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一搏

明月图 闻晓19 2882 2019.09.08 18:47

  江义正说完将自己的断臂拿在手中,他嘿嘿一笑随即便将这半截手臂对准自己右臂使劲的一对,伤口一经接触,那断口出立即涌出细细的血流来。这血如同细线一般将断掉的手臂和胳膊给缝合了起来。转眼之间,断口便已经愈合,只留下了淡淡的青色痕迹。

  江义正试着挥动了下右臂,他满意的笑了笑。孙武斜拉着身子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脸上的表情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此时他不仅右手断掉就连小臂也被江义正打折。对于孙武来说,他已然没有能赢的可能了。

  “在你死掉之前,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是怎么知道人在我这里的。难道朱义对你露出了什么破绽吗?”江义正一边说,一边朝着孙武走了过来。

  孙武右手握紧刀,冷笑道:“你想知道?!可惜,我不告诉你。”孙武说完,他狞笑一声,朝着江义正就奔了过去。江义正嘿嘿一阵怪笑,赤着手就和他打在一处。

  要说孙武的刀法也算精湛,他唰唰几刀,刀刀都劈在了江义正的身上。可是那江义正似乎毫无感觉,刀劈在身,那伤口处立刻就涌出了血来。可是这血却不喷贱而出,它们停留在伤口处将其包裹,只是片刻的功夫,那伤口便已然愈合。而伤口处只是留下了一些青色的痕迹。

  孙武与他战了多时,他发现即便自己伤他多少下,他的伤口也能在顷刻之间恢复如初。这已然不是人类该有的特性。他心里是又惊又骇,心知自己不是这怪物的对手。他一念至此,这心气便下降了许多,一时间孙武的动作便慢了下来。江义正瞧的明白,他哈哈狂笑,拳脚攻势愈发的凌厉。

  孙武虽然手拿着长刀,但是他左手已废,行动更是不便。江义正拳脚相加,他再也无力抵抗,只是小心躲闪。两人又斗了片刻,孙武脚步虚浮已然是强弩之末。但是那江义正却是越战越勇动作丝毫没有迟缓的样子。长生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是惊奇起来:这个江义正简直就是怪物,他怎么会不知道累呢,他这样想着。就在此时,孙武脚下一沉,身子一矮,他长刀出手顿时慢了一分。江义正瞅准机会,他一拳打出正中孙武的胸口。

  孙武就感觉这一拳似乎有千斤之重,就像铁锤击中胸口一般。他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他忍耐不住啊的一声便喷出了一口血来。随即身子便直直的倒飞了出去。

  江义正一拳得手,他随即纵身高高跳起,半空中他双手握拳左右分开,双腿蜷缩成跪姿之态。他上半身使劲的挺直,膝盖对准孙武的头,然后便直直的坠了下来。

  这一招已然是一手杀招。如果他一击命中,那江义正的膝盖便会在眨眼之间将孙武的脑袋给压的粉碎。长生看出这招的厉害,他赶忙大声喊道:“叔叔,赶紧躲开。”

  可是孙武没有任何的反应。这并非孙武是不想躲闪,只是身在半空中的他已然昏死了过去。眼看着江义正就要落下,长生也是急中生智,他忽然想起了白慕容教给他的出云步来。就看他暗运玄功,周身立时有微风鼓动,他低喝一声,脚下一动,身子往前一倾,顿时如游龙一般飞向了孙武。

  半空中江义正那双大眼正死死地盯着孙武。他大嘴一张一合哈哈狂笑着,似乎看到了孙武那脑浆飞溅的下场。然而就在此时,就看到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孙武的身旁接着一闪,那孙武立刻就没了踪影。这一切都在转瞬之间,江义正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膝盖已经撞在了地面之上!

  轰隆一声。这一击比起刚才那一招千斤坠还要威猛几分。巨大的力量不仅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余威四散更是将两旁的墙给震塌了。

  江义正那张怪脸也做不出什么表情,但是他那双没有眼皮的眼睛似乎又变得红了一些。就看他两个眼珠子气鼓鼓的似乎下一刻就会掉出来,他慢慢的从深坑中走了出来,环视了一下四周。几乎是在一瞬间,他就发现了抱着孙武的长生。

  “看来你不仅仅能破奇门之术,这脚上的功夫也是不错。”江义正身子不动,那脑袋就像安在一个转轴上一般,缓缓的转动着。

  长生拼命的拖着孙武想要远离这个可怕的怪物。可是刚才救下孙武那一下已经耗尽了他几乎所有的内力。此时,他回头一看,就看到江义正转着自己的脑袋正慢慢的朝自己走来,他心里一害怕,脚下顿时一软,他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长生看着那令人生惧的江义正,他的双腿竟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他好想逃,逃的越远越好,可是看着躺在身边的孙武,他又不忍离去。

  “你这个小鬼倒是个麻烦!看来,我得把你的手脚全部打断,免得你碍事。”

  江义正说着话,他脑袋一停,血红的大眼珠子直直的盯着长生,就像盯着他的猎物一般。

  “长生,你快些逃走吧,不要管我了……”

  孙武此时恢复了些意识,他虚弱的说着,眼睛看着蜷缩在墙脚的七月。一滴泪水滑落了下来,他几乎是恳求着对长生说道:“长生,我求求你……如果可能,我求你带着七月一起逃……”

  “叔叔……”长生的泪水也涌了出来。他看了看孙武,随即便昂起了头狠狠的看着江义正。

  江义正嘿嘿一阵怪笑,他阴沉沉的说道:“不要用这么狠毒的眼神看我!反正你们总会团聚的,他只不过比你早走一步而已。”

  “是吗?”说话的是孙武。此时他用他唯一的右手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长生看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他赶紧抢先一步扶住了他。就听孙武呵呵冷笑道:“就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也想主宰我们的生死?这简直可笑!”

  “可笑?”江义正微微一怔,他继续说道:“怎么孙武,你觉得你死在我手里很冤枉吗?你觉得我不该杀你吗?”

  江义正说着话,他双目凸出立时就变的赤红起来,他仰天大笑着,咆哮着说道:“你不要忘了,是你把活生生的把朱义扔进了河中。你有想过他当时有多么的绝望吗?你知道他当时是如何拼死的挣扎的吗?你不知道,你觉得这是理所当然!那我告诉你,我知道!我知道那河水是如何的冰冷,我知道那被封住口鼻无法呼吸是多么的难受,我知道那阴暗的水底究竟埋藏着多少的冤魂。”

  “孙武,要不是你当初种下的因就不会有今天的果。这是你自找的。”

  孙武听他说完竟默然无语。良久,他才说道:“是,我是对不起朱义。可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你的仇人是我,你杀我就行了,求你了,你放了孩子。我给你跪下了。”说着话,孙武双膝一软便跪了下来。

  江义正那血红的眼睛看着孙武。此时,他脑袋一转露出了那后面的半张正常的侧脸来。那侧脸上一只眼珠正看着孙武,那眼神中没有怨恨,只是充满了浓浓的忧伤。

  “饶了他们吧!这样的生活我过够了。”那张正常的脸低声的说道。

  “什么?饶了他们?朱义,你疯了?你忘了他是如何害你的了吗?”那怪异的一面愤恨的说道。

  “我没忘,我怎么可能忘!”朱义那张脸继续说道:“可是,他已经成了废人,他受的惩罚也够了。”

  “朱义,枉我们一心同体这么多年。我没想到你是如此的软弱。放了他们,那章承公会放过我们吗?你不要忘了,你的命也是我的命,我的命也即是你的命。你想死,我可不想死。”说着话,江义正那怪脸一扭,那另一方朱义的那张脸的眼睛立时就闭上了。江义正晃了晃脑袋,厉声说道:“孙武,你该去了。”

  说着话,弯着右臂,朝着孙武就飞奔而来。

  孙武知道这情势再无缓和之地,他哀叹一声,随即他一伸手将掉在地上的刀给拾了起来。此时江义正已然到了跟前,他右拳一出卷起阵阵的狂风朝着孙武的面门就打。孙武瞅准时机,他身子一歪,那拳便贴着他侧脸急速而过。接着,他双腿一蹬,身子立时就撞进了江义正的怀里。

  “长生,快带着七月走。”

  孙武忍着剧痛,他用他那没有手的左臂使劲的搂着江义正的腰。他脚下连连使劲竟将江义正推得后退了几步。接着孙武长刀一挥,朝着江义正的脑袋就劈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