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明月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固良

明月图 闻晓19 1832 2019.08.05 20:34

  且说白慕容辞别了长生一路南下,行了约五六日的时间,这一天中午时分来到了一座小镇。书中交代,这小镇名字叫做“固良镇。”说是镇其实仅不过是由几个村落聚集而成的罢了。白慕容一路行来看到这里屋舍俨然,井井有序,虽然比不上那些繁华的都市但也有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色。白慕容举目环规,就看到路旁梧桐树下有一个老翁正摇着蒲扇坐在阴凉处休憩。他漫步走来,深施一礼,恭恭敬敬的说道:“老人家,在下有礼。”

  那老翁满脸的皱纹,头发都掉的差不多了,唯有胡须还十分的坚挺。白慕容看他的模样,心道:这老翁怕是有七十多了吧,常言道,人生七十古来稀,这老者也是有福气。老翁正在闭目养神听到有人说话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这双眼睛十分的浑浊,已然没有了多少的神采。老翁看清说话的人便也使劲的将腰杆挺了挺,笑呵呵的说道:“哦,年轻人,哪里人人啊?”

  “老人家,在下和你打听个地方,不知您能否告知一二啊。”白慕容怕他听不清故意提高了声音。谁知那老翁皱了皱眉头,显得十分的不悦,说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大声,我老人家还听的清楚。你说你想打听什么啊?”

  白慕容脸色微微一窘,不好意思的说道:“是这样,这里有没有个地方,叫做“望归亭”?”

  老者听他说完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用询问的语气问道:“年轻人,恕我老头子多句嘴,你找这个地方做什么?”白慕容闻言却笑着说道:“只是和人约定在那里见面。”

  “哦——”老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接着抬手一指,说道:“你看到那座山了没,那是叫固良山,那望归亭就在山脚下。只是那望归亭年久失修,那山也没有什么好景色,你们怎么会约在那里见面?唉,不懂,不懂啊……”老翁说完连连摇头,再也不看白慕容一眼。就看他闭上眼睛摇着蒲扇,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响起了鼾声。

  白慕容顿时苦笑不得。这老翁的话里似乎还有一层意思,只是白慕容怎么去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当下他也不去想了,就看他又朝着老翁深施一礼,顺着指明的方向就去了。

  趁着白慕容赶路的时间这里便把老者的意思言明。相传这固良山却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墓,葬着的是一位颇有传奇色彩的大将军。这里简单言说一下,这大将军在世之时正值乱世,那时候天下大乱百姓苦不堪言。将军时常想参军入伍好解民于水火,奈何有一女子爱慕他良久并且言明非他不嫁。将军恐怕耽误姑娘大好年华,便与她约定,待他凯旋之时便与她共节连理。谁知,将军一去便是十年。这十年间姑娘始终痴痴等候,不改初衷。一夜,姑娘竟然在梦中梦见了将军。梦中,将军浑身鲜血,他告诉姑娘,他已然不在人世,让姑娘不要在等。谁知姑娘不肯,说你既然死了我就为你收拾尸骨。那将军似乎不忍她苦苦哀求,便说,你一直往西走,什么时候见到一只白色的鸟儿在空中盘旋,那么我就在哪里了。

  姑娘醒来后把梦中之事说了,她不顾家人反对便偷偷的出了门。她一路西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身上的钱财没了,她便要饭,一路风餐露宿,终于在一颗小小的树上看到一只全身雪白的鸟儿。那鸟儿见了她也不害怕就在她身上盘旋。姑娘知道那就是将军,顿时姑娘泪如雨下,那泪滴一颗接着一颗就掉到了脚下的泥土里。谁知道,那泪滴每滴下一滴脚下的土地就长一寸,那姑娘就哭啊哭,似乎把这些年来的思念都给哭出来似的。整整三天三夜,变成了现在的固良山。那姑娘也因伤心过度而香消玉损。后来,固良山周围慢慢形成了个小镇,人们在山下修了这么一座望归亭。

  这事传的凄婉动人,不少青年男女感叹两人的忠贞不二便时常在望归亭偷偷约定终身。于是这里便成了爱情的圣地。刚开始还有人信,但是时间一久,人们就发现就算是在望归亭许下誓言那该分的时候还是要分,根本不怎么灵验。所以,这里便再也没有人来了。再者说,固良山没有什么景致,便是本地人也不怎么去。所以当白慕容说出望归亭的时候,那老翁还以为他要和什么女子约定终身呢。

  白慕容当然不知道老翁的心思。他还以为老翁糊里糊涂的说了一堆糊里糊涂的话。本来以他的功夫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就到得了望归亭,但是白慕容看天色尚早,而且约定的时间是在黄昏,时间十分的充裕,故而他便放慢了脚步,优哉游哉了起来。

  天色渐渐暗淡,星光已然显现。白慕容走到固良山脚下果真看到了一座亭子。这亭子高有一丈半,修的四四方方。他走进一看,就见这亭子果真是年岁久远,那柱子上的红漆都凋落了,抬头一看还能看到满天的繁星。白慕容心里也是嘀咕,这地方荒无人烟的,为什么要把地点选在这里?

  时间流逝,月明高悬,一时间天地一片的明亮。白慕容端坐在亭子中已然等候了一个时辰。就在此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自小路深处幽幽的传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