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7046 2005.11.22 21:57

    就在徐东卓为自己的小命苦苦挣扎时,位于安徽省安庆市外的公路上,郭铭正坐在一辆客车的最后一排闭目养神。

  与徐东卓的感觉一样,自从济南逃出以后,为躲避庞令明一伙的追杀,他沿路躲躲藏藏,吃尽苦头。进入安徽境内后大感吃不消,这才冒险在安庆买了张长途车票,准备顺公路去往江西。

  公路沿线全是高山,苍翠的密林一望无际,客车在弯来绕去的盘山公路间缓缓行驶。在嗡嗡的轰鸣声中,所有乘客都昏昏欲睡。

  客车正开见,忽的只听前面高崖上一阵乱响,跟着几棵数人合抱的巨木轰隆滚下,横七竖八的堆在路中央,将公路完全阻断。让人吃惊的是,这些树的根部犹自带着湿土,似乎是被什么刚从地里拔出来。

  司机一惊,赶紧将车急刹,不及提防的满车乘客立刻滚作一团,不少人当即大骂起来。郭铭也从昏睡状态惊醒,他探出车窗一看,立刻大叫不好。

  能做出这种事的是谁,他自然心知肚明,没想到自己小心逃了这么些天,仍被追上。以为遇上了山崩,司机小心翼翼的下车走了过去。

  这时就听半空一声暴喝,一团黑影倏的飞跃而下,落地时轰的一声,威势毫不比刚才树木坠落弱。来人牛高马大,壮得惊人,不是孟铸是谁?

  司机吓了一跳,退后两步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什么人?”

  孟铸没有理会他,只直起身子将铜铃巨眼直望向客车。一见他凶神恶煞的模样,众乘客立时炸了窝:妈呀,难道遇上了拦路抢劫的梁山好汉不成?

  就在这时,从车前车后又转出几个人,正是庞令明一众。走到孟铸身边,庞令明遥遥喝道:“小子,快出来,莫非你想连累全车的人不成?”

  郭铭暗叹一口气,在车上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从车窗翻出。见他下车,司机奇怪道:“你下来做什么?我已经报了警,你快回车上呆着。”

  郭铭歉然一笑:“他们要找的是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只抱歉连累大家了。”说着他慢慢走了过去。

  看看堵路的几棵大树,郭铭皱眉道:“庞先生还真是大手笔。”

  庞令明毫不在意的笑笑:“若是对付你,倒也不为过。如何,这次是你乖乖交出来,还是让我自己来取?”他肯这么说,足见对郭铭的重视。

  暗道若在这儿动手,恐怕会连累满车无辜的乘客,郭铭哼了一声:“庞先生这么想要的话,不如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慢慢商量。”

  说着也不容对方回答,郭铭转身几步冲到路旁一跃而起,同时伸手弹出一股长束缠住上方一棵树的横枝,已灵活的向山上爬去。

  “追!”庞令明怒哼一声,施出异能,整个人便如身处太空般飘了起来,跟着快速向山上飞去。孙白立刻紧跟而上,他灵活的在树木间左攀右越,极是灵活。孟铸则一把抱起林宜璇和卫小琅放在自己肩头,攀爬上山。

  几人各呈奇能,顷刻间就在山林间没了影儿。满车乘客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全是不能置信的表情,今天莫非见了鬼不成?

  没过多久,只听一阵马达轰鸣声,一辆越野车飞速驶来。在客车边停下,越野车上跳下三人,快步向此处走来。

  其中一个病恹恹的男子看看阻路的大树,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到现在司机脸上还是一副没回过神来的表情,他闻言惊醒过来,赶紧道:“我也不知道,今天真是开了眼了,一群人从我车上拦下个年轻人,莫名其妙的说了些听不懂的话,就全往山上去了。真神了嘿,个个灵活得跟猴似的,有个人还会飞。”

  听了他的话,三人互相看看,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光头男子拿出一张图纸递到司机面前:“请你看看,是不是其中一个人?”

  纸上印的正是郭铭三人的头像,司机毫不犹豫的指着郭铭道:“就是他。”

  那光头男子面露喜色,立即问道:“那他们往哪边跑了?”

  司机指指右方:“就是那儿。你们问这个做什么?咦……”

  却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见三人扔下越野车飞跑至崖边,两跳三纵攀上山壁,转眼就消失在茂密的林间。眨巴眨巴眼睛,司机转头与满车探头出来的乘客面面相觑,今儿个,不是真的见鬼了吧?

  **

  在林间飞掠,渐渐郭铭开始掌握利用物质所制的长束快速移动的技巧。他两手交替并用,每甩出一股长束缠住前方树枝,随即便利用钟摆原理荡向前方,同时可以靠身体摆动控制方向,或是拉长或收紧长束来控制高度。

  类似情况倒真的和电影中的蜘蛛侠差不多,经过初时的摸索后,郭铭已能毫不费力的使用长束在地形复杂的林间无碍移动,且越来越是纯熟。唯一的缺点是在用物质制造绳索方面还有些欠缺,因此长束在柔韧以及灵活度方面均不如人意,也无法拉得过长,倒和“吊威亚”的钢筋有些相似。

  不过他移动虽快,庞令明等仍能紧追不掉。除开庞令明利用重力快速飞行不说,孙白应该有着相当的轻身术功底,在林间攀越快行毫不费力。孟铸更是厉害,虽然背了两个人,但他步伐奇大,加之耐力极好,也能紧紧跟上众人。

  渐行渐高,郭铭知道无法甩开对方,便打消乘机溜掉的念头。且这么不断制造长束,对他自身也是不小的负担。看来今天又难免一战了。

  划过林间长长一段距离,郭铭忽觉眼前一空,人已荡出密林,来到一片开阔的空地上。这是位于山巅的一块开阔平坡,长宽数百米见方,尽头则是一片危崖,从爬上山的时间来看,大概有数百米上下。

  知道跑到这儿就无法再躲了,郭铭深吸口气,坦然转身。跟着只听唰唰几声,庞令明等人随即也从密林中跃出,呈钳形将他半围。

  略一打量四周地势,庞令明哈哈笑道:“不错,你倒挺会选地方。”

  **

  郭铭没有答他,如今他根本再没地方可逃,要和几人硬斗,也不太现实,情势可说相当不妙。

  正要带众人拥上,忽听孙白道:“老大,这小子请交给我对付。”

  庞令明微微一愕,随即明白孙白心高气傲,前次济南时在郭铭手下吃了暗亏,一直怀恨在心,此刻自是想要讨还了。

  暗付反正郭铭也逃不了,且若将他逼得太急,反可能损及球体。庞令明随即点点头:“那好,就由你去。”

  微一低头,孙白缓步走出,径直来到郭铭身前,毫无防备的垂手而立。虽然对付一个总好过对付一群,但郭铭却丝毫不敢大意。他知道孙白这么有自信,必定是有所凭持,且上次相斗时,就发觉他的异能大有古怪。

  两人面对面而立,一时谁也没有动作。缓缓拉开一个架势聚起异能,郭铭将警觉提到最高,忽见孙白冲他邪邪一笑,竟将一只手置于背后,另一只手则向他招了招,显然是让郭铭先动手。

  尽管是不易冲动的人,郭铭也不禁心中有气,暗道你既有恃无恐,我就让你追悔莫及。陡然大喝一声,他一步跨前直冲孙白身前,异能全面迫发,但听噗唰唰一连串声响,自郭铭身周数十股尖锐的灰白利刺标出直取对方。

  见郭铭一击之威至此,庞令明也不由为他强绝的异能微微挑起眉毛。不过他脸上并没丝毫担心之色,显然对孙白有着绝对的信心。

  果然,面对郭铭雷霆万钧的一击,孙白仍一副轻松模样,丝毫没有招架退让的意思。顷刻间利刺尽数扎上他的身体,分缠交错见几乎遮掩他大半个身子。

  一击得手,郭铭却没有丝毫得意之色,离孙白最近的他,几乎立刻就发觉,自己的攻击完全没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从刺端传回的感觉,就好像刺中一层玻璃似的,又硬又滑,所有的利刺均被错开一旁。

  从层叠的刺丛中探出头,孙白冷然一笑:“你就这么点本事吗?”说着一脚倏出,狠狠踹在郭铭小腹,将他踢出数米开外。

  落地后一个翻滚便即爬起,郭铭捂着小腹盯着缓缓向自己走来的孙白,心中震惊无比。方才一击自己可说全力出手,居然连对方衣角都没划破半点,这个孙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似是看出郭铭的疑问,孙白边走边淡淡道:“别白费力气了,就算你的异能再强,对我也不起作用。我体外天生便有一层护壁,可以自动隔绝任何针对我的攻击,别说你那点把戏,就算反坦克火箭弹,也伤不到我分毫。”

  说着他突的急速突前,左脚尖在地上微微一点便弹身而起,右脚由下而上直取郭铭下颌。郭铭左手横架,臂上凝起一团物质将这脚挡下,但随之而来的冲击却差点让他后仰栽倒。

  暗惊孙白好强的腿力,郭铭立刻右脚后支稳住身形,跟着立起原地一转移至孙白左侧,右手微晃制出一根顶端粗大的短棍便向其太阳穴打去。

  孙白不闪不避,反转身一记勾拳直捣郭铭脸颊。暗道我就不信真的伤不了你,郭铭手上加力,短棍狠狠打上孙白脑袋。

  然而本足以让普通人昏厥的一击,却如同给孙白挠痒般,他甚至连头都没偏一下。郭铭大惊,紧跟着左颊一阵剧痛,已挨了孙白重重一拳。

  郭铭可没孙白这么经打,霎时间他只感天旋地转,整个人不由自主在原地划了半圈。随后小腹再挨一脚,蜷曲着身子腾空而起,摔至后方蹲在地上不住咳嗽。

  看着郭铭痛苦的模样,孙白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偏偏脑袋,他迈着轻松的步子再次向郭铭走去。闷哼两声,郭铭勉力站起不住后退,但说什么也不敢再轻易和孙白做近身肉搏了。

  此处不比平地,郭铭自不能无限制的避让下去,不过片刻他就退到平坡后部,再往后就是悬崖。若不再想办法,他剩下的路恐怕就只有跳崖或受擒了。

  就在此刻,郭铭脑中灵光一现,如果硬来不起作用,何不试试软的?想及此点,他左掌微一虚抓,已凝出一条长束,随即照准孙白的脚踝抽去。

  孙白占尽上风,正在想着怎么好好教训郭铭,哪知眼前一花,但觉一条灰影向自己直卷过来。他对自己的异能颇有自信,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哪知下一步还没跨出,便觉右脚不由自主往前一倾,整个人已栽倒在地。

  郭铭也没想到会一击奏效,略为一愣,他赶紧不断加强异能,数股长束接连不断的向孙白缠了过去。没想到郭铭还能耍这种手段,孙白又惊又怒,连忙双手撑地高高翻起,可惜他忘了自己的脚还被缠着,被郭铭看准机会猛的一收,失去平衡下他再次重重摔倒。

  “你……”孙白扬起沾满泥土的脸对郭铭怒目而视。

  “我什么我?”郭铭撇撇嘴,抓着长束一旋一抽,孙白在长束的搅动下竟原地腾空半周,又摔了个嘴啃泥。

  见郭铭竟能让孙白狼狈至此,一旁观战的庞令明不由暗暗点头:“好小子,果然有些门道。”

  这时郭铭尝到甜头,手中遛弯似的不住挥动长束,孙白每次站起的努力均以千奇百怪的摔姿结束。不过正所谓乐极生悲,郭铭正摆弄得爽快,突觉手中一轻,错失力道下差点栽倒。他定睛一看,不由大是叫苦。

  只见孙白半蹲于地,手中不知何时已捏着一柄精光闪耀的丛林匕首,缚住他脚踝的长束早被割断。暗骂自己大意,郭铭干笑着摆手道:“喂喂喂,突然使用这么危险的武器,似乎不太好吧。”

  被连连耍弄,孙白怒不可恕,他狠狠瞪着郭铭,咬牙切齿的道:“那你手上拿的又是什么!?”

  郭铭尴尬一笑,赶紧丢下剩下的一截长束:“啊,你说这个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塞到我手上的……”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孙白突的发出一声狂叫,抓着匕首猛扑而上。

  暗道这下可玩大了,郭铭可不敢和狂怒下的这个刀枪不入的家伙正面硬捍,几乎想也不想他转身就跑。孙白不由怒道:“妈的,有种给我站住!”

  会听你的才怪,郭铭不仅不停,反跑得越发的快。很快来到悬崖边。前方无路,郭铭自然而然就放缓脚步,两人距离随即拉近不少。

  “狡猾的家伙,去死…咦?”孙白怒喝一声就要给郭铭来个透心凉,哪知忽觉脚下一紧,不知何时竟再被一股长束缠个结实。

  看着转身望过来的郭铭贱贱的笑容,孙白心叫一声糟糕。果然,脚下即刻涌来一股大力,他只感身体一轻,已向悬崖下飞去。

  “天生护壁是吗?我倒要看看几百米高还能不能护得了你!”

  原来就在郭铭激怒孙白时,他已随机应变拟好下一步对策。借着逃跑的掩护,他悄悄凝起长束插入泥土,当孙白踏上去时,便如陷阱般立刻冒出将他脚踝缠住。

  只见孙白的身体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很快消失在崖后。见此情景,林宜璇仍不主惊呼一声:“孙白!”正要上前看个究竟,却被庞令明伸手拦住。

  “放心,孙白没这么容易就死。”庞令明自信的道。

  郭铭正要转身,突见一条长束自崖下飞起猛的缠住一块突起的尖石。对自己造出来的东西他自是再熟悉不过,然而,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似是为了解答他的疑问,便听悬崖下一阵踏踩石头的响声,跟着长束晃动,孙白已拉着另一端以惊人的高速斜冲而上,于半空一翻落回平坡。

  “……,骗、骗人的吧?”看着这时本该坠下山崖的孙白奇迹般出现在自己面前,郭铭半天没回过神来。

  扔开手里抓着的长束,孙白平缓缓转过身,奇怪的是,再被郭铭摆了一道,他脸上反没了怒色,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平静。但这样,反更让人害怕。

  略一思索郭铭就大致明白了刚才所发生的事。被他扔下悬崖的孙白及时割断缠在脚上的长索,反用其缠住石头借力翻上平坡,救了自己一命。只看他能在坠崖的危急时刻如此冷静的展开自救,便知此人绝不是简单角色。

  孙白冲郭铭点点头,似是在赞扬他方才所为。不知为何,看着对方无喜无怒的面孔,郭铭竟生出一股寒意,下意识的就应步而退。

  突然间孙白扬手掷出匕首,将其钉在郭铭脚下,微一愣神,郭铭不由自主低头看去。乘此机会孙白猛的跨前一步来到他的身前,两手倏出抓住其衣领一个柔道的“大外割”就将他摔了出去。

  摔出郭铭的同时,孙白一脚挑起匕首应手抓过便紧跟扑上,这时郭铭才摔落在地。他一翻身爬起,恰好孙白匕首刺到,郭铭赶紧两臂交叉护住整个上身。

  噗的一声匕首刺入臂上物质,孙白捏住匕首大力一旋将其抽出,跟着反握匕首以刀柄狠狠在郭铭下巴上一撞,又将他击退数步。

  头部接连受到几次重击,郭铭只感整个人昏昏沉沉,踉跄数步才重又站定。这时的他,连站稳都感勉强,更别说击中精神制造物质对敌了。睁大迷朦的眼睛,郭铭还没找到孙白在哪儿,脸颊又挨一脚,身体一旋再次栽倒。

  挣扎几下都无法爬起,郭铭脑中就如要爆炸似的阵阵发胀。他很清楚自己不行了,干脆一摊手躺倒在地,心道要怎么样都随你们好了。

  其实无论是格斗技巧还是经验,郭铭都远逊孙白,加之对方的异能恰好不惧郭铭的具化实体攻击,两人间的战斗一开始就注定会一边倒。如果说韩锐的锁定能力是徐东卓异能的克星的话,那么像孙白孟铸这种刀枪不如的超能力,就正是郭铭“精神实体化”能力的克星。

  他之所以能撑到现在,全靠灵活的随机应变以及出其不意的变招,但这些毕竟还是无法完全弥补实力间的差异,因此他被击倒,也是必然的结果。

  孙白猛力一脚踢在郭铭腰间,将他踢得在半空打了个滚,倒在地上卷缩起整个身体不住颤抖。满意的看看郭铭狼狈的模样,孙白将匕首在指尖缓缓旋动着走了上去,抓着郭铭的头发将他脑袋提起,随即将匕首架在他的气管上。

  正要动手结果郭铭,忽听庞令明喝了一声:“等等。”

  孙白毫不犹豫的放下匕首,一把抓住郭铭衣服后领将他提起面对庞令明,等待老大说话。看到郭铭鼻青脸肿的模样,林宜璇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

  “将他弄醒,我有话说。”庞令明对孙白吩咐道。

  孙白点点头,伸掌毫不客气的给了郭铭几个耳光,立将他打得鼻血长流:“臭小子,清醒点,我们老大有话跟你说。”

  迷迷糊糊的抬起头,郭铭望着庞令明,只听他道:“我很欣赏你,你可能没发觉,其实你有非常好的潜质,本身异能也极厉害。可惜遇上方老头那个不惜才的,看看,把你弄成什么模样。”

  郭铭大致已猜到他要说什么了,他苦笑一下,随即因脸上剧痛而皱起眉头:“你让手下把我打成这样,不会就为了说这些吧?”

  果然,庞令明沉声道:“好,那我也不多说废话。加入我,我就饶你一命,不仅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还能将你训练成第一流的超能力者。”

  说着他以热切的目光看着郭铭,任谁都能读出庞令明心中的渴望,他要招纳郭铭的念头绝对非常认真。不仅是他,和郭铭数次交手的卫小琅也露出惺惺相惜的表情。而林宜璇虽没说话,但她看着郭铭的目光中,似乎也隐有一丝期待。

  郭铭很清楚,若点下头,他就会没事,若然摇头,则肯定会丢掉小命。说起来当初加入方老的组织,只是为了和东卓体验一下另类的人生,又何曾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并非那种天生归属感很强的人,对组织也谈不上什么必死的忠心,在目前的情势下若叛投庞令明,恐怕任谁也无法说他什么。

  仔细想想,若接受庞令明的提议,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林宜璇在一起了吧?郭铭这么告诉自己,但是…自己心里又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反感呢?

  一瞬间,倪牧、方悦慈、黄震、陆文……他的脑中划过所有组织内同伴的面孔。不得不承认,虽吃了不少苦头,但这段时间却是有生以来最为快乐的日子。

  最后出现的,则是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徐东卓。我若答应,这小子肯定不会原谅自己吧?想到这儿,郭铭心中已打定主意。

  “哼…”微微哼了一声,郭铭淡然道:“很遗憾,若要改投别的组织,我在香港就已答应罗烈然。所以…我拒绝!”

  一听此言,林宜璇立刻花容失色。

  “是么?”轻轻吐出口气,庞令明平静的道:“杀了他,把东西拿回来。”

  孙白脸上再次泛起那种令人心悸的邪气笑容,让人相信他下手时绝不会有丝毫犹豫,甚至还会将之当作一种享受。将匕首尖端抵在郭铭颈侧,他正要挑断郭铭的颈动脉,忽见密林中哗啦几声响,已走出三人。

  “不好意思,打搅一下。”当先一名病恹恹的男子微微一笑。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