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421 2005.09.12 21:44

    冲郭铭露出一个狞笑,孟铸眨眼用眼皮夹住刺尖,微一皱眉,竟将长刺给夹断。郭铭看在眼中,一颗心直沉了下去,面对这样的怪物,究竟怎样才能伤他?

  甩开眼皮上的刺尖,孟铸正要继续用力将郭铭捏碎,突然他狰狞的表情一下软化下来,嗤牙咧嘴显得甚为痛苦。同时,陆文的声音从他身下传来:“大笨熊,你的对手在这儿!”

  郭铭大喜,忙低头下望,只见陆文靠在孟铸的右腿边,手从他的胯下伸过,正死死捏着他的那话儿。陆文嘴角淌血,唇边青肿一块,显然伤得也不轻。

  冲郭铭一笑,陆文沉声道:“记住,对付这种家伙,这里才是最有效的!”言罢咬牙猛的加劲,只听孟铸发出一声怪叫,竟然放手松脱郭铭。

  话虽这么说,但也只有陆文这样的怪力才能让孟铸感到痛苦。身子软软坠地,郭铭一时只觉三魂七魄去了两停,竟半天也爬不起身。

  一旁徐东卓赶紧跑上将他拉开,这时孟铸已双手合拳狠击在陆文后背,就如口面口袋般,陆文一身不吭瘫趴在地。又重重补了两脚,孟铸不再理会他,转身就要去追郭徐两人,哪知一迈步,脚踝竟被什么给抓住。

  奇怪回头,孟铸这才看到陆文右手正死死抓着自己的脚。他恶狠狠的道:“王八蛋,我们之间还没完,你想到哪儿去…我问你,究竟想到哪儿去!”

  一声狂喝,陆文猛的翻身爬起,一手抓孟铸脚踝,一手拽着他的腋窝,肩膀一耸,竟然将孟铸偌大一个身躯给高高举起。略微一顿,又重重将其摔下。

  就如山体滑坡坠下的千斤巨石,孟铸砸上地面,竟发出一声铁石相撞的鸣响。怒发冲冠的陆文并未打算罢休,跟着又是一脚踢在孟铸小腹,刚刚落地的孟铸再次腾身而起,翻翻滚滚的摔往一旁。

  “呜啊啊啊!”没有任何迟滞,孟铸立刻狂吼着爬起身再次跑来。

  看着挟雷霆之威而至的孟铸,陆文眼中闪过一阵夹杂着狂喜、兴奋和刺激的眼色,竟也跟着放声大叫起来:“喝啊啊啊啊!”同时人也迎着冲上。

  就像两头愤怒的公牛顶在一起,相撞两人身体同时一顿,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道自两人之间激散而出。以他们为中心,半径数米内的地面灰尘齐齐腾上半空,两人脚下的泥土更龟裂翻起,便如有个打桩机在狠砸一般。

  只感脚下一颤,郭徐两人竟不由自主晃了晃,两人骇然失色,赶紧再退开两步。此刻孟铸与陆文眼对眼,手抵手,脚夹脚,同时发力相持,两人肌肉膨胀滚动的咯咯声响,就连别墅内的林宜璇等人也清晰可闻。

  便如两尊金刚力士,陆文和孟铸的肌肉都膨胀到极限,整个人看起来大了一圈不止。孟铸固然让人吃惊,但能和他毫不相让的陆文,却更令人叹服。

  场上所有人都看呆了眼,卫小琅瞠目结舌的道:“天啊,我从没想过世界上竟然还有可以和狂化后的孟铸相斗的怪物,那究竟是什么人……”

  相持片刻,终究还是孟铸力量占了上风,陆文不由自主退了两步。就在这时,孟铸突然欺身上前,一把抓起陆文依样举到半空,口中狂呼着将他摔下,同时曲起膝盖顶在下方。半空陆文急忙侧身,但腰侧还是被顶个正着。

  “呜啊……”陆文的惨叫伴随着一连串骨头折断的声音响起,听得在场诸人无不心寒。这一下,陆文左腰侧的肋骨恐怕全部都已断裂。

  陆文惨哼一声,口鼻间溅出一股鲜血,但孟铸显然并不打算就此罢休,他又一次提起陆文的腰带,准备再来一下。突觉手中有异,低头一看,他这才发觉自己右手食中二指已被陆文狠狠拽着。

  “王八蛋,记住,来而不往…非礼也!”陆文沉声一笑,抓住孟铸两指一扯一扭,跟着另一只手沉肘猛的一下砸在他的指根。

  嘎啦一声,孟铸两指立刻扭曲成一个怪异的角度,感受着指上传来的锥心剧痛,孟铸仰头发出声震天狂呼。陆文得势不饶人,双手抱着孟铸头颈借力拔身而起,随后仰头用额角狠狠一下撞在他的面门上。

  接连受到打击,孟铸终于发出呼痛之声,连连退后。但陆文也不轻松,落地后他的脸一下变得雪白,捂着腰侧蹲身在地,脸上汗水颗颗滚落。

  退后几步,孟铸站定身子,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陆文,看神情似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陆文也毫不相让的与他对视,眼神锐利得有若实质。

  “喝啊啊啊啊啊!”

  突然间,两人同时发出狂叫,再次迎着对方直冲而上!孟铸一拳击在陆文脸上,陆文歪着头踉跄几步,立刻又一脚踹上孟铸胯间。孟铸闷吼一声,抓着陆文摔在地上,却又被陆文盘脚绞倒……此刻两人都已失去理智,用着最为原始的搏斗,没有武器,没有花巧,你来我往,拳拳到肉,至死方休!

  按郭铭和徐东卓事后的描述,他们当时根本没看到人在打架,而是两头侏罗纪的暴龙正互相嘶咬!

  当很久以后,两人回忆起今晚的情景,仍心有余悸,但也禁不住热血沸腾。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两人同时下了决心,那就是,今后永远不要和盛怒之下的陆文对敌!

  孟铸和陆文的打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乘此机会,徐东卓向郭铭使个眼色。郭铭心神领会,悄悄退后几步,向一旁的车库慢慢挪过去。

  陆文受的伤毕竟重些,连番争斗下,断裂的肋骨已深深刺进体内,过不一会儿,他便明显有些不支,好在他惊人的恢复力是孟铸无法比拟的。

  就在这时,忽听车库内传来一阵马达轰鸣声,跟着大门粉碎,一辆商用轿车摇摇晃晃的冲了出来。郭铭探出头冲几人大叫道:“赶快上车!”

  陆文会意,突然一把抱着孟铸的脖子,将他脑袋压低对准前方。郭铭猛踩油门,轿车直飙过来,车头结结实实的撞上孟铸顶门。饶是孟铸铜皮铁骨也禁不住这么一下,只听咣的一声,他硬是被撞得飞起,车头也深深凹下一块。

  拉开车门坐上汽车,徐东卓赶紧连拍郭铭后背:“快走快走。”

  回忆下倪牧曾教过他和徐东卓开车的方法,郭铭暗道一声拼了,扭转方向盘。轿车就向喝醉酒般,在草坪中歪歪扭扭冲撞几下,终于驶出大门。

  这下大出林宜璇等人的意料,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郭铭竟能把汽车开出来,待到要追,却已不及。就在这时,邓羽飞突的一个跨步冲出屋外,伸手在兜里掏出块指尖大小的黑色金属,运劲指上将其弹出。

  就在轿车一摆车头上到公路的时候,那块金属不偏不倚飞至,紧贴在车后的保险杠上。邓羽飞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这才站定。

  **

  这时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就在别墅对街一辆汽车内,一男一女已将发生的所有事看在眼内。待到轿车左摇右摆的驶远之后,车内男子拿起对讲机低声道:“一方已经逃离,车牌号是…沿西街方向行驶,注意跟踪。”

  这男子大概30出头,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些,圆圆的脸,鼻梁却很高,皮肤黝黑,显得颇为干练。在他身旁的女子略年轻一点,很是美丽,头发挑染成棕红色,脸上表情冷冰冰的,一双眼睛精光闪闪,让人一望之下就心生寒意。

  这时那男子又举起对讲机,笑嘻嘻的道:“队长,刚接到线报,说有超能力者秘密进京,结果赶来就一次碰到俩。两帮人都不简单啊,你真该来看看,反正我是心痒痒的了,好容易才忍住没去插一脚。”

  对讲机中先传来阵断断续续的咳嗽,跟着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道:“文栋,告诉你少给我擅自行动,我让依芸跟着来,就是监视你小子。现在双方的身份都没确定,你可别给我打草惊蛇,先吊上他们,等弄清楚对方的来头和目的,到时候少不了你出手的机会。”

  叫文栋的男子闻言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说着关闭对讲机,又转身对身旁的女子笑道:“我说队长怎么会大发慈悲让你跟我一组,原来是监视我来着。我说依芸啊,难得这么巧,要不收队后我请你去吃酱爆肚丝吧?”

  叫祝依芸的女子闻言冷冰冰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再不理会。似是早习惯她这种反应,文栋无奈的耸耸肩,随即发动汽车悄悄驶离……

  别墅内,看着远去的汽车,卫小琅连连怒骂:“该死,该死,这下东西被抢了去,人也跑了,这可怎么去找!他们究竟是怎么开走汽车的?”

  “安啦安啦,他们跑不掉的。”这时,邓羽飞轻松的说道,跟着扬手甩来一个东西,卫小琅接过,见是块怀表大小的物体,液晶屏幕上一个红点不住闪烁。

  伸指在屏幕上摸摸,卫小琅露出放心的表情:“邓羽飞,真有你的。”

  这时,忽听身后韦真真惊呼道:“孟、孟铸,赶快阻止他!”

  两人回头一看,却是被汽车撞飞的孟铸又再爬了起来。只见他光光的头顶上一大块青紫,脸上血污处处,折断的两指耷拉在掌间,一双眼睛如血般红,脸上神情疯狂,冲着惊惶的韦真真一步步走去,已分不清敌我。

  “宜璇!”邓羽飞鼻子微微一抽,陡然大喝道。

  林宜璇赶紧冲到孟铸身后,抱住他的手大叫道:“孟铸,快住手!”

  孟铸猛的回过身,对准林宜璇高高举起手,作势就要捶下。林宜璇怡然不惧,一双眼望着孟铸,毫不避让。慢慢的,孟铸高举的手又垂了下来,眼中红色渐渐褪去,神情也由疯狂化为他一贯的痴傻表情。

  突然间,孟铸哇的一声已放声大哭起来,他猛的扑在林宜璇怀里:“好疼,孟铸好疼啊,宜璇,我流血了,骨头也断了啦,好疼……”

  见他如此,卫小琅等无不松了口气,林宜璇一面拍着孟铸宽厚的脊背低声安慰,一边望向卫小琅。卫小琅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扬扬手中的仪器。

  “好,找到他们的藏身处,我倒要看看这三个小子究竟在玩什么花样!”林宜璇咬牙切齿的道,眼中迸射出深深的怒意。

  **

  算起来这还是郭铭第一次实际开车,紧张的他几乎无法驾驭。好在此地位处四环,夜间车辆又少,才没出什么事。开了一会儿,慢慢顺了手,一直像醉汉般的汽车总算能平稳行驶了,他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看后面两人。

  陆文斜躺在后座,除了口鼻间已凝结的血,几乎看不出有什么伤。但郭铭和徐东卓都知道,此刻他身上的伤恐怕难以想象,全凭惊人的毅力才忍了下来。

  为他擦去脸上汗水,徐东卓问道:“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陆文呻吟了一声,缓缓道:“肋骨断了七八根,左手骨头也折了,胸骨可能也断了几根,右边耳朵完全听不见,大概有点脑震荡,不过还好……”

  郭徐两人不由相顾骇然,这样的伤叫还好?发觉陆文已渐渐陷入昏迷,徐东卓伸手在他额头一摸,大惊道:“好烫手,这下恐怕要糟!”

  郭铭一面开车,一面道:“怎么回事?悦慈不是说他不会生病吗?”

  徐东卓摇头道:“这不是发烧,我看他和我们当初异能使用过度时的情况差不多。这小子今晚太猛了,竟能和那个怪物打个旗鼓相当,加上他的身体正在修复伤处,异能大量使用,透支后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怎么办?”郭铭从后视镜中看着陆文,担心的道。

  陆文这时又迷迷糊糊的醒转过来,喃喃道:“老子没事,还死不了…就是脑袋有些发昏,回饭店休息一天,伤就会好了……”言罢又昏了过去。

  徐东卓叹了口气,无奈道:“就按他说的办吧,这样的情况只能让他休息,慢慢恢复。至于身上的伤,他好起来比去医院快多了。”

  郭铭点点头,从怀中掏出地图看看,然后一打方向盘,向住处驶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