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670 2005.09.24 22:39

    徐东卓轻车熟路的奔跑在小巷中,他必须很快自下水道的另一头接应陆文,以顺利将舍利抢到手。他很清楚林宜璇等人也不会就这么乖乖离开,对方必定也会从附近的某处下水道进去,现在比的,就是哪边更快!

  顺利来到那处井盖边,徐东卓四顾望望确定没人跟来后,他立刻掀开井盖。心里暗道一声为了悦慈,跳粪坑也值了,跟着捂着鼻子跳了下去。

  然而他完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跃下的同时,巷内一旁的阴暗角落,矮胖的护法僧慧空以及童颜白须的护法僧慧觉转了出来。两僧略等片刻,也跟着跃下。

  大概五分钟后,从另一条路上绕过来的郭铭也来到这里,看到井口边一道交叉的划痕,他知道徐东卓已经下去了,便也跟着跃入。

  并不知道自己已被跟踪,徐东卓凭着记忆沿污臭的下水道迅速向指定地点跑去。很快他来到连通新旧排污系统的那道金属栅栏前,屏息蹲下。

  紧跟着他的两僧见徐东卓停步,随即也在他身后不远处藏下。尽管在这样污秽的环境中,但观两僧神态之自若,倒真好像身处干净的禅堂。比之徐东卓的嗤牙咧嘴,不住掩口捂鼻的模样,实在是天差地远。

  忽的,从后面传来阵轻微的脚步声,两僧同时一惊,互相看看,不约而同沿排污管轻飘飘退后一段。进入边上的岔道,两人贴上排污管顶端,就此伏下。

  这边两僧刚施展壁虎游墙功藏好,那边郭铭就来了。随着一阵乱晃的手电光束,他一刻不停的自两僧身边跑过,完全没发现对方。

  待郭铭跑过,两僧再次跳下,坠在他的身后。来到徐东卓身边,郭铭累得猛喘几下,随即一脸厌恶的捂住嘴:“妈的…臭。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还没有动静,相信陆文吧,他一定会来的!”徐东卓答道。

  两人静静的等待着,就在他们开始有些不耐烦时,忽从前面传来阵沉重的脚步声,迅速接近。很快,陆文现身了,只见他鼻青脸肿,额角一道巨大的伤口还在淌血,衣衫凌乱,竟然还有灼烧的痕迹,显然经过一番恶战。不过让两人高兴的是,他怀中赫然正抱着那口保险箱,果然还是得手了。

  见到他,两人立刻拧亮电筒,招呼他过来。看到两人,陆文也是副松了口气的表情,他吐出嘴里含着用来照路的电筒:“妈的,追过来了。”

  似是为了响应他的话,满脸怒容,有如凶神恶煞般的孟铸猫着腰自后方现身。他的模样并不比陆文好多少,就连右手指上裹着的纱布也散了开来。不过尽管长得身高体壮,但在这样的环境中反而成了累赘,他比陆文落后不少。

  陆文一旦跑到两人藏身处,关上栅栏,那便可万事无忧了。想及此点,郭铭和徐东卓高兴得只想就此高歌一曲。然而还没等两人的情绪完全展来,却见孟铸身后,祝依芸和马林跟着现身,也飞快的紧追过来。

  “啊,他们怎么会在这儿!”对这两个煞星,徐东卓现在仍心有余悸。想不到他们竟然也跟了过来,当下他就不能置信的大叫起来。

  陆文一听,没好气的叫道:“屁话,不然你以为老子怎么会被火烧。不过没他们插一脚,我还真不能这么顺利的从傻大个手上把东西抢过来。”

  “果然是你们!”一见郭徐二人,祝依芸气就不打一处来。

  猛的停步,她手指擦动,已扬手喷出股火焰。下水道中毫无遮掩,沿着排污管,猛烈的火焰直窜而来,竟在狭窄的空间中形成一阵啸叫。

  “妈的,又来了。”陆文无奈的低骂一声,将手中抱着的保险箱挡在身前。而紧追着他的孟铸也怒吼一声,转身两臂交叉护住头脸。

  两人瞬间被烈火吞噬,由于大部分都被他俩挡下,余下的火焰只冲到栅栏边,便再无以为继,不过还是将两人吓了一大跳。

  火焰褪尽,下水道中充斥着异样的燥热。不知点燃了什么,在排污管两边以及顶部,不少火苗稀稀拉拉的燃着,为这处黑暗空间增添不少光亮。

  孟铸一身铜皮铁骨确实让人惊叹,被猛烈的火焰正面冲击,他竟丝毫没事,反倒是他身上的衣衫被烧得几成碎布。陆文有保险箱挡着,也无大碍,但裸露在外的两手小臂却被灼伤不少,肌肤上泛起数个水泡。

  “妈的,这女人是疯的,快过来!”待火焰散去,徐东卓赶紧招呼陆文。

  就在这时,郭铭忽感后背汗毛齐齐倒竖,似乎有巨大的危险正飞速临近。尽管没听到任何异样的声音,但本能却驱使他猛的转身,两手在身前凝起一团物质。

  几在他回身的同时,便见慧空已自后面的黑暗中现身,双掌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拍而来,狠狠击中他的护身物质。一瞬间,只感自己好像被辆迎面而来的卡车撞上,郭铭护身的物质破木片般粉碎,整个人不由自主向后飞抛。

  徐东卓正卖力的叫嚷着让陆文快过来,忽听身后发出声巨响。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便觉自己被什么撞上,也身不由己的向前扑了出去。

  撞开栅栏,两人先后摔在污秽不堪的地面,在惯性的冲击下滚作一团。刹时间天旋地转,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趴在地上,半张脸都浸在污水里。

  “哇…呸呸呸!回去后老子绝对要退出组织,这么个整法是人都受不了啊!”爬起身吐去嘴中让他几欲作呕的污水,徐东卓气急败坏的叫道。

  郭铭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沉着的道:“那也得咱们能平安离开才行。”

  徐东卓心中一惊,回头这才看到慧空和慧觉正缓缓自他们刚才藏身的栅栏后走出,不知何时,他们竟已被包围!陆文见势不妙,也退到两人身边。

  “阿弥陀佛。”慧觉双手合十,低垂着头唱了一声:“慈通大师几次三番放过三位施主,你们为何如此冥顽不灵,再来盗走我门至宝。”

  呼了口气,郭铭正色道:“实是对不住大师,但我们确实有不得已的理由。”

  后方祝依芸一听,秀眉倒竖:“大师和他们罗嗦什么,这种人,先抓起来再慢慢讲不迟。”说着她五指依次划个半圆,已在身周圈出一股火焰。

  矮矮胖胖的慧空沉声道:“请施主立刻交出舍利,否则贫僧就不客气来。”

  知道若这两个和尚认真动起手来,三人恐怕都讨不了好去。但前路被封,后有追兵,一时间打不能打,跑又跑不了,三人大感为难。

  徐东卓心下念头急转,四处一望已有了主意,他低声对陆文和郭铭道:“看到孟铸边上的岔道了吗?要活命只能走那儿,陆文,呆会儿这么办……”

  几句话说出他的计划,徐东卓突的抬头对孟铸叫道:“喂,大个子,东西还你。”说着陆文已举起保险箱向他扔了过去。

  孟铸虽然有点呆傻,但也不至于完全无可救药,他很清楚在这样的地方,自己无法战胜场上的几帮人,因此一直站着没动。但突然间陆文却把保险箱扔给他,他脑中一时无法及时反应,下意识的就接了过来。

  “跑啊!”徐东卓见状赶紧一声大叫,三人就向孟铸身边的岔道冲去。

  他们一动,慧空慧觉以及祝依芸和马林也跟着动了起来。一时顾不得去管郭铭等人,四个人的目标不约而同直指站在中间不知所措的孟铸。

  跑过孟铸身边时,陆文低声说了句:“你的职责是拿到舍利吧?还不快跑?”

  一瞬间,林宜璇之前的叮嘱掠过孟铸脑海,对她的忠诚霎时盖过一切。孟铸猛的大叫一声,双脚跺下,并向两旁一擦。地下的污水被他划得高高扬起,分往两僧和祝依芸等扑溅过去,跟着孟铸转身也想跑入岔道中。

  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尽管溅来的污水秽臭无比,两僧却浑未当作一回事,跃起在洞壁一蹬,他们已加速身形飞扑而上。祝依芸看到孟铸想逃,便想用火焰封住岔道,哪知污水溅上她的手,钢环被打湿,却再无法擦出火星。

  马林见状赶紧越过她:“我去,你在后面掩护!”祝依芸一愣,立刻掏出手枪。

  这时两僧已扑到孟铸身后,他抱着保险箱刚转入岔道,还没跑几步。同时伸掌拍上孟铸的厚背,然而出乎两僧的意料,在他们沉厚的掌力下,孟铸竟丝毫没受伤,被掌力冲得微一趔趄,他站稳身子,便又撒腿就跑。

  这时马林也飞速跑入岔道中,他并未直接攻击孟铸,而是借着冲力就势滑倒在地,双脚伸入孟铸腿间一搅,将他掀翻。孟铸倒地同时,保险箱也飞了出去。

  两僧不敢怠慢,赶紧越过孟铸抓向保险箱,哪知还没着地,突从一旁的阴影中闪出两个人来。陆文乘慧空注意力全放在保险箱上,双手使出全力向他猛推过去,待慧空反应过来已然不及,双脚离地的他无法借力,无奈下被推了回去。

  而徐东卓则现身在慧觉身旁,他低声说了句:“大师,得罪。”右手在慧觉腰后一按,使出瞬移的把戏,便将慧觉也给送了回去。

  由于岔道内实在太暗,只能借着一旁火苗的微光视物,加上两僧注意力全放在舍利上,一个不小心竟给两人得手。陆文推开慧空,立刻俯身抱起保险箱。

  就在这时,祝依芸现身岔道口,一瞥眼见到她手里的枪,徐东卓赶紧叫道:“郭铭!”话音未落,知机的郭铭已越过两人,两手一并制出块盾牌护住他们。

  祝依芸扣动扳机,子弹将郭铭的护盾打得火星四溅,反弹的弹头在狭窄的岔道内四处迸射,反阻住两僧再次上前。待陆文抱起保险箱转身跑后,徐东卓从郭铭腰间摘下他在行动时刻意留下的烟雾弹,拉开插销扔了过去。

  随着哧哧声响,大蓬烟雾弥漫开来,双方再看不到对方。这样的地型最适合催泪瓦斯发挥作用,浓密的烟雾几乎像一堵墙般迅速填满岔道内每一寸空隙。

  待烟雾弥漫而起,郭铭将护盾放在地上,从它背后伸出根支架将其牢牢固定,和徐东卓转身就跑。那边祝依芸连连开枪,但盲目射出的子弹全部被护盾拦下,徒劳无功。她心里一急,向后微微招手,已将主道内的火苗引了过来。

  异能全面提升,她双眉间青筋爆起,一抬手掌中火苗已化为股赤红火柱射入浓烟内。这股火柱是如此密集,以至于催泪瓦斯的烟雾也给破开一个大洞,翻翻滚滚的火柱去势劲急,冲上护盾,激散的烈火顷刻将其消融冲倒。

  借着火柱撞开烟雾的刹那,众人总算看到那头情景。这时烟雾已将几人逼得不住退后,眼看浓烟控制的区域越来越大,若不追去,将再来不及。

  两僧缓缓吸了口气,屏住呼吸刹时跃入烟雾中往前冲去,跟着只听烟雾中孟铸一声怒吼,声音也刹时远去。祝依芸和马林互相看看,她迅速换个弹匣:“追!绝不能让他们跑了!”两人也一头撞入滚滚的浓烟中。

  由这条岔道一路下去,分支越来越多,三人固是慌不择路,后面追赶的人也越追越是糊涂。跑得一阵,两僧就失去三人的踪影,这时除了通往前方的主道,两旁还各有两条分岔口,不知从什么地方隐隐传来阵阵脚步声。

  慧空和慧觉毫不犹豫的分了开来,一人选定一条岔道进入。不过片刻,孟铸也追了过来,死心眼的他毫不犹豫的往前直冲,很快也消失在黑暗中。又过片晌,祝依芸和马林也来到这儿,两人却又各自选了另两条岔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分了开来,在这黑暗狭窄的迷宫中各自搜寻着自己的目标。丝毫不知追兵发生的事,抢得舍利的三人正在七弯八拐的下水道中狂奔,这里已超出他们曾查探过的范围,因此三人也只有跑到哪儿是哪儿。

  忽的,从前方的岔道口传来阵脚步声,三人大叫不好,正待回身躲避,几束手电光束已照了过来。双方打个照面,无不愕然呆愣。

  三人紧跑慢跑,不知什么时候竟撞上了林宜璇一行。只见林宜璇和卫小琅走在最前面,韦真真则稍稍坠后,邓羽飞却没见踪影。

  突然瞅见陆文手中抱着的保险箱,林宜璇勃然色变:“孟铸怎么了?”

  不知追兵什么时候会到,三人可没精神和他们纠缠,徐东卓笑嘻嘻的当前走出:“大美女,别误会,我们可没把他怎么样,这可是他自愿给咱们的。”

  卫小琅眉头大皱,正要说话,忽听身后一声“阿弥陀佛”的低吟,跟着一个人缓缓道:“我佛慈悲,总算让我们碰到舍利了。”

  跟着慧明的怒吼声传来:“无耻贼子,这下看你们往哪儿跑!”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