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不死

明月图 闻晓19 2751 2019.09.09 17:15

  孙武一刀劈来就听噗的一声,那刀便砍在了江义正的两眼之间。这一下孙武已然是奋力一搏,他可是用上了全部的力气。那刀本就十分的锋利,如此一来那刀身便入骨三分硬生生的卡在了江义正的头颅之中。

  鲜血立时喷涌而出。江义正双目赤红,他嗷嗷怪叫,右臂一弯,用他那手肘狠狠的砸在了江义正的后背之上。这一下力量之大如同泰山压顶。孙武立时口吐鲜血,他左手一松,右手也无力握住刀柄,他立时就跪在了地上。江义正一肘击中,他随即膝盖一顶,正顶在孙武的额头之上。这一下更是狠辣,孙武被他顶的后仰而飞,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此时孙武就感觉到脑中剧痛,看到的事物都在飞速的旋转。他躺在地上,使劲的晃动着脑袋。他感觉到脸上有些湿热,随即血便流了下来,立时将他的眼睛迷住了。

  江义正用手握住刀背,微微一用力,那刀便被他给拔了下来。他看了看手中的刀,刀身雪白竟没有沾染一丝的血迹。

  “果然是好刀。在你的手里可真是埋没了它。”江义正说着话,他往前一步迈出,反手握住刀柄,刀尖对准孙武的心脏。接着他用力一挥,那刀便朝着孙武的心脏激射而出。

  然而刀至半途,就看那地面之上突然变得起伏不定起来,就好像那下面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般。江义正微微有些惊讶,突然那地面如同潮水一般涌起,立时就变成了一面墙壁。恰在此时,那刀正好飞来,一下子就钉在这墙壁之上。

  刀身兀自震颤不已,发出嗡嗡的响声。江义正明显的怔了一下,他抬眼一看,就看到长生喘着粗气,他双手手指交叉做出奇怪的手势,单膝跪在地上直直的看着他。

  “咦?”

  江义正看着长生,那脑袋歪着,似乎在琢磨着眼前发生的事情。长生趁他这一愣神的功夫,他手指立刻交叠变化起来。虽然长生在努力的加快手势变化的速度,但是可以看出他对这古怪的手势并不是十分的熟悉。也就是江义正看的纳闷,他一直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等到长生好不容易变化了六种手势之后,他随即双手一合,沉声低喝道:

  “遁甲,沉龙!”

  话音一落。江义正忽然就觉得脚下一软,他赶紧低头一看。就见那原本坚硬的地面竟然变得如同浑浊的泥水一般。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脚下再无着力之处,他身子立时就沉了下去。江义正赶紧伸手挣扎,好在这处怪异的范围不是太大,他伸直双手立刻就摸到坚硬的四壁。他急忙使劲一撑,终于在头被淹没之前止住了下落的趋势。

  江义正稳定了身形,他大喝一声,随即双手使劲就要往外爬。可是长生已然又变化出了六种手势,他忽的双手一分,沉声喝道:

  “遁甲,风凝!”

  长生话音一落,就看那处土地面立时像水一般起了一圈圈的波纹。江义正还在挣扎着往外爬,他刚伸出一只手扣住地面的缝隙,然而就在此时,那泥水一般的土地立时就又变得坚硬了起来。而江义正已然被生生的困在了这泥土之中,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动弹了。

  “啊——!”

  江义正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栽在这个叫长生的小鬼手中。他是又羞又恼,忍不住的大声喊叫起来。长生看他被困土中不能动弹,他心神一松,立刻就瘫坐在了地上。

  七月此时稍稍的镇定了下来,她颤巍巍的走到孙武的身旁。她一看到孙武满脸鲜血的模样立刻就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给孙武擦着血迹。

  孙武看她哭的伤心,便赶紧出言安慰道:“好了,七月,不哭,不哭。”

  可是七月看到自己的爹爹伤的这般的严重,她的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外流。七月将孙武扶着坐了起来。就听孙武说道:“好了,没事了。”说着话用满是血污的右手给七月擦眼泪。等到七月止住了哭声,孙武方才对长生说道:“长生,这次真是亏了你了。”

  此时长生全身就像被无数的针给扎了一遍一般,那是种说不出的难受。他瘫坐在地上重重的喘着气,脸色更是煞白如纸。孙武看他的如此,急忙出声问道:

  “长生,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长生微微抬了抬头,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方才这遁甲之术几乎要了我的命,不过,好在还是困住了他。”

  这话说完,七月却指着长生气呼呼的说道:“你既会这个什么遁甲,你怎么不早用。你看,我爹爹的手都没了!你真是太可恶了。枉我们还对你这般好。”

  七月说着话,她忽然就起身朝着长生的头就打了下来。想来她是真的生了气,这手上便没了分寸。孙武虽然瞧见了,可是他想阻止已然是为时已晚。七月这一下正打在长生头顶,长生也没躲闪,就看他身子晃了晃,立刻就躺在了地上,再也不动了。

  七月吓了一跳。此时她也是反应了过来,心里也觉得有些的过分。可是她嘴上却说道:“你起来,一说你就装死吗?”说着话就来拉长生。

  孙武看到七月这般胡闹,他立时就出声呵斥道:“七月,还不住手。”

  七月听到孙武发了怒,她赶紧将手缩了回来。孙武也没看长生,他回头看了看江义正。此时江义正还是保持着往外爬的姿势。孙武又看了看江义正手下的小喽啰,就看那几人失神一般站在那里也不知是怎么了。

  “爹爹,咱们要不要离开这里?”七月害怕的说道。

  孙武看了看江义正。他的脸上立刻又变得狰狞起来。他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从那土墙之上将刀抽出,冷笑着对江义正说道:

  “我不管你是江义正还是朱义!既然我杀过你一次,我就能杀你第二次。”

  孙武说着话,他手拖着刀就朝着江义正走了过来。江义正两个大眼珠子冷冷的看着他,突然,他嘿嘿的笑了起来。

  孙武有些纳闷,他随即开口说道:“你还能笑得出来?”

  江义正却反问道:“我为何笑不出来?”

  “你就要死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孙武冷笑着说道。

  “哦?”江义正看了看他手里的刀又看了看他的脸,他毫不在乎的说道:“我知道你要杀我,所以我就先不告诉你我为什要笑。你来吧,赶紧动手!我都等不及了。”他说完,便将脑袋一低,把自己的脖子给露了出来。

  孙武看他死到临头还如此的猖狂,他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就看他咬着牙恨声说道:‘我知道普通的伤是不能杀死你的。可是,要是你的头要是掉了呢?’说着话,孙武狞笑着,他高高的举起了刀,然后朝着江义正的脖子就砍了下来。

  “别,别,别砍脑袋……”江义正赶紧大声喊道。

  “晚了!”孙武沉声说道。就看那刀光一闪,江义正的头便骨碌碌的滚到的一旁。

  “嘿嘿,我死了……”

  江义正的那张大嘴一张一合说出了最后的几个字,然后就看那人头一歪,立时就没了动静。

  孙武看了看眼前的无头死尸,他心里还非常的纳闷:为什么砍下了他的头颅,他没有流血呢?

  孙武刚想到这里,就听那无头尸体中竟然传出一个人的声音:

  “嘿嘿,我死了……骗你的……”

  孙武一听浑身一个哆嗦。因为他听出,这声音竟然就是江义正的声音。

  这话音一落,孙武就看到那无头尸体似乎动了下。他以为自己眼花了,等他再仔细看的时候,就见那无头尸体突然爆出了猛烈的气流。这气流之强竟将孙武吹的倒退了好几步。孙武眯着眼睛,就看那江义正的尸体周围,那些困住他的泥土开始有了细细的裂痕,而且这些裂痕还在继续的扩大。于此同时,江义正露在外面的手,竟然还是挣扎起来。

  “他妈的,他竟然还没死!”

  孙武已然被吓得魂不附体了。他二话没说,一转身抱着七月就跑。

  “你跑不掉的!”

  江义正那无头之身中传来了阴冷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