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途遥

明月图 闻晓19 2642 2019.08.16 21:00

  是夜白慕容等人吃过晚饭后在屋顶纳凉。夜空繁星闪耀,一条玉带横亘其中。月亮弯弯,显露着妩媚的身姿。浮云朵朵忍不住悄悄的窥看。

  白慕容仰望这夜空,脑海中回忆着这些时日的点点滴滴,只觉得人生渺小不过是沧海一粟。连海萍坐在他的身边,闪烁的星光落在她的眼睛里形成了另一种不一样的光彩,她看了良久,想了良久,突然她似是自语又似是对白慕容,说道:“以后我们去哪里?”

  白慕容听了,转过头看了看她,反问道:“你呢?”

  “我?”连海萍低声说道,“不知道……”

  “我想到金陵城去,找到我二师兄。我还有一些事情去做。”白慕容说着,悄悄的握住连海萍的手,继续说道:“你说你的家人都过世了。现在你也是孤身一人,如果你愿意,你和我一起去金陵吧。等我把事情做完,你我就找个风景美丽的地方,永远的在一起,你说好么?”

  连海萍看着她,眼睛中充满了向往的神色,她轻声说道:“这,算是你的承诺么……”

  “嗯!”白慕容重重的点了点头。

  连海萍没有作声。她轻轻地依偎在白慕容的肩膀上。心里百感交集。

  “对不起,慕容,我现在还不能答应你。对不起,慕容,我也不该骗你……”连海萍心里想着,一滴泪水划过了白皙的脸颊。

  “海萍……?”白慕容轻轻呼唤着她。可是连海萍没有作声。

  “或许是睡了……”他自语着,握着的手又紧了几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两人打点行装准备启程。李家大嫂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她拉着白慕容的手满是不舍,虎子也紧紧抓着他的衣角嚎啕大哭。离别总是难免,天下更无不散之筵席。白慕容说道:“大嫂,等我忙完事情我就回来看你。”

  大嫂抹着眼泪,说道:“唉,我现在真是老了,见不得人走。好,不哭了,你们路上小心,等你们办完了事情,就回来看看我们。”说完低头不语。

  连海萍拉着大嫂的手又说了几句贴心的话。这时候,虎子突然说道:“哥哥,你们是不是去金陵城啊。那地方不能去,我爹爹就是去了那里,现在也没回来。”他这话一出顿时就勾起了大嫂的伤心事,她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连海萍赶紧安慰她,可是看她伤心的样子连海萍心里也是不好受,一时间她的眼睛里也是泪水涌动。

  白慕容见了赶紧劝说道:“没事,没事,你放心。等哥哥到了金陵城就替你找找你爹爹。那地方那么大,你爹爹迷路了也说不定啊。到时候,哥哥就告诉他回家的路。那你就能见到你爹爹了。”说完白慕容宠溺的摸了摸虎子的小脑袋。

  “那说好了,拉钩……”

  小孩子最是天真也最是好骗。白慕容看着他那双满是希望的眼睛,又看着他伸出的小手,他不想这份希望就此破灭。白慕容十分严肃的伸出了手指,这是男人之间的约定。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虎子摇着小小的手臂快活的喊出了两个人的诺言,最后两人的拇指按在一起,算是签下了一份契约。

  几个人又说了些嘱咐的话。李家大嫂和虎子一直送到了村口。这才依依惜别。白慕容和连海萍走了十几步,身后的虎子突然喊道:“哥哥,我爹爹的左脸上有颗黑痣,你可不要搞错了……”

  白慕容转身挥了挥手,高声喊道:“知——道——了——”

  ……

  天高气爽,已然进入了八月。白慕容两人顺着大路一直往西。这一日中午时分,两人又来到一处小小的村庄。连海萍四处观望了一下,对白慕容说道:“咱们要不要进去?”

  白慕容说道:“进去讨碗水喝也是好的。”连海萍点了点头。两人便顺着村间小路进了村。走了不多时,他们就看到有几位年长的老人正在一颗柳树下乘凉。那颗柳树长的颇为高大,树荫浓密正是纳凉的好地方。白慕容指着那颗大柳树笑着对连海萍说道:‘海萍,你看到那颗柳树了没?’

  连海萍纳闷的看了看他,问道:“看到了,那颗柳树有什么问题?”

  白慕容说道:“不,树倒是没什么问题。我只是想起一位小友来。你不知道他住的那个地方有一颗十分巨大的柳树。就好像扶桑神木一样。”

  连海萍听他一说不由得笑了起来,她刚想说哪里有这样的树,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她忽然就想了苍云山上那颗巨大无比的柳树。连海萍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脸色也沉了下来。白慕容似乎发现了她的反常,他关切的问道:“海萍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连海萍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她赶紧努力的整理好心情,说道:“真的有那么大的树?那我可要见识见识。”

  白慕容看她恢复了常态也就没有往心里去,他笑着说道:“嗯,等有时间了,我带你去。说起来,那地方景色也算秀丽,也算是个避世的好地方。”

  两人边走边说,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柳树旁。白慕容向前施了礼,恭敬的说到:“老人家安好,小子有礼了。”

  那几个老人抬起眼皮看了看白慕容,说道:“哦,好,好,哎呦,好俊俏的年轻人,你们这是去哪里啊?”

  白慕容说道:“我们想到金陵城,敢问老人家,此地离金陵城还有多远……”

  白慕容说完,就听其中一位老人说道:“金陵城啊……嗯……出了村子往西走,有两条道,年轻人你打算走哪条啊?”

  “老人家,不知道哪那两条啊?”白慕容问道。

  那老者继续说道:“这第一条么,是走官道。大概二十几天就能到。当然了如果你们能雇上一辆马车的话那十几天就能到了。这第二条么就是走水路,也是你们运气好,这个季节正是雨季,河里的水十分的湍急,你们坐船的话估计七八天就能到了。”

  “老人家,这里哪里有船可以坐?”白慕容问道。

  “年轻人你是不知道。往西五六里就是“金川河”,那河直通金陵城。我们这里走货行商的多了便在河边建了个码头。那里时常有船只靠岸。不过,听说最近金川河上不太平时常有水匪出没,年轻人,你要是走水路可得小心。”

  “多谢老人家。”白慕容恭敬的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们连日赶路有些口渴……”

  “村里有口水井,你口渴就自己打去,我还要纳凉呢?”那老人说完就闭上了眼。白慕容自讨了个没趣。他二人刚想要走,就听其中一位老人又说道:“嘿,你说那金陵城有啥好的,我记得一年前也有一个外地的年轻人来问路。也要去金陵城。”

  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老人的一番话传进了连海萍的耳朵里,她马上止住了脚步。就听她说道:“敢问老人家,您说的那个人长的什么模样?”

  老者闻言看了看连海萍,说道:“什么模样?哎呀都一年多了。嗯,好像,好像……对了,他的脸上好像有颗痣……”

  “痣?!”此时不仅仅是连海萍就连白慕容也惊讶的叫了出来。

  “哎呀,你们两个一惊一乍的干嘛,想送我走啊”老者显然有些不满意。

  “对不起,对不起,”二人赶紧道歉。连海萍接着问道:“那请问,您还见过这个人么?”

  “那倒没有。”老者说道。

  “多谢老人家。”连海萍说完拉着白慕容就走。

  两人继续赶路,就听连海萍说道:“如果那个脸上有痣的人就是大嫂的丈夫的话,那么有两种可能……”

  白慕容看着她,问道:“哪两种?”

  连海萍十分严肃的说道:“一种是生,一种是死!”

  “废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