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6572 2005.07.30 20:42

    “你的身手比上一次咱们见面时,又有进步了啊。”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徐东卓身后响起。

  “谁!?”想不到楼顶还有人,徐东卓大惊转身。

  一个男子从不远处的水塔后慢慢走出,定睛一看,赫然是在成都曾两次救过他和郭铭的那名男子。想不到会在这儿见到此人,徐东卓眉毛一剔望向对方。

  知道徐东卓的意思,那男子笑嘻嘻的举起双手以示并无恶意,他轻松的道:“还记得吗,那晚我曾说过,如果下次再见面,我就告诉你为何要几次相助。”

  “……”徐东卓猜不透此人的真正意图,干脆来个沉默是金。

  “别那么大戒心么,你又不是娘儿,我也不是色魔。”男子一席话说得徐东卓哭笑不得,跟着他已掏出一个黑色薄本扔了过来:“看看。”

  一把接过薄本,徐东卓打开一看,立刻被里面的内容吓了一跳,只见这个证件内赫然写着公安部特别事件调查科,乔正东的字样。

  “这下你该知道我没有恶意了吧。”乔正东说着慢慢走了过来。

  “我怎么知道这证件是真是假?”自见识过马飞兄弟制作假证件的本事后,徐东卓面对这些东西时已不自觉的小心许多。

  乔正东有些苦恼的挠挠头:“啊呀呀,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不好证明了。”

  不知为何,徐东卓却直觉感到面前这人能够相信,并非是因为这个薄薄的小本,而是此人自然而然间流露出来的那股真诚。要是连这一点也能伪装的话,那这个乔正东就真是太可怕了。

  徐东卓一把将证件扔了回去:“好吧,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乔正东哈的一笑:“你总算肯相信我了。如你所见,我隶属公安部特别事件调查科,一如小说电影里的俗套,我们这一部门并不对外公开。而我们负责的,则是一般警察不方便插手的特殊事件,想必你应该能很快了解。”

  “……,也就是特工吧,又为何要找上我?”徐东卓点点头表示明白。

  “特工?呃…你要把我们和国安局那些家伙联系起来…算了,没差。”乔正东撇了撇嘴:“简单的说,前一阵一个军方研究所失窃了一批物品,据事后反应是民间的异能者组织所为,因此我奉命出来调查。”

  徐东卓一听立刻来了精神:“是什么?核弹?还是生化武器?”

  乔正东笑着摆了摆手:“当然不是,如果失窃的是这些玩意儿,我们特调科的战斗组早就出动了。那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因为研究所竟然也没关于它们的丝毫情报,只知道是四个来历不明的球体。”

  由于事隔已久,徐东卓早把当初他和郭铭捡到的那两个小球忘记,所以也没把它们和乔正东的话联系起来。他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就是我们争夺的东西?”

  “对,我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几个异能组织都在争夺这几个东西,连有名的独行侠曾遁也出面了。要知道不危害国家利益,这是民间异能组织和国家间不成文的约定,现在罗烈然等不惜破坏这个默契,这本身就说明那些东西大不简单。至于碰上你和郭铭,则是调查过程中的意外之举。”乔正东继续说道。

  徐东卓沉声问道:“你现在找上我,是想让我把抢到的那玩意儿交给你?”

  “哈,你脑子相当不错。当初借机接近你和郭铭,我打的的确是这主意。不过连军方研究所也没办法弄清楚那四个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们要去也没用,更何况现在出现了更值得我去查的东西。”乔正东说着看了看那两个男子的尸体。

  “那你是想让我在那东西的研究有结果后,将情报泄漏给你?”徐东卓接着道。

  乔正东微微一愕,显然想不到徐东卓脑子转得这么快,他赞许的看了徐东卓一眼:“你和郭铭没被我们特调科先发现,真是可惜。没错,只看你们有意识的争抢那东西,想必应该对其有所了解。所以我在这里郑重请求,一旦有了关于它们的任何研究情报,请交给我。”

  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一张小卡片递了过来:“需要找我就登陆这个网站,给其中名为‘正东’的会员发站内留言,我就会联系你们了。”

  徐东卓却没伸手去接:“我为什么要帮你?”

  乔正东一脸正色的对徐东卓道:“超能力本身是非常危险的东西,一旦有心者打算利用,就会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现在几大异能组织所为极有可能在将来演变成此一事实。我知道你和郭铭不久之前还是普通大学生,还未沾染上多少异能者那种叛逆的心理,所以我才想到请求你们的协助。”

  听了乔正东的话,徐东卓一时间不由陷入沉思。的确,不久之前他和郭铭还是普通在校学生,现在潜意识里,他还是把自己当普通人居多。这些日子他也亲身体会到异能者强大的破坏力,真去危害社会的话,所造成的破坏实在难以想象。

  考虑片晌,他抬起头道:“这事我会和我兄弟商量,现在无法确切的答应你什么。不过我可以保证,如果我真的发现组织做出危害社会的事的话,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好,我相信你,也希望能收到你提供的情报。现在我会去追查那怪物的事,你也赶快离开吧,警察很快就会封锁这一地区。”乔正东转身向楼下走去。

  “喂!”徐东卓突然叫了一声,乔正东奇怪的转头看着他。

  “那怪物…我亲眼见到它们杀了很多人,实在太可怕了!如果你找到他们的根源,一定要把它们摧毁!”徐东卓睁大眼睛,脑中又浮现出山东A县以及天星夜总会那尸横遍地,惨不忍睹的血腥场面,整个人竟忍不住微微发抖。

  看着徐东卓心有余悸的模样,乔正东认真的点了点头:“无论是什么人,将这种怪物放出来任意残杀无辜百姓,都绝对不能饶恕。你放心吧。”

  一直到乔正东走后许久,徐东卓还站着呆呆出神,直到手机铃声将他惊醒。

  “东卓,你在哪儿?我们已经回到酒店了。”郭铭焦急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

  “我这里已经解决了,马上就回来。郭铭…..”徐东卓突然感到一阵疲惫。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多到他根本承受不下来,现在他强烈的想念郭铭这个生死与共的兄弟,迫切的想要将压在他心头沉甸甸的担子与他分担。

  郭铭急忙追问道:“怎么了?你小子不会受伤了吧?”

  心头涌过一阵暖流,徐东卓淡淡的道:“我没事,回来再谈。”

  挂断手机,徐东卓缓缓走下楼去…….

  回到酒店已是清晨时分,虽然一夜未睡,徐东卓却没有丝毫倦意。直到他平安踏入门内的那一刹,郭铭才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郭铭很快迎了上来:“你总算回来了,找到那些人了吗?”

  “有些奇怪的事,呆会儿我再细说。黄震怎么样了?”徐东卓点点头问道。

  倪牧指指桌子:“悦慈已帮他做了治疗,人已经没事了。来吃早饭吧。”

  徐东卓走到桌边坐下,心不在焉的拿起一个蛋挞咬了一口:“悦慈呢?”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关心她啊。悦慈正在休息,呆会儿会帮陆文治疗。快说说,我们走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郭铭打趣的捶了徐东卓肩膀一下。

  徐东卓默然片刻,然后将他在楼顶所见详细的说了一遍,自然隐去乔正东那一截。听完他的叙述,屋里所有人都眉头大皱。

  郭铭不能置信的嚷道:“真的假的?现在还有这种死士?”

  倪牧和楚无尘却没有急着表态,两人对看一眼,倪牧道:“你怎么看?”

  “还记得几年前那件事吗?”楚无尘神色凝重的沉吟片刻,反问倪牧道。

  倪牧点点头,随后他对郭铭等人道:“几年前我们曾接触过一个规模很小的邪教,那些教众就和你所说的那两人一样,对自己性命毫不在乎,说死就死,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冷汗直冒。对此官方的记载也不在少数,比如曾轰动一时的美国太阳圣殿教事件。”

  “你是说那两人是精神受控制的邪教份子?”郭铭一副看到外星人的模样。

  倪牧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极有可能,你和东卓接触得较少,所以觉得难以相信,我和无尘也是亲身经历过才知道利用歪曲的教义对人的精神控制可以可怕到何等程度。看那两人的表现,我猜这个可能大概八九不离十。”

  “昨晚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这跟我和尹兰在西双版纳遇到的那件事差不多,那次也死了很多人…混蛋,不管这些家伙是什么人,我都要他们不得好死!”一贯色迷迷的楚无尘也露出少有的凝重之色,看来上次的事对他刺激非常大。

  “东卓提到的‘GET生物制药’是个很好的线索,我会立刻通知总部让孙叔展开调查。”倪牧说着站起身准备出门。

  楚无尘突然对一直没有说话的陆文道:“喂,你准备怎么办?”

  陆文从刚才起就默默坐在屋角的沙发上,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闻言他抬起头狠狠道:“这些混蛋杀了果叔,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报仇!”

  “快看新闻!”就在这时,方悦慈突然一把推开门跑了进来。

  倪牧立刻打开电视,只见早间新闻正在播报昨晚的惨案:据悉昨晚尖沙咀天星夜总会再次发生不明野兽袭击案件,据生还者说受害人数可能高达15人以上。奇怪的是警方介入调查不久夜总会即发生剧烈爆炸,再次造成多名警员死亡,目前警方已封锁现场,但因爆炸关系,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线索……

  倪牧沉声道:“看来这肯定是一起有组织的行为,对方在毁尸灭迹。”

  “不过这事也分散了警方的注意,现在只有很少新闻提到我们在海底隧道造成的骚乱,也不知该不该高兴。”楚无尘叹了口气。

  “现在让我看看你的伤吧。”这时方悦慈走到陆文身旁道。

  陆文将眼睛移开,颇不自然的道:“我已经说过没事了。”

  “据我们所知那种怪物身体含有一种致命的病毒,如果抓伤后不及时治疗的话会有性命危险。无论怎样给我看看吧。”方悦慈不由分说抓起陆文的手。

  突然她的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徐东卓注意到这一点,不由问道:“没救了?”

  “不。”方悦慈缓缓摇摇头:“这伤口,跟我昨晚看到时已痊愈不少呢。”

  果然,陆文手上被怪物抓出的那条伤口现在只剩下浅浅一道印痕,要知道其间相隔也不过数个小时而已,如此恢复力也太夸张了吧。

  “我早说没事的了,这种小伤很快就会好。”陆文说着试图收回手。

  方悦慈默然片刻,突然冲陆文浅浅一笑:“让我再看看好吗?”

  陆文坚毅的面庞不由微微一红,他别过头:“这有什么好看的。”

  “嘿,这小子害羞了。”郭铭突然对徐东卓挤眉弄眼的道。

  “别废话。”徐东卓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脸上却不由自主露出紧张之色。

  将手按在陆文已快痊愈的伤口上,方悦慈长发微微一扬,整个人已进入有如入定一般的姿态,其俏脸之上更隐隐泛起一股光华。郭铭等知道她已开始用异能探察陆文体内的情况,没有人再说一句话,屋内一片静寂。

  不一会儿方悦慈睁开眼睛,微微吁了口气:“果然。”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一直看着的倪牧问道。

  “不。”方悦慈摇摇头,她转而对陆文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否从小就没生过病,力气什么的也比别人大,而且无论受什么伤,都痊愈得非常快?”

  陆文闻言目光一凛,显然非常惊讶。他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没错,因为这样,我从小就被当成怪物,5岁就被老爸老妈丢在街头,没人敢接近我。是果叔抚养我长大,现在他却被……”说到这儿他眼眶微微一红,紧紧拽起拳头。

  看到众人迷惑不解的模样,方悦慈淡淡道:“让我来解释一下吧。陆文体内的病毒已全部消失,刚才我稍微探察了他体内的情况,发现他的肌体活性是常人的十多倍,所以他的外伤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痊愈。”

  倪牧微微一惊,不由指着陆文道:“你的意思是说?”

  方悦慈肯定的道:“对,他也是同伴。他的异能没有任何外在的表现,应该和黄震差不多,属于强化身体一类。因这个关系,他无论是体力,耐力或是恢复力,都大大优于常人,而且其自身防御系统足以杀死任何侵入病毒。”

  陆文显得迷惑不解:“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什么同伴?什么异能?”

  看了他一眼,郭铭走上前道:“陆文,你不是一直奇怪我和东卓的特殊能力吗?那就是超能力,老实说我们第一次发觉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吃惊。在这里所有的人都有特殊能力,比如悦慈,她的能力就是治疗。”

  说到这儿方悦慈冲陆文俏皮一笑,伸手在他手上指了指。陆文这才发现自己的伤口已完全消失不见,他一脸震惊的收回手,继续看着郭铭。

  “简单来说,我们这儿的人都属于一个异能者集结的组织,目的是保护彼此,像你从小受到的歧视便是普通人不了解这种能力造成的,我们正是要防止这种事的发生。你也属于和我们一类的人,所以悦慈才会称你为同伴。”郭铭继续道。

  这时倪牧突然插嘴道:“我知道你很想报仇,不过你应该也明白,对方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对付的,可能你连他们是什么人,在哪儿也无法查清。”

  陆文沉下脸:“……,你究竟想说什么?”

  “听好,如果想要报仇,同伴的力量是你唯一的依靠。而我们组织有你想象不到的财力以及情报能力,也唯有靠此,你才能实现报仇的目的。所以我在这儿郑重向你发出邀请,加入我们的组织。”倪牧一脸严肃的对陆文道。

  出乎意料,陆文并没有多大意外的反应,似乎这已在他预料之内。定定的看了倪牧一会儿,他咧嘴一笑:“很不错的游说。我可以答应你,因为我必须要报仇。不过我也要提醒你,别指望拉我进你们的组织,就以为可以命令我做这做那,我的目的只为找出那群混蛋报果叔的仇!”

  楚无尘这时也道:“放心,我们组织比你想象的要自由得多,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若想使用组织的情报,就必须以替组织工作为交换。”

  陆文很快点头答应:“没问题,要我做什么?杀人,还是绑架?只要能尽快帮我查出那些怪物的下落,我做什么都可以。”

  “啊呀,我们又不是黑社会,看来有必要对你做做再教育工作了。郭铭,你把组织的一些基本情况和规矩跟他讲讲,免得这小子将来干出傻事来。我和无尘出去打听下外面的情况。”倪牧对郭铭招呼一声,便与楚无尘一同离开。

  “咦?要我?等下,我自己都还没搞清楚啊。”郭铭想要拒绝,才发现倪牧等已经离开,徐东卓也进屋补瞌睡去了,屋里只剩下他和陆文面面相觑。

  “好吧,你仔细听我讲。”无奈苦笑一声,郭铭坐到陆文对面。

  几小时后倪牧和楚无尘回到酒店,一进门两人就招呼众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见两人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郭铭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倪牧解释道:“昨天的事闹得很大,香港警署气得要命,一早就发动全港警察进行全面临检,旺角这块是重点,我们最好在警察查来以前赶紧离开。”

  一听此言众人赶紧收拾起来,不止他们,酒店内大部分住客都一片忙乱,看来已有不少人收到消息,旺角人头复杂的说法果然名副其实。

  “那现在到哪儿去?”徐东卓提着自己的背包走到门口。

  “不知道,事情很突然,只有先离开再说。”倪牧很快把黄震给拉了出来。

  经过方悦慈的治疗,黄震已能随意走动,不过因失血过多的缘故,整个人还有点虚弱。这时陆文突然道:“要不要到我那儿去?”

  倪牧闻言大为高兴:“哦?安全吗?”

  陆文自信的道:“应该没问题,****这行的遇上这种事是家常便饭,我在望鱼角那边有一处秘密住所,那儿地头很偏,应该没问题。”

  “那好,就到那儿去。”倪牧很快决定,一行七人立刻结帐离开酒店。

  驾着租来的车,一个多小时后众人已来到香港岛最北边靠海的望鱼角。果如陆文所言,这里地头非常偏僻,他的居所是位于海边的一栋破烂木屋。

  将众人迎入屋内,陆文很随意的将行李一扔:“条件不好,先将就两天吧。果叔死了道上肯定一片大乱,安排你们离开的事恐怕得费点工夫。”

  这栋木屋非常陈旧,不少地方都有蛀洞,好像随时会垮塌一般,海风吹得裂开的木板嘎嘎作响,份外有一种荒凉寂寞的味道。所幸屋子还比较大,足够七人住下。木屋外就是一处海崖,左近稀稀拉拉的分布着一些样式相同的小屋。

  “嗯,麻烦你了。”倪牧对陆文点点头,跟着他对众人道:“这两天我们暂时躲在这儿,大家不要随意走动,以免暴露行踪。郭铭东卓,你和无尘到左近察看一下环境,我把发生的事报告方老,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答应一声众人便各自做起自己的事,此后两天他们便呆在屋中等陆文安排他们离开。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香港警方进行了一次这些年规模最大的搜检,不少没及时得到消息的人便遭了殃,听说被殃及池鱼的道上兄弟有数百之多。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