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随园

明月图 闻晓19 2626 2019.08.13 20:05

  溪流蜿蜒,村舍错落。炊烟袅袅,飞鸟盘旋。那远处白云悠悠荡荡,那近处的黄发老叟笑语不断。这里虽然没有名山大川的壮丽,但却有不一样的诗情画意。

  此时的白慕容身穿着粗糙的农家衣服,手拿的锋利的斧头,正在农家的院子中劈柴。一旁的小板凳上安安静静端坐着连海萍。白慕容右臂已然不能自如的活动,所以这么多天来他都是依靠他的左臂。起初他还感到诸多的不便,可是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连海萍的眼睛已然消了肿,虽然看东西依旧模糊但是已然可以自己走动了。

  啪!白慕容劈开了最后的一块木柴。他站起身来伸了伸腰,笑着说道:“这农家活儿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做起来可真是累人。”

  连海萍侧着俊俏的脸儿,笑吟吟的说道:“我们白白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你才做了这么一会儿就喊累了。你啊可真是笨。”

  白慕容听她说笨,不由反驳道:“这劈柴跟笨好像没什么关系。不过最起码我还给人家大嫂劈了几天柴,总好过某个人整天在那里坐着,什么都不干。”

  连海萍一听就急了,她挥动了下小拳头,说道:“白慕容,你说的这个某个人不会是我吧?”

  白慕容看她生气的样子赶紧接着说道:“我说我呢,我没敢说你。”

  “哼,知道就好。”连海萍一脸的得意。白慕容长吁了一口气,他赶紧把柴整理好。就在此时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跑了过来。他拉着白慕容的衣服,用稚嫩的声音说道:“白哥哥陪我玩陪我玩去。”

  小男孩话音刚落屋里面就急忙跑出了一位三十多的妇女来,他对着那小孩儿喊道:“虎子,你又来这里调皮。还不自己玩去。”说着就来拉那小男孩。那小孩儿也是顽皮的紧,他看到自己母亲伸手来拉便赶紧躲到白慕容的身后去了。

  白慕容看他调皮的样子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他对那妇女说道:“没事,大嫂,我带虎子就玩。”

  “哎呀,这怎么行,恩人你手还没好。”那妇人却有些担心。

  白慕容微微活动了下右手,说道:“没事,好的差不多了。”一旁的连海萍站了起来,此时的她看东西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她走到白慕容身旁,说道:‘我这几天也是呆的发慌,慕容你也带我出去走走。’

  那妇女一听没了办法,她只得嘱咐道:“那你们就出去走走也好,记得早些回来。”

  几个人答应了一声。连海萍拉住了白慕容的手,轻声的说道:“你好好带路,我可指望着你。”白慕容脸上一红,他感觉到连海萍的手儿十分的柔软,好像微微一用力就会坏掉一样。连海萍依偎在他的身旁,一副小女儿家家的模样。

  一出了门那虎子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没栓绳子的小狗一样,转眼间就跑出了好几十步远。白慕容赶紧喊他跑慢些,连海萍却小声的说道:“好了,小孩子么都是淘气的。再说了,这样也挺好。”

  白慕容一听心里顿时起了阵阵的涟漪。美人在侧,他就感觉自己的脚步都飘飘然起来。两个人一边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边顺着窄窄的乡间小路慢慢行走。

  这处村庄依山而建。房屋有高有低可谓是参差不齐。因为是在山里所以每天清晨这处小村庄都会被雾气所笼罩。这里的人大多依靠打猎采药为生,生活虽然清苦但也勉强过得下去。二人行走了一会儿,这时候连海萍突然说道:“慕容,大嫂既然有孩子那他的丈夫呢?”

  白慕容听完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哎,这大嫂也是不幸。他的丈夫姓李。大概一年前,他上山采药……”

  “哎,可怜,就这么死了……”连海萍立刻一脸伤心的说道。

  白慕容当时就愣住了,他问连海萍,“谁告诉你他死了?”

  “难道不是上山采药摔落悬崖么,剧情一般都这么来的。”连海萍非常认真的说道。白慕容听完她的话之后他也不得不开始佩服起眼前的女子来,不是因为她的聪明才智而是因为她的脑洞大开。

  “你啊……”白慕容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道:“就爱乱猜。人家的丈夫上山采药不假可是却没死啊。”接着白慕容便将知道的事情告诉了连海萍。

  原来在大约一年前,村里突然出现了一位出手阔绰的商人。这个人告诉这里的村民,说他家住在金陵城,只因为家中老母得了急症需要千年的人参。那人说完当即就拿出了千两黄金。千两黄金啊,这对于世代居住在此的村民来说不要说一辈子就是十辈子也挣不来。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些村民为了这黄金前两便进山寻找。可是哪里能这么容易。要知道这人参不是普通的药材,年岁越大越是稀有。不说那什么千年的人参就是百年十年的都是十分的少见。所以众人寻找了一个月却是一无所获。那商人无奈便离开了此地。走的时候留言,说哪个能找到就到金陵城找他,他会原价收取。

  要说那大嫂的丈夫也在大山之中苦苦寻找了一个月,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妇人还曾劝他说,这千年的人参都成精了,哪里能找得到呢,你啊就不要乱想了。可是她丈夫是个特别执拗的人,他依旧不想放弃。说起来,他也是走了运。就在那富商走后的第二天,他上山采药竟然在一处悬崖峭壁上发现了一株人参。他本就是个常年采药的人,他看的出这株人参即便没有一千年也有八百年。他当即回家告诉了他的妻子,说他要去金陵城找那个富商碰碰运气,谁知这一走就是一年多,至今杳无音讯。

  连海萍听完皱了皱眉头,说道:“那大嫂为何不去寻他?”

  白慕容笑着说道:“虎子今年才四岁,一年前才三岁。你让一个妇人家带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如何翻山越岭去哪金陵城呢?”

  连海萍白了他一眼,小嘴微微一撅,说道:‘哼,就你聪明。’她微微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说起来也是奇怪,那富商究竟是什么人出手竟然是如此的阔绰。再者说,生老病死乃是天道,哪里是一株人参能阻挡得了得。”

  白慕容笑着说道:“兴许人家是拿人参来续命,要知道越是有钱的人一般都越是怕死。这些人唯恐财富不能带走所以能活一天是一天,这样就能多享受一天。古往今来多少人都是在权利和财富中苦苦挣扎。”

  连海萍赞许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还别说,有时候你说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二人边说边走。此时已然到了中午,白慕容左右观瞧没有发现虎子的身影。他担心他会出什么危险,就对连海萍说道:“连姑娘……”他话一出口,连海萍小手一伸捂住了他的嘴,娇嗔的说道:“你还叫我连姑娘,你也太见外了。”白慕容脸儿一红,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我叫你海萍,好么?”连海萍点了点头,不敢抬头见他。就听白慕容接着说道:‘海萍你在这里稍稍等等,我去找找虎子。’

  连海萍点头答应。白慕容便快步离开。他穿过了几条小巷,终于在一处较为平坦的空地上找到了他。此时虎子正在和小伙伴玩耍。白慕容刚要开口喊他,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传来,白慕容一个激灵,他赶紧回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的似乎是长着毛的怪物正在屋顶快速跳跃。不一会儿,那怪物便进了密林不见了踪影。

  “海萍——”白慕容一声呐喊。随即一跃而起。就看他身似流星,飞也似的追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