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358 2006.04.19 21:39

    “听他的。”方老无奈吩咐道,众人唯有往后散开。

  “慢着!”曾遁突然又道:“别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我注射的血清只是半成品,别想糊弄老子,凭南明的技术能力肯定已经研制出完全品,快交给我。”

  “悦慈手里的就是。”方老不动声色的指指方悦慈手里的针剂。

  “是么?”曾遁冷冷一笑:“他们两个也被我用生化兽的爪子抓伤,呆会儿我就带走一个,我能活,他就能活,不然大不了一起死。”

  “你…”想不到他竟这么精明,曾遁气得说不出话来。

  眯眼看了曾遁片刻,方老点头道:“曾先生果然厉害,孙易,拿来。”

  气鼓鼓的孙易不甘心的从怀里掏出一盒蓝色针剂递给方老:“现在只做成这么一盒,就要便宜这个混蛋,真不甘心。”

  见目的得逞,曾遁不由得意狂笑。把蓝色针剂交给方悦慈,方老和众人就往二楼走去,徐东卓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悦慈,你小心,那家伙是个疯子。”

  “嗯,我没事的。”方悦慈淡然一笑,径直向曾遁走去。

  当电梯的楼层显示不住增加时,方老和众人也来到二楼的围栏处,隔得远远的居高临下看着大厅。在这样的距离下,再没人能做什么。

  方悦慈走前两步将针剂扔了过去, 曾遁接过径直取出一只针抽取血清注入体内,片刻,只见他神情一松,显然血清已起作用。

  一直观察着他的方悦慈这时说道:“血清已经给你,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咧嘴一笑,曾遁把剩下的血清揣进怀里:“谁说,我要放人?”

  “……”在方悦慈惊愕的眼神中,他缓缓举起枪:“你们南明这次把老子害苦了,我又怎能不有所回报?杀了你们三个,就算稍稍补偿好了。”

  “混蛋,你想做什么!”“快住手!”察觉这边的不对劲,二楼众人纷纷大喝。

  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曾遁缓缓拉下枪机保险:“还记得那晚在楼顶,你给我几枪,老子这辈子都没被人那么射过,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

  看着神情漠然的曾遁,方悦慈似乎又回到那个可怕的夜晚,一样的疯狂眼神,一样的枪口,但这次,却只有她一个人面对……

  “东卓!”突然间,方悦慈几乎是下意识的尖叫道。

  “那小子恐怕没办法赶过来,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代替?”突然间,曾遁身后想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正要扣下扳机,咋听此言,曾遁心下大惊。“什么人!”一声厉喝,他迅速转身就是几枪,哗啦一声对面一堵玻璃被击碎,但哪里有人?

  “曾疯子,连我的声音都记不得了么?”声音再次从曾遁身侧传来,曾遁大惊转身,几在同时一道白光一闪,又迅速分了开来。

  当啷,清脆的响声中,却是曾遁手里的枪坠地,他捂着滴血的手腕不住后退,恶狠狠的瞪着对面一个从容微笑,双目紧闭的年轻男子。

  “邓羽飞,好啊你!”

  “不劳动问,我当然还好。”淡然一笑,邓羽飞微微点头致意。

  他竟然也没死!?

  “王八蛋…”曾遁迅速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已纷纷向这边赶来,他知道自己已失去杀人的机会。再狠狠瞪了邓羽飞一眼,曾遁毫不犹豫的就往外冲去。

  知道不能把这人逼急了,邓羽飞让过身子任他跑过,很快外面就传来一众警卫的呵斥与枪声,跟着不住远去,曾遁显已轻松破开包围。

  “谢谢你。”回过神来的方悦慈匆匆向邓羽飞道个谢,就急忙走到雷禅和任漠羽身边蹲下检视他们的情况。

  片刻方老等人也跑了过来,尹兰上下一打量:“原来是你!”当下一脚勾起曾遁落下的枪便对准邓羽飞,看来她还记着昆明机场的事。

  面对尹兰盛怒的枪口,邓羽飞苦笑着举起双手,显示自己并无恶意。

  “尹兰,快去追曾遁!”方老按下尹兰的枪口,低声吩咐道。

  “老头子,可是他…”尹兰大急辩解。

  方老打断她:“刚才是他救了悦慈,而且我在这里,他做不了什么。”

  尹兰无奈,唯有持枪追了出去。方老向邓羽飞点点头,走到方悦慈身边:“他们究竟怎么了?”

  “雷叔和漠羽都感染了病毒,只注射了少量半成品血清,现在病毒发作,他们才成了这样子。”方悦慈迅速道。

  方老皱起眉头:“你有办法治疗吗?”

  方悦慈摇了摇头:“病毒已扩散全身,必须用蓝色的血清。”

  “刚才唯一的血清已经被曾遁拿去了。”孙易一听勃然色变:“我本来准备等陆文回来再抽他的血继续研发,但现在这小子不知所踪,已经没办法再制作新的血清,这可怎么办?”

  “那必须赶快抢回来,我现在只能暂时把病毒抑制住。”方悦慈说道。

  方老二话不说,立刻同众人追了出去,然而来到外面,除了一地受伤呻吟的警卫,哪还有曾遁的影子?

  “那家伙很厉害,已经让他跑了。”见几人出来,祝依芸说道。

  这时一个躺在地上的警卫忽的一声惊叫,却是从大厦中央跳下一个人来。坠至半空人影一闪,徐东卓已稳稳站在众人面前:“怎么样了?”

  “人救出来了,但雷禅和任漠羽中了病毒,唯一的血清在曾遁身上。”郭铭迅速对他解释道。

  犹豫一下,徐东卓突然道:“曾遁往哪儿跑了。”

  “那个方向。”一名警卫心有余悸的向左边指了指。

  “我去。”徐东卓二话没说就要往那边跑。

  郭铭大骇,赶紧拉住他:“等等,你疯了,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徐东卓点点头:“那也必须去,只有我才能跟着他,别废话了,病毒可等不了人。”说着他抓过两名警卫腰间的抢揣在怀里就要离开。

  众人知他说的是实,现在只有徐东卓的瞬间移动才能跟上曾遁,并伺机夺回血清。但他一个人,能应付曾遁这疯子么?

  “你、你千万小心。”方悦慈轻轻拉住徐东卓的袖子。

  转头露出个让她放心的笑容,徐东卓笑道:“别担心,我自有法子对付他。别让任漠羽和雷禅死了,等我拿血清回来。”

  说着他向曾遁逃走的方向追去,一个瞬移已消失无踪。

  出现在一栋楼房的楼顶,徐东卓游目四顾,片刻几步冲向天台边缘往半空一跃,人已消失不见,下一刻再次出现在另一栋楼的顶端。

  努力四下张望,他焦急的道:“快啊,混蛋,你在什么地方,快出来…”

  连续换了几栋楼房,徐东卓几乎把这一带搜了个遍,就在他快要灰心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野里。

  望着曾遁的背影消失在一条小巷里,徐东卓暗自松了口气,脸上已浮现一个自信的笑容:终于追上你了,王八蛋,我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踏足天台边缘栏杆向小巷那方飞身一跃,他紧跟着消失半空……

  **

  而在这头,众人回到大厅内,雷禅和任漠羽已被孙易带去医疗室隔离治疗,邓羽飞仍静静立在原处,等着他们。

  看到他,尹兰的脸色又不由自主难看起来,事实上,由于之前发生的种种事,这里的人看到他都没有好脸色,只是碍于他刚才出手相助,才没有发作。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毕竟在地下工厂有过交往,郭铭先开口道。

  邓羽飞淡淡一笑:“当时的确很危险,我运气好罢了…”他虽说得轻描淡写,但郭铭知道能从司马望候手底逃脱,实际情况肯定没这么轻松。

  “那你突然来到南明,又为了什么?”方老也问道。

  出乎众人意料,邓羽飞走前几步,突然一屈膝向方老跪了下去:“我为本组织之前所做的一切道歉,这次来是请方悦慈小姐救救我们老大。”

  料不到他有这样的动作,众人都大吃一惊。方老微一扬手,一股念力把他托了起来:“先起来,有什么话上去再说。”

  回到上层的会客室,邓羽飞解释缘由,原来虽成功逃离地下工厂,但他们组织已元气大伤,加之失去司马望候的支持,无法得到最有效的医治,重伤的庞令明伤势不断恶化,已经危在旦夕。

  无奈之下,邓羽飞只好独自来南明集团求援。最后他道:“老大的伤不断加重,已经快不行了。只有方小姐才能救他,希望方老先生能够答应。”

  “哼,你还好意思来求救,也不想想你们杀了我们多少同伴!老头子,不能答应他,谁知道这次他们又是在耍什么花招。”尹兰第一个出言反对。

  祝依芸也道:“文栋的眼睛就是被他弄瞎,马林也死在庞令明手里,现在你还敢跑到这儿来,你以为我们特调科会放过你吗?”

  邓羽飞静静听完她们的话,平静的对方老和谢子龙道:“之前一切都是我们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老大和我也已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觉悟。只要方小姐肯施援手,我们将全力帮助你们对付司马望候。”

  顿了顿,他又道:“宜璇对生化兽的事并不知情,只要特调科肯答应放过她,事后我们组织剩下的三个人,可任凭你们处置,绝无二话。”

  说出这话,不啻他们已有投案蹲大牢的觉悟。何况若有庞令明等人的加入,可以进一步了解司马望候的底细,且是一个很大的助力。想到这儿,方老和谢子龙对看一眼,均暗自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躲在哪儿?”方老缓缓问道。

  邓羽飞毫不犹豫的说出一个地点,尹兰看出方老有些意动,不禁大感恼怒:“老头子,难道你真想帮他们?那死了的倪牧,苏逸凡和黄震他们怎么办?”

  叹了一声,方老道:“打来打去,谁又是真正的胜利者?最后还不是便宜了司马望候。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他,又何不…”

  话未说完,就被尹兰打断:“废话,我不知道那么多,我只知道很多同伴都死在他们手里,你现在要救庞令明,他们绝对不会瞑目!”

  “尹兰,你…”孙易还想劝她,尹兰却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将门狠狠一摔以表示自己心中的不满。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由始至终邓羽飞都没说一句话,只是静待方老的决定。片刻,方老道:“悦慈,你愿意去一次吗?”

  方悦慈微微点了点头,方老道:“那好,郭铭,你陪她走一趟吧,我会派一个医疗小组随行,可以的话就把人接到南明来。”

  “依芸,以防万一,你也一起去。如果发生什么事,你可自行处理。”这时谢子龙也对祝依芸道,并特别加重最后两句。

  “多谢方老先生,羽飞今天说过的话,绝不会食言。”邓羽飞感激的站起。

  方老却只微微摆了摆手,似乎做出这个决定让他非常疲惫。再行个礼,邓羽飞当下走出,片刻众人陆续离开,房中只剩下他和谢子龙。

  轻咳两声,谢子龙慢慢道:“你这么做,恐怕会引起手下的不满。”

  不知可否的嗯了一声,方老无奈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沉默片刻,谢子龙点点头:“是,如果我是你,也会这么决定。”

  “是啊。”方老叹了口气:“坐在这个位置,远不如表面那么轻松,现在我也在为当初进攻地下工厂的轻率举动后悔,可是,又能让谁知道?尹兰说得没有错,死去的黄震他们不会瞑目,但若她要一个怨恨的对象的话,就是我好了。”

  默默看着方老突然间像是老了十年的疲倦面容,谢子龙没有说话,只是不断想起的轻轻咳嗽回荡在空寂的会客室里……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