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环生

明月图 闻晓19 2450 2019.08.28 07:37

  连海萍为了救白慕容的性命只得来到了钱家。按照她的推断,既然从钱家来的那人肯为白慕容在白鹤楼大打出手,那么这个人肯定和白慕容的关系是不一般。且不说这关系是好是坏,但起码那个人是想让白慕容活着。其实在那种状况之下,连海萍已然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对于那个二皇子天枢的承诺,连海萍是一百个不相信的。而在金陵城,他们认识的人也就是那个嗜酒如命的江义正。但是这个江义正是督监府的捕头,对于他连海萍同样无法相信,有道是官官相护,谁知道他会不会反咬一口。

  所以,对于连海萍而言,找到钱家的那个人才是最最可靠的方法。事实上,连海萍在赌,不仅是拿着白慕容的命在赌,同样也是拿着自己的命在赌。只不过,连海萍的运气好,她赢了。

  连海萍背着白慕容闯进了钱府。那看门的家丁赶紧进去禀报了钱百万和凌不弃。当家丁把话说完,两人就急忙走了出来。他二人刚出后院,就看到了趴在了地上的连海萍。

  此时的连海萍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已然是筋疲力竭。她死命的拖着白慕容,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往前爬。此时听到脚步声音,她使劲的抬头看了看,就见到有两个人快步走了过来。连海萍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就觉得浑身一软,接着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凌不弃快步来到跟前,此时连海萍已然昏死了过去。他蹲下身子,看了一眼那个男子。

  “慕容!”凌不弃一眼就认出了他。此时白慕容牙关紧咬,脸色发白,毫无知觉。凌不弃赶紧把他扶了起来,手搭上他脉搏,便急忙说道:“快,准备一大桶热水,马上。”说完,背起白慕容就往后院走。

  凌不弃刚走,就有家丁问道:“老爷,这位姑娘呢。”

  钱百万看了看趴在地上的连海萍皱了皱眉头,他急忙说道:“先把她扶下去,给她找个大夫。”

  话一说完,旁边就走过来了几个丫鬟,她们将连海萍扶下去给她医治暂且不提。单说凌不弃背着白慕容进了房间。此时,早有家丁在房间正中摆设一个大木桶。凌不弃将白慕容身上的衣服尽数去了,就看白慕容身上竟然出现一道道的紫色淤痕。那淤痕就像一张蜘蛛网几乎覆盖了白慕容的上半身。凌不弃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他把赤身裸体的白慕容放在木桶中,让他盘腿而坐。接着,就有家丁丫鬟往里面倾到热水。

  凌不弃不敢耽误,他来到书桌前,铺下纸,拿起笔,刷刷点点,写了几行字。然后,他高声喊道:“来人!”

  “公子!”

  “马上照方抓药!”

  “是!”

  这钱家家大业大,府中就有许多的药材。那家丁拿着药方不一会儿就把药抓了回来。凌不弃命家丁将药材尽数倒入木桶之中,然后沉声吩咐道:“没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来。”

  众家丁赶紧说道:“是,公子!”然后便纷纷离去了。(本文于起点中文网首发,欢迎各位留言指导推荐)

  凌不弃站在木桶前。此时他面沉似水,显得十分的紧张。他双手一挥,那房门窗户尽数关闭。然后,单手伸出,手掌朝下,悬空放在白慕容头顶三寸之处。

  凌不弃暗运神功,就看他手心之处冒出了一股似水一样的蓝色神光。这光缓缓朝下然后慢慢的钻进了白慕容的头顶中。说来也怪,这光一进入白慕容的头顶,他的脸色似乎也变得红润了起来。蓝色神光不断从凌不弃的手心涌出,白慕容就像被一层蓝色的光衣给包裹住了一般。同时那木桶中的水也开始慢慢的翻腾起来,一时间蒸汽涌出将两人尽数湮没了!

  时光流转,不知不觉见已然过去了整整两天一夜。此时有众多的人守在两人的房门前,当然其中就有连海萍。此时她两眼望着那门一动也不动,钱百万看她如此心中不忍,便出声劝道:“连姑娘,你还是去休息下吧。你的身子也挺弱的。”

  连海萍昏睡了一天一夜。据大夫的说法,连海萍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她晕倒主要是因为过度忧虑加上疲劳过度。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吵嚷着要找白慕容。那些丫鬟劝不住便告诉了钱百万。钱百万当时正守在门前,听到丫鬟来报,心说:这样下去可不行,她要是吵到这里来,岂不是坏了大事。

  钱百万想到此处便来劝慰连海萍,说道:“这位姑娘,你先不要着急,现在凌公子正在给白公子治伤,这个节骨眼可不能受到一丁点的打扰。”

  连海萍虽然担心白慕容,但是看到这些人对白慕容没有恶意也就稍微安下了心。不过,她还是央求的说道:“那我不去见他,我也去守着他可好。”

  钱百万看着她如此迫切的眼神,心知道这女子是真的担心白慕容。无奈,钱百万只得点头答应。就这么着,连海萍就一直守在门外。期间钱百万也问过连海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连海萍也没有隐瞒,她将来龙去脉尽数告诉了钱百万。钱百万听完,心里也对这女子刮目相看起来。

  此时钱百万出言相劝,但是连海萍却说道:“谢谢钱老爷关心,不过,我只想守着他。”说完便呆呆的看着房门,自此不发一言。钱百万无奈,只得让丫鬟给她拿了件厚些的衣服披上。

  又是一夜而过。

  突然房门一开,凌不弃从里面走了出来。此时的他神情萎靡,脚步也有些虚晃。连海萍看他走了出来,赶紧向前问道:“慕容,慕容,他怎么样了?!”

  凌不弃看了她一眼,十分冷淡的说道:“已无大碍!”

  “那我能进去看看他吗?”连海萍着急的问道。

  凌不弃有些迟疑,但最终他还是点了点,说道:“只能看,不能摸,更不能说话!”

  连海萍欢喜的嗯了一声,然后便飞也似的跑了进去。钱百万走了过来,有些担忧的说道:“公子,您没事吧。”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凌不弃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白公子是因何而受的伤?”

  “强行运功,险些走火入魔。”凌不弃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不过,好在那姑娘送来的及时,不然,我这师弟可就要驾鹤西去了。”凌不弃说完便背负着手离开了。

  连海萍一进房间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白慕容。此时白慕容面色已然好看了很多,连海萍快步走到床边,她刚想开口呼唤他,却立刻住了嘴。她刚想抚摸他的脸,却又立刻停了手。她这般欲言又止的样子也是颇为的滑稽。

  “可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这样干看着不成。”连海萍心里想着,那感觉真如百爪挠心一般,让她坐立难安。终于连海萍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她坐在床头,直直的看着白慕容,就好像他会马上消失一般。她手在他脸上虚空拂过,连海萍那俊俏的脸上立时露出了花痴一样的表情。

  “原来,你睡着了,也这么好看……”连海萍心里想着。然后慢慢的趴在床边,看着他的脸儿,就这样睡了过去。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