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032 2005.07.16 14:52

    任漠羽一进来,那只狗就转头望着他,跟着摇摇摆摆的跑动几步借力跃起就向他扑去,郭铭急得大叫:“小心那只狗,快躲开!”

  轰的一声,任漠羽毫不在意的一脚将狗踢开,那狗炮弹般摔入一堆桌椅中,溅起一堆狼藉之物。任漠羽这才掏了掏耳朵:“你们刚才说什么?”

  两人完全惊呆,然后就是由衷的佩服,别看任漠羽平时吊儿郎当,手底实力却绝对一流。那只怪狗无论速度力量都非常人可及,却被任漠羽轻而易举的一脚踢飞,果然是组织中的前辈高手,难怪会被方老委派带领两人。

  “这里的人都是那只狗杀的,你要小心。”徐东卓简短的说道。

  “什么?就算是暴龙也不会做得这么夸张吧?杀人就杀人了嘛,别把责任推给一只狗好不好。拜托,像我这么有理性的人会相信这种鬼扯吗?其实只要你们给我百八十万封口费,我是不会告诉方老其实你们是变态杀人魔的…咦,这是什么?”满嘴胡扯的任漠羽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皮鞋,那里沾着一些狗身上的粘液。

  “你终于发现了吧,那只狗其实……”郭铭松了口气,正要解释,却被任漠羽一声怪叫给打断。

  “我的鳄鱼皮鞋啊,临走才买的,弄脏了怎么办。”任漠羽随手扯了一张桌布拼命擦拭自己那双怎么看也不像新买的皮鞋。

  “……”郭铭和徐东卓现在的表情,就像看到一只母猪正在跳街舞。

  那边桌椅翻飞,被踹的狗怒吼着爬起,嘴里还叼着一条不知哪个倒霉鬼的前臂,咯嚓一声咬成两截,三嚼两咽吞了下去,跟着从破开的肚子漏出两根手指。

  “哦,还真是个怪物啊。”任漠羽也注意到那狗一身不寻常的伤痕。

  呜汪!那狗大叫着又扑了过来,这是它出现以来叫得最像狗的一次。任漠羽微微退后,当狗的头快凑到他眼前时,他右掌骤伸抵在狗的额头一拧,同时飞身而退,狗则被他一把甩开。

  “没用,你就算再来十次也奈何不了它的。”郭铭大声提醒他道。

  “呵呵,如果把它脑袋给开花又怎么样?”任漠羽突然坏笑道。

  郭铭和徐东卓面面相觑,还没明白任漠羽说的什么意思,就见刚刚爬起的狗脑袋像吹气球般鼓胀起来,跟着轰然炸开,无头狗尸抓挠几下瘫倒在地。

  “…….那,那是什么?”徐东卓目瞪口呆的问道。

  “我的特技啦,本来以为只是C级任务,能轻松搞定,哪知居然会生出这么大的枝节。看来这怪事回去得详细报告。”任漠羽皱着眉头小心在一堆堆碎肉血迹中走过来,一面抱怨道。

  “你怎么做到的?”话一出口郭铭就后悔了,雷禅曾特别叮嘱过两人,不能任意打听他人的异能。

  果然,任漠羽脸立刻沉了下来,就在郭铭和徐东卓心里忐忑不安,不知他会不会发飙之时,任漠羽却嘻的一笑。

  “算了,跟你们两个菜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你们也看到了。我可以将异能打入物体内部空间,在三十秒内的任一时刻引发内部爆炸,就像预先埋入一颗炸弹,明白了吧?在长白山,我就是靠它,一次干掉两只不知死活的黑熊,这只狗算得什么。”他说着将手伸到两人跟前。

  郭铭和徐东卓同时想起那两副血淋淋的熊胆。危险,这家伙实在太危险了!雷禅是只电鳗,这个任漠羽又是一个活动炸弹埋设器,怎么自己身边全是这种危险家伙?郭铭和徐东卓像躲避瘟疫一般后退几步,离任漠羽伸来的手远远的。

  “快看!”眼尖的郭铭突然指着地上的无头狗尸叫道。

  三人转过头,发现那只狗尸正泛着泡沫,就如暴露在阳光下的雪人一般,逐渐消融,片刻间只剩一滩腥臭的黄水。

  “靠!这怪物居然还随身携带韦小宝的化尸粉,死了都不留一点渣。这下麻烦了,我还准备带回去给老头子瞧瞧。喂,事情究竟怎么回事?”任漠羽抱怨一阵,回头问两人道。

  当下郭铭和徐东卓分别将各自的遭遇对他讲了一遍,任漠羽听罢沉吟道:“看来那个叫黑哥的流氓头子似乎知道点什么,可惜也挂了。死了这么多人,事情闹大我们也不好收场,你们跟我来。”说着他走向舞厅一角开始翻找起来。

  不一会儿三人找到几桶汽油,在任漠羽吩咐下洒得遍地都是,随后任漠羽摸出一只烟点上,悠闲的抽了两口。

  “你不是要毁尸灭迹吧?”徐东卓忍受着刺鼻的汽油味问道。

  “算你还不笨。死了这么多人,警察一定会介入,调查下来很可能节外生枝,反正这伙流氓全灭,我们的目的也算达到了,不毁尸灭迹难道还要等着这些尸体生蛆啊?”任漠羽没好气的答道,跟着将香烟远远弹出。

  在整间舞厅烧起的同时,三人已从侧面的窗户溜出,跑个无影无踪。当晚回到A县塑料厂,任漠羽叮嘱厂长绝对不能将这件事说出。这时厂长已望见银都舞厅方向映起的冲天大火,虽然不知具体怎么回事,但对三人却再也不敢小看,自然一连声的答应。

  当晚连夜启程,三人打道回府。坐在车里,郭铭和徐东卓看着对面不住呼啸驶过的警车和消防车,再回想今晚有如梦幻般的遭遇,心中自然感慨万千。

  惊涛骇浪的冒险生活,就这么开始……

  “大致经过就是这样。”回到上海的当晚,郭铭,徐东卓以及任漠羽就找来方老等人,汇报这次行动的经过,并特别提到那只不同寻常的疯狗。

  得知竟有这样的意外情况,方老也显得相当吃惊,他不住询问细节,沉吟片刻,对立在一旁的孙易道:“这事你有什么看法?”

  “具体情况并不十分明了,而且没有一点实物,我也无法下结论。不过这东西倒是与尹兰和楚无尘发回的任务报告里提到的一件事有些相似。”孙易一面说着,一面从桌上一堆文件中抽出一份翻看道。

  “是指西双版纳那件事吗?”方老似乎也想起什么,回头问道。

  孙易一边看报告一边道:“对,尹兰和楚无尘完成在大理的任务后,却在西双版纳得知一件很奇特的传闻。当地的原始丛林内突然出现一只发狂的大象,连续袭击好几个村庄,非常可怕。据当地居民说,这头大象刀枪不入,当地政府曾三次组织武警部队去围剿,都未成功,反而死伤不少,已在那个地区引起恐慌。”

  他顿了顿又道:“尹兰和楚无尘前去调查,正好遇上,据报告说这头大象无论受怎样的伤也不会倒下,伤口不会流血,而是渗出一种黄色的粘液,两人合力将其干掉后,整头大象的尸体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觉得这事大不寻常,便在报告里特别提到。两边联系起来,和你们遇上的那只狗的状况几乎一模一样。”

  “大象!?”郭铭和徐东卓不禁对看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恐惧。一只狗已经这么离谱,要是一只大象,岂不是能翻天覆地?

  “小兰和无尘呢,还没回来吗?这件事的确不简单,我想听他们亲自报告。”方老拿过孙易手中的报告书一面翻看一面道。

  “无尘现在在丽江,和当地一个漂亮的纳西族姑娘打得火热,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了;尹兰任务完成就直飞死海,听说要用死海泥浴补回在丛林里对皮肤的伤害,估计现在已经在烂泥里面打滚。”孙易苦笑着对方老道。

  “算了,你立刻告诉楚无尘,让他尽快回来见我。”方老无可奈何的叹道。

  “是,我马上去办。”孙易答应一声就走了出去。

  “好了,这次做得不错,任务奖金会汇到你们的帐户上。漠羽,你可以走了,郭铭和东卓留下,我还有些事要交代。”方老摆摆手对三人道。

  “老头子,这次我能得多少?”任漠羽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下问道。

  “五千。”方老面无表情的淡然道。

  “什么?五千!?您没搞错吧,打发乞丐您呐?”任漠羽一听就跳了起来。

  “我只让你们去教训教训那帮流氓,结果死了十几条人命,为了不牵连到A县塑料厂,你知道集团得花多少钱上下打点?这五千安慰奖已经是极限了,对了,忘了告诉你,是三个人五千。”方老慢条斯理的捧起茶杯慢慢呷道。

  任漠羽额头立刻青筋爆跳,看他的模样,真有可能扑上去一把扼死方老。而郭铭和徐东卓却相当高兴,想想,三个人五千,也就是说自己可以得到1666块,三个月的生活费啊!虽然这次又打又杀,刀枪齐上还遇到只怪物差点挂掉,但这毕竟是两人平生第一次自己挣的钱,叫他们怎能不兴奋莫名。

  “太好了,虽然手机因公殉职,但我总算可以买个彩屏了。”郭铭浮想联翩。

  “我要换个17寸彩显,再加一根内存条。嘿嘿嘿…….”徐东卓一脸憧憬。

  “你们…真的没治了…….”看到郭铭和徐东卓不成器的模样,任漠羽掩面哀叹。“算我倒霉,碰上您这只铁公鸡,迟早饿死街头。”说着提起那只烂背包。

  “又要上哪儿?”方老看着走到门边的任漠羽道。

  “神龙架,听说最近那儿野人活动频繁,我看能不能去逮一只,这样我就发了。”任漠羽兴高采烈的道,看他的模样绝对不像说笑。

  “咱们以后还能再见吗?”不知怎么,郭铭忽然说道。虽然任漠羽一开始给两人的印象不好,但几天相处下来,他和徐东卓已经习惯此人的臭脾气。

  “呵呵,菜鸟就是菜鸟。如果以后还有机会一起出任务的话,自然还能再见面。你们慢慢就会习惯了,干这一行就得忍受孤独,真有些羡慕你们,以后都能互相为伴…唉。”说到这儿,任漠羽眼中闪过一丝孤寂,跟着出门而去。

  “漠羽说得对,做这一行,因保密等各种原因,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偶然和同伴一起行动,完事后也各奔东西,可说少有朋友。你们算是一个特例了,不,应该是从未有过的特例,两个朋友的异能一起觉醒,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份友谊。”方老看着任漠羽离去,感慨万千的对郭铭和徐东卓道。

  郭铭和徐东卓互看一眼,暗暗握住彼此的手,同时心里下定决心:兄弟之谊,永不改变!

  “方老,东西已经准备好,可以…咦?你、你们果然是同志……”哗啦一声,倪牧撞门而入,跟着他的眼睛望向正互握双手的郭徐二人。

  “闭嘴!再提这件事我们就让你死无全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