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9451 2005.07.15 11:34

    各自付出大半个月的生活费,两人这才心痛的走出医院。

  下午没课,在徐东卓的提议下,他们用剩下的大部分钱在校外的市场买了不少熟食,美其名曰伤后大补。至于后半个月怎么个活法,不用商量,两人一致同意去向张庆余逼债。

  “我说,疫苗是打了,你说会不会有效?”坐在狭窄的客厅那张污迹斑斑的桌子边狼吞虎咽,郭铭忽地问道。

  徐东卓正拚命和一只鸡腿上的筋争斗,闻言差点没一口喷了出去。他恨恨的看了郭铭一眼。“你还敢说,要不是你去翻那堆垃圾,我哪会被狗咬?你听说过被狗咬了会昏迷一天一夜的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真的会得狂犬病?你说,要是我们染了什么危险的病毒,国家会不会把咱俩给人道毁灭了?”郭铭舔了舔手,又去抓盘里的烤鸭。

  “我看不会被人道毁灭,大概会把我们拿去研究……用筷子啊!要我说几遍?”徐东卓终于扯下那块筋,他一掌向郭铭伸向盘子的手打去。

  啪!一击得中,并从郭铭手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但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郭铭和徐东卓同时保持伸手和拍击的动作,泥塑般不再动弹。

  好半晌,徐东卓才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食物,瞪著郭铭的手背吃力的道:“我说,你手上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此刻在郭铭的手背上,覆盖著一片半个巴掌大小、灰白色表面凹凸不平的奇怪东西,刚才徐东卓一巴掌打过去,突然之间这玩意儿就出现在郭铭手背,替他挡了这一下。两人谁也没看清它究竟是怎么出现的,似乎眨眼之间就冒了出来。

  “我、我怎么知道……妈呀!这个是什么?怎么到我手上的?”郭铭颤抖著答道,他突然激动起来,一下跳起,拚命甩动著右手,并将手凑近徐东卓。

  “拿开,别靠近我!我怎么会知道?”徐东卓像躲避瘟疫一样连忙退后。

  “你这样还算朋友吗?救、救命啊!”

  “闭嘴,你给我滚远点!”

  徐东卓在房内拚命躲避郭铭,一时间两人你追我赶,将整个客厅闹了个天翻地覆。

  正闹个不亦乐乎,忽然郭铭停下脚步,抬起右手。“怪了,不见了。”

  “咦!你把它甩到哪儿去了?”徐东卓仔细看看郭铭的右手,确信那块古怪的东西真的消失不见,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我不知道,不像甩掉的,它好像自己不见了。”郭铭不住在手背抹著。

  “你以为那玩意儿成精了啊!会自己消失?”徐东卓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同时举起手习惯性的向郭铭脑袋拍去。

  啪!郭铭突然发现,面前的徐东卓整张脸都变成了青色。他顺著徐东卓呆滞的目光向上望去,然后举起手在自己头顶摸了摸。

  “怎么会又长在头顶?”郭铭一下抱住徐东卓,眼中泪光闪烁。

  “放开我,不要传染给我。我哪知道啊!”徐东卓拚命按住郭铭往自己怀里蹭的脑袋,两人摔角一样,抱在一起在屋子里打转。

  又闹了一会儿,那块奇怪的东西再次不见。虽然暂时解除危机,但不知道这玩意儿又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郭铭乾脆拿来一面镜子,不住在自己身上照著。

  徐东卓一直看著惶惶失措的郭铭,忽然,他奇怪的侧了侧头,似乎想起什么,再摸著下巴沉吟片刻,忽地举起手给了郭铭一个耳光。

  正密切注意自己的身体的郭铭,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他一愣神,随即跳了起来。“你疯了!干什么打我?”

  “怎么会?难道我想错了?”徐东卓没有理会怒气冲冲的郭铭,自言自语道。随后,他示意郭铭坐下来听自己说:“我忽然想到一个办法测试你那是不是病,待会儿我会再打你的手一下,你别躲,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打我就能测出什么病,兄弟你不是玩儿我的吧?”郭铭不信的道。

  徐东卓示意他小心,跟著一掌打响郭铭的手臂。就在他打中的同时,郭铭手上突然再次冒出那块灰白色的奇怪东西,挡住徐东卓的巴掌。

  “又、又来了!”郭铭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跳起来大叫。

  “镇定、镇定!真是,慌什么慌?没见过大世面的家伙。”徐东卓不由分说将郭铭一把拉到自己面前坐下。“你听我说,刚才我打你的时候,你心里怎么想?”

  “什么?你让我不要躲,我又不想被你打,当然就想挡住你的手啊……”说到这儿,郭铭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睁大眼向徐东卓望去。

  “我想就是这样,这东西……是你弄出来的。”徐东卓肯定的点了点头。顿了顿,又接著道:“你想想,刚才我趁你不注意时给你一巴掌,这玩意儿就没出现,那是你根本没想到要挡我。而我在打你的头和手的时候,你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弄出这么个东西挡住我。如果我没猜错,你想它消失,它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消失不见,我们看看要用多久。”

  两人紧紧盯著郭铭手上那块东西,果然如徐东卓所说,大约过了十秒,它在两人的注视下,就像被什么抹去一般,顷刻消失不见。

  “很好,现在事情大致清楚了。”徐东卓一脸凝重的说道。

  “啊!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郭铭眼中霎时现出感动无比的模样,他满怀期待的望著徐东卓,希望从好友口中得到好消息。

  “你这个……其实是非常严重的病。”徐东卓郑重其事的对郭铭说道。

  匡啷!郭铭猛地从椅子上翻倒,突然他跳了起来,一把掐住徐东卓的脖子拚命前后摇动,看模样已经完全乱了方寸。“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啊!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急死了。”

  “住手、住手……我快断气了……”徐东卓胖乎乎的脸上被掐得青筋毕露,他张大口吐出舌头,拚命摇晃著郭铭的双手。

  “你说,这不是病,这根本不是病!”郭铭犹自歇斯底里的大声吼叫。

  “好好好,这不是病,你、你先放开我。”徐东卓无奈之下只好妥协。

  郭铭这才放开快翻了白眼的徐东卓,坐到对面,充满警戒的看著他。看来只要徐东卓再提一个“病”字,他便会将徐东卓当场扼杀。

  徐东卓也看出这一点,他摸了摸被掐得生痛的脖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郭铭,忽然说道:“兄弟啊!你知不知道齐桓公讳疾忌医,结果……”

  “哼!”郭铭没有理他,只是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

  在这声包含杀气的冷哼下,徐东卓猛地打了个寒颤,他略微尴尬的笑了笑。“刚才我打了个冷颤,好舒服。”

  “别跟我顾左右而言他,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郭铭脸上罩著一层黑气,居高临下的看著心惊胆战的徐东卓,眼中只差没露出“逼供”二字。

  徐东卓大感不妙,他抱著玩乐的心态胡说八道,哪知会让郭铭这么认真。看来今天不给郭铭一个好的回答,气急败坏的郭铭会生吞了他。

  人急智生,徐东卓忽然哈哈一笑,大力拍了一下巴掌。“兄弟,恭喜啊!这下你可捡到宝贝了,真是让我羡慕。”

  “什么?什么恭喜?”郭铭以为徐东卓还在取笑他,警戒的问道。

  “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特异功能啊!我想这一定和那只狗有关,或许那是诸如哮天犬一样的神狗,或者是从外星来的。它咬了你,使得它唾液中所含的DNA和你体内的DNA发生了奇异的化学反应,让你能自动长出那块癣……”徐东卓说到一半,注意到郭铭难看的脸色,立刻改口。

  “不是不是,是在遭到袭击的时候保护自己身体的‘铠甲’。这难道不是特异功能吗?多少玄幻小说的主角就是这样得到他们的能力,从而走上争霸天下的道路……”徐东卓满嘴胡诌,越说越是高兴,最后反而是他一个人在唱独脚戏。

  “我只问你一句,你也被狗咬了,也昏了一天一夜,你怎么没得到特异功能?”郭铭对他的话丝毫不为所动,冷冷问道。

  徐东卓一下语塞,他尴尬的挠挠脑袋。“这是因为我福大命大,没有染上病毒……救命啊!”他惊叫一声,拉开门就跑,怒火三丈的郭铭已扑了上来。

  话虽如此,郭铭终究没能对自己奇异的“能力”释怀,由于在学校,同学之间经常打闹,他生怕自己不小心露出这个怪异能力,那才麻烦。因此他乾脆以被野狗咬伤,需要一周调整心情为由,逼迫校医院那位医生签了一张病条,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躲在小屋中不敢出去见人。

  从那天起,徐东卓就不敢再提那事,过了几天,郭铭没再出现不寻常的表现,加之年轻人本就乐观,两人反而对此情况习以为常。

  这天放学回来,徐东卓刚一进门,忽然郭铭一脸兴奋的迎了上来,把他拉到自己的房间,神秘兮兮的道:“快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是什么?这些天你老憋在屋里,别是头壳坏掉了吧!”徐东卓奇怪的问道。

  看来郭铭相当兴奋,丝毫没理会徐东卓的嘲笑,他小心的拉上窗帘,将手举到徐东卓面前。“你看。”只见他话音刚落,手中突然出现那块灰白色的不明物质,在郭铭揉动手指下,那东西渐渐变成一颗灰白色的小圆球。

  “怎么样?这些天我可没闲著,一直在努力控制这东西,就在今天早上,我终于成功了。现在我想让它出现就出现,想让它消失就消失,形状也能大致控制。兄弟,你说得对,这真的是特异功能啊!哇哈哈哈……”郭铭将那颗他制出的小球抛上抛下,得意的大笑。最后一甩手,使小球消失,做得非常轻易。

  徐东卓愕然看著郭铭的表演,在郭铭期待的目光中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兄弟,不是我说,你除了身体,好像这儿也病得不轻啊!”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哼!你这不过是嫉妒罢了,我才懒得理你。特异功能啊!被狗咬了一口就有了,这比连中十把彩券头奖还要好运,说不定我真的肩负拯救地球的使命,美女、天下,我来了!”郭铭眼前浮现出漫画和小说中主角精采的冒险生活,不由激动不已,连声线也陡然提高几倍。

  徐东卓有些无奈的抓抓头,他把郭铭按到床上坐下。“不是我打击你。你这或许真的是特异功能,不过我问你,你以为这真的是福气?”

  “这个当然,至少我比普通人特殊多了。”郭铭看来还在兴奋状态。

  “那我问你,你现在还只是个普通大学生对吧?你觉得一旦这能力被别人发现,你会怎么样?是被全世界顶礼膜拜,万千美女*,还是被拉去做研究,一辈子不见天日?你有父母亲人,不是孤儿对吧?那你是可以无所顾忌的到处浪荡,还是必须顾及他们的感受?”不同于郭铭,徐东卓表现得相当冷静。

  “这东西我看最多除了拿去表演,也不能当饭吃,你一样得安心学习,靠本事挣钱。或者你可以用这能力做些不法勾当赚钱,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也做不出来吧?”徐东卓虽然也和郭铭一样,从小看了不少漫画和玄幻小说,但作为一个头脑健全的大学生,徐东卓非常清楚这不能当作现实。

  郭铭被徐东卓的话弄得出神半晌,终于渐渐由兴奋状态中恢复过来,他捧著头长叹一声。“兄弟你说得对,我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嗯!你明白就好。走吧!去吃饭。”徐东卓点了点头,走上拍拍郭铭肩膀。

  “我说东卓啊!”郭铭突然抬起头。

  “什么?”拉开门正要出去的徐东卓闻言奇怪的转过头。

  “你还是在嫉妒我吧?”

  “啊?哈哈哈哈……”徐东卓心虚的乾笑几声,连忙跑掉。

  此后几天相安无事,由于已能自由控制那种物质,郭铭也不怕露出马脚,因此继续去学校上课。但毕竟有了和普通人不同的秘密,郭铭仍非常兴奋,每天到家什么也不做,就开始用各种方法锻炼自己的“能力”,乐此不疲。

  日子似乎又恢复平静,唯一让两人有些担忧的,便是某一天在校园里散步的时候,偶遇两人的克星曾大魔头。

  这个外表乾瘦,但双目炯炯有神的老教授,见到二人只平静的说了一句:“郭铭、徐东卓,那天你们怎么没来?”

  回去后,两人连做几晚噩梦,郭铭甚至连练习都停了几天。

  对于同被狗咬,也一起昏迷了一天,但徐东卓的身体却没发生任何异常变化的事,郭铭一直非常奇怪。郭铭曾问过徐东卓,得到的回答是他运气好,没有惹上这种烦恼。不过郭铭总是怀疑的想,徐东卓真的一如往常吗?

  果然,他的怀疑没过几天就得到了验证。

  这天是周末,为了应付下个月的英语四级考试,郭铭和徐东卓准备去西南书城买一些参考资料。书城位于成都市中心繁华路段春熙路旁,也是有名的美女出没地,每一次到这附近,都是两人大饱眼福的好机会。

  下了公车,一面四下张望,两个人一面向街道斜对面的书城走去。眼尖的郭铭在这方面天生比徐东卓具有优势,凭藉良好的视力和敏感的神经,郭铭将一路上的美女尽收眼底,几乎每次都是他指给徐东卓看。

  忽然,郭铭一脸激动的拉著徐东卓,指著街边叫道:“快看,竟然有这样的美女,今天真是赚到了。”

  徐东卓顺著郭铭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春熙路口那家“龙抄手”门口的露天长椅上,正有一男一女优闲的相对而坐。自然,在他眼中,那个男的已被自动抹除,只剩那名漂亮女生。

  这个女孩绝对不出二十岁,由于坐著无法确定究竟有多高,但从那双穿著牛仔裤的修长美腿来看,不会低于一六五公分。从侧面看她的轮廓非常清秀,滑腻有如凝脂一般的白皙皮肤,即使在以美女著称的成都也显得鹤立鸡群,在水青色丝织上衣的衬托下,上身美好的曲线表露无遗。

  这个女孩不仅漂亮,难得的是具有一种现代女性少有的清丽气质,她静静的坐在那儿,满头青丝随意披散脑后,立刻让人联想到“空谷幽兰,飘逸娴静”,虽然没有刻意做什么动作,却吸引几乎所有过往行人的目光,回头率几达百分之百。而像徐东卓这么傻呆呆站在街头猛瞪她的傻小子,没有二十,也有十八。

  “乖乖不得了,我终于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让人一见难忘的美女了,简直比我的梦中情人田中丽奈还要漂亮。”徐东卓啧啧叹道,整个人就如木桩子般立在原地,再不动弹。

  比起来郭铭就要冷静多了,他虽也两眼放光,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却也没徐东卓这么夸张。他摇了徐东卓几下。“我说,没必要吧?你也不看看美女身边那个帅哥,身材样貌都比你好上十倍不只,兄弟啊!死心了吧!”

  徐东卓不屑的哼了一声。“美女一定要配帅哥的吗?说不定哪天我就得到这个美女的芳心了呢!”话是这么说,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好了好了,咱们两兄弟说不定就像华英雄那样命犯天煞孤星,这辈子注定要打光棍了,你再幻想也没有用。”郭铭笑著强拉起徐东卓继续走。

  徐东卓拿他没法儿,只好再恋恋不舍的看了那名少女一眼,认命的向对街的人行道走去。“你小子才命犯天煞孤星,我将来一定能讨个漂亮老婆。”

  “东卓,我看我们还是互相安慰彼此受伤的心灵吧!”郭铭有心刺激他,用肉麻至极的语气对徐东卓说道,并故作亲匿的将头靠到他的肩膀。

  徐东卓突然感觉从脊梁底下升起一股寒气,沿著背脊一直通到脑后,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像是甩开瘟神一样一把推开郭铭。“恶灵退散!你这个恶心的家伙,不要靠过来!”

  郭铭有心和他开玩笑,反而娇滴滴的故作扭捏状。“你这么快就不要人家了吗?亏人家还和你同居了那么久。”可惜他太过投入,忘了放低音量,这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悖德言语,几乎让半条街的行人全部听到。

  望著从四方射来各种各样怪异的眼神以及汇成一片的嗡嗡议论声,郭铭和徐东卓这才发觉不妙,两人大感尴尬,又不好解释,在众人目光的洗礼下,他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现在两个人哪还有脸待在这儿,他们一面乾笑,一边头也不回的就向对街跑去。

  “你……你小子发什么疯?这下我看咱们半个月不必来这儿了。”一边跑著,徐东卓回过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对郭铭道。

  “嘿嘿……我只想开个玩笑而已,哪知道……兄弟,小心!现在还是红灯……”郭铭正在认错,突然之间脸色大变,对狂奔不止的徐东卓惊呼道。

  徐东卓这时也反应过来,不过急于摆脱尴尬的他,此刻已到街心。而这时,一辆卡车正呼啸著飞驰而至,顷刻就到了他的身前,令他完全没时间躲闪。

  这次真的被那个混蛋害死了……这是徐东卓脑中最后一个念头。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徐东卓瞬间被卷入巨大的车轮。然而人们只顾著为即将发生的血腥场面惊叫,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在接触车轮的刹那,徐东卓的身体就像被什么吸走一般,突然之间消失不见。

  吱!卡车司机连忙煞车,强大的惯性使得车轮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印痕,产生的连带反应也令前后左右的车辆急忙煞止。一时之间,街上煞车的尖响、喇叭的轰鸣和小孩妇女的惊叫响作一片。

  “东卓!”郭铭大叫一声,排开前面的人就向街心冲了过去。

  他不顾一切的跑到煞停的卡车旁,跪倒在地就向车底望去。这时除了焦急和担忧,郭铭心中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恐惧,他甚至已经看到明天《成都商报》头版头条的大新闻:当街表露龙阳之兴,成都本地第一宗男同性恋为情自杀案。

  “东卓,你不要死啊!我下半辈子还不想身败名裂啊……”郭铭一边叫著,一边到处探望,他半个身体几乎钻入车底。

  然而没有预想中的尸横车底和鲜血飞溅,卡车下空无一人。这时逐渐有好事者围了上来,很快就有不少人发现受害者根本不在车下。

  卡车司机吓得只懂坐在座位上喃喃念叨:“妈,原谅不肖儿……小丽,我不能和你白头到老了……”问他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家伙哪儿去了?不会就这么到了异世界吧?郭铭再次确认徐东卓确实没遭车撞,他钻出来大声叫道:“东卓,你在哪儿?”

  “叫什么叫,我在这儿,还没死。”突然,从街的另一边传来徐东卓的声音。

  郭铭大喜,也顾不得追究徐东卓怎么会到了对街,他挤过围在车旁看热闹的人群,果然看到徐东卓脸色煞白的坐在对街人行道边,看著那辆卡车,不住喘著气,看来刚才吓得不轻。

  “你怎么回事?”郭铭总算松了口气,忙跑过去。

  因为此事,整条街的交通都已中断,由于位处市中心,不大工夫两边就各排了一条长长的车流,许多不明就里的司机在后面拚命按著喇叭。

  发现徐东卓完全没事,不少看热闹的人又围过来,指著他不住议论,话题集中在本该死在车轮下的他,怎么会瞬间到了对街。两人哪受得了这样的场面,徐东卓使个眼色,爬起来拉著郭铭兔子般钻入小巷,顷刻跑个没影。

  在街的另一边,露天坐著的那一男一女也望著此处。男子对那名美女道:“悦慈,你看到了吗?”这名男子浓眉大眼,颇为英武,竟然就是那晚在直升机上害得罗老大丢失那几个怪异圆球的倪牧。

  被称作悦慈的漂亮少女轻轻点了点头。“没错,虽然还很微弱,但那确实是‘能力’无疑,没想到我们会在街头亲眼看到普通人的‘觉醒’。”

  “哈!看来一座成都城还真的藏了不少有趣的东西。老头子后天就到,这事一定要报告他。你再坐一会儿,我先探探这两个同性恋的底细,最好别让罗老大的人抢了先。”倪牧说著起身,走过一片混乱的街道,向两人逃走的小巷走去。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跑得气喘吁吁的郭铭和徐东卓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

  等倪牧走后一会儿,一直呆呆想著心事的悦慈微微叹了口气,起身离开。她走的却是相反方向,几步没入春熙路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再看不见。

  接连跑过几条街,确信没有员警、记者什么的跟来,郭铭和徐东卓这才停下。很久没这么大的运动量,两人都有些吃不消,慢慢走一阵,他们乾脆到街边一处社区公园歇歇气。

  坐了一会儿,郭铭忍不住转头看著徐东卓。“刚才……”

  “不必再说。”徐东卓很乾脆的一挥手制止了他。

  “但是……”

  “我说了不必再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徐东卓仍是一脸严肃。

  “可我看到,在我和你开玩笑的时候,那个美女用非常鄙夷的眼神看著我们。”

  徐东卓一脸震惊的转过头,两人相视而坐,半天谁也没有说话。

  “啊啊啊……你这个家伙,这下我没脸再活了。我要杀了你,然后浪迹天涯!”徐东卓突然一声大叫扑了上去,扼住郭铭的脖子拚命摇晃。

  可惜郭铭几乎在瞬间制出那种物质护在脖子上,徐东卓完全奈何他不得。不过这么摇晃脑袋,仍让郭铭大感吃不消,赶紧叫道:“冷静、冷静!”

  “完了完了,这下我该怎么办?”徐东卓突然放开郭铭,抱著头叹道。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这么丧气干什么?再说,你不是还有我吗……”郭铭“劝慰”的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因徐东卓饱含杀气的双眼已直瞪过来。

  “唉,我不是说这个,现在我也有了那种奇怪的能力,该怎么办?”徐东卓一下站起,有些烦躁的来回走了几步,苦恼道。

  “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郭铭也不再说笑,认真的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记得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求生的本能仍让我非常想逃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坐在街边,逃过一劫。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事后细细想来,发现应该不是奇迹。我想,被那只哮天神犬咬了之后,我也有了奇怪的能力。”徐东卓一边沉思,一边说道。

  “不一定吧!我记得在书上说过,人有时候到了生死关头,会发挥出超人的潜力。比如吊在悬崖半个月不死啊!单手托起卡车什么的,这也许真是巧合也说不定。这样吧!你试试,看能不能再来一次。”郭铭对徐东卓道。

  “怎么试?难道还要我去滚一次车轮啊?”徐东卓瞪了他一眼。

  “这里现在没人,你试试,就像刚才那样想著到那里去,看能不能成功。”郭铭指著四、五米开外的一个公用健身器,到那里正好和刚才的距离相等。

  徐东卓小心的四下看了看,点头道:“也好,不弄清楚,我也不安心。”说著他跨个马步蹲著,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那个健身器,两手伸出食、中二指分别抵在太阳穴,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我说,这又不是天津饭的太阳拳,你干嘛用这个姿势……”郭铭没好气的道,说著他猛然一惊,不由退后两步。因为就在他说话的工夫,徐东卓已出现在那处健身器边上,脑袋还结结实实的撞了上去。

  “我的妈呀!”徐东卓突遭无妄之灾,抱著脑袋蹲了下去。

  “你怎么样?没事吧?”郭铭赶紧跑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谁这么缺德?用石头扔我的头……咦!我怎么会在这里?”徐东卓不由愣住。

  “兄弟,我想你恐怕真的和我一样了。”郭铭在他耳边小声道。

  “你确定我是‘咻’的一声就这么过来了?”徐东卓用手画了个大圈。

  “我确定你是突然消失,然后就出现在这儿,但没有‘咻’的一声。”郭铭也学著徐东卓的样子用手画了个圈圈。

  “瞬、瞬间移动!”两人默然半晌,突然一起惊声叫道。

  “嘿嘿嘿嘿……”突然,徐东卓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

  郭铭大惊,还以为他因为受不了刺激,有些精神错乱,连忙劝道:“兄弟你可要挺住啊!当初我虽然受了打击,不也一样坚持过来了吗?”

  “特异功能啊!争霸天下、美女,我来了……”哪知徐东卓抬起头,仰天叫道。不过还没得意几秒,已被郭铭从后头一脚踹了个马趴。

  “真是,还说我,你自己还不是得意忘形。醒醒吧!该回去了。”郭铭一把拉起徐东卓,两人向就近的公车站走去。

  回到住处前,两人还特地到学校打听了下周的课,这才回家,他们自然没有发现一直跟在身后,目送两人进门的倪牧。

  “大学生吗?这下真的有趣了,不知道老头子这次会怎么处理。”倪牧靠在街边一根电线杆下微微笑道,再等了一会儿才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