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5351 2005.11.25 22:20

    在峭壁上来回飞荡,不多时郭铭已接近下方的丛林。弹出最后一股长束缠在壁间,他由右至左一个大摆,跟着松脱长束飞身而出,双手抓着前方一棵树的横枝摆动两下化去下落的冲力,就准备借力弹向下一棵树。

  哪知却听啪啦一声,横枝折断,郭铭叫声不好,人已跟着向下坠去。在大树各个枝干间噼里啪啦一阵撞击,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晕头转向的爬起,他在身上一阵摸索,不由庆幸道:“还好还好,没有受伤。”跟着转头四下打量,这一看不由暗暗叫苦。

  这时的他身处悬崖下茂密的丛林中,四面八方全是树,全完搞不清方位。从来路推断,这里已是极深的山岭间,要想出去恐非一时半会儿可以办到。

  好在顺利脱离虎口,郭铭总算感到一丝欣慰,这么玩儿命也不是没回报嘛。正想着该从哪个方向走,他心中忽的一动,下意识的抬头上望。

  高高的峭壁上,三个黑点正缓缓飞下。郭铭一时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擦擦眼睛定睛看去,黑点又接近不少,他终于看清,来的赫然是庞令明,林宜璇和孟铸!

  “干、干你娘亲,还有完没完啊?”郭铭吓得一声大叫,也不管对方根本听不到,气急败坏就骂了出来。难不成今天非得被擒下不可?

  看似缓慢,但庞令明三人下降的速度其实相当快,这么片刻双方又接近不少,彼此已能看清对方的脸。郭铭不禁深恨自己没一挺机关枪,否则在这儿打空中的移动靶,肯定很爽。

  不过想归想,他自是不会乖乖束手就擒,再冲半空中的庞令明比个挑衅的手势,他收拾精神,转身跑入身后的丛林中消失不见。

  几分钟后,庞令明带着林宜璇和孟铸降落地面。早料到郭铭会跑,他也不如何惊讶,收去异能,他立刻道:“这小子跑不远,我们追!”

  在他带领下,三人立刻循着郭铭离去的方向追去。林间落叶很厚,踩上去吱呀作响,但地上却没一点脚印,显然郭铭是利用长束在树木间移动。

  追不多时,三人便因杂乱的林木渐渐分了开来,庞令明索性吩咐道:“宜璇,你和孟铸从这边搜,一旦发现他的踪影,立刻通知我。”

  林宜璇点点头就要带孟铸离开,突又被唤住。她惊讶的转过头,只见庞令明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我想你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别让我失望。”

  林宜璇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略一低头表示明白,跟着便带孟铸转向另一个方向,很快消失在林间。待林宜璇走后,庞令明随即也深入林内。

  利用长束在林间移动一段距离,郭铭就感有些吃不消,今天使用异能太过频繁了。心想反正已经抛开对方,他便下地打算继续用脚走。

  这时耳中隐隐听得一些声响,他大感奇怪,走到山岭边向下一望。只见在他身处的山头下,林宜璇正站在孟铸肩上,在一棵树的枝头看着什么。

  双方隔得很远,郭铭也是极尽目力才发现他们,他自不怕被对方看到。正奇怪林宜璇究竟在干什么,他脑中灵光一闪,已然明白过来。

  郭铭利用长束在树木间移动,虽不会在地上留下脚印,但长束缠绕树枝,多少还是会留下些痕迹。林宜璇果然非常聪明,懂得利用这个来找他,而以她的头脑,通过痕迹确定郭铭逃走的方位,应该也不是难事。

  现在双方虽隔得老远,但郭铭已不能再故技重施,以孟铸的耐力,不知疲倦的追过来,迟早还是会被追上。想及此点,他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心念急转,郭铭无意中碰到衣兜里从王得贵那儿捡来的弹匣,他猛一咬牙,似是已下了什么决定。反正今天也受够了,既然这样,自己干脆主动出击!

  主意打定,郭铭左右看看,弹出一根长束便爬上身旁的大树。在繁茂的枝叶间找到根树干坐下,他深吸口气,随即抛开杂念,凝神入定。

  郭铭这么做,自不是意图就这么躲过去,凝定心神的同时,他已开始在脑中努力回忆北京那晚,自己曾用物质造过的枪。这次能否顺利脱身,就全靠它了!

  一点点的,就如拼图般,手枪各个零件开始在他的脑中现形,同时郭铭双手虚握胸前,一团物质在掌心翻番滚滚,不断变幻形状。在他努力下,枪械零件的影像越发清晰,就如同有人把实物塞在他的脑中一般。

  很快,确定自己的回想没有任何疏漏后,郭铭开始试着纯用精神力量在脑中将这些零件组合在一起。上枪膛,扣进弹簧、组合枪身…渐渐的,在郭铭惊人的具象化能力下,这些全以虚影出现的枪械零件,一点点聚合成一把完整的枪。

  这时若有外人在场,当可看到,郭铭神情就如老僧入定一般,一片宁和,除了胸前双手间翻腾的物质,全身纹丝不动,谁又能知道,他的脑海里,竟正进行这如此剧烈的活动?

  时间缓缓流逝,又过了半个小时。倏然间,郭铭脑海中的枪械最后一个零件也组装到位,霎时间一把完整的枪浮现脑际。就在同时,只听咔嚓一声响,他双掌间的混沌物质一阵扭动,也于眨眼间聚合成一把完整的枪。

  笔直的枪身,弧度适中的枪柄…出现在郭铭掌中的手枪,一切都和真材实料的真枪无异。它是那么完美,谁敢相信刚才它还只是一团形状不明的物质?

  看着手中的成品,郭铭轻轻抚mo着枪体,心中一片平静。他丝毫不怀疑这把枪足堪使用,因在刚才制造的过程中,他已倾注全部心神,就如同艺术家花费毕生精力完成一部作品一样,他对自己的作品也有着绝对的信心。

  取出一个弹匣推入枪柄,啪的一声响,完全契合。郭铭露出一丝微笑,将枪握在手中静静蹲在树枝上,等着林宜璇和孟铸的到来。

  **

  无独有偶,就在郭铭为性命而在丛林中苦苦挣扎时,徐东卓也正在一片山林中狂奔不止。

  自在宜昌被韩锐锁定以后,这两天他就再也没抛开对方,一行人你逃我追,渐渐出了湖北,进入湖南境界。

  相对于能轻易找到自己的韩锐等人,徐东卓却无法事先预料对方的行踪,这在无形中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就好像有一群看不见的幽灵跟在你身后,你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何时出现,只能拼命的跑,连休息时也提心吊胆。

  两天后,心力交瘁的徐东卓干脆离开大路,一头钻入茫茫群山中,希望借此摆脱对方。然而从未有过越野经验的他,却很快发现自己迷路了。

  背靠一棵大树喘息一阵,徐东卓再次拿出前些天买的越野地图,按地图所示,他应该已离衡阳市不远,然而…周围群山重重,似乎根本没个头。

  “妈、妈的,这下可不妙了。”徐东卓转头四顾,喃喃的道。

  在山岭间攀爬了大半天,此刻他的体力已接近底线,干粮和水也没剩多少。最重要的是,现在已是黄昏,若再找不到出山的路,恐怕就得在山里过夜了。

  再休息一会儿,吃掉剩下的干粮和水,徐东卓振起精神继续上路。虽是夏天,但两个小时后,黑夜终究还是降临了,整片山岭逐渐被黑色所笼罩。

  啪!再次因看不清路而被绊倒后,徐东卓干脆就那么仰趟在地上,再不愿起身。要抓就等他们来抓好了,这种日子哪是人过的。一边捶着酸痛欲死的双腿,他一边愤愤的想着,透支体力的结果,就是连信心也跟着消耗矣尽。

  夜空群星闪烁,山林中几乎一片漆黑,只有淡淡的星光可助视物,山风吹来,枝叶沙沙摇响。徐东卓甚至已懒得去想会否遇见野兽,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其他的,都见鬼去吧!

  抬头看着天上群星,在它们似乎亘古不变的闪耀节奏下,徐东卓的眼皮渐渐耷拉下来,整个人进入昏睡状态。就在这时,只听呱的一声长鸣,一只夜枭猛的自枝头窜起,在扇动翅膀的扑扑声中迅速远去。

  徐东卓几乎是下意识的猛然惊坐而起,剧烈的喘息两声,他这才发现自己已是一头冷汗。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儿呆下去,我必须离开!霎时间,这个念头划过脑际,他一咬牙,再次挣扎着爬起身。

  四处看看,徐东卓很快发现旁边的山头上有一条高耸的黑影,那是一棵参天大树。心中转过一个念头,他已转身向那处山头爬去。

  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来到树下,靠着树干休息一阵,徐东卓抬头上望,身影倏的消失,跟着已出现在树腰。扶着树枝略停片刻,他再次消失,同时人已蹲伏在树梢之巅。

  立身最高处,徐东卓终于有机会一窥群山全貌。但见放眼开去,一片接一片有如蹲伏巨兽般的重叠黑影在视野中延展开去,不见尽头。吹拂的山风令他不由自主闭上眼睛,身体惬意的随着摇晃的枝梢摇摇摆摆。

  可惜在这里,仍看不到一点出山路途的踪迹。徐东卓考虑片刻,一咬牙身影再次消失,人已离开树梢,升至其上数十米的高空。

  现身半空的同时,他便转动身体遛目四顾,突然间,徐东卓脸上现出狂喜之色。只见在他身左,一条夹在山包之间的黑带弯弯绕绕的延伸向前,不少光点在上面往来游走。而在远处,一大片璀璨的灯火也出现在他的视野内。

  终于看到衡阳和通向它的高速公路了!此刻徐东卓心中的喜悦简直难以自持,原来他一直都在高速路旁的山林里打旋,可惜“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要不是跑到这么高的地方,他还不知会绕多久。

  “咿哈!”口中欢呼一声,他大鸟般张开双手,人已向下扑去…….

  **

  四十多分钟后,徐东卓蹲身高速路旁的护栏外,看着一辆辆车从眼前驶过。他的目标,是找一辆能供自己安全藏身的货车,进入衡阳市。

  可惜接连过去十余辆都是轿车,就在徐东卓快要失去耐心时,随着一阵沉厚的马达鸣响,一辆货车终于出现在他的视线内。好巧不巧,正有一辆轿车从后追来,轿车的前车灯将货车敞开的车厢照个大亮。

  暗道一声天助我也,徐东卓立刻凝定心神做好准备。就在轿车与货车错身的刹那,他两眼猛的一睁,身影消失,下一刻已滚倒在货车厢内。

  终于安全了,让我好好休息下吧…心里一松,徐东卓就那么仰躺在空荡荡的车厢内,沉沉睡去…….

  **

  此时已近黄昏,太阳西沉,漫天夕阳下,林内光线黯淡不少,暗红的阳光透过枝桠,被绞得有如碎金。天际不时有一群倦鸟飞过,投入林中。

  约40分钟后,随着一阵踩踏枯叶的声音传来,林宜璇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郭铭的视野内。只看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这里,就知这个女孩绝不可小看。

  林宜璇走在前面,孟铸则亦步亦随跟在她的身后,两人渐渐接近郭铭身处的树下。正走间,林宜璇忽的轻轻咦了一声,显然注意到郭铭的脚印在树下中断,她摆摆手示意孟铸在原地等候,自己则慢慢走了过来。

  暗道一声天助我也,郭铭就如等待捕猎的豹子般,全身刹时进入高度紧张状态,两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林宜璇的行动,等待出手的时机。

  就在对方经过树下的刹那,郭铭弹身一跃而下。林宜璇突的惊觉背后有异,郭铭已跳落于地,一把扼住她的脖子,同时将枪抵在她的脑后。

  这下变故太过突然,直到枪管抵在脑后,林宜璇才反应过来般惊叫一声。孟铸愣然半晌,随即啊的一声大叫,就要冲上来。

  郭铭赶紧大喝一声:“站住,要她没事,就不准乱动!”

  果然,顾忌林宜璇的安危,孟铸立刻停步,但一双眼睛仍狠狠盯着郭铭,不住喘气。这时林宜璇已从惊愕中恢复过来,她也示意孟铸不要轻举妄动。

  一击得手,郭铭得意下不禁将头凑到林宜璇的耳边:“美女,咱们又见面了。”

  略微侧头看看郭铭手中的枪,林宜璇平静的道:“你很厉害啊。”

  郭铭不由苦笑一声:“是么?这些天我可好几次差点死在你们手里了。”

  林宜璇禁不住哼了一声:“你的枪哪儿来的?不会又用假的来骗我吧?”

  郭铭咧嘴一笑,忽的举枪扣下扳机。便听砰的一声,孟铸身边的树身立刻爆开一个小洞,呱呱声中林间鸟儿尽数惊起:“你看呢?”

  眼中闪过异色,林宜璇缓缓吐出口气:“算你厉害,你想怎么样?”

  郭铭唉声叹气的道:“还能怎样,拿你做人质开溜咯。”说着他举枪示意孟铸退让一旁,跟着架起林宜璇缓缓向林内退去。

  根据郭铭刚才在高处确定的方向,他挟持着林宜璇慢慢向山外走去,只要下到山下的公路上,他就有办法离开。

  然而还没在丛林里走出多远,郭铭忽感自己右方的密林一阵摇动,他心里一惊,不及多想立刻拉着林宜璇向前猛跨几步。几在同时,便见他身旁的几丛灌木豁啦一声分开,就如有辆看不见的坦克直冲过来,所有草木全部紧贴于地。跟着轰然巨响声中,对面一棵碗口粗的树木硬生生被压断。

  是庞令明!一定是刚才的枪声将他引来。心里想着,郭铭赶紧背靠大树将林宜璇架在身前。果然,从分开的灌木处,庞令明缓缓走了出来。

  见林宜璇遭到劫持,庞令明的神色极为恼怒。他闷哼一声,冷然道:“放开她!”

  暗道会听你的才怪,郭铭摇了摇头:“不,你让我走,我就放人。”

  想不到这小子竟敢跟自己讨价还价,庞令明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哪知好巧不巧,恰在此刻,从后方林间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没想到还会有人过来,庞令明愕然后顾,乘此机会郭铭突然举枪对他连扣扳机,便听砰砰几声,数颗子弹接连向庞令明射去。

  同一时间郭铭左手一晃,手中已制出一把巨大的砍刀,连连挥动间将身周的小树全部砍断。而他则借着混乱之机架着林宜璇溜之大吉。

  眼见子弹就要射中庞令明,在其要触身的刹那,所有弹头略为一顿,跟着丁零当啷全部掉在地上。而庞令明只微微掸掸衣襟,就如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般。

  看不到林宜璇,孟铸就像丢了魂般无比沮丧:“宜、宜璇不见了……”

  庞令明哼了一声,摆手阻住他:“别废话,我们又有客人来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