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行舟

明月图 闻晓19 2149 2019.08.17 17:37

  月明星稀万籁寂静。连海萍侧身躺在床上久不能寐。白慕容趴在靠窗的桌子上歪着脑袋看着河水。那河水波澜将月亮的光芒遍洒在河岸的四周,一时间树叶似乎都挂上了一层银霜。

  “慕容,你睡了么?”连海萍背对着他小声的问道。

  “没……”白慕容没有抬头,他只是小声的回答道。

  “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你呢?”

  “我也是……”连海萍说着。她翻了个身。此时月光穿过窗户洒在了白慕容的身上。一时间他的身上就好像披上了一件轻薄的纱衣。连海萍看着他的身影,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悸动。真是个笨蛋,连海萍心里想着。也许是太累了,连海萍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她看着身在月光下的那个人,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话。

  等到第二天天微微发亮,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连海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她伸了个懒腰,轻声叫道:“慕容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吵?”

  可是周围没人回答。连海萍看了看房间,白慕容并没有在。她下了床穿上了鞋子,刚要出门。这时候门一开白慕容从外面走了进来。

  “海萍,快收拾下东西,船来了。”白慕容说道。

  连海萍刚刚起床脑袋还有些发蒙,她听到船来了的时候还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不过她还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我看咱们运气不错,那掌柜的还说四五天都不来船,你看这才一晚上咱们就等到船了。”

  白慕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这就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他们一边说话一边收拾,等收拾好了后,就听到外面有人高声吆喝道:“搭船的客人们要快些,我们马上就要开船了。”

  两人一听赶紧下了楼。等到了楼下白慕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大汉江义正。当然那个江义正也看到了他。此时这个大汉已然醒了酒,他坐在那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白慕容刚想和他说话,但是连海萍柳眉一皱拉着白慕容就走。想来连海萍对这个爱喝酒的大汉实在没什么好印象,她也不想让白慕容跟这样的酒鬼有什么接触。

  白慕容拗不过她只得对那大汉微微一笑,然后两人就来到了掌柜那里结账。等结完了帐,连海萍一刻也不停地拉着白慕容就离开了这间小店。出了店门就看到一艘不怎么大也不怎么小的船正停在岸边。这船上有四根柱子撑着一个拱形的帆布。帆布下左右两边设着长长的窄椅。白慕容看到了这船,心里还想,这船恐怕也就做十几个人吧。可是等他们两个人上了船一看,那船上何止是十几个人。白慕容粗略一看,这小小的船儿竟坐了三十人不止。

  此时船两边的窄椅上都坐满了人。就连船舱中间也是人挤人人挨人。白慕容无奈只有坐在靠近船头的空闲位置。此时天色刚刚发亮,河面上竟然又飘起了细细的雨来。白慕容和连海萍在帆布的外面也无法避雨,万般无奈,他将包袱解开拿出了一件旧衣服披在了连海萍的头上。他又觉得天气阴冷,便又把她搂在了怀里。连海萍心里一暖,双手环住了白慕容的腰。

  这时船家喊了声号子,有撑船的人拿着竹竿往岸边的柱子一撑。众人就觉得船晃了晃,然后就离开了岸边。那船刚一离岸,就听到脚步声音,接着咚的一声,一个人就跳到了船上。

  白慕容离得最近,他抬头一看正是那个大汉江义正。白慕容看着他,他也看着白慕容。两人就这么看着,到最后竟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连海萍脑袋还缩在白慕容的怀里,她听到哈哈的笑声便把小脑袋从衣服中钻了出来。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江义正,谁知她二话没说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白老弟,你不要生气,昨天是我不对。不过,我算是服了你了,你说你咋那么能喝呢?”江义正这人也算是个直性子的,这男人就是这样,有道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嘛。

  白慕容也不隐瞒,他笑着说道:“江大哥白某的酒力实在不如你,昨天我是刷了手段,不然我早就醉了。”

  江义正闻言微微一愣,不过他随即正色道:“这输了就是输了。白老弟即便是酒力不如我,但是手段高明。这足以说明老弟不是一般的人,我江义正输的心服口服。”

  白慕容闻听此言心里也是暗暗佩服,他笑着说道:“江大哥果真豪爽之人。”

  江义正一听不由得心里得意起来,他一捋自己那钢针一样的胡子哈哈大笑。这正是不打不相识,两人对面而坐相谈甚欢。此时行船离岸许久,河道渐渐地变得宽阔起来。那河水虽然湍急但行船却还安稳。白慕容四周看了看,就见船头站着一个年轻人,船尾站着一个年老的人。

  “船家小哥,那后面的老人可是你的父亲啊?”白慕容问着那年轻人。年轻人一听赶紧回道:“正是,我们做行船的都是父子兄弟。总之是关系最为亲密的人。”他话音刚落,就听连海萍小声的问道:“这却是为何,难道不是父子兄弟就不能跑船了么?”

  白慕容刚想回答,就听江义正抢着说道:“哎,连姑娘这个我知道。我来告诉你。这行舟跑船看似平静,但实际上却是危险重重。倘若真遇上了危险的时刻除了父子兄弟谁会舍命相救呢?”他刚说完,就听连海萍哼了一声,说道:“就你知道的多!”说完便再也不说话了。

  江义正自讨了没趣。那船家小哥笑着说道:“这位客官说的也是在理。”

  白慕容接着说道:“我听说最近的河面上不太平,小哥为什么还要出来跑船呢?”

  船家无奈的说道:“客官我等都是靠着船来吃饭的,如果不跑船就没了生计,说起来。我们也是被生活所迫。”

  白慕容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可曾遇上过那些人?”

  “遇上过。”船家说道。

  “那些是什么人?”白慕容接着问道。

  “他们啊,身穿黑衣蒙着面目。雾里来雾里去,很是神秘。”

  白慕容微微皱了皱眉。就在此时那河面上不知何时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而小船正晃晃悠悠的驶入了这片雾气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