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6488 2005.07.28 19:54

    数个小时后,浅水湾赵旭豪宅内。

  罗烈然在一名身着西装,面皮白净,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的陪同下,面无表情的站在一片狼藉的书房中。在他面前,郝学双手缠着厚厚的绷带,与高影一起垂头而立,郑皓则一脸痛苦的斜靠在一个书架上。

  “老大,警察都走了。”一名精精瘦瘦,脸孔黝黑的男子跑了进来。他身材颇高,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精干,给人有如面对一根充满活力的弹簧般的感觉。

  罗烈然无声的点点头:“若风,你怎么看?”

  那名叫宁若风的精瘦男子上前看了看郝学以及郑皓的伤势,点头道:“根据这伤以及小高他们的描述来看,很明显对方也是超能力者。我想其中一帮一定是南明集团的方老头的人,至于另一伙人,我就不得而知了。”

  “嗯,此事非常奇怪。方老头的人追来我并不奇怪,但没想到还有第三方的异能组织知道东西在我们手上,此事一定要调查清楚。”罗烈然缓缓沉吟道。

  说着他转头对身边的中年男子道:“赵先生,实在对不起,把你的生日聚会也搞砸了。能不能请你出面把这些人的来历调查清楚。”

  那个中年男子就是投资家赵旭,闻言他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罗先生哪里的话,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会给香港各帮会的老大打招呼的,相信就算这些人能够隐形,我也能在两天内把他们给找出来。”

  “如此就麻烦了。”罗烈然低声对赵旭道一声谢,待后者出去后,他问郝学及郑皓道:“你们的伤不要紧吧?”

  高影低声道:“皓叔还好,只断了几根胸骨。但郝学就有点麻烦了,他的双手肌肉全被震裂,两条手骨粉碎性骨折,要痊愈的话恐怕…….”

  “有办法想吗?”一听此言,罗烈然不由皱起眉头。

  宁若风突然道:“老大,有一件有趣的事,刚才调出别墅前的监测录像,我发现方成颐的女儿方悦慈这次好像也来到香港了。”

  “哦?”罗烈然回过头看看郝学缠满纱布的双手:“真是天助我也。”

  “高影,立刻通知澈鸣到香港来,叫他带上两个人。若风,你立刻想办法打听出倪牧他们一行藏在哪儿,绝不能让他们偷偷离开。这次我不仅要抢回东西,还要给方老头一个惊喜。”罗烈然考虑片刻,断然吩咐道。

  宁若风和高影答应一声立刻走出书房,罗烈然叹了口气,抓张椅子原地坐下:“郑皓郝学,现在把对方有什么异能,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诉我。”

  当晚秘密回到酒店,所有人都显得疲惫不堪。今晚的行动虽然顺利完成,但却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故,神秘的林宜璇等人始终让他们放心不下。

  倪牧先到楼下总台联络上海总部,不一会儿他进来道:“我已经将任务完成的消息通知了方老,他让我们尽快赶回上海。”

  “那我明天就去订机票。”楚无尘点点头从沙发上撑起身。

  “不,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只看罗烈然能找上赵旭这样的人,就知道他在香港有不小的人脉,只怕他已开始找人监视机场车站等地,我们再循正常途径离港的话,很可能会被发现。”方悦慈摇摇头说出自己的担忧。

  倪牧立刻表示赞同:“悦慈说得对,而且另一帮人来历不明,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再寻机前来抢夺,看来得另想办法离港了。”

  “你的意思是走私路?”楚无尘眼珠一转已明白倪牧的想法。

  “走私路?那是什么?”一旁的郭铭听得不明所以,忍不住问道。

  倪牧对郭铭解释道:“就是找蛇头偷渡离港。香港回归以前由大路偷渡入港的事非常普遍,97以后这种现象减少不少,现在的蛇头大多转向走私货物。不过有很多不方便循正常途径来往两地的人仍会选择偷渡。”

  徐东卓随即补充道:“说白了我们现在就像很多黑帮电影中演的那样,惹了大祸的小弟不得不跑路出去避风头,明白了吧。”

  “蛇头吗?不知道老果还有没有在干。”楚无尘说着掏出手机开始按键。

  倪牧又对方悦慈道:“对今晚出现的第三帮人,悦慈有什么看法?”

  “没有任何线索,至少我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人,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些人目的和我们一样,是来抢夺这东西的。”说着她向放在桌上的盒子一指:“而且这些人都不是新手,显然经过相当的训练。”

  倪牧有些苦恼的捧起头:“所以这才奇怪了,难道是最近才出现的异能者组织,但又怎么会有这么出色的行动以及情报能力?事情真有点复杂啊。”

  这时楚无尘结束通话走过来道:“老果不做了,不过他向我们介绍了一个人,约好一小时后在尖沙咀的一家夜总会碰面。”

  倪牧看看表,很快道:“嗯,现在是临晨一点,那你就带郭铭和东卓去吧。”

  徐东卓一听大为不满的抱怨道:“喂,等下,这事他一个人去就行了吧,今晚拼了这么久的命也不说让我们兄弟好好休息休息。”

  楚无尘也断然拒绝:“我才不想当这两个小子的保姆,让黄震去吧。”

  “真是拿你们这些家伙没办法。”倪牧苦笑着按按太阳穴:“东卓郭铭,你们是新手,所以要抓紧每一个锻炼的机会,否则这次出来就没意义了。好吧,无尘跟悦慈和我明天一早想办法去打听下外面的情况,今晚就由黄震带你们去吧。”

  黄震豪情万丈的拍拍自己胸口:“放心,有我黄震在,就有他们在!”

  “大哥,你又不是带我们出去砍人,说这话有什么用……”看着一脸兴奋的黄震,郭铭和徐东卓面面相觑,心中同时泛起一个苦笑。

  很快收拾好必要的东西,呵欠连天的郭铭和徐东卓跟着黄震出了酒店,下到楼下,黄震很快左右看看,将两人带向一条偏僻的小巷。

  “你要做什么?”郭铭不解的问道。

  黄震没有回答,只是示意两人跟上。很快来到小巷内,黄震向停在其中的一排车走了过去:“你们在巷口把风,注意有人过来立刻通知我。”

  “好,我们什么时候去……”徐东卓随口答应一声,突然看到黄震走到一辆汽车前,伸手在车门一抓,便把门锁连同周围一块的钢板给抓了下来。

  “我的天,你想干嘛?”一见此情景,郭铭和徐东卓惊得浑身汗毛倒竖,赶紧跑上去已坐进车内的黄震给拉住。

  “尖沙咀离这儿很远,自然要坐车去啊。”黄震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郭铭沉默片刻,试探着道:“……,你…该不会又想开车吧……”

  黄震得意洋洋的道:“放心,在本人车技下,不用20分钟就能飙到佐敦。”

  郭铭和徐东卓对看一眼,跟着不约而同的吼道:“给我下来!”

  “怎么了?不想去尖沙咀了吗?”黄震依言下车,奇怪的问道。

  “不…你听我说。”徐东卓苦恼的揉揉眼睛,试图找一个不伤害黄震驾车热情的借口,好半晌他才道:“呃…你认识去尖沙咀的路吗?”

  “不认识。”这次黄震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呼…那就好,不,我是说,我和郭铭也不认识,所以我们还是坐出租车去吧。”徐东卓说着向郭铭挤挤眼睛,郭铭赶紧忙不迭的大点其头。

  考虑片刻,黄震终于心有不甘的答应。郭铭和徐东卓立刻拉着他走出小巷,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看两人紧迫的模样,好像深怕黄震会改变主意。

  坐上车,告诉司机地址后,两人这才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这时却见黄震伸手拍了拍前面司机的肩膀:“兄弟,让我来开车吧,你指路,钱我照给。”

  “闭嘴,你给我们老老实实的坐好!”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尖沙咀地区,这里是香港的繁华所在,临晨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不过今晚警车明显增多,显然与他们之前在海底隧道一番大闹有关。

  下车后,站在路人中间看着自街上呼啸而过的一队警车,郭铭有些担忧的道:“今晚这么多警察,没问题吧?”

  “放心,蛇有蛇窝,鼠有鼠道,这儿出来混的人早习惯对付警察了,再多几倍也没关系。倒是我们要小心一点,没有身份证,如果碰上警察临检会很麻烦。”黄震掏出楚无尘给他的地址看了看,带着两人沿街道向前走去。

  夜间的香港满眼俱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的灯光,尖沙咀一家家旗舰店,酒吧,夜总会便如展览一般林立于大街两侧。人来人往,神色各异的男女匆匆而过,每一刻都有人消失在灯光幽暗的街道某处,同时也有无数的人从各种各样的地方钻出,汇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夜城大概指的就是这样吧。

  跟着黄震一路行过,夜间的繁华令两人大为惊叹,很快他们来到一家名为“天星”的夜总会门外。这是一家典型的高档夜总会,门面豪华,待客泊车的侍应忙碌的在一辆辆豪华轿车中钻进钻出。不少喝得酩酊大醉的人左拥右抱着一个个辣妹从夜总会里摇摇晃晃的走出,钻入早已等在那儿的出租车中扬长而去。

  黄震在门口看了片刻,若有所思的喃喃道:“楚无尘这家伙肯放弃来这儿的机会,看来他一定很讨厌你们两个。”

  “哦,那真是对不起了,要你来照顾我们两个。”郭铭和徐东卓无不额头青筋爆跳,看来黄震的话也让他们非常恼火。

  “好了,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还是少来为妙,我们办完事就早点回去吧。”黄震缓缓呼了口气,带着郭徐二人大步向夜总会内走去。

  踏进夜总会,三人还没把这个灯光昏暗的地方打量清楚,一个衣着妖艳的中年美妇已扭腰摆臀的款款走来。只上下将三人一瞥她已满脸堆笑道:“啊哟,几位贵客是从大陆来的吧?不知在这儿可有相熟的小姐?”

  一面暗赞这女人好眼力,黄震一面干咳一声:“不,我们是……”

  “第一次来?那几位喜欢什么样的小姐?我们这里北姑南妹,娇娃老泼应有尽有,保管三位满意。来来来进来再说。”说着她不由分说拉起黄震就向里走。

  恰好这时有几个衣着性感的漂亮小姐自三人身边走过,看着他们不住媚笑,郭铭和徐东卓立刻双目放光。幸好黄震还有点定力,赶紧一甩手挣脱那美妇道:“不,我们是到这儿来找人的,你知道老果在哪个包厢吗?”

  听他这么说,中年美妇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外表却没丝毫流露:“原来是来找果哥的,三位跟我来吧。”说着当先领路。

  顺着阴暗的通道进入夜总会内部,走过大群男女摇头狂舞的大厅,三人随美妇进入包厢。这里被一间间小包房分为许多区域,每一扇门后无不传出猜拳嬉闹以及女子的娇笑喘息声,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在做些什么勾当。

  初次踏足此地的郭铭和徐东卓耳听着这些声音,无不面红耳赤,黄震也是一副大不自在的模样,嘴里自言自语道:“靠,早知道就让楚无尘来了。”

  走到其中一间包厢前,美妇径直走上在一名守在门口的男子耳边低语一阵,然后便消失在过道的拐角处。那男子上下打量三人一番:“你们找果哥什么事?”

  “你进去就说南明的人来了,约好的。”黄震不卑不亢的微微一笑。

  那男子点点头走入包厢,很快他出来将手一迎:“里面请!”

  走入包厢,郭铭和徐东卓立刻被一股刺鼻的酒精味冲得脑袋一沉,好一会儿两人才适应包厢内的光线,凝目打量着内里的情景。

  正对大门的一组沙发内坐着一群男女,沙发前的矮桌上杂乱的摆着酒瓶小食等物,几个男人正和身旁的陪酒女嘻笑不止。沙发正中一个大约50多岁的矮小男子很快引起两人注意,他正满脸堆笑的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不时拿眼瞥向三人,看似昏昏噩噩的两只眼睛不时闪过一阵精明的光芒,看来他就是老果了。

  遥遥向黄震招下手,老果身旁的人立刻让开几个位置。黄震示意郭徐二人跟着他,三人走到他身边坐下,立刻有几个陪酒女贴了上来。

  老果笑呵呵的问黄震道:“南明的朋友么?无尘怎么没来?”

  “唔……”黄震皱着眉头看了身边的陪酒女一眼,老果立刻知觉,一挥手那几个女人立刻知趣的离开。

  黄震这才道:“无尘有点事,我是他朋友,关于电话上的事……”

  “放心,我早就洗手不干了,不过我可以替你们介绍一个人。小文,你过来。”老果豪爽的哈哈一笑,向左边一个年轻人招了招手。

  那年轻人默默站起走了过来,这人非常年轻,也就比郭徐二人大一两岁的样子,他大概180公分高,非常壮硕,给人一种龙精虎猛的感觉。此人生有一副国字脸,五官端正,但两眼气势逼人,充满一股叫人害怕的杀气。

  老果指着那年轻人笑道:“他叫阿文,你们的事可以请他帮忙,保管错不了。”

  黄震看了阿正一眼,笑着伸出手:“我叫黄震,你好。”

  阿正伸手和他相握,眼睛突的一凛,却是黄震五指慢慢缩紧。阿正很快恢复平静,慢慢的道:“陆文,叫我阿文就可以了。”

  黄震的指力不是一般的恐怖,陆文能在他的紧抓下毫无异样,看来也不是普通角色。黄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很快放手笑道:“带我们出去,要多少钱?”

  陆文说道:“你们是果哥介绍的,一人五万就够了,什么时候要走?”

  黄震考虑片刻,对陆文说道:“越快越好……”

  就在这时突听砰的一声巨响,包厢的门被撞开,守门男子捂着肚子滚了进来,躺在地上呻吟不止,紧跟着闯入一群气势汹汹的男子。

  为首一人是个斜眉歪眼,满嘴金牙充满煞气的精瘦男子,他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沙滩装,脖子上挂着一根粗若拇指的金链,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脯。

  一见为首男子,老果立刻站起笑道:“哟,人皮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老果,你别跟我打哈哈,水路你招呼也不打一声就交给阿文那小子,这算什么意思?谁不知道我尖沙咀人皮的威名?谁敢不给我面子?”那个叫人皮的男子一进来就开始嚣张的叫嚷着,一嘴金牙随着他的嘴部动作时隐时现。

  “呵呵,是你自己手下要价太高,又不守信用,人家才会去找阿文,这关我什么事?我看你先管教好自己的小弟再说吧。”不愧老江湖,老果面对人皮张狂的态度丝毫不为所动,继续不卑不亢的陪着笑脸。

  “你…”也许是碍于老果的威名,人皮不敢再说,却将矛头对准陆文:“臭小子,竟敢抢老子的生意,你自己说,这笔帐该怎么算?”

  “滚!”陆文压根儿没打算理他,从牙缝里冷冷迸出一个字。

  “咿呀呀呀呀!”见对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人皮突然一阵狂叫。

  “糟、糟糕,大哥又抓狂了!”“不要啊,这里又要血流成河了!”“大哥,千万要冷静啊!”人皮的一众小弟紧跟着开始竭斯底里的乱叫。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人皮狂叫着一把扯下衬衫,只见他干瘦的身体上由左胸至右腹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猛虎,但因身体实在太瘦,这只虎全无一点威势,就如条皱巴巴的病猫一般。在他小腹上缠着厚厚一层白布,布条外露出一把刀柄。

  一把拔出白布裹着的短小肋切,人皮吐出舌头嗤牙咧嘴的就向陆文冲了过来,同时嘴里发出怪异的啸叫,神情如癫如狂。

  就在人皮冲到身边时,陆文突然一个跨步右手成钩狠狠在他小腹一击。刹时间人皮的啸叫嘎然而止,整个人在陆文全力一拳下就如断线风筝般循大开的门洞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砸在对面墙上,两眼一翻就那么昏死过去。

  “大、大哥!”他的一众小弟又惊叫着潮水般涌了出去。

  “不要紧吗?”老果看到陆文的手腕被肋切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陆文摇摇头,低头野兽一样舔舔伤口:“您是知道的,过几小时就好了。”

  说着他走到门口,对抱着昏迷的人皮一脸惊恐的望着他的小弟冷然道:“带着你们老大滚,以后要是再敢来骚扰果哥,我就宰了你们!”

  那群人忙不迭的大点其头,抱着人皮跑了出去。就在这时从前面的大厅内突然传来一阵阵尖叫声。老果皱了皱眉头:“阿文去看看怎么回事?警察临检么?”

  陆文点点头正要走去出,突然几个人皮的小弟连滚带爬的重又跑回。这几人的表情极为怪异,就好像刚刚看到鬼一般,充满深深的恐惧。

  陆文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其中一个人已惊恐的大叫起来:“怪、怪物啊!”

  包厢内黄震和郭铭徐东卓奇怪的对看一眼,不由也起身走了出来。这时前厅的惨叫声越来越大,同时一股像是铁锈一般的气味隐隐传了过来。

  过道内各个包厢陆续打开,不少人都好奇的向外张望,一些性急的已开始喝骂起来。那股铁锈味越发浓烈,黄震和陆文脸色突然齐齐一变:“不好!”

  “怎么了?”徐东卓用了抽了抽鼻子,这股味道让他心中直欲做呕。

  “这是血腥味,前面肯定出事了!”黄震低声说了一句,立刻向外跑去,郭铭和徐东卓对看一眼,连忙跟了上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