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抽丝

明月图 闻晓19 2630 2019.08.26 08:04

  高怀义这里如何调兵谴将暂且不提。且说连海萍清晨醒来,见到天光大亮。她想起昨天与白慕容那过分的亲昵来,小脸儿顿时就红了一片。她一边想一边暗骂那个白慕容是个笨蛋,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就传来了巨大的声响。连海萍吓得一个激灵,接着就听到外面脚步嘈杂,期间还夹杂着人们的呼喊之声。连海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蜷缩在床上等了好一会儿。之后,周围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她这才穿上衣服下了床。

  她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谁知道一出门就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不仅如此,身上的衣衫还滑落了下来,露出了香肩。这要是以前的连海萍她定然不会如此的慌张,说不定还会给对方抛个媚眼什么的,可是自从遇到白慕容后,她便将这种风尘尽数收敛了。此时的连海萍感到羞涩难当,她慌张的推门进了房间,再也不出来了。

  约莫过了一刻钟,连海萍就听到脚步声音,接着就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连海萍蜷缩在床上,出声问道:“是谁?”

  门外有人说道:“是我,慕容。你起了么?”

  连海萍听是白慕容,心里顿时有了安全感。她立刻下了床,小跑着给他开了门。当看到白慕容的时候,连海萍再也顾不得许多,她一下子就扑进了白慕容的怀里小声的哭了起来。白慕容起先还不敢搂着她,可是看她如此伤心,他心里微微一痛便将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腰间。

  “你怎么才来,刚才吓死我了。”连海萍撒娇似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昨天喝的实在是多了……”白慕容解释道,可是看她这般梨花带雨的模样,他接着说道:“对不起,我再也不喝了,我发誓……”说完,便紧紧的把她搂在了怀里。

  他二人正在甜蜜,全然不知这一切都被那个玄色华服男子看在眼中。书中交代,这男子就是二皇子天枢。此时他悄悄的站在门外,就见他双眉紧锁,满脸的怒意。当然这些白慕容与连海萍并没有发现,他二人温存了一会儿,连海萍小脸儿一红,拉着白慕容就进了房间。

  天枢看他们两个进了房间,不由得焦急起来。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看到他们进了房间就立刻闪身走了出来。可是他刚一出来,那房门一开,白慕容与连海萍又说笑着走了出来。天枢赶紧又缩了回去。就见连海萍拉着白慕容的手下了楼。天枢看见了,便悄悄的跟了过去。

  当白慕容与连海萍下了楼来到大厅,就看到原先富丽堂皇的大厅变得破败不堪。此时有十几个伙计正在打扫整理,那个刘管事看到了白慕容,便赶紧走过来说道:“哎呀,不好意思,这出了点事,您要是吃饭,我让伙计送到您的房间里?”

  白慕容笑道:“哦,不用。我想问问,这里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如此的模样?”

  “那么大的动静您没听到?”刘管事有些不相信。

  “昨天同江捕头喝多了,睡的沉了些,所以没有听到。”白慕容说道。

  “原来是这样。”刘管事点了点头,接着他叹了口气,说道:“哎,昨天钱家的马教头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盯紧几个客人,说是如果有动静就马上告诉他手下人。我想着这件事也好办,便答应了。今天一大早,那个马教头领着一个年轻人就过来。他问我那几个人在哪里,我当然说在客房。谁知道,等伙计去送水的时候,那几个客人竟然没了。”

  “没了?”白慕容惊奇的问道:“怎么会没了呢?”

  刘管事说道:“伙计看着窗户开着,想来是跳窗走了吧。”

  “哦,原来是这样,您继续说。”

  “人没了,我自然是如实禀报。谁成想那马成上来就揪我的衣领子,还是那个年轻人求了情他才放了手。我刚喘了口气,没想到啊,外面来了三个怪模怪样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那年轻人就把他们都打了。”

  “打了?”白慕容也是吃惊。

  “嗯,可不是。年轻人逼问那群人说是找一个叫白,白慕容的!”

  “白慕容?”白慕容听到刘管事说出自己的名字来立刻就喊了出来。那刘管事吓了一跳,说道:“对啊,我听得真真的,是叫白慕容。”

  “那接下来呢?”说话的是连海萍,她轻轻握住白慕容的手,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那几个人也不知道这白慕容在哪里。那年轻人也没说话就要走,这时候,楼上又下来了一位,哦,是这里的客人。他说这三个人是他的手下人,打了人想跑可不成。这不,两个人就动了手,然后就成了这副模样了。”

  刘管事说完一摊手,苦笑了一声。这时候,连海萍问道:“您刚才说的那个马成,是钱家的人?”

  “对啊,就是金陵钱家,在城南,那可是个富可敌国的主儿!”刘管事的说道。

  “那您说的那个马教头让您盯着的是什么人啊?”连海萍继续问道。

  “嘿,这位客官您问的可真仔细,告诉您也不妨,这几个客人呢,有一个大汉,一个小姑娘,还有一个小男孩儿。我听马成的意思,那个小男孩叫做长生!”

  刘管事话音一落,连海萍就觉得白慕容的手抖了抖。她看了他一眼,随即对刘管事说道:“没事了,您忙。我们自己出去吃点东西。”说完,拉着白慕容就走出了白鹤楼。

  两人沿着街道随意的行走。这时候就听连海萍说道:“那个长生你是不是认识?”

  白慕容揉了揉眼睛,说道:“这……我的确认识一位小友叫做长生。可是他在苍云山,怎么会到金陵呢。”

  “或许是重名了也不一定。刚才的管事也说了,他还有伙伴,说不定那个大汉就是他的父亲。”连海萍安慰他说道。

  白慕容拉着连海萍的手说道:“海萍,谢谢你,有你在真好。”

  连海萍小脸儿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真肉麻!”

  两人又对望了一眼,连海萍接着说道:“那你要不要去那个钱家看看?”

  白慕容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钱家的人找白慕容,那我这个白慕容就去一探究竟。”

  “嗯,好,我也和你一起去。”连海萍说着,双手抱住了他的胳膊。

  两人携手揽腕,亲密同行。这时他们路过了一家卖包子的小摊。连海萍闻着包子的香气,那肚子便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她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大大的包子,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

  白慕容早就看在了眼里,他笑着说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那,这可是你要吃的,我只是陪着你。”连海萍赶紧解释道。

  白慕容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尖,宠溺的说道:“好,是我要吃的,行么?”

  “哼,算你聪明!”连海萍说着,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那摊主赶紧说道:“哎呦,您两位要几个包子。我可跟您说,我这包子个大皮博,馅还多。包您吃的满意。”

  连海萍说道:“嗯,来五个。”说完,她看了看,继续说道:“再来两碗豆浆。”

  “好嘞,包子五个,豆浆两碗。”说完,便将包子豆浆端了上来,说道:“您的包子,这是豆浆,不够你说话。”说完,便忙去了。

  连海萍赶紧伸手去拿,她一边拿一边说道:“我两个,你三个,豆浆一人一碗,不要吃我的。”说完,张嘴就要咬,这时候一个人径直走了过来,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他们两人的对面。

  就听那人喊道:“五个包子,一碗豆浆。”

  连海萍好奇的抬头一看,那嘴里的包子差点喷了出来,就听她惊讶的说道:“怎么是你?”

  白慕容听她一说,警惕的看向来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