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禅院

明月图 闻晓19 2857 2019.08.29 07:44

  高怀义在都护府点齐了兵马,他亲自指挥直接开到了城西普贤禅院。他那里如何布兵遣将这里不提。单说说那位孙文广。本来高怀义想让他一同前往普贤寺,但是孙文广却以家中有事为由推脱了。高怀义也没多说什么,毕竟那个普贤禅院也就巴掌大的地方,想来只要派兵团团围住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孙文光离开了都护府。经过了这番折腾,这日头已然到了中午。他早上起得早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此时闲了下来,就觉得饥肠辘辘。他走到一个专卖烤鸭的小摊前,笑着对那摊主说道:“老样子,一只烤鸭。”

  那摊主一边给他用纸包了鸭子一边说道:“孙先生,今天怎么得空这么早就回去啊?”

  孙文广接过鸭子又递给摊主钱,说道:“忙里偷闲罢了,您忙,我先走了。”说完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这一路无话,等他来到家门口,他稍微收拾了一番心情,然后推门就走了进去。

  院子里长生正在和两个小孩在在嬉闹玩耍。那两个小孩一个六岁一个三岁,长的虎头虎脑十分可爱。此时孙文广走了过来,那两个小孩见了,便张开小手朝他跑了过去。他两个一边跑还一边高兴的喊道:“爹爹,爹爹,你回来了。”

  孙文广蹲下身子将两个小家伙搂在怀中,哈哈笑道:“孙辙,孙浩,今天有没有乖啊?”

  两个孩子立刻喊道:“我们今天很乖,长生哥哥正和我们玩呢。”

  孙文广正在和孩子说着话。这时候屋里就走出了孙武来。他看到孙文广便说道:“堂弟,你怎么才回来。”

  孙文广笑着说道:“这府门里的事情多,没办法的。”说完便拉着孙武的手又说道:“哥哥,咱们好久没聚了,今天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孙武一听高兴的说道:“如此甚好。”

  他两个人携手揽腕便进了屋。此时孙文广的媳妇雪芹已然将饭菜做好,孙文广走进屋里说道:“雪芹,你把这鸭子切了,在弄些酒来。”

  雪芹答应了一声便进了厨房。等一切弄好,孙文广再三要求孙武坐到正面的位置上,孙武自然是不肯的,可是孙文广却说道:“这长兄如父,你座这里是理所应当。”

  孙武见他态度坚决,没办法便坐了下来。等长生七月雪芹和两个孩子都坐了下来之后,孙文广给孙武满上了一杯酒,接着又给自己满了一杯,他将酒杯举起,对孙武说道:“堂兄,你我多年未见,这一杯敬你我重逢。”说完,他便一饮而尽。孙武见了也没二话也尽数干了。

  孙文广又满上酒,说道:“堂兄,你我之间既有恩又有怨。然而,这并非你我所能定的,这一杯算是断绝了以往之恩怨。”说完,两人又尽数喝了。

  孙文广三次满酒,说道:“这一杯,你我间隙尽消,从此情同手足。”说完,两人再次一饮而尽。喝完,两人将酒杯一放,对视了一眼便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看的稀里糊涂的,七月纳闷的问道:“爹爹,你和叔叔这是怎么了,我都看糊涂了。”

  孙武一摆手,高声说道:“小孩子你不懂,这是大人的事。”

  孙文广也说道:“对,对,来,吃饭,吃饭。”

  说话间几个人便吃完了饭。饭后,孙武问道:“兄弟,你现在在都护府忙些什么呢。”

  孙文广也没有瞒着他,便将普贤禅院的事情说了。孙武一听刚要说道,这时候长生抢先说道:“叔叔,你说官兵包围了普贤禅院?”

  孙文广看他神色紧张,便笑着说道:“对啊,今天是二皇子的特使来特意吩咐的。怎么了长生,你想到那普贤禅院上香么?放心,也就几天的事情。等事情过了,你再去不迟。”

  长生听他说完,那眉头就皱了起来,他几次想开口却又把话咽了回去。孙文广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禁不住出声问道:“长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一旁的孙武看他如此的扭捏,便出声说道:“哎呀,堂弟,这长生想到普贤禅院找一个叫布袋的和尚!”

  原来,长生在路上的时候便将去金陵的目的告诉了孙武。孙武本就口快,他见长生不愿说出实情,情急之下便替他讲了出来。

  “布袋和尚?”孙文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吟道:“这普贤禅院好像没有一位叫做什么布袋和尚的。”

  他话一出口,长生立刻说道:“可是我师傅说,金陵普贤禅院有一个布袋和尚,叔叔你是不是记错了。”

  孙文广一听,立刻笑了起来,说道:“我本就在都护府供职,那个普贤禅院离着都护府也不远。况且我每月都会去上香请愿,那里的和尚我也是认识的。那主持法号法海,精通佛法,是一位有道高僧。除了法海禅师之外,还有一百零七个和尚,这里面可没有一位叫做什么布袋和尚呀。”

  长生一听就急了,他急忙说道:“那布袋说不定是个外号什么的,不是那和尚的法号。再说,那里有一百多个和尚,叔叔你不一定全认识啊。”

  孙文广一听,说道:“你这话也是在理。不过,那个普贤禅院一没有外来的和尚,二没有挂单的和尚。这十几年来,这和尚就没变过。再者说,即便我认不全这一百零八个和尚,可是全金陵这么多人上香请愿,也没听哪个说起,这禅院里有一个什么布袋和尚啊。”

  孙文广这话可谓是句句在理。长生听完顿时就低头不语。然而,也就一会儿的功夫,那个长生竟然哇哇大哭起来,他一边哭一边说道:“本来以为到了金陵找到什么布袋和尚就能遇到师傅,现在好了,布袋和尚找不到,师傅也不知在哪里,我该怎么办呢……”

  说着话长生就止不住的泪流满面。要说长生也是可怜,年纪轻轻便背井离乡独自闯荡。也是天见他可怜,半路上遇到了孙武父女两人让他不再孤身一人。他一心想着只要到了金陵那便能见到师傅,可是如今愿望破灭,那就好像当头浇了一盆冷水,长生就觉得全身冷冰冰的,顿时就没了力气。

  孙武看他如此的模样心中不忍。他叹了口气,对孙文广说道:“兄弟,这长生也是不容易,他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个什么布袋和尚。咱们或许不认识,但是那住持和尚说不定认识呢。只要知道那人在什么地方,就算去找也是好找的。”

  孙文广一听觉得有理。他点了点说道:“那个法海禅师已是古稀之年,说不定那个和尚曾经在普贤禅院住过。”

  “对啊,咱们去问问也好啊。”孙武说道

  长生听他们这么一说,也赶紧央求说道:“叔叔,您就带我去问问那个法海住持吧,我求求您了,我给您磕头。”说完,长生就要跪。孙文广赶紧拦住了他,有些为难得说道:“可是,将军刚刚下了令……”

  孙文广本想说,这事情要不要暂时缓一缓,毕竟这军令如山。可是他看到长生那渴求的眼神,这心里就软了下来。

  “也罢!”孙文广一拍大腿,说道:“我就带你去。不过,今天是不行了,明天我方可,不过咱们可说好了,万一那法海不认识什么布袋和尚,你可不要难为我。”

  长生一听赶紧给孙文广鞠了个躬,他感激的说道:“谢谢叔叔,您放心,我绝不给您惹麻烦。”

  事情便这样定了下来。等到晚上吃过了晚饭,众人便都去休息了。孙文广在卧房中,正透过窗户看着天空那轮明月。天空如墨,繁星点缀,一条玉带横亘其中,偶尔还能看见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快速的划过夜空。

  “相公,你在想什么?”说话的是孙文广的妻子,雪芹。

  孙文光回头看了看她,眼神竟有些阴冷。雪芹见了摸了摸他的脸,有些心疼的说道:“又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么?”

  孙文广拉住她手,眼神从阴冷变成了忧郁,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有些事情虽然嘴上说着忘记了,可是它们就像刀子一般,已经在心里刻下了最深的痕迹。这些痕迹,哪怕是岁月都抚慰不平。”

  雪芹靠在他怀里,小声的说道:“不管怎样,我都在你身边……”

  孙文广将她搂住,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看在他小时候救过我的份上,我是决不会收留他们的。”

  “我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