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无踪

明月图 闻晓19 2389 2019.08.30 14:23

  依旧是那身穿着,依旧是那副面容,唯一不同的是那眼神中多了几分放荡不羁的神采来。王道玄摸着长生的脑袋,安慰的说道:“乖徒弟,不要哭,不要哭,我这不是在这里么。”说着话,那眼圈也红了起来。

  两人久别重逢,一时之间不能自已。众人见了心里也是倍感欣慰,纷纷替长生感到高兴。那法海禅师见到他们师徒情深更是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

  此时长生擦了擦眼泪,生气的说道:“师傅,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您干嘛无缘无故的就下了山?”

  王道玄无奈的说道:“哎,都是孽缘啊。”说完叹了口气,将那日情景大体的说了一遍。王道玄苦笑着继续说道:“那个支无邪的大梵天不灭神功果真厉害,要不是我趁他不备用了五行遁甲之术溜之大吉,恐怕我这老骨头就要死在他手里了。”

  长生听了,纳闷的说道:“师傅那个支无邪是什么人,怎么和你有如此的深仇大恨?”

  王道玄一撇嘴,说道:“那个老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是遇到他赶紧跑,那人杀人不眨眼。好了不说这个了,我问你,我放在案台下那个盒子里的东西你拿来了么?”

  长生一听赶紧伸手入怀取出了那块奇怪的令牌来。这东西触手冰凉而且十分的沉重。王道玄见了,将令牌拿在手中,说道:“嗯,不错,还算聪明。对了,我留下的两本书,你可勤加练习了?”说着话将令牌往法海禅师那里一扔,法海虽然闭着眼,但是手臂一伸便准确的将那令牌握在了手中。他也没看,伸手就放入了怀中。

  长生一听赶紧说道:“那书太多晦涩难懂,徒弟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所以……”

  “所以就荒废了?”王道玄点了点他的头顶,有些不悦的说道。

  长生见师傅不高兴便赶紧想法子哄他开心,谁知王道玄看了看孙武等人,说道:“想必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吧。”

  长生说道:“对啊,”说着话便想给王道玄介绍,谁知道王道玄却说道:“长生,这里不是久留之所,你要赶紧离去。”

  此时不仅是长生就是孙武等人都愣了一下,长生不解的问道:“师傅,我才刚刚见到您,您怎么又要叫我走。”

  王道玄无奈的说道:“长生,不是我非要让你离开,只是迫不得已,你要听话,等师傅做完了事,自然就去找你。”

  长生一听赶紧拉住王道玄的胳膊哭着说道:“我不,我要跟着师傅。”

  王道玄把脸儿一变,怒声说道:“长生,你要听话!”说完,对着孙武等人说道:“我这徒弟这几天还需要你们照料下,等我做完事,必会登门道谢。”说着话便给他们深鞠了一躬。

  孙武等人面面相觑,也不知如何接话。此时王道玄把脸一扭,再也不看长生,任凭他哭泣不止。七月看他哭的伤心就走了过来,拉着长生的手,小声的说道:“长生哥哥,你不要哭了,你就再和我们住几天。你师傅会来接你的。”

  长生也没说话,只是看着王道玄。可是王道玄却叹了一口气,一转身就进里屋去了。

  “阿弥陀佛,诸位,倘若无事,还是请回吧。”法海闭目说道。

  孙文广一看这情形,就是在呆下去也没意思。他站起身,恭敬的说道:“既然如此,我等就告辞了。”

  说完,转身就走。孙武看他走了,也就跟着离开了。唯有长生依旧恋恋不舍,七月看他如此,心中不忍。她一皱眉,使劲的把他给拉了出去。

  众人沿路返回,唯有长生闷闷不乐。七月看他不高兴,便安慰的说道:“长生哥哥,你也不要伤心,你看最起码你见到了你师傅,这也是有收获的呀。”

  孙武也来劝他,说道:“就是,你整天要找师傅,这不就找到了么。你放心,你师傅过几天就来接你。”

  长生听他们这么一说,这心里也好受了许多。

  等出了禅院大门,突然一阵吵嚷声传了过来。众人一看,就见到街道上有一顶官轿,官轿后面正站着一队衙役捕快。街道凉棚里,高怀义正在同一个穿官服模样的人大声争吵。孙文广一瞧,心说不好,他赶紧对孙武说道:“堂兄,你们且等到街边等等,我去看看。”

  众人应了一声。那孙文广就快步走了过去。等到了凉棚,孙文广赶紧躬身说道:“属下见过将军。”高怀义只是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孙文广转头一看,赶紧笑着说道:

  “原来是章大人与江捕头。不知道两位到此,有何贵干?!”

  章承公一听直气的吹胡子瞪眼,他指着孙文广就说道:“好你个姓孙的,我问你这包围普贤禅院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又是你怂恿这个高二愣子干的!”

  “嘿,章老杂毛,你不要太得寸进尺,谁是二愣子?嗯?!”高怀义一听立时就吼了起来。

  章承公立刻就跳了起来,大骂道:“怎么,我骂的就是你,你把这普贤禅院封了,那些香客们都到了我府上去了,骂我不施仁政!你说说到底为什么?今天不给我个理由,我就不走了。”说完,一把把高怀义推开,自己坐在了躺椅了上。

  高怀义一看就要过来拉他。这时候江义正赶紧说道:“哎呀,高将军,章大人,你们何必如此呢。你们这样吵嚷,岂不是让手下人笑话。孙先生,你倒是说句话啊。”说着话他一边给孙文广使眼色。

  孙文广何其人也,他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就听他咳嗽了一声,笑着说道:“将捕头说的不错,您二位如此的吵嚷着实让人笑话呀。”

  章承公说道:“我也不愿跟他吵。我且问你,这普贤禅院可有人聚众闹事?”

  “没有。”孙文广说道。

  “那可有人举旗叛乱?”

  “也没有。”

  “这既没有人聚众闹事,又没有人举旗叛乱,你们为什么就围了禅院。这金陵城可有规矩,分工合作!你说说,你们是不是管了不该管的事。”

  孙文广一听,呵呵一笑,说道:“章大人,您也不用如此生气。这规矩是上头定的。我们高将军就是再糊涂,难道这职责之分还不清楚么?实话告诉您,此次包围普贤禅院是上面特意吩咐的。如果大人不信,尽可以到朝堂上申诉。不过,章大人可要想明白,万一有人不高兴了,那结果我就不说了!”

  孙文广这话可谓是软硬皆施。那章承公为官半辈子,他自然明白。他赶紧站了起来,说道:“孙老弟,你这话可是真的。”

  孙文广说道:“我岂敢诓骗大人。”

  “好,既然如此,我也无话。”章承公说完,看了看高怀义。他一甩袖子哼了一声就坐进了轿子中。

  “大人回府!”衙役门一声喊。轿夫们抬起了轿子在街上转了个弯便往回走。

  谁料想刚刚送走了章承公,那孙武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他满头大汗,看起来十分的紧张。

  “堂弟,不好了!七月和长生他们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