听完他的话直气的跺脚,他骂道:“好你个老杂毛,你说的什么混蛋逻辑。官府下了这份运河令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百姓出行更加安稳。你们这些船大都破旧不堪,可以说能将就就将就。实在不成了才会去修修补补。就是因为这样,每年有多少人因为你们而葬身河底。不说远的,咱就说近的,一年前,那个姓王的船家,就是因为他的船年久失修所以才导致二十八条性命身丧鱼腹。他自己作死也就算了,为何还要牵扯无辜的人,这些你怎么不说?”

  江义正这番话可以说是有理有据,换谁都挑不出毛病。掌柜的听完只是低头无语,此时连海萍说道:“哎,姓江的,你问问他,他为何会幻境之法。这个可是重点。”

  江义正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说完,他又对那掌柜厉声喝道:“还不招?小心我劈了你!”

  此时那个老掌柜的心理防线已然崩溃,他闻言说道:“一年前我那小店里来了个陌生人。看穿着打扮似乎是个行商的买卖人。我与他颇为投缘,那时候河运令刚刚下达,我喝多了酒便将心中的不满都说与了那人。那人哈哈一笑,说了句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你肯狠下心肠。便将这幻术之法告诉了我。以后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不过,我等虽然抢劫,但是却从不害命。”

  江义正哼了一声,说道:“你还有些良知。”说完伸手抄起船上的麻绳将那些人一一绑缚好,只留下两个年轻的撑船。说起来那两个年轻人也是店里的伙计,江义正说道:“你们倒是蛇鼠一窝,告诉你们,老老实实的,到了金陵城,说不定我还给你求个情。”

  此时已然是多说无益。那些贼人各个耸拉着脑袋一眼不发。江义正一声令下,“起船~!”那两个小伙计便撑起船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