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388 2005.09.26 21:56

    这条被埋起来的通道是很久以前废弃的排污系统中的一部分,洞壁满是裂缝,随着三人的脚步不住落下灰尘,空气中更弥漫着一股十倍于外面的腐臭气息。因急速跑动而大口喘气的三人,感觉自己体内好像也要随这股气味腐烂似的。

  突然前面传来阵微光,三人一见无不大喜,赶紧加快脚步。跑到尽头,原来这是条旧有排污管的出口,只见他们位于一道堤坝的中部,下方5、6米是条充满垃圾污水的小河,隔着小河大约10多米,则是另一条堤坝。对面昏昏暗暗,只能隐隐看到有几排低矮的平房。

  探头出去,三人发觉这只是堤坝上数个排污管中的一个,左右两边还分别有几个相同的排污口,其中几个正不断往河中倾泻污水。一股夹杂着臭气的夜风直吹而来,但对三人来说,却无异最芬芳的新鲜空气,他们无不大口深吸。

  只要到了对面,就能顺利逃脱,徐东卓正要利用异能将郭铭和陆文一一送过去,哪知这时他突感脑中一阵眩晕,太阳穴隐隐传来阵钻心的疼痛。

  注意到徐东卓的异样,郭铭赶紧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徐东卓定定神,喘了口气:“这段时间瞬移用得太频繁,出现了点副作用。不过没关系,现在大概还能用两次,我先把你们送过去吧。”

  郭铭忙伸手拦住他:“我们过去了,那你怎么办?”

  徐东卓毫不在意的摇摇手:“我再想办法就是,赶快,时间快来不及了。”

  陆文目测下距离,从随身的包里掏出卷绳子:“用这个,你带着绳子过去,在那头系好,我和郭铭顺绳子过来就成。”

  徐东卓点点头抓起绳子一头,正要行动。他忽的回身对两人道:“罗烈然让我们拿到舍利后,在广州黄埔大道17号和他碰面。现在情况不容乐观,几方都在追咱们,如果有谁不幸走散,就直接赶往广州,明白吗?”

  郭陆两人均点头表示知道,陆文拍拍徐东卓肩膀:“放心,咱们都会没事的。”

  徐东卓这才回身凝目望向对面,看准落脚点后,瞬间消失原地。下一刻他已出现在对面堤坝上,然后立刻开始将绳子往身边的树上系。

  郭铭则伸手按在地面一道裂缝上,向缝中注入物质,并控制其向两旁伸出数股分支,牢牢固定在地面。随后陆文将绳子这头也栓紧。

  哪知就在这时,突听后面脚步声响,林宜璇等已紧追过来。看到对面的徐东卓和连在两头的绳索,她立刻掏枪对着两人:“都别动!”

  徐东卓一见不由大惊,担心两人安危,他正想再瞬移回去。哪知脑中念头刚起,一阵巨疼传来,他惨叫一声,不由捧头蹲下,副作用竟比想象中大!

  对方近在眼前,再没有过去的机会和时间,郭铭和陆文唯有无奈举手转身。林宜璇沉声道:“舍利在谁身上?快交出来。”

  陆文不屑道:“对不起,舍利在对面。现在交易作废,你一样也得不到。”

  林宜璇不由冷笑一声:“019501327,是这密码吧?跟我斗,你们始终差了点。”

  郭铭吁了口气,缓缓道:“东卓果然猜得没错,你们确是想全部独吞。本来我还在想,如果你们守信用的话,事后就按约定给你们小球,看来是不用了。”

  听出他话中的意味,林宜璇微微色变:“难道你们……”

  郭铭伸手从怀中掏出个小盒子,打开,那球体赫然就在里面。跟着他举起右手,手腕晃动间,已在掌中制出另一颗一摸一样的球体:“你的确很聪明,如果是我和陆文,大概真会上你的当。但你却不该小看东卓。”

  略一思索林宜璇已明白遭徐东卓掉了包,她心中着恼,一咬牙向郭铭脚下开了一枪:“那就把它给我,否则我真的开枪了!”

  郭铭毫不畏惧,只是默默注视着林宜璇,也不说话。似乎受不了他的眼神,林宜璇微微别过头:“孟铸,去把东西给我抢过来。”

  孟铸答应一声,缓缓走出几步就要冲上。就在这时,陆文突然抱起郭铭几步冲到洞口,林宜璇见状不加思索扣动扳机,陆文咬牙惨哼,背上已挨了一枪。

  明白他想做什么,郭铭不由大惊失色:“陆文,快放下我!”

  “放心,要老子死,没那么容易,自己保重。”陆文在郭铭耳边低声说了句,跟着双臂用力,已将郭铭远远抛了出去。

  然而在背上枪伤的影响下,这一抛远没陆文预计的远,郭铭身体划过5、6米的距离,伸手抓住绳子,人便吊在小河上方。抱歉的冲向他望来的郭铭笑笑,跟着孟铸已狂呼冲上,狠狠在陆文背上一撞。

  就如断线风筝般,陆文自洞口飞了出去,坠往河中,片刻传来扑通一声,便再没了动静。郭铭不由狂叫道:“陆文!陆文!快回答我!”

  林宜璇追到洞口,看着吊在半空的郭铭,她眼神几次闪烁,终于还是缓缓举起了枪:“把东西扔过来,否则我、我真的开枪了。”

  徐东卓这时已恢复了些,刚目睹陆文坠入河中,就再看到郭铭遇险,他不由心急如焚。然而此时他头痛欲裂,却再无法使出瞬移,唯有眼睁睁看着好友面对枪口。

  他趴在堤坝上不住叫着:“郭铭,给她,快把东西给她!不要开枪…”

  郭铭回过头,平静的看着林宜璇,而在林宜璇身后,孟铸和卫小琅也在默默看着她。一时间,场上几乎完全沉静下来,只有远处排污口中污水泻入河里的哗哗声隐隐传来。忽的,郭铭冲林宜璇露出个淡淡的微笑。

  瞬间,就像有心灵感应般,林宜璇从郭铭的笑容中读到,面前这个总是让自己产生奇怪感触的倔强男孩,绝对不会把东西交给她了。

  刹那间,林宜璇心中划过一阵让她大感难受的电流,她的心似乎也因此抽搐起来。闭上眼睛,她颤抖的手指终于还是扣下扳机。

  砰!清脆的枪响划破场中的宁静,就在林宜璇手指扣动的瞬间,郭铭举起右手挡在身前,弹头射中他臂上的物质,发出声脆响弹飞开去。

  虽然挡下子弹,但在冲击下郭铭再抓不稳绳索,他左手一松,人便向下方坠去。冲望着他的徐东卓做个放心的手势,郭铭低声道:“别忘记,约定……”跟着人便消失在无际的黑暗中。片刻,落水的声音响起。

  “郭铭!”冲下方狂喝一声,徐东卓站起身,狠狠瞪了对面呆若木鸡的林宜璇一眼,他随即紧紧身上的衣服,大踏步消失在沉沉夜色中。

  虽然刚才的约定只是为防万一,但没想到分离会来得这么快。徐东卓确信郭铭和陆文都会没事,那么就照约定,各自赶往广州吧。

  前面,还有很长的路等着自己……

  **

  陆文和郭铭坠河,徐东卓跑掉,而舍利和小球也分别被对方带走,一向自信总是把握全局的林宜璇,可说一败涂地。但奇怪的是,此刻她心中并没有挫折感,反而充满一种莫名的惆怅情绪,难道这就是……悲伤?

  自己终于还是向郭铭开枪了,那一刻,他的心里又在想什么呢?

  林宜璇呆呆出神,卫小琅和孟铸也不敢说话。就在这时,三人身后的洞壁突然破开,他们这才一惊,赶紧回头,却见邓羽飞自破洞中缓缓走出。

  “这儿还真难找,大家都没事吧?”邓羽飞悠悠然走了过来,他的脸上仍带着那幅淡淡的微笑,似乎这世上已没什么可以让他动容。

  “嗯,我们没事,真真姐只是昏过去了。”林宜璇强打起精神说道。

  “是吗,这地方又脏又臭,真难为你了。”邓羽飞用力抽了抽鼻翼,微笑道。跟着他面色一正:“老大刚刚下飞机,要我问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们被骗了,小球早就被掉包,舍利也被带走……”卫小琅低声道。

  微微一愕,邓羽飞紧闭的眼睛转向林宜璇:“有你在,竟然还会这样?”说着他叹了口气,伸指揉揉鼻梁:“这下麻烦了,老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同一时间,远在地面的大街上,闻讯赶来的警方已将现场全面封锁,到处是闪烁的警灯和来来往往的警察。祝依芸、马林还有四名护法武僧也全都上来了。

  慈通也已赶来,此刻他正站在坐在街边的的谢子龙身旁。四名武僧齐齐走到他面前躬身拜倒:“师父,弟子无能,佛祖肉身舍利已被劫走,只将骨舍利夺回。”说着慧真将怀中的那个盒子递给慈通。

  慈通接过盒子,长叹一声:“劫数,老衲将肉身舍利遗失,难辞其疚。慧空慧觉,你们明日随我回去告罪。慧****真,你两人协助谢施主追查遗失舍利的下落,无论如何也要将我门至宝找回!”

  四僧齐齐合什答应一声,慈通这才对谢子龙道:“谢施主,这次的盗宝人均非常人,也只有你们才能将之制服。如能寻回舍利,老衲必有重谢”

  谢子龙点了点头:“大师放心,如今舍利被夺,我们也有失职责,必定会尽力将它找出。一切交给我来办,您尽管放心。”

  慈通又叮嘱一番,这才带着慧空慧觉离开。等慈通走后,谢子龙立刻问祝依芸道:“你是最后见过他们的人,舍利在谁身上?”

  祝依芸道:“舍利被一个叫徐东卓的拿走了,对方为减小目标,很可能会分开走,但我想舍利在他身上的机会仍然很大。”

  谢子龙随即对身旁的中年男子道:“得贵,你立刻带依芸去找绘影专家,画出徐东卓的模样,用网络传给各地警方,叫他们密切注意这个人。有发现后不准行动,立即向我们报告。就算东西没在他身上,也得从他那儿找到!”

  这时才看清王得贵的模样,这人大约50来岁,个头不高,身体还微微有些发福。他样貌普通,满脸胡子拉碴,就像随便哪处国营企业都能找到的即将退休的老工人。很难想象这么个糟老头,竟也是战斗组的成员。

  听谢子龙这么说,祝依芸担心的道:“队长,这次你也要去吗?”

  谢子龙冲他微微一笑:“这次咱们组吃了这么大的亏,我可不能再坐视了。放心吧,最近我身体好些了,不会有事的。”然而话没说完,他又是一阵猛咳。

  担心的看看咳嗽不止的谢子龙,祝依芸嚅嗫下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说出来。跟着她便和王得贵一起走了下去。

  **

  而在这时,离此处极远的一条污水横流的小河沟中,一人艰难的自河中爬起。

  这人正是郭铭。刚才坠河后,他发觉水流比想象中湍急很多,加上夜晚目不能视,昏昏噩噩下他被冲了老远,才找到机会爬上岸。

  筋疲力尽的伏在岸边,他几乎是搜肠刮肚的吐出不小心喝下的污水,连连咳嗽不止。爬上岸,就着微弱的光线检视一番,郭铭发现手机已不知在什么时候遗失,所幸那小球和装着证件及部分现金的钱包还在。

  自己的手机丢了,徐东卓的前些天也被烧毁,陆文则不知被冲到那儿去了。现在三人是谁也没法联系上对方,可算是彻底的失散在这个城市中。

  刚才还和同伴在一起,想不到转眼间就变成独自一人,郭铭靠坐在岸边,呆呆的仰望夜空。陆文和东卓,你们是否平安呢?

  忽的,郭铭记起临行之前的约定,眼中瞬间恢复光彩。

  不论怎么样,自己一定要到目的地,到那里,一定能再见到伙伴!

  广州…喃喃念了一句,他默默站起,头也不回的走入河边的黑暗中。

  前面,还有很长的路等着自己……

  ************************

  第五集更新完毕,第六集会在10月更新。

  具体日期么...待定。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