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初遇

明月图 闻晓19 2572 2019.08.09 08:05

  美目流转似乎星辰大海。秦灭顿时就觉得这双眼睛是世间最美丽的眼睛,纯净无暇犹如宝石般散发着神秘的光辉。他似乎看痴了一般,整个表情都变得陶醉了。然而连海萍的眼睛却在下一刻变得通红,就连眼皮也肿胀了起来。她啊的一声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双手捂住了双眼。

  影奴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痛苦,他急忙从影子中钻了出来,扶住了连海萍。此时她的眼睛开始不断的流出眼泪,周围的肿胀也让她看不清了眼前的事物。连海萍慌忙对影奴说道:‘趁着他陷入了幻境之中,咱们快跑。’影奴点头。随即将连海萍扶了起来。此时再往官道上走无疑是自寻死路,影奴慌忙之间也没有辨识道路,只是带着连海萍钻入了密林之中慌忙逃路。

  此时的连海萍连一丈的事物都看不清楚,不过好在她还能够行走。影奴扶着她一边当做她的眼睛,一边开辟道路。这林中枝丫繁茂,二人慌忙之间难免被树枝划伤。影奴全身缠着黑布尚能忍耐一时,但连海萍身着轻薄衣裳,这片刻之间就被划得遍体鳞伤。二人奔逃了也就一炷香的时间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声极其愤怒的喊叫之声。连海萍心里一沉知道这是秦灭冲破了自己设下的幻境。就在此时身后又传来了一阵树枝断裂的声音,紧着着身后就吹来了一阵狂风。

  这风势十分强劲,连海萍一个不小心便被吹倒在地。影奴赶紧去扶,就听连海萍哭着说道:“影奴,你快自己逃命去吧。你去找到天尊告诉他今日发生的事情,好让他知晓一切。”说完就来推影奴。影奴自然不肯。他使劲的拉起连海萍想要再次逃命,这时候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喊:“连海萍,你是我的——我的——!”声音透过密林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秦灭武功奇高而且又心狠手辣。你我一起必然不能活命。影奴你我一起十几年,难道你要白白看我冤死不成,你快走,告知天尊为我主持公道!”说完,银牙一咬就要往旁边的树上撞。影奴赶紧拦了。此时身后已然传来了脚步声,那秦灭马上就要来到。影奴左右观察就看到一棵大树的树根之处有个地洞。影奴赶紧把连海萍拦腰抱起来到这地洞旁边。此时连海萍目不能视,她连连喊道:“影奴你要做什么?”

  自始至终影奴都不发一言。其实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已经是永远不能说话的哑人。他与连海萍相处时间最长,感情也是最深。至于这份感情究竟是不是爱影奴并不会去关心,因为在他的心中连海萍无疑是最重要的人。此时他打定了主意,就看他把连海萍往地洞中一放。连海萍还在挣扎呐喊,影奴一个手刀打在她脖颈处,连海萍“嗯”的一声轻呼,顿时就晕了过去。影奴从周围捡了些树枝落叶将洞口伪装了起来,接着他朝着秦灭的方向就飞奔而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连海方才悠悠转醒。她双目红肿不能视物,便伸手摸了摸周围。手指慢慢探索,连海萍才知道这是一处不怎么大的洞穴,周围都是潮湿的泥土。她试着小声呼唤了声“影奴”然而没有任何人能给她回应。连海萍使劲的晃了晃自己的头,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她只记得影奴把自己放到地穴中,接着是树枝的摩擦声,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除此之外再也记不得任何的东西了。

  “影奴……”连海萍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不禁为担心起来。秦灭的为人向来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影奴这一去怕是回不来了。一念至此,连海萍禁不住暗暗垂泪。

  垂泪良久,连海萍平复好心情便起身爬出了地洞。出了地洞她便觉得浑身一暖,就好像周围有一个小小的火炉正在发散着热量。她侧耳倾听,周围除了一两声鸟儿的啼叫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应该是白天。”连海萍心道。接着她以手探路慢慢往前挪动。她看不到前面的路,自然也分辨不清前面的方向。连海萍此时只能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只有走才有可能生存下来。

  目不视物自然少不了磕磕绊绊。连海萍一路走来,衣服被树枝划破,肌肤也有许多的伤痕。但此时的她就好像麻木了一般,如同行尸走肉只顾得一路向前。连海萍一步迈出,突然她觉得脚下一空!这突发的情况让她无法应变,她“啊”的一声叫喊,身子往前一倾。然而就在此时,她突然觉得腰间一紧。接着一股力量传来又把她给拉了回来。连海萍惊呼一声,接着身子便靠在了一处极其温暖且宽阔的所在。

  “姑娘小心,前面是悬崖……”一个极其温柔的声音在连海萍的耳旁响起。此时的连海萍就像受了伤的猫儿,她目不能视又受了伤,对于任何人都有着很强的戒备之心。连海萍听到有人说话,吓得她奋力挣扎双拳也胡乱的舞动。那人显然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没注意便被她挣脱了出去。

  “姑娘,小心……”那人焦急的喊道。连海萍用力太大,她慌乱之间站立不稳,身子无法控制的往后就倒。然而她的后面就是一处断崖。连海萍惊呼不断,双手不自觉地往前乱抓。这时候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了连海萍的手腕。这就像救命的稻草,连海萍出于本能双手也紧紧的握住这只手。接着那个人一用力,连海萍又再次被拉了上来。

  这一次力气用的太猛。不仅仅是连海萍就连那个人也往后倒去。连海萍身子前倾,就听到“扑通”一声,连海萍再一次跌倒在一处宽广且温暖的所在。

  这一次连海萍没有挣扎,她非常温顺的趴在那里,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是身下的那个人却在低声的呻吟,似乎很是痛苦。连海萍听了,身在一歪坐在了旁边。就听那人说道:“姑娘,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想要寻短见?纵是人生多苦恼,也该知难而上不该如此的颓废。”

  连海萍心中纳闷,“什么寻短见?哪个寻短见了?”但她转念一想,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说道:“我怎么是寻短见,我只是看不见……”话一出口连海萍连连后悔,“该死,我看不见的事情被他知道,万一他想……哎呀……我岂不是再次羊入虎口?”

  她想到这里脸上不禁变得的不安起来。谁知那人说道:“哦,是在下的不是。方才我只顾得救你,没有看清。姑娘你的眼睛怎么了,像是挂了两个水蜜桃……”

  “你……”连海萍不等他说完举起双拳就朝前乱舞,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连海萍这样的俏丽佳人。她一边乱舞一边娇声怒道:“谁的眼睛像水蜜桃,哪个是水蜜桃……”

  那人见她不悦赶紧说道:“在下错了,在下错了,姑娘绕过我吧……”连海萍听他告饶,得意的说道:“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

  周围一片寂静,那个人没有回答。连海萍立刻就慌乱了起来。她跪爬着往前摸索,焦急的问道:“哎……哎……你还在么?”突然她摸到了一个人的手,接着是胸膛然后是脸。连海萍摇了摇他,那人没有反应,“你怎么了,你受伤了么?”

  那人似乎很是虚弱,他低声说道:“嗯……我休息下……很累……”

  连海萍急忙说道:“你别睡,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白……慕容……”说完再也没了动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