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293 2006.03.22 18:58

    见他这时还能开玩笑,郭铭稍稍放心,没好气的在他头顶一拍:“你小子从来没有好话,我挨枪你很开心啊?”

  “哈哈,咳咳…哈,好兄弟有福我享,有难同当嘛。”

  刚要扶起徐东卓,郭铭眼睛扫过那几具守卫尸体,又把他放下:“你等一下。”

  说着他跑上很快将这些尸体上的手雷全部摘下,看着郭铭手里捧着的七颗手雷,徐东卓愕然问道:“你想干嘛?”

  冷冷一笑,郭铭走到通风管道口:“那混蛋是真的把我惹火了,我要让他知道随便胡来会有什么后果。再说下面那群生化兽也不能让它们逃出去,为民除害,正好一举两得。”

  看着郭铭将六颗手雷扔进通风管,再拔去最后一颗手雷的保险销,徐东卓喃喃道:“这小子发起飙来比我还狠,我总算明白慈通老头那话的意思。这下曾遁要是还不死,可能连他自己都不会信…”

  转身一把扯起徐东卓,郭铭带着他拼命往外跑去。刚出门就听一阵有若爆雷的巨响,整条通道都摇晃起来,天花板承重的金属发出疲劳的吱嘎声,裂痕处处,大团火焰顺着所有可能宣泄的通道狂飚,温度骤然升高。

  “我的妈呀,你小子头脑发热就什么都不管,被你害死了!”沿着通道狂奔的郭徐两人不住躲避身后追来的火焰,还要防备头顶砸落的金属板,狼狈不堪。

  郭铭还好一点,徐东卓腹侧的伤口因连续运动再次撕裂,鲜血渗过绷带流到裤子上。剧烈的痛楚疼得他嗤牙咧嘴,几乎是被郭铭拽着跑。

  终于,连续的爆炸止歇下来,整条通道几乎变了模样,烟雾弥漫,四处都是爆炸后的残骸,泥土沿天花板的缝隙掉落,让人怀疑这里是不是会随时垮掉。

  “要是老子以后每月都来这么一次,一辈子跟你没完。”看着被血浸透的裤裆,徐东卓恶狠狠的道。

  连试几次通讯器都没有信号,郭铭泄气的将之收入怀里,再为徐东卓裹了一次伤口,郭铭扶起他:“走吧,现在什么都一塌糊涂,我连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上帝保佑咱们出去前别碰上生化兽吧。”

  **

  爆炸震动了整间地下工厂,在之前的连续冲击下本就不堪重负的地下结构来了一次总爆发。几乎每一处地方都在坍塌,短路的电线燃起处处火头,四处烟雾弥漫,闪烁不止的灯光营造出一种极为诡异的氛围。

  工厂内的自动排烟装置拼命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嗡嗡的声响到处都是。追入门内的庞令明一伙小心的在各处废墟间移动着,突然的意外为他们造成很大的麻烦,在这么低的能见度下,对方可以轻易的设伏袭击。

  正行动间,混乱的通道内突然刮起一阵奇异的风,所有烟尘像有人指挥般朝他们涌来,众人立刻就像进入暴风中心一样,被厚厚的尘灰逼得喘不过气来。

  走在最前面的邓羽飞刚说了一声:“小心!”便听唰唰几声锐响,最后面的三名男子齐齐发出惨叫倒下。

  韦真真毫不迟疑转身就撒出一把气丝,但没缠住任何人。这样的情况下没人能准确的判定敌人的位置,庞令明大喝一声:“靠在一起,羽飞,找出敌人!”

  丝毫不受影响的邓羽飞微一点头,消失在狂舞的烟尘中。同时剩下的三个人紧紧靠在一起,庞令明将身周重力稍微改变,立有数块巨大的金属板浮在半空围着他们旋动起来,形成很好的防御。

  对不能视物的邓羽飞而言,这种环境对他丝毫没有影响。在各堆杂物间灵活的移动,他很快接近藏身一根柱子后的楚无尘。

  嘴角逸过一丝笑意,邓羽飞悄悄绕开对方视线,从一旁摸了过去。虽然风是由楚无尘造出,但他也因此受到影响,此时在楚无尘眼里也是灰蒙蒙一片。

  他倒并不担心对方会找到自己,事实上楚无尘还巴不得庞令明不顾一切的冲出来,雷禅等人的枪就在外面侯着呢。

  呜呜的风响掩盖一切声音,正全神贯注操纵风力的楚无尘突的没来由感到后颈一阵发凉,这个感觉他并不陌生,这是长期在危险环境中培养的第六感在提醒他,有危险就在背后。

  尽管想不出会有谁来袭击自己,他还是本能的向前一扑,但背部右边的肩胛骨缝隙中立刻传来一阵剧痛。不用看他也知道,中刀了!

  没有任何迟疑,楚无尘就势一滚翻往左侧,同时两手连连后挥制出数道真空刃阻截来敌。但从真空刃砍中墙面发出的脆响来看,并没伤到对方。

  这时他已来不及操控风力,但风在自身的作用下,仍可维持一阵。楚无尘不知道对方究竟凭借什么准确的找到自己,但显然这个环境对他非常不利。

  看不到,听不到,楚无尘有些无奈的想,自己总算明白庞令明他们的感受了,可恨的是同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受了袭击,更别说来救援了。

  默默检视一下伤口,楚无尘知道对方是个绝对的行家,肩胛骨间的伤不仅难以止血包扎,而且他整条右臂已渐渐失去活动的能力。但毕竟是老手,他心中没有一丝焦躁畏惧,只是原地蹲下静静感受周围的动静。

  嚓!左侧突的传来一声轻响,似乎是对方不小心踩破一块木片。瞬间楚无尘已起身对准那方接连弹出十余道风刃,将地面割得裂痕处处。

  “我只是随手丢了块石头而已,看来你也不过如此,一旦失去视力就什么也做不来。”突然间,楚无尘耳边传来邓羽飞淡定的声音。

  “……!”来者居然已无声无息到了身旁,一瞬间楚无尘竟惊至无法动弹。

  腰后再次传来一阵剧痛,一个冰凉的金属物体缓缓滑入他的体内。楚无尘猛的清醒过来,厉喝一声反手向身后抓去。

  邓羽飞一把握住楚无尘反抓的左手,轻松的将腕关节错位,同时匕首毫不停顿的缓缓向他体内捅进,一分一分深进,既不快,也不慢。

  看邓羽飞淡定而隐有一丝兴奋的神情,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在敌人意识清醒下施与死亡,慢慢感受绝望和恐惧增加的感觉,他甚至能清楚的知道刀刃正缓缓触及楚无尘的肾脏。

  “我不喜欢杀人,但很多时候并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死之前记住我的名字吧,邓羽飞…”将头凑到楚无尘耳边,邓羽飞叹息着道。

  “哼!”楚无尘并没太大反应,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

  邓羽飞倏的觉得不对,两人周围的空气流转似乎突然间停顿下来,声音全部消失,形成一种极其诡异的静谧。就好像…好像所有的空气都被抽走?

  “糟糕!”在心头惊呼一声,想不到楚无尘可以控制风力到这种程度,邓羽飞一抽匕首就要退走,以楚无尘现在的伤口,抽去匕首立刻就会大出血。

  哪知一抽之下匕首就像悍在他体内一样纹丝不动,却是楚无尘用肌肉将刀刃死死夹住。邓羽飞当机立断在刀柄一推将楚无尘推得扑前两步,整把匕首都没入他的身体,同时不知怎么他人已退出三步开外。

  被楚无尘强行压缩的空气瞬间爆发开来,形成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真空场,所有的空气疯狂的向这个空洞中涌入,其破坏力是极其惊人的。

  邓羽飞上身微微一仰,同时两手交叉护住头脸,将伤害减小到最低。饶是如此,他的两臂立刻爆出一团血花,人被狠狠弹飞撞在十余米开外的柱子上。

  身在中心的楚无尘也不好受,虽然努力控制真空场的流向,但身受重伤后无法集中精神,让他也受到波及,半个身子都被撕开裂口。由于受伤下无法发挥这招的全部威力,并没能像预期那样将邓羽飞撕个粉碎。

  “妈的,所以老子讨厌用这招,我这样的帅哥干嘛要弄得一身是血…”不甘的抹了一把满脸的鲜血,楚无尘像个血人一样栽倒在地。

  这时场中的狂风渐渐止歇下来,几乎在视野恢复的同时,挡在庞令明外面的铁板已发出连串当啷脆响,被雷禅等人的枪打得火星乱溅。

  “去帮羽飞!”庞令明大喝一声,铁板打横向雷禅等人的藏身处飞去,同时韦真真则向邓羽飞那方跑去。

  恰在这时任漠羽也跑向楚无尘,两人几乎撞个对着。大吃一惊,韦真真立刻对他撒出一把气丝,虽然看不清,但任漠羽没有任何犹豫的扑到一边。

  气丝缠上几根突出地面的钢筋,立刻将其搅得粉碎。任漠羽一滚爬起刚将腰上的冲锋枪举起来,枪身便被紧跟而来的气丝分为几截。

  “妈的!”一把甩开半截铁块,任漠羽随手操起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

  知道任漠羽异能的厉害,韦真真大骇急避,还在半空石头就已爆炸,飞溅的石屑子弹般将韦真真肩膀擦出数道血痕。被爆炸的冲力一带,韦真真立足不稳就往一旁倒去,任漠羽立刻紧迫而上一掌推向她的小腹。

  就在这时,任漠羽背后人影一闪,林显伟突然跃出一把抓着他的肩膀。令人惊奇的是,随着哧的一声轻响,着手处腾起一股青烟,任漠羽结实的丛林装居然烧焦般迅速破开个洞,下面的肌肉立刻焦黑一片。

  “喝啊!”旋身一踢逼开林显伟,任漠羽赶紧退到一旁。他整个肩膀的袖子都被烧穿,肩头厚实的三角肌现出一块触目惊心的焦伤。

  “你去帮羽飞,这人我来对付。”林显伟低声对韦真真道。

  点点头,韦真真迅速跑开。面对恶狠狠盯着自己的任漠羽,林显伟轻松的道:“别装了,其实你根本不疼。人的身体如果接触两千度以上的高温,肌体会立刻坏死,痛觉神经坏死根本不会让你感觉到任何疼痛。”

  任漠羽摸摸触目惊心的伤口,淡然一笑:“是么?其实疼不疼,对我都一样。”

  随手抓起一根钢筋,看着它在手中慢慢熔成钢水,林显伟声音转冷:“不过如果温度在八百度左右的话,坏死肌肉的疼痛足以使人发疯。我的手可以任意控制两千度以内的高温,需要几度就是几度,你要不要试试?”

  不待任漠羽回答,他一把甩出手中沸腾的钢水,同时人急冲而上。面对有如一团火焰的灼热钢水,任漠羽不闪不避只是将双手在脸前一架,钢水全部溅上他的手臂,发出哧哧的的声响,一股焦臭迅速弥漫开来。

  对任漠羽这近乎自杀的举动,林显伟微微一愣,在这刹那任漠羽双手猛的分开,出现在林显伟眼前的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这个人究竟怎么回事?足以让普通人发疯的剧痛,为何他竟一点反应也没有?林显伟心中刚划过这个念头,任漠羽伸掌在他肩膀一推,将他推了回去。

  砰!林显伟肩头的肌肉猛然鼓起炸开,爆出漫天血雾。惨哼一声,林显伟捂着肩头连连退后,满脸不能置信的看着任漠羽轻松的连皮带肉撕去已在手臂上凝固成铁块的钢水:“怎么可能…”

  “哼,你知道吗?每次使用能力,我都能感觉到手掌肌肉的呻吟,那一定非常疼,疼得叫人受不了。可是我感觉不到,一点也感觉不到,因为我天生就没有痛觉,不然我恐怕早就被自己的异能折磨得疯掉了…”

  一边说着,任漠羽一边缓缓走上:“拜它所赐,我从来不知道疼是什么感觉,我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完整的人。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把挣来的钱全部花到医治这毛病上去,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重新体味什么叫痛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