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相依

明月图 闻晓19 2614 2019.08.09 19:02

  且说密林之中白慕容机缘巧合之下救下了连海萍。原来那一日白慕容被那神秘的卧龙先生打成了重伤,危机关头施展了“幻影流形”的神通方才保住了性命。本来他来固良山乃是白慕容与他二师兄凌不弃的约定,只不过等来的却不是凌不弃反而是一群武功高强的神秘之人。白慕容远遁之后便一路南下想找他二师兄将事情问个清楚,可是他受了重伤不敢走大路,故此一直在密林之中寻找小路前行。一方面是为了隐藏踪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休养伤势。

  这真是无巧不成书。白慕容今天恰巧就遇上了连海萍。想来这也是两人的机缘。由于救连海萍时用力不当又因为她受到惊吓而不断挣扎,白慕容旧伤复发。在加上这几天的劳累让白慕容实在是支撑不住了。

  白慕容昏死过去可是吓坏了连海萍。虽然她一直在试图唤醒白慕容但是一切都是徒劳。连海萍呆坐在白慕容身旁,一只手始终握着他的手。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就看她在身上上下翻找,最后翻找出一个小瓷瓶来。连海萍的脸上立刻就浮现了欣喜的表情。这个小瓶子还是在苍云山上尊亲自给她的。里面的丹药十分的灵验。当下连海萍便将药瓶底朝上口向下,往手心中倾到药丸。就见她使劲的晃动,那里面也只是出来了一粒,也便是最后一粒丹药。

  连海萍用手指捏起了最后的丹药。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便放进了白慕容的口中。那丹药入口就化了,白慕容喉咙一动,丹药便入了腹。

  此时经过了这几番折腾,天色也是不早。当然对于连海萍来说,此时是没有什么白天黑夜的。时间流逝,夜幕降临。鸟儿的叫声没了,虫儿的鸣叫却开始响起。连海萍感觉到有些冷。她此时也不知怎么了,对于眼前这个她还没见过面的男子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一种依靠的感觉。她侧躺在白慕容的身旁,枕着他的手臂,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充盈着她的内心。

  “希望你长的好看一些。”连海萍这样想着,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等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她第一个感觉就是热,十分的闷热。连海萍试着动了动身体,感觉身上似乎盖着什么东西。这时候,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再接着便是脚步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人走了进来。连海萍不知道现在的处境,所以便一直装睡。

  “大嫂,谢谢你收留我们。”

  听声音似乎是白慕容,连海萍一阵欣喜,她刚想要开口说话。就听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哎~恩人可不要这么说,要不是你,我家虎儿就没了,这都是小事情。”说完女子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位姑娘发了烧,身上出了虚汗。恩人要不嫌弃,给这位姑娘换上吧。”

  “好……”白慕容说道。短暂的沉默,白慕容接着说道:“哎,男女授受不亲,还是大嫂给这位姑娘换上把。我在外面等。”说完,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那妇人似乎笑了一下。连海萍心里也暗骂白慕容迂腐,此时听到脚步声音,连海萍知道是那妇女要来给自己替换衣服。她赶紧低声“嗯”了一声,随即开口说道:“这里是哪里?白慕容,你在哪里?”

  女人一看连海萍醒了过来便急忙朝门外喊道:“恩人啊,你快来,这姑娘醒了……”门外的白慕容听了,急忙推门进来。此时那妇女已经帮连海萍坐了起来。就听连海萍惊慌的喊道:“慕容,慕容……”白慕容快步走到近前,轻声说道:“姑娘莫怕,我在这里。”

  连海萍听到他说话,心里稍安,说道:‘这里是哪里?’

  “是在一户人家里。你放心……”白慕容说道。

  那妇女看他们这副模样笑着说道:“恩人,还是快让姑娘换上衣服吧。”白慕容一听赶忙说好。谁知连海萍却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可是你眼睛还没好。”白慕容担心的说道。“没事,我不习惯别人给我换。我自己来吧。”连海萍态度很是坚决。白慕容看她的态度也就不好强求。他便对那妇女笑了笑,说道:“那有劳大嫂把衣服放在这里吧。”那妇人随即把衣服放在连海萍的手里,说道:“这是外衣这是内衣,姑娘你若穿不好,就叫我。”说完两个人便出了门。

  约莫着一炷香的时间,就听连海萍在屋里喊道:“好了。”白慕容便又走了进来。此时连海萍脱下了纱裙换上了布衣,她站在那里,虽然眼睛还有些浮肿但是素面朝天的样子也是十分的漂亮。白慕容上下打量一番,心里不由得赞叹道:好一个清丽的女子。

  此时那妇女又端着一盆清水走了进来,说道:“姑娘洗洗脸,我给你梳一梳头发。”

  等一切收拾妥当,那妇女拉着连海萍的手,不由连连赞道:“哎呀呀,真是一位美丽的姑娘。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女子能比的上你。”白慕容偷眼一瞧,果不其然。这连海萍肤色白皙,天生丽质。此时虽然穿着农家的衣服但是却有出淤泥而不染的的感觉。农家妇女收拾停当便出了门。此时屋里就剩下了连海萍和白慕容。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气氛真是相当的尴尬。白慕容二十多年来除了小师妹之外就没和其他的女子说过话,此时面对着如此妙龄女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站在那里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话。就听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姑娘,敢问姑娘芳名……”

  连海萍可比他大方的多了,她笑着回答:“我呢,叫连海萍,你叫白慕容吧。谢谢你救了我。”

  白慕容一听赶紧说道:“小事一桩,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我记得咱们是在树林中的,怎么来到这里呢?”连海萍问道。白慕容一听便将前面发生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原来那日在树林中白慕容旧伤复发晕死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然是第二天的中午。他起身一瞧就看到身旁躺着的连海萍。此时连海萍脸色发白,身体还微微颤抖。白慕容伸手放在她的额头一摸,就觉得触之十分的滚烫。白慕容慌乱之下也不敢耽误。他背起了连海萍寻了路径就走。说也奇怪,白慕容的右手臂本来被那卧龙先生震断了,虽然经过多日的调养也没有什么起色。可是就在一夜之间,这条断臂虽然不能自如活动但已经有了力气。白慕容背着她走了没多远,就听到潺潺的流水之声。也就这时候,白慕容就听到有人在高声呼救。白慕容急忙跑了过去。就看到河中有个孩童正在拼命的挣扎。一个妇女在岸边边跑边喊。白慕容当时便明白了怎么回事。水中救人对于他来说不过举手之劳。他将孩子救起后,那妇人对他千恩万谢。白慕容对妇人说了他们的遭遇,那妇人便将他们领回了家。

  “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好在大嫂家里有些驱寒的草药,不然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白慕容说完还露出后怕的表情。

  连海萍听了他的叙述脸不禁又红了起来,她羞答答的说道:“你说你背我来的?”

  “嗯,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有办法。”白慕容说道。

  “我不管什么紧急不紧急,你背了我,那不是就……就摸了我……”连海萍越说声音也越小,到最后声若蚊蝇几乎都听不到了。

  “我,我,还不是救你么……”白慕容张口结舌的说道。

  “谁管你,你都那样了,你要对我负责……”连海萍说着。手指拨弄着秀发,显得十分的不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