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财神

明月图 闻晓19 2834 2019.08.22 20:14

  白慕容与连海萍面面相对,那唇儿都要贴在了一起。突然连海萍微微一皱眉,她娇喊一声,双手猛地就推在了白慕容的胸膛上。白慕容猝不及防,他往后退了几步,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白慕容愣愣的看着连海萍。就见连海萍双手捂着脸,说了声:“你快些休息吧。”然后便夺门而出。白慕容被她这么一推,酒也醒了不少。他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暗骂自己混蛋。他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呆坐在地上久久不语。

  这里且不说白慕容和连海萍。单说那位钱家小姐,钱弈如。此时她正走在金陵的大街上。就看她鼓着小嘴,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悦。身后的马成紧紧的跟随,不敢说话。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了几条街道,钱弈如突然停住了脚步。她一个转身对身后的马成说道:“马成,咱们来石头剪刀布。”

  “啊?”马成有些纳闷。

  '“啊什么啊。”钱弈如嘟着嘴,她一边挽着袖子一边说道:“快,你快啊。”

  马成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凡是她想做的事情那是一刻都不能耽误的。马成无奈只好跟钱弈如在大街上玩起了剪刀石头布的游戏。要知道,这种游戏一般只有小孩子才玩。马成一个大男人此时在当街上和一个小姑娘玩着这种有些幼稚的游戏,顿时就惹来了周围异样的目光。这让马成感觉到有些害臊。

  他们两人来来回回了五十多次,钱弈如赢了大概有一半。她有些纳闷的看着自己的小拳手,说道:“奇怪了,难道是那里的风水不好?”她一边嘀咕一边开始往回走。

  要说在金陵即便是三岁的孩子都知道这钱家。这钱家的当家人叫做钱百万,也就是钱弈如的父亲。由于他善于经商,凡是经过他手的生意可以说没有一个不赚钱的,久而久之,那些经商的便给他起了个外号,就做“钱财神。”

  钱家传到了钱百万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历经四代人的辛苦经营,钱家的钱庄遍布了中原大小的城市,所经营的生意更是五花八门无所不包。都说富不过三代,可是钱家却不是这样。钱家的第一位主人名叫钱四海,这是位颇为了不得人物。相传这位钱四海年少之时遇到了一位贵人。经过这位贵人的点拨才开始经商,从此开创了钱家的家业。

  钱四海深知道一个道理,那便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为了不让后代儿孙败坏了这辛苦创下的基业,他立下了十分严苛的家规。其中一条便是,钱家儿孙只许娶一个正房妻子。要想纳妾,除非正房不孕不育。之所以立下这个规矩,是为的兄弟为了家产反目成仇。要说也怪,钱家自钱四海起就是一脉单传,传到了钱百万也是如此。

  钱百万十八岁便同自己的青梅竹马沈氏结了婚。谁知道婚后十年,不要说是个儿子就是个女儿也没有一个。钱百万多方求医,可是都是无功而返。妻子沈氏不忍钱家断了香火便劝慰钱四海,想让他纳一房妻妾,好让他延续血脉。但是钱百万却对妻子用情至深,坚决不肯。妻子见他态度坚决,这纳妾的事情便也耽搁下来。

  有一日,钱百万正在书房查对账目。突然管家过来禀报说,外边来了个和尚。钱四海问道,是什么和尚。管家说是游方的和尚。钱百万听完就有些不高兴,他呵斥管家说道,既然是游方的和尚,你给他些斋饭银两打发他走就行了,干嘛还要来烦我。可是管家却说,这和尚架子大非要钱百万亲自去才行。

  钱百万一听也来了兴趣。他出门一看,一个胖胖的大和尚站在那里就好似弥勒佛一般。钱百万虽然不信佛,但是心却善良。他问和尚,你想要什么。和尚大嘴一撇,说了句吃饭。钱百万说,好,既然你要吃饭,屋里请。和尚说,我不要吃素菜,我要吃肉。钱百万有些纳闷的说道,出家人不是不能吃肉。和尚却说道,那是修行不够的和尚。

  就这样,这和尚就在钱家就住了下来。他早上念经,晚上打坐,中午就吃饭。他这一顿饭能吃十个大烧鸡,能喝十大碗好酒。他一连住了十天,天天如此。等过了十天之后,那和尚对钱百万说道,我和尚在你这里吃了十天的饭,放心我不会白吃你的,你不是愁没孩子么,我告诉你,你啊上辈子造了杀孽这辈子注定是没儿子。钱四海一听恨不得大嘴巴抽他。那和尚接着说道,你虽然没儿子,但是你有个女儿,放心,她很快就来。说完,和尚哈哈一笑,转身就走。

  说来也怪,那和尚走后,钱百万的妻子就有了身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才诞下了女儿钱弈如。钱四海三十多岁才有了这个孩子,那真是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心头肉。无论是什么样的要求,即便是天上的月亮星星,只要是钱弈如想的,钱百万都会通通的答应。

  此时钱弈如走在前面嘴里一直都在小声的嘀咕。后面的马成心说:大小姐是不是被气傻了,这一路上嘀嘀咕咕的不停。这事情要是被老爷知道了,我估计那个叫长生的小子有些悬。

  两人又穿过了几条街道,这时候一座简陋的绿色的门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不过这门虽然简陋,但是却非常宽大,看他的高度起码有一丈。门两边的立柱上还刻着字,右边的是,百万千万钱百万。左边的是,来钱多钱多来钱。虽然这门上没有挂着牌匾,但是就看这刻着的字也能猜到,这就是钱家。

  果不其然,钱弈如不做停留,推开门就走了进去。这一进去,那里面可真是别有洞天。说什么屋舍高耸,假山流水,花园美景可谓是一应俱全。钱弈如也不停留,她穿过厅堂直接来到后院。一进院子,就见到一位年约五十,身形挺拔,身穿富丽华服的人。那人手拿纸扇,捋着自己的胡须正在逗引笼子中的鸟儿。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钱百万。

  “爹爹。”钱弈如喊道。

  “哦?弈如啊,你回来了。怎么样,外面好玩么?”钱百万将纸扇一合,笑着说道。

  谁知道钱弈如快步走到钱百万的跟前,小手一伸,气呼呼的说道:“爹爹,咱们来剪刀石头布。”

  “啊?”钱百万有些纳闷。

  就在此时,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说道:“小如,你又在耍什么鬼主意?”

  钱弈如回头一看,就见到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这人长相十分的俊美,只是脸上似乎罩了一层寒霜,让人不敢接近。

  钱弈如立刻把手缩了回来,她好像对这个人有些害怕,就听她怯怯的说道:“凌叔叔,哦,不,凌哥哥你回来了,我正在跟我爹玩剪刀石头布呢。”

  书中交代,这位姓凌的年轻人就是白慕容的二师兄,凌不弃。此时他走到钱弈如的跟前,那张万年不化的寒冰脸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淡淡的说道:“弈如,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般。”

  钱弈如看他今天好像很好说话,便不再那么拘谨,她拉着凌不弃的手说道:“凌哥哥,今天我在街上和人剪刀石头布,结果我一局也没赢。看来,那地方的风水就是不好。”接着她小声的嘀咕道:“哼,那个叫长生的你等着,下次见了,我非要赢你。”

  凌不弃一开始还没有把钱弈如的话放在心上,他只当这是孩童之间的玩笑罢了。可是当她说出“长生”的时候,凌不弃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下。

  “好了,不要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了,自己玩去。我有话和你爹爹说。”凌不弃又恢复了冷傲的模样。

  “噢~”钱弈如堵了嘟嘴,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等她走远,凌不弃对钱百万说道:“派出人去,我要知道那个叫长生的人在哪里?”

  他话音刚落,钱百万竟然立刻恭敬的说道:“公子,找到后,要不要……”他说着,手掌作了个切的动作。

  “不用,找到他。不要惊扰他,我要亲自去见他。”凌不弃说道。

  “是,属下立刻就办。”钱百万说完,躬身离去。

  凌不弃两眼望了望天,那冷漠的眸子中竟然出现了担忧的神色,他自语的说道:“慕容啊,慕容啊,你到底在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