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613 2005.09.10 20:17

    三人悄悄跟上林宜璇等人,待对方上车以后,徐东卓立刻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对司机道:“快跟上前面那辆车。”

  司机压下计价器,正要问三人去哪儿,闻言奇怪道:“什么?”

  徐东卓没好气的重复了一遍:“跟上前面那辆车啊!”

  不料司机却突然兴奋起来,他转过头冲三人别有深意的眨眨眼睛:“干这行十多年,我终于等到这天了,包管交给我就是。你们是侦探还是警察?前面那帮人犯了什么案子……”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已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虽然有些不耐,但徐东卓还是嗯嗯啊啊的和他敷衍着,不过这司机人虽罗嗦,技术却不赖,不紧不慢的坠在林宜璇的车后,看来是在警匪片里很学过些把戏。三人随他穿了半个北京城,来到北四环附近的一座私家别墅外。

  这时天已黑了下来,华灯初上,到处灯火点点。街上车来车往,亮起的车灯往来间划过道道光轨,很有种繁华都市的味道。

  看着林宜璇等人进入别墅,三人也跟着下车,打发走执意要为他们把风的司机,三人走到对街一个阴暗的角落商量起来。

  郭铭问徐东卓道:“你想把他们手上的东西抢出来交换倪牧和悦慈?”

  徐东卓点点头道:“对,罗烈然是因为那东西遗失,所以才叫咱们来偷舍利。但盗窃文物风险实在太大,幸好老天眷顾咱们,让林小妞儿自动送上门来。”

  郭铭犹豫道:“我也同意这么做,但罗烈然会答应吗?”

  陆文哼了一声:“管他那么多,先把东西抢出来再说,迟则生变。”

  徐东卓同意道:“陆文说得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郭铭不由提醒他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能确定东西就在别墅里?”

  这句话让徐东卓一愣,他愕然半晌,不由捧头道:“天啊,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到,看来得先确定下东西是否在里面,才好下手。”

  说话间他突然注意到陆文和郭铭同时盯着他,不禁大奇:“看我干嘛?”

  “废话,你去啊!”郭铭和陆文不约而同将他一推。

  谁叫这主意是他出的呢,徐东卓没法,只好喃喃念了句“交友不慎”。三人遂穿过大街绕到别墅一侧,小心的翻入墙内。

  **

  这是一栋很典型的中小型别墅,位于中心的三层楼房旁是一个车库,四周则是修建精致的草坪,几丛矮小的灌木在黑暗中隆起一堆黑影。

  在沉沉夜色下,别墅内的灯光照亮周围一片,其余部分则笼罩在黑暗中。轻轻跳落墙后的草坪里,着两人在原地等候,徐东卓向前摸索一截,来到光亮边缘伏下,思付对策。

  虽答应进来窥探,但他其实一点主意也没有,毕竟里面都不是普通人,如果一个不小心,要抢的东西没得到,还可能把自己也给陷进去。

  仰头望着前面耸立的别墅,徐东卓思考片刻,心中一动,已有了主意。他很快爬起身向别墅后面绕了过去,果然,因夏季炎热的关系,别墅后各层的窗户均大开着,乳白色的窗帘在徐徐夜风下轻轻飘荡。

  静等一阵,徐东卓深吸口气,一个瞬移人已出现在三楼,一把攀住窗框,他干脆利落的翻入房中。窗后是一间厕所,果如徐东卓所料,空无一人。略微定了下心神,他走到门边侧耳倾听一阵,将门打开。

  门外是条过道,他所在的厕所位于尽头,往前五十米左右则是向下的楼梯,过道两边各有三个房间,所有房门紧闭,静悄悄没有声息。

  小心的探望一会儿,徐东卓为怕脚步声引人注意,干脆脱下鞋子将鞋带系在一起,挂在脖子上,人则光脚走出。蹑手蹑脚的穿过过道,他来到楼梯旁。

  这时,只听下面一阵话语传上。徐东卓不敢大意,立刻侧身贴近墙壁,将脑袋从阶梯间的缝隙微微伸出,向下看去。

  楼下是个颇为宽敞的地方,几组长长的真皮沙发围绕着一张长桌,占去很大一部分空间,背面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户。在另一头则是条短短的过道,过道两旁有三间房,连接一楼和二楼的楼梯则夹在过道和此处之间。

  让徐东卓高兴的是,他的猜测果然没错,被林宜璇等人抢去的小球果然在这儿。它被放置在长桌上一台像个微波炉似的的古怪仪器里,被仪器中伸出的几根探针模样的细金属丝轻轻夹着,几股红光在其上来回扫描,一旁放着几台笔记本电脑,两个身穿白褂的中年男子正在边上忙碌着。

  看到仪器中的小球,徐东卓一时只觉很是眼熟,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不过现在身在敌侧,也不容他多想,于是他打起精神继续观望。

  在长桌周围,坐着一男两女,其中一个正是林宜璇。她正和那名男子在下国际象棋。这男子徐东卓还是第一次看见,此人五官端正,可说相当英俊,体型也修长匀称,称其为美男子毫不为过。但因长着副书卷气很浓的面孔,一时反难以确定他的年龄。

  不过徐东卓注意到,不知是否习惯,尽管飞速的在棋盘上将棋子做着移动,他却一直闭着眼睛。另一个女人,则坐在旁边观看。

  这女人徐东卓曾在颐和园外见过,这时细细打量,只见她27、8岁年纪,长发披肩,长得颇为漂亮,特别是那一双杏眼,顾盼间艳光流转。她的体态丰满,凹凸有致,极为惹人遐想,人虽不如林宜璇漂亮,但风韵却犹有过之。

  一直和林宜璇形影不离的孟铸却不知在什么地方,想来应该是和卫小琅在别处。

  这时林宜璇和那男子已下完一盘,伸手将桌上残余的棋子捡入盒中,男子微笑道:“宜璇,你又输了。” 他的声音轻柔,很是好听。

  林宜璇有些着恼的的将棋盘一推:“不下了,反正也赢不了你。”说着她转过头对穿白褂的中年人道:“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

  一个中年男子为难的道:“这东西我还是第一次得见,加上这儿设备不足,连如何着手都难以确定,很难得到结果。我已经尝试过很多方法,但连它的组成成分也搞不清,更别说内部构造了,X光根本穿不透它。”

  林宜璇唔了一声表示明白,她有些焦急的道:“那边不住催咱们把东西送过去,老大已经快拖不住了,这两天你们一定要弄出结果来。”

  那体态丰满的女人说道:“他们为何非要这个玩意儿?这次去香港不仅暴露了我们的行迹,更直接和罗烈然翻脸,搞得你们差点回不来。”

  林宜璇叹了口气道:“这有什么办法,谁叫咱们目前依附对方,他们出钱,我们就得卖命。不过老大对此也很疑虑,对方又一直不肯明说,所以他才拖着一直没有交过去,就是希望先搞清楚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那名闭着眼睛的清秀男子微笑道:“可惜咱们条件有限,我看这两天是难得搞清楚了。等老大一来,就乖乖交过去吧。”

  林宜璇不禁抱怨道:“邓羽飞,我真是服了你,你好像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担心一样。也不想想,要是他们利用这古怪东西在背后捣鬼怎么办?”

  叫邓羽飞的男子毫不在意的摇摇手:“安啦安啦,女孩子总是这么忧心忡忡的话,可是会很快变老哦。”一席话说得林宜璇为之气结。

  一旁徐东卓却听得大叫侥幸,看来若非今天无意中碰上对方,很可能会就此错过。同时他也对林宜璇等人口中的“老大”“他们”等词留了心,看来对方也隶属某个异能组织,却不知林宜璇口中的老大是谁,又依附哪家集团。

  这时只听那个丰满的女子哼了一声:“也只有你才能这么无忧无虑。”

  邓羽飞哈哈一笑,漫不经心的拿起身边果盘内的水果刀:“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值得我去欣赏的事物,又何必为这种事浪费心神?真真你虽然比我看得清楚,不过反而被迷惑了眼睛啊。”

  叫韦真真的女子揶揄道:“是啊,眼前就有两个大美人,可惜你却无福得见。”

  邓羽飞也不生气,只听他慢条斯理的道:“说起无福,有的人明明能看,却将心思放到其他地方,不是更无福么?”话音未落,他突的脱手将刀掷出。

  听得邓羽飞意有所指,徐东卓便感觉不对,哪知眨眼功夫对方已向他掷出飞刀。也不见邓羽飞转头看过来,只是随手一扔,水果刀已穿过狭窄的阶梯缝隙直抵面门,无论力道角度,均准确得惊人。

  心下大惊,也顾不得去想自己究竟是怎么被发觉的,徐东卓一个瞬移消失原地,跟着轰的一声人已蹲跪楼下的长桌上。吓得一旁两名男子赶紧退后。

  看着突然出现的徐东卓,林宜璇微微一愕,随即脸现怒容:“是你!”

  徐东卓笑嘻嘻的直起身子:“美女,自从香港见到你后,我就想念得紧,这不巴巴的追到北京来了么。天可怜见,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看来徐东卓能找到这儿,令林宜璇非常吃惊,她惊疑不定的打量徐东卓一番,忽的展颜一笑:“这么说还真难得呢。你的兄弟呢?没一起来吗?”

  徐东卓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唉,要是郭铭知道你这么挂念他,肯定高兴得觉都睡不好。不过大美人,你这么说,不是明摆着伤我的心么。”

  见这小子夹七缠八的说个不休,韦真真不由问林宜璇道:“他是谁?”

  林宜璇盯着徐东卓慢悠悠道:“他叫徐东卓,是南明集团方老头的人。”

  听她这么说,韦真真向徐东卓横去一个妩媚的眼神:“童子鸡,这么巴巴的追着我们宜璇妹子做什么?来,姐姐疼你。”说着张开双手做个搂抱的动作。

  她的话让徐东卓大感尴尬,正要回嘴,突地心中没来由的掠过一阵警兆。徐东卓不敢犹豫,立刻手撑桌面一个倒翻向旁退开,几在同时自他方才立脚处,桌面出现数道细小的裂纹,跟着迅速延长至整个桌面,嗤啦一声裂开。

  便如被数把无形利刃切过,偌大一张实木长桌就此分为几块,厚重的木头砸上地面,发出声轰然巨响。看着散落地上的木块,完全想不到对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徐东卓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就在徐东卓翻身而起之时,悠闲坐于沙发内的邓羽飞缓缓起身,斜跨两步。就如有预感般,徐东卓落地之处好巧不巧,正在他身边,两人紧紧挨靠一起,面对面,眼对眼,倒像是徐东卓主动凑上去般。

  突觉眼前一花就多了个人,徐东卓此惊非同小可,他惊呼一声赶紧退靠在身旁柱子上。邓羽飞也不追赶,只对他露出个和善的微笑:“小心一点。”

  骤觉身体一紧,徐东卓这才惊觉自己似乎已被什么东西给牢牢缚住,整个人不由自主贴紧身后的柱子,身上更缓缓浮现十几道绳索绑勒的痕迹。

  韦真真慢慢走上,双手十指微收,似乎正拉扯着什么。徐东卓凝聚目力,这才隐约看到自己被十几根细若发丝的丝线缠个结结实实,这些丝线几乎透明无色,加上屋中灯光明亮,若非这时下细去看,倒真好像无形一般。

  注意到徐东卓的神色,韦真真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小子,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呆会儿你会变成几块,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想不到这女人竟有这样的异能,徐东卓不由苦笑道:“大姐,我连正常的都没享受过,你突然就要玩SM的把戏,这不是成心难为我么。”

  见徐东卓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口花花,韦真真立刻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她凑到徐东卓身边,竟伸出舌头轻轻舔着他的耳垂,同时用近乎呻吟的语气道:“小冤家,原来你喜欢这个,要不要姐姐今晚就陪你好好玩玩?”

  毕竟是个正常男性,身旁靠着具丰腴的女体,鼻中则传来阵阵幽香诱人的气息,加上耳垂被柔软的舌尖****得酥麻无比,徐东卓立刻欲火升腾。

  一边心中大叫碰上花痴,他一边辛苦的道:“喂,那咱们先说好,你可得有始有终,到时别管杀不管理。”

  似是早已习惯韦真真的作风,邓羽飞苦笑着摇了摇头。林宜璇则羞得面红耳赤,她跺足嗔道:“真真姐,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这时被楼上的动静吸引,卫小琅带着孟铸也跑了上来,刚到楼梯口一见徐东卓,他立刻勃然色变:“竟然又是你!”伸手就往怀里掏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