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斗酒

明月图 闻晓19 2799 2019.08.17 10:36

  那大汉虽然说话声音有些大声,除此之外却也非常有礼。白慕容见他抱拳拱手,当下也不好推辞,他只得笑着说道:“在下白慕容。”大汉听了哈哈一笑,说道:“那好,咱们既然互报了名与姓那便是朋友了。我看你的样子也就二十出头,既然如此我就叫你白老弟,如何?”

  白慕容见他自作主张只得无奈的笑了笑。江义正此时又说道:“白老弟,你身旁这位姑娘是你何人啊?哎,且让我猜一猜,嗯……定然是白老弟你的心上人吧。”说完便哈哈笑了起来。

  白慕容与连海萍相视一笑,就听连海萍说道:“这位大哥也真是快人快语。小女子连海萍,不知江大哥也是去金陵城么?”

  江义正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来这里当然是去金陵了,听说金陵城里有美酒无数,我生平最好喝酒。此次前去,必然要喝个痛快。”

  店小二此时把酒菜端了上来。江义正也不客气,他满满的倒上了一碗然后一饮而尽。

  “啊——”江义正一碗酒下肚顿时觉得痛快。他瞅了瞅白慕容,说道:“哎,白老弟,你怎么不喝酒?”

  白慕容笑着说道:“小弟不会喝酒。”

  “哎~!”江义正一摆手,大声说道:“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这酒可是好东西。”说完,他高声喊道:“小二,拿碗来!”小二听了赶紧又拿了一个碗。江义正接在手里又满满的倒上,对着白慕容说道:“来,喝了这杯酒,咱们便是好兄弟好哥们,你要是不喝那便是看不起我。”

  白慕容心里暗暗叫苦,他赶紧说道:“江大哥,小弟确实不会喝酒。”连海萍在一旁也说道:“是啊。你看他的样子哪里会喝什么酒呢。”

  谁知那江义正却大手一挥,说道:“这喝酒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个姑娘家家不要掺和。这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白老弟,我可是诚心相邀啊。”

  白慕容平生最不喜欢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此时这个大汉的言行举止已然让他心中不快。碍于面子他一直隐忍不发。但这大汉竟然说出连海萍的不好来,白慕容脸色微微一冷,笑着说道:“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既然江大哥看的起我。我又怎么能如此不识时务呢。”说完,左手拿起碗来,右手一遮,脖子一仰,咕咚一声那酒就进了腹中。

  “好!”江义正喝了声彩,说道:“白老弟你还说你不会喝酒,这难道不是海量?”说完又将碗给倒满,说道:“白老弟,刚才那一碗是见面酒,这一碗是相逢酒!”说完一仰头便喝了下去。

  白慕容也不含糊。他左手拿碗右手一遮,脖子一仰咕咚一声又喝了一碗。那大汉又喝了声彩,接着又倒满了酒,说道:“这第三碗,嗯,是知己酒。正如白老弟所言酒逢知己千杯少啊!”说完脖子一仰又喝了下去。白慕容微微一笑随之也是一饮而尽。

  此时三大碗下了肚,那江义正的脸就开始发红起来,两只眼睛的光彩也暗淡了许多,显然是有些醉意了。连海萍自打刚才就使劲的拉扯白慕容的衣角,但是白慕容却一直不为所动。此时他三碗酒下肚依旧是神色如常,连海萍见了不由得暗暗纳闷起来。

  白慕容悄悄的给她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就是说,我没事。江义正看了看白慕容,笑着说道:“白老弟好酒量啊。这酒虽然不是什么名酒,但是劲头不小,我这三碗下肚尚觉得微微头晕。不成想老弟你面色不改。”江义正说完哈哈一笑,接着说道:“不过我自负酒量超群,我不信你比我厉害。白老弟还能喝么?”

  白慕容一伸手,笑着说道:“既然你我一见如故,白某只能舍命陪君子。今晚咱们不醉不归。”说完他满满的倒上两大碗酒,说道:“小弟敬您。”说完,一饮而尽。

  “好,爽快!”江义正称赞一声。随之也喝了下去。他两人推杯换盏不一会儿就将一坛子酒喝了干净。江义正面色通红,说话也开始打结。但白慕容依旧谈笑风生,神色如常。江义正见了心里不服,他对白慕容说道:“我江义正别的不行但是喝酒还没怕过谁,小二拿酒来。”

  那小二听了又抱了一坛子酒来。大汉揭开封泥又倒上酒。他二人又开始喝了起来。此时江义正与白慕容明显就是在斗酒,他们一碗接着一碗谁也不说话。不一会儿这一坛子酒也见了底。

  江义正都要站不住了,可是白慕容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按说到了这里傻子都能看的出来这白慕容不是寻常的人物,这里面定然是有猫腻。可是这江义正就是一根筋,他心里想:就算这个白慕容使了手段把酒换了,他就是换成了水,我也要撑死他。他一念至此,顿时就起了好胜之心。可谁知白慕容笑着说道:“江大哥,你还能喝么?”

  江义正哈哈一笑,说道:“能喝,怎么不能喝。”

  “那好。眼看着天色不早,我们这么喝下去也不知道喝道什么时候,不如这样,我们直接用酒坛来喝,如何。”

  这下江义正有些傻了眼。旁边的连海萍虽然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但是她知道白慕容为人向来机谨,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在加上她对这江义正没有什么好印象,要是能教训一下他连海萍也是非常赞成的。当下连海萍便笑着看着二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江义正同人喝酒向来都是别人趴下自己站着。此时眼前这白面书生一样的人竟然如此的挑衅自己,这真是叔能忍婶子不能忍。他当下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好!”

  白慕容皱了皱眉头,笑着说道:“嗓门大可不算本事。”说完,左手往酒坛方向一伸一收。那酒坛立时凌空而起,径直飞到了白慕容的手中。白慕容笑着说道:“白某先干为敬。”说完,右手拂过瓶口,封泥立去。他高举酒坛,那酒水立刻如瀑布般倾到在了白慕容的口中。

  这一下在场众人都傻了眼。就连连海萍也是目瞪口呆。她心里暗暗担心,就见那一坛子酒眨眼就被白慕容喝了下去。白慕容将空坛子一放,笑着说道:“请!”

  江义正算是骑虎难下,他为难的看了看白慕容。可是白慕容双眼望天不为所动。他也是自作自受,此时面对着这么多人他要是不喝,这面子可是丢大了。万般无奈,他只得自己走到墙角搬起一坛子酒。然后揭开封泥,双手一举。酒水倒出,江义正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一时间他只觉得酒气上涌,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江义正再也坚持不住,他脚下一滑,哗啦一声酒坛落地摔了个粉粉碎。众人一看,就见他倒在地上已然是鼾声如雷。

  白慕容冷笑了一声。此时周围的那些人都是暗暗称赞。掌柜的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哎呀,尊驾好酒量。我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您这样的海量呢。”

  谁知白慕容哈哈一笑,说道:“我哪里有什么酒量。”说完,他右掌一伸。众人不明所以,就在此时一道道水流从他的衣袖中涌出。这些水流相互交叉盘旋,不一会儿就在离白慕容手掌三寸高的地方汇聚成了一个大水球。众人看的心惊,此时那水球颤巍巍的浮在空中,水球上还有波纹流转,看着就像个宝石一般。一时间酒香四溢飘满了整个小店。

  “这,这是……”掌柜的被眼前的景象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你的酒啊。我可一滴未染。”说完,白慕容动了动手掌。那水球随之化成了一道水流径直飞入了酒坛里。众人都看的呆了。就连连海萍也是惊讶不已。她问白慕容道:“那你刚才喝的是什么?”

  白慕容微微一笑,随即拿出随身带的水囊来,说道:“就是这个!”接着他对掌柜的说道:“我可没喝你的酒,这酒钱么等那位醒来,你跟他去要好了,对了,你还有没有客房,我们想在这里住一晚。”

  掌柜的一听哪里还敢说不。可是当白慕容问到客房的时候,掌柜的有些为难的说道:“有是有,就是只剩下一间了,要不您二位挤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