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5128 2005.07.16 14:55

    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郭铭突然猛的站起挡住徐东卓,同时他两手间已凝起一块灰白盾牌遮住自己半身。随着霰弹枪那特有的低闷出膛枪响,眨眼功夫,郭铭感觉从身前的盾牌上传来无数强烈的冲击,同时更从身边刮过一阵劲风,显然还有不少铅弹自他身体两侧射过。

  他再站不稳,腾身向后抛飞开去,狠狠摔向一堆被打得稀烂的木板。这时的郭铭已因完全承受霰弹枪一击而无法动弹,强烈的冲力甚至令他连思考也不能,如果就那么摔过去的话,后背肯定惨不忍睹。

  徐东卓大急,也顾不上曾遁会继续给两人第二枪,一个瞬移来至郭铭身后将其抱住,然而冲力实在太大,他又连着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刚一站定,徐东卓立刻转身蹲下将自己的后背冲向曾遁,这才仔细检查郭铭的身体。只见郭铭仍保持着两手护身的姿势,那块由他凝结而出的盾牌上千疮百孔,所幸他平时锻炼总算没白废,没有一粒铅弹打在他的身上。

  曾遁在郭铭用那块奇异的灰白色物质挡住自己一枪的时候,脸上就出现古怪的表情,等到徐东卓以瞬移接住郭铭时,他已举起枪准备将两人结果。但当他看到徐东卓不惜背冲自己也要保护郭铭的时候,这个神情有些疯癫的男子竟然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他偏偏头,又慢慢将枪放下。

  这一连串变化虽只有短短几秒,但却足以让郭徐二人自地府打好几个转了。以最快的动作查明郭铭没事,徐东卓立刻抱着他退到身边的办公桌后藏好,还犹自为曾遁没有乘机结果自己两兄弟而庆幸不已。

  “咳咳……怎么了?”郭铭痛苦的咳嗽几声,总算恢复神志。

  “太神了,竟然连霰弹也打不死你。幸好有你挡着,不然我恐怕得变成针灸用人体模型,全身都是洞。”徐东卓见郭铭能开口说话,大为高兴。

  “靠,你以为老子想啊?我又不是无敌铁金刚。刚才也不知怎么回事,我只想了一下不能让你中枪,反正这又不是我第一次去挡子弹,结果这个念头才起,我就发现自己已经站了起来,甚至连保护用的盾牌也差点来不及凝起,妈妈呀,吓死我了。”提起刚才的事郭铭就脸色发白,心有余悸。

  “妈的,要是你小子……”徐东卓心头感动,不由一把抱住郭铭肩膀,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传来的数声巨大枪响给打断。

  “柳澈鸣,当缩头乌龟可不像你啊,你知不知道刚才又错过一处好戏。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活路。”一面开枪,曾遁一面大声道。

  他这一说立刻让郭铭和徐东卓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他们知道刚才曾遁一定已看出自己身怀异能,要是再说给柳澈鸣知道的话,不定会惹出多少麻烦。

  幸好此刻柳澈鸣并没多少心情打听何谓好戏,他冷静的道:“你想要什么?”

  “哈哈,柳澈鸣聪明绝顶,会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曾遁大笑着又是几枪。

  “哼,传闻曾遁一向无法无天,看来果真如此。你可知道从我们这里抢夺会惹下什么后果吗?”虽然头顶子弹横飞,随时有性命危险,但柳澈鸣依然冷静如昔,声线颤也没颤一下。

  相比起来,每听一下枪响,自己的心脏就不争气的嚯嚯狂跳,郭徐二人不由对这个稳重的中年男子大为佩服。

  “老子管你那么多。我曾遁想要的东西,还没有拿不到手的。你是自己乖乖交出来,还是想等被我被打成马蜂窝后再搜出来?”看得出曾遁也对柳澈鸣相当忌惮,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也只是一面开枪一面小心移近其藏身处。

  “好,你有本事尽管来向我抢,但别伤及无辜的普通人。”柳澈鸣说道。

  “普通人?哈哈哈,你说谁是普通人…..咦?”曾遁似乎觉得柳澈鸣的话非常可笑,幸好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就被楼下传来的阵阵警笛声给打断,这才让又将心提到半空的郭铭和徐东卓松了口气。

  “就是现在,小高,楼下!”乘着曾遁略一分神,柳澈鸣陡然大喝道。

  话音未落,只见高影猛的从一张桌子后高高跃起向窗户扑去。曾遁的反应极为迅速,瞬间转身对着他就是一枪,高影伸手在地上一块影子上一按人已缩了进去,紧跟着地板就被打出一个大坑。

  后面柳澈鸣突然立起,手中剩下的一小团水球化为一只水箭刺向曾遁,曾遁立刻回身,哪知枪里已没了子弹,他一扣扳机见没动静,手腕一摆把枪横起,水箭堪堪刺中枪身,竟在上面留下一道凹痕。

  就在曾遁回身之时,高影已从窗台下的阴影中翻出跃向楼下,下面立刻传来一阵惊呼“你是谁?”“上面怎么了?”。曾遁残忍的一笑,扔下霰弹枪,居然从风衣下摸出两颗手雷,两根拇指灵活的一挑一弹已将保险销退了下来。

  “柳澈鸣,看来你是想选后面一条路了。”曾遁脸上浮现一层兴奋之色。

  “我的妈呀,这下死定了!”徐东卓惊叫一声,和郭铭爬起就向门口冲去。

  “小高!”柳澈鸣脸上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高声大叫道。

  就在同时,只听楼下传来剧烈的爆炸,跟着响起一阵哧哧好似喷水的声音。曾遁大为愕然,这手雷还没扔出去啊,突然他脸色大变,已明白了什么。

  “做得好!”柳澈鸣一撑桌沿弹身而起,同时喉头一声闷响,手向窗外一划。

  曾遁则立刻向柳澈鸣扔出手雷,眼看整间写字间都将被炸毁,突然毫没来由的,自破碎的玻璃窗外涌入大股水柱,像两条天外飞龙将手雷裹了起来。柳澈鸣两手遥按水柱不住向中间挤压,诺大一股水柱竟然越来越是凝练。

  手雷爆炸,一瞬间水柱中央出现无数细小气泡,光滑的水柱外表也不断鼓起一个个胀包,柳澈鸣咬牙死死稳住合拢的双手,好像在和手雷爆炸的冲击相抗。

  由于全力施展特异功能,加上背对曾遁,因此柳澈鸣并未注意到曾遁又从腰间拿出一把手枪指着他的后背。

  不好!徐东卓暗叫一声,柳澈鸣刚才那句不要伤及无辜让他对此人有了不错的印象,加上现在全靠他阻止手雷爆炸,若任由曾遁给他一枪,恐怕在场所有人都会受波及。也来不及考虑招惹曾遁会有什么后果,徐东卓一个瞬移闪了出去。

  曾遁只觉身边影子一晃,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他也不含糊,调转枪口就是一下。刚刚出现的徐东卓吓了一大跳,幸亏及时蹲下,才没遭这无妄之灾。

  他明白自己根本不是曾遁的对手,像柳澈鸣那样和他肉搏只是自寻死路,干脆在蹲下同时又一个瞬移转到其身后,然后对准曾遁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下没有踢到肉的柔软感,反而硬梆梆的把徐东卓脚底给磕了一下,谁知道踢上的又是哪种武器。不过曾遁还是因这脚而向前踉跄几步,没能继续还击。

  “混小子,好啊你!”曾遁回过头,一脸狰狞之色。

  “完了,这下真的死定了!”徐东卓一颗心立刻变得冰凉冰凉的。

  突然只听啪的一声,刹那间无数细小水珠溅了开来,就像倾盆暴雨般洒满整个写字间。原来柳澈鸣已成功化解手雷爆炸的冲击,但余下的爆炸仍将水柱炸个粉碎,带得无数水花到处飞洒,淋得所有人一头一脸。

  并不知道徐东卓救了自己,柳澈鸣迅速转身两手向上一抬,所有水珠竟就那么凝定空中。放眼望去,就好像挂了无数的珠帘,水滴反射着楼下不住闪耀的警灯光亮,极为绚丽,而身在其中的柳澈鸣更有如控水之神。

  一见柳澈鸣已掌握这么大量的水,曾遁知道目前是没办法应付他了。他当机立断举起手中的枪,只听一连串几乎不分先后的枪响,曾遁竟在数秒之内将所有子弹全射向柳澈鸣,同时人已翻过窗台跳往楼下,也不知他怎么办到的。

  柳澈鸣两眼一瞪,所有游离的水珠瞬间聚合一起,在他面前组成一堵厚厚水墙,十余颗弹头嵌在其中,无法伤到他分毫。这时楼下枪声大作,并传来曾遁疯狂的大笑,还有不少人的惊呼惨叫声,普通警察哪是这个疯子的对手?

  柳澈鸣看着也同样呆望着他的郭铭和徐东卓,犹豫了一下,沉声道:“如果以后还想好好继续生活,最好永远忘记今晚的事。”言罢也一跃跳下楼。但就在刚才一瞬间,徐东卓从他的眼里看到,柳澈鸣分明有杀死自己和郭铭的念头。

  郭铭和徐东卓追着趴到窗台向下望去,只见楼下情况可说混乱到极点。一个被炸开的消防栓向半空喷射着粗大的水柱,难怪柳澈鸣能收集到大量的水。六辆被打得千疮百孔的警车横七竖八的停在楼下,警灯有气无力的一闪一闪。

  七八名警察徒劳的对着面向大楼的方向射击,也不知是打曾遁还是柳澈鸣。五名警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还有几个则痛苦缩在地上不住呻吟,消防栓流出的水在他们周围汇成一滩滩血红的积水,不用说,这肯定是曾遁的杰作了。

  “完蛋了,怎么办?现在下楼肯定被抓,那下半辈子就准备把牢底坐穿吧。我们可没那几个怪物的本事。”郭铭一脸丧气的说道。

  徐东卓咬了咬牙,突然拉着郭铭跑向写字间尽头的办公室:“跟我来。”

  进入办公室,果然有一扇窗户,下方是吉川大厦侧面的一条小巷。徐东卓拉开窗户向外看了看,下面的巷子黑沉沉的,似乎还没有警察想到这里。

  他回过头急切的对郭铭道:“快,慢了就来不及了。”

  “快什么?”郭铭一脸莫名其妙,显然不明白徐东卓想要做什么。

  “快从这儿跳下去啊!”徐东卓露出没好气的表情,对着窗户指了指。

  “你疯了!?这里可是四楼,跳下去不死也得残废。”郭铭大吃一惊。

  “如果你想被警察叔叔请回去喝茶的话,就别跳。”徐东卓慢悠悠的道。

  郭铭犹豫了一下,他走到窗户边望望下方黑洞洞的小巷,然后痛苦的闭上眼睛,脸上一副怕怕的表情:“算了,我还是宁愿被抓进警局,反正我又没干什么。”

  “刚才我们可都已经看到了,警察有死有伤,犯人还给跑掉,估计剩下的都憋着一肚子火想找个替死鬼发泄发泄,这时候你撞上去,估计稳死不赔。让我想想,当初重庆渣子洞那些刑法怎么来着?老虎凳,灌辣椒水,拔手指甲……”徐东卓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一脸绝决准备投降的郭铭,对他细数道。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跳还不行吗?”郭铭赶紧捂住徐东卓的嘴。

  他嘀嘀咕咕的再次走到窗边探头下望,身子扭动着,显然仍没下定决心。哪知徐东卓突然在后面一掀:“干脆点。”一把就将郭铭给推了出去。

  “徐东卓,你这个王八蛋!”郭铭一声惨叫,身子急速坠下。

  徐东卓紧跟着向窗外一跃,一个瞬移消失不见,下一刻人已出现在楼下,这时郭铭才坠到2楼。他举起双手做出要接郭铭的样子,突然郭铭身边爆闪出一道道火花。

  徐东卓借着微弱的火光一看,原来郭铭手中正紧握着两把锥子样的东西紧扎墙壁,借以缓阻下坠的势头,火花就是和墙壁摩擦而发出的。

  “好家伙。”徐东卓笑了笑,退开一步让出一块空地让郭铭落下。

  哪知郭铭突然一声惊叫,整个人向外一弹飞坠而下,原来他不知在什么东西上一磕,使得本是紧贴墙壁的身体被弹了出来,这下锥子再没作用。徐东卓吓了一跳,赶紧冲上去抱住郭铭,幸亏他是从不高的地方落下,才能接稳。

  两人在漆黑的巷子里滚作一团,好半天才哼哼唧唧的爬起。他们互相看了看,因在写字间里浑身沾满水,再在这条肮脏的小巷里打滚,此刻一身污秽,像足两个乞丐。几乎在同时,郭铭和徐东卓指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人?给我出来!”突然,一道手电亮光射了进来。

  两人大惊,同时暗暗叫苦,怎么忘了警察还在旁边,居然就得意忘形起来,这下倒好,楼也白跳了,警察也给引了来。两名警察现身巷口一步步走来,因逆光的关系看不清模样,也不知拿枪没拿,两人根本不敢乱动。

  眼看就会被抓,突然两名警察同时闷哼一声栽倒在地,在他们身后出现一个人影。想不到这时还会有人救自己,郭徐二人不由大是愕然。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们?”郭铭小心的问道。

  “呵呵,还不快走,警察又要来了。”这人背对巷口,全身都笼罩在黑影中,不过听说话的声音应该非常年轻,最多也不会超过30岁。

  似乎是为了应和他的话,巷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同时有人喊道:“小张,你们那儿怎么样了?有没有可疑的人?”

  郭铭和徐东卓不敢再耽搁,两人掉转头就向巷子另一头跑去,跑了几步,徐东卓回过头,这一看不打紧,刚才那人居然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小巷子虽然黒,但还不至于到看不清东西的地步,巷口已可以看到警察的影子,他绝不会是从那儿离开,除此以外两边都是高楼的墙壁,难道他……徐东卓不由抬头向上望去。

  “你们是谁?站住!”随着一声大喝,又有几个警察跑入巷中。

  “我的妈呀。”徐东卓和郭铭不敢再停留,顺着巷子一溜烟跑得没了影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