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6397 2005.08.26 20:43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只听一个守卫在外叫道:“郭铭徐东卓还有陆文,快出来,我们老大要见你们。”

  迷迷糊糊的爬起身,一听罗烈然要见自己,三人大是奇怪。徐东卓不由指着倪牧和方悦慈道:“那他们呢?”

  “不知道,老大只说要见你们三个,快出来!”那守卫不耐烦的道。

  方悦慈低声道:“去看看他想干什么也好,我们不会有事的。”

  点点头,三人走出牢房,在一个守卫的带领下沿过道向外走去。这时他们才看到,这是一间颇为精致的别墅,牢房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小院,外面就是过道,再往外则是修剪得很漂亮的花园,一时间也不能确定究竟在哪个地方。

  在几名守卫荷枪实弹的簇拥下,三人被带往花园一头的别墅主楼。楼下大厅中,高影郑皓等人正在一张大木桌前吃早饭,一进门双方就碰了个正着。仇人见面份外眼红,想起昨晚的事,两边都不由自主瞪着对方。

  “看什么看,还想尝尝老子的拳头吗?”陆文立即嚣张的挑衅起来。

  对方也不是会善罢甘休的人,当下高影和郝学就站了起来。明白陆文是故意制造事端,徐东卓也大大咧咧的道:“来啊,有种咱们就再来单挑。”

  几个守卫不知所措的看着剑拔弩张的两帮人,就在这时,忽听柳澈鸣现身楼梯口,严厉的道:“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坐下。把他们带上来!”

  高影等立刻没了脾气,乖乖坐下继续吃饭。三人随即被带上二楼,一间房内,罗烈然和柳澈鸣正等着他们。示意守卫出去,柳澈鸣一摆手:“坐吧。”

  三人也不客气,各人拉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转头看看房间的摆设,徐东卓语含讽刺的道:“罗老大真有钱啊,藏身的地方被我们毁了一处又一处,你倒是越换越漂亮了,我说,墙上那幅凡高的‘向日葵’不会是真货吧?”

  罗烈然根本不理会徐东卓话里的刺,他淡然笑道:“这是赵旭的别墅,钱这种东西,我想要多少,就能得到多少,只不过没兴趣罢了。”

  虽知他说的是真话,但想起自己和郭铭那灰飞烟灭的20万美元,徐东卓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轻蔑的侧起脸,鼻孔里哼了一声,意似不屑。

  郭铭怕他惹怒对方,赶紧说道:“你找我们来,究竟想做什么?”

  柳澈鸣接口道:“也没有特别的事,只是想找几位好好谈谈。”

  “只是谈谈?”郭铭眉毛一剔,与徐东卓互相看看,随即道:“请说。”

  “首先我得夸奖三位一句,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会被你们弄到这个地步,现在就连赵旭也被警方带去问话,尽管不会出什么事,但对他的声誉也有不小的影响。真羡慕方老头啊,竟能找到如此人才,且是三个之多。”罗烈然油然感慨道。

  不清楚他话中的意思,三人一时没有答话。罗烈然又道:“前晚九龙区警署证物室被劫也是你们做的吧?如今警察署长已下了一级通缉令,全力缉拿罪犯,你们竟然第二天就大摇大摆拿着抢来的枪把皇后大道闹个天翻地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三位知不知道如果被警察抓住,会有什么后果?”

  “那又怎么样?这么说我们还得感谢你咯?”陆文毫不在乎的道。

  柳澈鸣摇了摇头:“这倒不必,不过你们也不能在香港再呆下去了。”

  徐东卓见他和罗烈然东拉西扯,却总是不说到正题上,忍不住道:“你们不会真的找我们来摆龙门阵吧?究竟想说什么,何不痛快一点。”

  罗烈然一拍巴掌,豪爽的道:“那好,我就直说了吧,我想请三位加入我们组织。只看昨晚你们为一点钱就心痛得要死要活,可见方老头有多不知爱惜人才。只要加入我们组织,想要多少钱尽管开口。”

  见昨晚的丑事被重提,饶是徐东卓的厚脸皮也不禁微微一红。郭铭则撇了撇嘴:“对不起,好意心领了,不过我们还找不到加入你的理由。”

  虽被拒绝,罗烈然却似乎毫不吃惊,他望向徐东卓和陆文,徐东卓毫不犹豫的道:“我兄弟的话就是我的话。”陆文则闷哼一声,表示附和。

  与柳澈鸣互相看看,罗烈然忍不住仰天大笑:“澈鸣啊澈鸣,怎么样?我说他们不会答应吧,想不到以你一向的眼力,也会看走了眼。”

  柳澈鸣淡淡笑道:“对他们,我们不是一开始就都走了眼么?不过若非如此,这三个人又怎会得你如此看重,老大心里还是很惋惜吧?”

  罗烈然点了点头:“是啊,明知会被拒绝,我还是觉得很可惜。不过也好,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第二件事了。”

  被对方搞得有点糊涂了,郭铭等一时摸不着头脑,唯有静待下文。只听罗烈然道:“首先,我要问一件事,你们是怎么找到倪牧和方悦慈的?”

  由于关乎组织秘密,郭铭和徐东卓一时犹豫该不该说,柳澈鸣平静的道:“你们不想说也可以,我自有办法让另外两个人开口。”

  害怕连累方悦慈,徐东卓无奈的叹口气脱下腕表扔了过去:“靠这个,表里装有GPS卫星定位系统,我们通过电脑找到了悦慈的位置。”

  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表,罗烈然转头对柳澈鸣嘿的一笑:“没想到竟然栽在这么个小东西上,方老头花样倒不少。一会儿派人去把另两人的表也取来。”

  柳澈鸣默然点头表示明白,罗烈然转头对三人道:“我本打算杀了你们,永绝后患。但几位卓绝的行动力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就此杀了你们未免可惜。而且因为你们的缘故,我到手的东西也被夺去,所以我打算跟你们做一个交易。”

  暗道总算说到正题上了,徐东卓沉声道:“什么交易,不妨说来听听。”

  “你们先看看这个。”罗烈然说着从桌上拿起一份资料扔了过来。

  三人接住打开一看,却见里面是一张照片,照的是几十粒或大或小,不规则的颗粒。它们放在一块红绢上,全部呈灰白色,也不知是什么。

  陆文禁不住皱眉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罗烈然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他缓缓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佛祖舍利?”

  郭铭和陆文仍是一头雾水,徐东卓却微微色变,他低声对两人解释道:“这东西可不得了,1985年在陕西西安庆山寺出土,据说是当年佛祖释迦牟尼涅盘后,火化留下的舍利子,这可是国家特级文物。”

  一听照片里这些小东西竟有如此来历,郭铭和陆文都大为惊叹,罗烈然露出赞赏之色:“没想到你竟知道得这么清楚,倒省了我不少工夫。那就对你们直说了吧,我得到情报,这些舍利子两天前已在北京香山幽云寺出现,大概会再停留一周的时间。我要你们去给我偷出来,作为交换,我就会放了倪牧和方悦慈。”

  “没问题。”陆文想也不想,立即答应下来。

  他答应得痛快,徐东卓却差点魂飞魄散,他一把将陆文拉了过来:“什么没问题,问题大了。你知不知道盗窃国家特级文物是什么罪,要枪毙的啊。就算没被抓住,全世界几亿佛教徒也会把咱们当死敌,到时候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我们给淹了。”跟着他抬头对罗烈然笑道:“不去行不行?”

  罗烈然无所谓的一耸肩:“随便你们,我再找人去做就行了。不过这么一来,三位将再没用处,我会立刻杀了你们,至于方悦慈和倪牧嘛,为了不泄漏行踪,等我手下的伤完全好后,一样会将他们杀掉。”

  “你…..”听了罗烈然的话,徐东卓一时为之气结。

  陆文拍拍徐东卓道:“看见了吧,他们早就吃定咱们了,不去也得去。”

  “天啊,我现在真怀疑老天是不是故意在耍我们,这不是一步一步把咱们往职业恐怖分子的路上逼嘛。”徐东卓禁不住捧头哀叹道。

  罗烈然说着甩过三张机票:“这是后天飞往北京的机票,我的人会看着你们上飞机,东西到手以后立刻和我们联络,由我们确定在哪里交换。”

  接过机票看了看,郭铭沉声道:“我们能相信你的话吗?”

  罗烈然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道:“由不得你不信,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上,不想倪牧和方悦慈死的话,最好老老实实偷出舍利子交给我。”

  柳澈鸣则安慰他道:“放心,杀了他们对我们毫无好处。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们,最好不要将此事通知方老头,也不要告诉其他人,否则后果自负。你们该清楚我们的手段,我有绝对把握不会让人质第二次跑掉!”

  与伙伴交换一个眼神,徐东卓无奈道:“你赢了,我们做。不过这东西据说有上百粒,难道你要我们全给你带来?”

  罗烈然摇了摇头:“你们只要找到其中唯一的一颗肉身舍利就行了。那颗舍利大如珍珠,圆润微红,光泽透亮,非常好认。”

  徐东卓点头表示明白,站起身走了几步,他又回过头:“对了,我们最后还有一个要求。”

  柳澈鸣爽快的道:“要什么尽管说,我们尽量满足你们。”

  “给点旅费吧,我们三个现在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了……”

  **

  待三人离开后,柳澈鸣略显忧虑的对罗烈然道:“真的要让他们去做吗?这三人虽还未成气候,但假以时日,将来必然是虎狼之辈。”

  罗烈然嘿的一笑:“我就是想看看,他们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有时候看着对手成长,不也挺有趣吗?若他们失手被擒,帐自然会算到方老头手上;若真的盗出舍利,对我们也是百利无害。这种划算的买卖,当然要做他一做。”

  柳澈鸣还是不放心,他欲言又止的道:“又何必给他们成为强敌的机会?”

  罗烈然哈哈大笑这长身而起:“澈鸣,这可不像你啊。难道你认为我们连这三个小子也收拾不下么?放心吧,我已很久没这种心情了。”言罢大笑出门。

  望着房门呆立好一会儿,柳澈鸣发出一声怅然的叹息,自言自语的道:“就怕纵虎归山,反受其害啊……”

  第二天,三人在柳澈鸣亲自押解下,经由秘密渠道离港,前往深圳。经过一天的修整之后,次日从深圳机场登上开往北京的班机。

  坐上飞机,从舷窗中看着地面逐渐远离,徐东卓的心才渐渐平复下来。郭铭明白好兄弟的心事,故意开玩笑道:“哈,这个罗烈然真吝啬,那么有钱,却只给我们经济舱的票,好歹也该照顾咱们享受下头等舱嘛。”

  徐东卓也不由笑了,他笑着推了郭铭一把:“你小子倒贪心,我们又不是游山玩水。还有更吝啬的呢,他资助的旅费不过2万块人民币,也只够吃饭住店。”

  郭铭见徐东卓放下心事,心中石头落地,遂正色道:“说真的,这次的事究竟要不要通知组织?我们就这么去偷舍利,合适吗?”

  徐东卓沉默片刻,咬牙道:“我绝不会拿悦慈的生命冒险,再说事情既然是我们惹下的,就该由我们自己解决。但我不会强迫你们随我去冒险。”

  郭铭不由哼了一声:“又见外了不是?你小子喜欢悦慈,但她也是我们的同伴啊,再说还有个倪牧呢。反正事已至此,就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一旁陆文立刻竖起大拇指:“说得好,直接****娘的,这才爽快。”

  转头看着窗外不住飘过的白云,徐东卓一颗心便也随之悠悠而起。悦慈,你放心吧,无论怎么样,我一定会将你平安救出的……

  **

  当天下午抵达首都机场,几人顺利进入京城,招手拦辆出租车便向市内进发。看着车窗外不住掠过的高楼大厦,郭铭和徐东卓都不禁心生感慨,从成都出发去香港那日,本以为最多一周便可回去,哪知碾转之下竟然来到了北京。

  “喂,我说,快期末考试了吧?”郭铭忽的捅捅徐东卓。

  掰起指头一算,徐东卓呻吟道:“是啊,还有半个月。我的天,我都不敢想下学期曾魔头会把咱们怎么样!这次真的玩笑开大了。”

  看着一旁长吁短叹的两人,陆文不屑的哼了一声:“书呆子!”

  三人先买了份北京市地图,埋头找到香山幽云寺。那里说起来也并不太远,就在玉泉山以北,香山公园不远的地方。为了方便,三人便在四环附近的昆明湖路上找了一家宾馆住下,这里靠近颐和园,风景非常优美。

  安顿好之后,吃过晚饭,三人躲进房中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拿出一叠纸,徐东卓将之分别递给郭铭和陆文:“这是我在吃饭之前,顺便从网上抄的一些资料。都是关于佛祖舍利的,好好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

  陆文接过一瞧,嘀咕了一声:“好丑的字。”这才仔细看了起来。

  佛祖舍利,又名佛骨舍利,传说是当年释迦牟尼涅盘后所遗留,分为红舍利即肉,白舍利即骨,黑舍利即发三种,共十万八千份分别供奉在世界各地,如今留下的真品已非常稀少。故被成为“国之重宝”,国家特级文物。

  最有名的一次发现是1985年5月5日,在陕西秦兵马俑西北4公里的唐代庆山寺佛祖精宫出土的上百粒佛祖舍利,这也是世界上发现的惟一有明文标注“释迦如来舍利宝帐”的佛祖舍利。

  当时出土时大小共有上百颗,绝大部分为灰白色呈晶体状的骨舍利。自发现之日到现在,这些舍利子已数次被世界各地的佛教徒迎去膜拜,每一次均盛况空前,2002年出展台湾一月有余,便受到上百万信徒的瞻仰礼拜。

  资料虽只有寥寥数语,但三人却越看越是心惊。好半晌,郭铭才倒抽了一口凉气,叹道:“我的天,我是越看越后悔答应来偷这玩意儿,早知道就先去偷了来再说。这可是佛教至高无上的圣物啊,我都不敢想偷了去会有什么后果。”

  陆文难得的开了句玩笑:“大不了我们都去改信耶稣,让上帝来罩咱们。”

  徐东卓苦笑道:“你倒想得开,怎么样?你们还要不要干?”

  哪知他话音刚落,郭铭和陆文便毫不犹豫的同时道:“当然要干。”看来不管有没有自觉,这三个人根子里的确都是些胆大包天之徒。

  郭铭摸了摸下巴:“话说回来,罗烈然怎么突然对这东西有了兴趣?”

  陆文耸了耸肩膀:“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反正还不是我们来玩儿命。”

  徐东卓点头赞同道:“陆文说得对,仔细想想,佛祖舍利非同小可,无论偷抢都是一等一的大罪。现在他让咱们来当炮灰,失败了,就会连累组织,成功了,他则坐享其成,无论怎么样都是稳赚无赔的买卖。这人不简单啊。”

  徐东卓简单一番话就将罗烈然的意图分析得明明白白,足见此人头脑灵活。对他的话陆文和郭铭均表同意,郭铭道:“其实我在想,罗烈然让咱们来做贼,恐怕不止是陷害那么简单,这个舍利对他一定有非凡的意义。”

  徐东卓不禁再拿起资料,在纸张上轻轻弹着沉吟道:“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所谓的舍利这种东西,玄之又玄,信者觉得它神通广大,不信的则认为它不过是人体中的矿物灼烧后的残留物罢了,一时还真难以说清。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那老小子绝对不是一时良心发现,突然间想信佛了。”

  陆文哼了一声,不屑道:“虽才见过两次,但我敢肯定此人绝对野心勃勃。我认识的那些个所谓黑道大哥,给他提鞋都不配,若说他要从良,我第一个不信!”

  郭铭也笑道:“哈,我也不信。”跟着他想了想,挠头道:“我说,这个舍利不会像大唐双龙里的和氏璧吧?比如碾成粉末吃下去就能功力倍增,或者里面蕴含着神秘的天外力量,一旦吸取就能白日飞升,直上太空。”

  陆文和徐东卓立刻为之绝倒,徐东卓笑骂道:“白日飞升?我还成仙成佛咧,我看你是小说看多了,要不要我送你块《东胜神州志》里的山神玉?”

  陆文则一把抱起郭铭:“现在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包你飞仙飞到爽。”

  笑闹一会儿,三人都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徐东卓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缓缓说道:“不过说真的,我也同意罗烈然不会做没目的的事。好歹这舍利跟释迦牟尼沾边,怎么也有点儿古怪吧。我想应该和他拼命抢夺的那几个东西有关,无论怎么样,先把东西偷到手再说。哼,我可没打算就这么乖乖让他坐享其成。”

  陆文猛的弹身站起:“那明天就先去幽云寺踩踩点。其实干这事儿也和砍人差不多,准备充分,熟悉环境,制定计划,行动时就看谁下手更狠了。”

  听了陆文的话,郭徐两人不由大叹真不愧道上混的出身,什么都能联系到砍人上去。郭铭汗颜道:“呃,这个…好比喻,那明天就先去幽云寺一趟吧。”

  计议已定,三人便熄灯睡觉。黑暗中,只听徐东卓感叹道:“好歹咱们也算半个特工啊,怎么没007那么好运,还得来挤最便宜的三人间。”

  “得了,快睡吧,等老子有了钱,请你去住半岛酒店的总统套房。”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