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6459 2005.07.16 14:50

    此后几天,徐东卓也和郭铭一样,对自己新得到的“能力”大感兴趣,每天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悄悄练习并熟悉它。

  他很快发现,自己确实具有“瞬间移动”的能力,只要他看著某一目标,心里想著过去,很快就能“瞬移”而至,但最远距离只有大概七米左右。还有一个特性,就是他无法到达视线以外的地方,比如关著的屋子,他就没法儿“瞬移”进去,而必须打开房门。

  还有一点,不知是否用这种能力很耗精神的缘故,徐东卓每天最多瞬移四次,一旦超过这个次数,他就会感到精神委靡,而且头痛欲裂,除了躺在床上休息,完全没法儿做别的事。连遭几天罪,徐东卓终于学乖,不敢再超量练习。

  郭铭也在和徐东卓的练习讨论中,对自己的“能力”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的能力属于无中生有那一型的,也就是说他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制作,或者是变化出那种来历不明的古怪物质,并且按心意改变形状。

  现在他每天吃饭用的筷子就是自己变出来的,一开始徐东卓拚命反对,害怕染上不明细菌一类的东西,不过久而久之也就默认了。

  郭铭的能力一样不能无限制的发挥,他发现,自己制作的物质,目前最大只能达到一个拳头的大小。而且刻意保持,也只能保持十五分钟左右,一天之中,他一旦过多使用这种能力,也会出现和徐东卓一样的症状。再者,这种物质的硬度也不是很高,郭铭专门做过试验,目前只相当于普通木头的硬度。

  两人由一开始的厌恶,到后来的感兴趣,几天以后,已深深的喜欢上自己无意中得到的异能。

  毕竟他们只是普通大学生,正处在爱幻想的年龄,虽能清醒的认识到一旦被外界得知这种能力存在的后果,但两人毕竟还是有了和普通人大为不同之处。而且按他们的说法,这种能力这么“酷”,教两人怎不心感得意。

  这些天在学校中,他们甚至连走路都有一些飘飘然。是啊!特异功能,这种只在漫画和小说上看到的东西,突然降临到自己头上,无论是谁,也不会感到无动于衷。

  两人从没想过这种能力究竟会对自己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们只是想当然的认为这是两人间的秘密,而且只要不用它做什么坏事,就不会出问题。

  日子渐渐过去,又过了一个星期,学校突然发生了一件让所有工商系的学生都兴奋无比的大事。

  这一天,学校突然宣布,中国最大的综合性集团企业之一的“南明集团”,准备在本校工商系学生中招收两名实习生,去集团成都分公司实习一个月。不仅有优厚的工资待遇,而且干得好的话,毕业后还能直接进南明集团工作。

  南明集团是近十年崛起的一家综合性企业,业务涉及服装、家电、汽车、日用化学等等领域,纵然在国外一些重要的国家,也有它的分公司营运。

  南明集团出现时间虽然短,但在总裁方成颐一连串让人惊叹、有如艺术一般的资本运作下迅速发展,兼并很多领域内的龙头企业,资产几乎成几何级数上升。这几年还与雄成集团、跃马实业、力天集团等老牌大企业分庭抗礼,已隐隐成为能影响中国经济的一匹黑马。

  其总裁方成颐连续两年当选年度经济风云人物,和雄成集团的总裁张熙明、跃马实业董事长金万有等人,成为所有经济系学生心中的偶像。

  对于以理工为主的大学中的工商系来说,长期以来一直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因为偏重文科的这门学科,在本校并不是很受重视,毕业后的文凭也比同类综合大学的文凭气短许多。因此现在竟然有这样的机会,能够进入一流的企业南明集团实习,对于每一名学生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尽管还有两天招聘会才开始,但从大一到大四的学生已经全部动员。设计自荐书的人挤满校外每一家电脑工作室。每日清晨,中心花园被背诵英文自我介绍的学生霸占,甚至在厕所洗手台前面,也全是练习口才的学生。

  “我说,怎么人都变成这样了啊?不就是一个实习工作嘛!”

  正沉浸在能力练习中的两人自然不会理会这事,再说他们也不觉得自己能被选上。总共才两个名额,几乎全系都参加了,郭铭和徐东卓连英语四级都没过,凭什么和别人争?

  所以在所有人都紧张万分的时刻,两人还是这么悠哉游哉,上课、吃饭、玩游戏、回家练习,生活并未因此改变。

  “什么叫‘不就是个实习工作’?干得好,毕业后可是能进‘奶宁踢环’(南明集团)啊!”正捧著英语口语练习书,读得舌头打转的张庆余吃力的道。

  “得了得了,我看你的舌头都能表演杂耍了,还是别练了,小心工作没找到,先得进趟口腔科。”徐东卓抓过张庆余的书笑道。

  “别奥(闹),你们没抗定金(上进心),别拉上火(我)啊!”张庆余舌头打结的说道,他不满的抢过练习书,走到一边继续说鸟语。

  徐东卓和郭铭无可奈何的相视一笑,只好由他。

  招聘那天,在学校的大礼堂早早布置下会场,工商系近千名学生坐得满满当当,一眼望去人头攒动。由于从没有这么大型的企业主动来学校招聘,因此校方兴奋之余,竟然命令工商系所有学生无论参不参加,都必须到场,以表示对此次招聘会的重视。其中唯一有些不满的,大概就是徐东卓和郭铭两人了。

  “我的妈呀!这么多人,招聘会得开到猴年马月啊?”郭铭望著前面海潮一般起伏不定的人头,不由咋舌道。

  “没办法,最近所有行业找工作都难。谁教咱们这个水准的工商学生,样样学,样样都不行,等咱们毕业了可该怎么办啊!”徐东卓无奈的叹道。

  郭铭正要说话,忽听前面一阵骚动,却是主持这次招聘的南明集团代表走上主席台。

  突然,徐东卓拉了拉郭铭。“喂,是那个美女。”

  郭铭定眼看去,果然,来的一男一女,正是那天在春熙路口看到的那对男女,想不到他们竟都是南明集团的人。听学校长官介绍,这两人,一个是人事部副经理,一个是人力资源部负责人,都是集团中的高层。

  人年轻,男的帅,女的漂亮,又都是大名鼎鼎的南明集团高层,两人一上主席台,立刻引来学生连声尖叫。

  经过自我介绍,大家才知道,男的名叫倪牧,而那名让所有男生看呆了眼的美女,名字非常好听,叫方悦慈。

  “原来她叫方悦慈,名字真好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此刻徐东卓已被台上的方悦慈勾去了魂,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知道她的名字有屁用?这儿有一千个人知道她叫什么。”郭铭不由提醒他道。

  “我要参加招聘。”徐东卓没有理他,而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你连个招聘书也没有,凭什么去应聘啊?还是别做白日梦了。”郭铭这才感到徐东卓有些不对头,连忙拍拍他的脸。

  就在这时,突然看见主席台上倪牧和学校长官交头接耳一番,跟著他拿起麦克风道:“感谢同学对我们这次招聘会的支持,我们事前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因此有些准备不足,还请大家原谅。为了节省时间,我决定使用目前国际上大公司最为流行的招聘方式,叫作‘MINKIE招聘法’。”

  顿了顿,倪牧继续道:“也就是请同学依座位顺序,每十个人一组上台,在一分钟内,我们将根据同学的仪容、步姿、精神状态以及回答问题的方式,最终决定聘用谁。现在请第一排的同学准备。”

  “靠!真的以为我们这些小地方的学生是白痴啊?什么狗屁‘MINKIE招聘法’,唬鬼还差不多,又不是自由市场上选牲口。”郭铭不满的说道。

  “唔……方悦慈,嘿嘿嘿……”这时的徐东卓对身外事根本充耳不闻,只是盯著台上的方悦慈,犹自犯花痴。

  “我的天啊!”郭铭呆愣半晌,不由一声长叹。

  别的不说,这个法子的确省时间,等待招聘的学生十人一组依次上台,走两步,回答一些倪牧提出的诸如对本集团有何看法、有没有信心聘上等无聊问题,然后下台,所用时间总共不到一分钟。不多一会儿,礼堂内大半学生就过场完毕,很快轮到郭铭和徐东卓他们这一排。

  郭铭本来对此毫无兴趣,然而看徐东卓这副模样,又教他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上去?考虑片刻,他终于还是不情不愿的跟著上台。

  先排队走几步,然后倪牧对一字排开的十个学生说道:“我这次的问题是,你们每个人依次对我或者悦慈说一句话,就一句。”

  十人互相看看,跟著领头的学生就说开了,内容也大都大同小异。最好笑的是张庆余那家伙,竟然用蹩脚的英语作答,憋得脸都红了,引来下方一阵笑声。

  轮到徐东卓,他由始至终都死死盯著方悦慈,眼都没眨过,还是郭铭悄悄撞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徐东卓对著方悦慈说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方悦慈小姐,能不能给我你的电话?”

  此语一出,全场静默三十秒,跟著尖叫、大笑、起哄,各种声音几乎掀翻屋顶。

  倪牧拚命忍住笑,看了看没有表情的方悦慈,说道:“下一个。”

  郭铭嗯嗯啊啊半晌,这才说道:“方悦慈小姐,我的朋友虽然有些失礼,不过他并没有恶意,可能的话,你能不能给他你的电话?”

  他的话再次掀起一阵滔天巨浪,坐在一旁的几个学校长官脸都快绿了。好容易等下面学生的情绪平复下来,走场才得以继续进行。

  半小时后,全部学生都过了一遍,跟著立刻公布结果。哪知被选中的两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竟然就是徐东卓和郭铭!

  望著从四方射来又嫉又妒的目光,两人一时茫然失措。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对此倪牧的解释是,徐东卓的行为体现了他大胆上进的无畏精神和不受他人干扰的独立性,正是追求创新上进的南明集团需要的。而郭铭的话则很好的体现了团队精神,显示出当伙伴有困难时,他能勇敢的分担解决。

  本来还迷惑不解的学校长官和学生一听这个解释,立刻由迷惑变为恍然,一副不愧是大集团主管的表情。只有郭铭有些无奈的苦笑著对徐东卓道:“我说,咱们的话真的有那么多伟大意义吗?我怎么不知道。”

  “嘿嘿……我才不管,我现在离悦慈又进了一步。”徐东卓全不在意,只是坐在那儿自言自语的傻笑。

  突然间,郭铭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这次去南明集团实习,恐怕不会一帆风顺。

  给两人一天的准备时间,收拾好一些必要的行装,两个人在全校包含各种情绪的目光护送下,上了南明集团的车。

  出乎意料,这次实习竟然安排在南明集团位于上海的总部,因此两人需要住在那儿。比预想还要好的机会,几乎令落选的学长学弟恨不能将两个好运的家伙杀死。

  这次前往上海,由倪牧与方悦慈全程陪同,虽然机会难得,不过徐东卓并没好好利用。相反的,伊人近在眼前,他竟然拘谨起来,在从成都飞往上海的班机上连正眼也不敢看她一眼,还在空姐惊讶的目光下一路上从头吃到尾,弄得郭铭大骂他没出息。

  位于长江出海口的上海,作为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从旧社会起就上演过无数悲欢离合的传奇。对于从未出过四川的徐东卓和郭铭而言,这个世界闻名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出了浦东国际机场,一路沿高速公路向上海市中心而去,行驶大约三十公里左右,便来到著名的虹口区。

  南明集团的总部南明大厦就位于吴淞路与余杭路交界的地方。这是一座足有六十层楼高的摩天大楼,明亮的玻璃外墙使得整幢建筑有如一块巨大的水晶高高矗立,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如此豪华的大楼,充分显示出南明集团强大的经济实力。

  虽然著名的外滩、东方明珠电视塔以及国际会展中心等景点近在咫尺,然而郭铭和徐东卓好几次表示希望去见识见识都被委婉拒绝。

  在总部下车,迎面是一片广达千平米方的草坪,修剪得极好的绿地为周围冰冷的钢筋丛林带来一抹秀色。草坪正中,一块十米长,足有四米来高的巨大花岗岩上,分别用中、英文雕刻著金色的“南明集团”四个大字,霸气十足。

  草坪左侧,大楼前的停车场就像万车博览会,数百辆各国名牌汽车在阳光下骄傲的展示著自己的风姿。三条贯穿草坪的圆石小径通向南明大厦雄伟的楼底大厅,在楼前,一个巨大的喷水池不断变幻著复杂的造型。无数西装革履,身著名牌套装的男男女女,带著骄傲而又矜持的表情匆匆来往。

  哪里见识过这种阵仗,郭铭和徐东卓一下车就看呆了眼。两人站在停车场边,乡巴佬般四下张望,鼻端充盈著擦身而过的美女散发出的高级香水气息。

  “走吧!老头子早就等著你们了。”倪牧笑著拍拍两人肩膀。

  跟著倪牧,两人脸上不由现出疑惑的神情。老头子,那又是谁?

  而在亲眼目睹南明集团惊人的财力以后,两个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像这样实力雄厚的顶级大企业,千里迢迢跑到成都一个理工学校招收两名在校学生前来总部实习,这件事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极不合理。

  这时一行四人已经进入南明大厦那足以媲美维也纳歌剧院的大堂。打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映射著从侧面巨大玻璃天窗中透入的阳光,将整个宽广的大厅笼罩在柔和的自然光线中。大厅一侧,由真皮沙发组成的休息区,优闲的坐著不少男女,保养得极好的植物散发出绿油油的光泽。

  大厅中人来人往,但非常安静,所有人都轻声细语。在大厅西侧的总服务台,衣著入时的漂亮小姐忙碌的为来客服务。提著公事包,抱著档案夹的职员来去匆匆,给人一种忙碌而又井然有序的良好印象。

  一边走一边低声讨论,但两人想破脑袋也弄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管他,他们总不至于把我们卖了吧!反正对方管吃管住还包来回机票,咱们就当作来上海免费旅游一趟。”最后商量未果,徐东卓小声对郭铭道。

  “你说,会不会和咱们的那个有关?”郭铭小心看了看不紧不慢跟在两人身后走著的方悦慈,小声对徐东卓道。

  “不会吧!这事我们可从没对人说过。”徐东卓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

  “但你记得那天在春熙路,他们正好在场。”郭铭提醒他道。

  “什么!”郭铭这么一说,徐东卓这才猛地想起,不由失声叫道。

  他的吼叫立刻打破此地静谧的氛围,加之两人还穿著出来时那身普通休闲服,在这样的地方自然显得极为寒碜,一时间吸引所有目光。这两个毛头小子居然敢在南明大厦大呼小叫,四面八方射来的视线中饱含鄙视之意,首当其冲感受真切的两人不由尴尬万分。

  “你叫什么叫啊!这下怎么办?”郭铭大急,对徐东卓抱怨道。

  “我哪知道会引来这么大反应啊!快走。”徐东卓尴尬的向四周笑笑,一瞥眼看见倪牧正站在电梯口向两人招手,连忙拉上郭铭跑了过去。

  “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一会儿就知道他们究竟想做什么了。”徐东卓对郭铭使个眼色,示意他不必太在意。

  这边的两部电梯根本没人使用,与另一侧几部人来人往的电梯隔得极远,很是扎眼,边上还有几个黑衣墨镜,一身极道打扮的彪形大汉守著。听说一些大公司里有高层管理人员专用的电梯,看来这两部就是了。

  似是认得倪牧,其中一个大汉对他点点头,让开身子放行,方悦慈还是不紧不慢的走在后面,最后一个进入电梯。

  关上门,倪牧将拇指按在楼层显示器边一个毫不显眼的玻璃片上,片刻工夫,那片玻璃发出一道绿色的光。

  “身分验证,倪牧,编码2314,请将我们送往五十四层,我们要见方老。”倪牧忽然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站在边上的郭铭和徐东卓愣了一下,脑中立刻浮现以前看过的“007”电影里那些把戏,两人心里同时道:不会这么巧吧!

  “我说,你们准备把我们带到哪儿去啊?”郭铭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厦五十层以上,普通员工严禁入内,保安非常严密,你们一会儿一定不要擅自走动。放心,我们绝无恶意。”一直没有说话的方悦慈淡淡道。

  她的话就像有极大的魔力,徐东卓立刻乖乖住口,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郭铭在一旁欣赏著方悦慈极富美感的侧面曲线,暗道这样的美女,也难怪会让徐东卓这么失态,不过他自然不能跟著犯迷糊,还是保持警戒为妙。

  就在这时,电梯微不可察的震动一下,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倪牧率先走出,示意两人跟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