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往事

明月图 闻晓19 2248 2019.08.31 18:43

  在南方偏隅之处有一城镇名叫做鲁齐镇。镇中有户人家姓孙,家境颇为的殷实。这孙家老爷子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正房嫡系,为兄。一个是偏房庶出,是弟。老爷子在世之时这两兄弟还十分的和睦,但是当老爷子百年之后这两兄弟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哥哥生来就十分的强势,他自恃为嫡系子孙便处处的压制他的弟弟。而弟弟自幼懦弱,他见兄长如此也不愿与他计较。再说,弟弟的母亲本来就是孙家的丫鬟,只因为长的有几分姿色才被老爷子看中做了个小妾。弟弟向来都十分在意母音的身份,他只觉得自己处处不如别人。其实老爷子临终之时便将绝大部分的财产都给了大儿子,而对这个庶出的儿子他仅仅是给了他一间尚还能遮风避雨的老屋而已。

  虽然如此,弟弟也是十分的知足。后来两人渐渐长大,哥哥娶了当地一位有名的美人。而弟弟则娶了一位贫穷的农家女。之后哥哥有了孩子,取名叫做孙武。而弟弟也有了孩子便取名孙文。可是就仅仅是因为这个名字,哥哥就来到弟弟那贫寒的家中大吵大闹,说是弟弟是丫鬟所生那他的孩子是不配取用孙文这样的名字的。弟弟无奈只得将孙文改成了孙文广。

  有道是穷文富武,哥哥家境殷实便给孙武请了当地有名的武术大家。而弟弟家却穷困潦倒,无奈便请了教书的先生教习孙文广读书习字。就这么的,这一过便是十年。有这么一年,此处遭逢了大旱,庄家颗粒无收。弟弟家苦熬了好几个月是实在没吃的了,没办法,弟弟只好去求哥哥。可是哥哥全然不念兄弟的之情,硬是把他赶了出来。当时,孙文广也是在场的。他亲眼看到自己父亲是如何低三下气的去求他,可是那个人却不为所动,甚至他还在笑,笑自己的父亲是如此的下贱。

  当孙文广往回走的时候,孙武叫住了他,并给了他一两银子。当回到了家,弟弟的母亲和妻子已然饥饿而死,孙文广的父亲悲愤之下也就此去了。至此,孙文广便成了孤儿。在那一刻他失去了全部,在那一刻他流干了所有的眼泪。把自己的家人放在了自家的屋里,然后一把火将这里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也终结了他在这里全部的记忆。

  孙文广开始走,漫无目的的走。大旱仍在继续,那路上都是死人的尸体,他们有的刚刚躺下,面目依然保持着痛苦的表情。有的已经腐烂,无数的蛆虫在他们的皮肉里钻入钻出。也就是在这死人堆里,孙文广发现了一位奄奄一息的女孩,而这个女孩就是孙文广现在的妻子雪芹。

  饥饿使人没了理智,为了活着,人们开始抢开始砸,开始吃一切能吃的东西。可笑的是,孙武给他的那一两银子竟然成为了孙文广两人的救命稻草。终于,南川之乱爆发了,孙文广带着雪芹东躲西藏,可是饥饿还是让他们昏死了过去。再然后,高怀义救了他们,再然后,他跟着高怀义来到了金陵。而这些却都是孙文广的秘密,被他深埋在心底的秘密。

  此时孙武手拿着刀朝着自己的妻子就劈了下来,那一瞬间,孙文广仿佛又看到了老屋那熊熊燃烧的大火,那场他亲自放的大火,那把他所有家人化成灰烬的大火,那夺走了他一切的大火。孙文广的眼睛红了,他就像发了狂,受了伤的野兽!不顾一切的扑向了孙武。

  “孙武,我跟你拼了!”他咆哮着,瞪着血红的眼睛。

  然而孙武却没有一丝的害怕。在他的心里,孙文广的爹是贱人生的!而他也是贱人生的!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哪怕给他那一两银子的时候,也仅仅是把他当做了畜生一般的施舍!

  “你找死!”孙武刀尖一转,朝着孙文广的面门就刺了过来。他自幼习武,刀法十分的凌厉,此时长刀直直刺来当真是迅猛无比。然而就在那刀尖就要刺到孙文广的时候,他脚下忽然一滑。顿时孙文广的身子就矮了那么几寸。可就是这么几寸的距离,那刀尖贴着孙文广的头皮就滑了过去。

  孙武一刀不中,心里是又惊又怒。他抽回刀,自右向左瞅准孙文广的脖子就砍了下来。然而,孙文广此时已然发了狂,他身子一蹲脚下一用力,飞身就扑上了孙武。

  “你他妈的!”孙武被他狠命的一撞顿时就后退了几步,他赶紧稳住身形,长刀一转朝着孙文广的心口窝就刺。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孙文广明明就在咫尺,但是那孙武就是刺不中他。两人开始不住的纠缠,孙武拿刀猛砍,可是孙文广却都能在危急时刻躲开他的攻击。渐渐地,孙武开始焦急起来,他开始哇哇的乱叫,他的脚步开始变得凌乱,手里的刀也有些拿捏不住了。

  就在此时,孙文广瞅准了时机,他一个箭步就跟了过去,然后双手使劲的攥在了孙武拿刀的手腕。孙武一惊,他赶紧往后撤,谁想到,孙文广大喊一声,张嘴朝着孙武的手腕就咬了下来。

  这一口孙文广可是用了全力,他一下子就咬下了孙武一大块的肉。孙武顿时感到剧痛难熬,他手一松,那刀趁势就被孙文广给夺了过去。接着,孙文广长刀一转,那刀身立时就架在了孙武的脖子上。

  “你……”孙武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栽在孙文广的手里。他捂着流血的手腕,大声的说道:“孙文广,你有种的就杀死我!”

  孙文广看了看他,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将刀从他的脖子上拿了下来,无力的说道:“你走吧,你我再不相欠。”

  孙武一听愣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孙文广,突然他又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你就是懦夫,你爹是,你也是,哈哈……”

  孙文广没有说话,他将刀扔给了孙武。孙武单手接过刀,笑声立刻就停了。

  “你不恨我?”

  “恨!”

  “那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很累,我想把这些放下。”

  孙武没有作声。他将刀收了,迈步就要走。此时孙文广突然叫住了他,他十分淡然的说道:“七月的失踪可能与督监府的江义正有关,当然这仅仅是我的推测。”

  孙武的脚步似乎顿了顿,不过他依旧没有停下脚步。他径直的出了门,然后一转弯便再也看不见了。

  此时雪芹拉着孩子走了过来,她心疼的看着孙文广,笑着说道:“你放下了么?”

  “放下了,很轻松。”

  孙文广说着,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