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前尘

明月图 闻晓19 2567 2019.08.30 20:47

  孙文广看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便赶紧说道:“你莫要着急,长生和七月是怎么不见了。”

  孙武缓了口气,急忙说道:“方才那街上有杂耍的班子,七月看的高兴硬是拉着长生去看。我心想这光天化日的也不会出什么危险。于是便让他们去了。可谁知我等了他们许久也不见他们回来。我心里着急就去寻找,可是找了许久都没找到。”

  “那么你说的那个杂耍班子在哪里?也许是他们看得高兴跟着一起也说不定啊。”孙文广说道。

  “那群杂耍的就在那条街上,我刚去问,他们说没看见什么孩子跟着。”

  孙文广听完默不作声。那孙武许是真的心急了,就见他一把抓住了孙文广的前襟,怒声说道:“我孩子丢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就知道,你肯定还是心理记恨!你这个贱人养的杂种!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眼!”说完,手上用力将孙文广使劲的一推,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那孙武身强体壮力气巨大,孙文广被他使劲的一推当场就跌坐在了地上。他刚想起来,这时候高怀义走了过来,他看了看走远了的孙武,接着便将孙文广拉了起来。

  “那就是你家的那个堂哥?”高怀义有些不屑的说道。

  “嗯……”孙文广低头嗯了一声,神情十分的黯然。

  高怀义拍了拍他肩膀,说道:“要不要我帮你?”

  “还是不要了。将军有重任在身,再说这人口失踪应该报给督监府。我看,还是跟江捕头说下,请他帮忙找找吧。”孙文广说着,一边偷偷的擦了擦眼泪。

  高怀义知道他一向要强,他既然如此说了那便是有了自己的打算,当下高怀义哈哈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本将军就放你三天的假。假如你需要我帮忙你就告诉我。”

  孙文广感激的看了高怀义一眼,说道:“谢谢将军。”

  高怀义却大手一挥,笑着说道:“咱们弟兄客气什么,”说完,哈哈大笑的就走开了。

  孙文广看他背影低头一笑。他不敢耽误,急匆匆的赶往城东都护府。

  高怀义来到凉棚躺在了躺椅上,不一会儿竟然有了睡意。他眯了眯眼睛,一时间那过往的种种就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不断的上演,他看到了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自己,他也看到了那个原本瘦弱不堪的少年。

  高怀义,这不是他原来的名字。他的原名叫做髙恶。他本来是军队中一个无名小卒,但因为杀敌勇猛被破格提拔为了武官。当时的他年纪也就是三十多岁,记得那时候南川出了动乱,当今皇上命七皇子摇光率大军前去镇压,巧的是高怀义也在这大军之中。

  南川地势复杂,这里到处都是崇山峻岭悬崖断壁。当然这还不是最危险的,危险的是那山林中的瘴气。这些看不到的瘴气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致人于死地。七皇子摇光初来此地,由于一时不慎中了埋伏,正是这个高怀义背着受了伤的摇光一路翻山越岭方才救了他的性命。自此之后,高怀义便一路高升,一直做到了将军的位置。既然做了大将军,那髙恶这个名字就未免有些俗气,摇光皇子感念他救命之恩,便给他起了名字,叫做怀义。自此之后,武官髙恶便成了将军高怀义。

  南川之乱尚未平息,高怀义奉命东征西讨。可是他虽然在战场上十分拼命,可还是胜少败多。一个不能打胜仗的将军难为会被人说闲话,当时大军被阻在了一个叫做恶龙山的地方。这山三面悬崖,易守难攻!高怀义十分要强,他当即在众人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说是十日之内必会攻破此山。可是他一连攻了七天,都是无功而返。

  也就在这一天,他心情烦闷,便出了营地。他策马驰骋,竟然在路旁看到了一对昏死过去的少男少女。高怀义虽然杀人如麻,但是心地还算善良,就这样,他将这少男少女给救了起来。而这对男女就是孙文广与雪芹。

  孙文广苏醒后便十分感念高怀义的救命之恩。当他知道高怀义的处境的时候竟然自告奋勇出谋划策。高怀义起先还小看他,可是孙文广却敢立下军令状。高怀义此时是无计可施,就死马当做活马医,信了他一回。谁知,大军按照孙文广的部署当天晚上就攻破了恶龙山。自此之后,孙文广便一直留在高怀义的身旁给他出谋划策。高怀义得他帮助可真是如虎添翼,在南川建了赫赫功业。当动乱平息,在七皇子摇光的大力举荐下,高怀义便做了这个金陵城都护将军。而孙文广一直跟在他身边直到如今。

  思绪纷飞,高怀义回忆着以往种种,禁不住的叹息一声。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带愣愣的就似失神了一般。

  孙文广一路不敢停留,他顺着金陵大道直直往东。期间果真看到一个杂耍班子。他前去询问一番之后却没什么有用的信息。没办法,他只得赶往督监府。

  等到了督监府门口,那抬着章承公的轿子正往府门进。孙文广急忙走了过去,这时候江义正有些慌忙的走了过来,说道:“原来是孙先生,您这是……?”

  孙文广向前一拱手,说道:“江捕头,在下有事相求!”说着便将七月与长生失踪的事情告诉了江义正。谁知道江义正哈哈一笑,说道:“哦,原来是那两个少年。怎么他们失踪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孙文广听他语气似乎认识他们,便出言问道:“怎么江捕头认识这两个孩子?”

  “这个嘛,不是刚刚在禅院那里见过。你放心,我马上派人去找。想来,是两个孩子贪玩迷了路也说不定。”江义正急忙说道。

  “那有劳江捕头了!”孙文广拱手说道。

  “哎,职责所当,只是分内之事。”江义正摆手说道。两人说完了话,孙文广便转身离去。他刚走了十几步,就看到督监府内急匆匆的出来了十几名衙役。孙文广看见,心想道:这江捕头也真是快人快语,这么快就出动了人马。当下他也没停留,顺着大道便往城西去了。

  沿途之上,孙文广逢人就打听七月长生的下落。可是那些人都说没看到。他又在街上找了好几个时辰,眼看着天色不早,没办法,孙文广重重的叹了口气便往家走。这一路无话,等他到了家门口,就看到门大敞着,这时候就听到里面有人喊道:“我今天就他妈弄死你们!你们这群杂种!”

  孙文广一听浑身一震,他赶忙就跑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孙武正拿着刀站在院中,而他的妻子雪芹正抱着两个哇哇大哭的孩子无助的站在孙武的跟前。

  “孙武!你要干什么?”孙文广一边跑一边大声呵斥道。

  那孙武面目通红双目浮肿,孙文广与他隔了几步远就能闻到一股酒气。他见到孙文广跑了过来,将刀往前一伸,大声喝道:“孙文广,我他妈知道你恨我,你恨我一家!但是谁让你爹是小妾生的!没办法!这当家做主的只能是一个人,所以一切都是命!”

  孙武说着,指了指雪芹和他的孩子,继续说道:“现在我什么都没了,家没了,老婆跟人跑了。我就剩下了我的七月!如今七月也不见了,我他妈还活着做什么?孙文广,你为什么不死?你为什么有老婆还有孩子,你为什么活的比我好!啊!你说为什么?!”

  说着话,他往前一步,举起手中大刀朝着雪芹的头顶就劈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