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314 2005.09.23 21:33

    出了银行,三人却并未回饭店,而是坐车向明晚行动的那条大街而去。在车上,徐东卓对郭铭和陆文道:“我们也去现场看看。”

  不多时来到目的地,这条街道和照片显示的一样,大概有两百米长,路旁是一家接一家的店铺,两边的楼都不太高。从这条街道往前不远处就能上去往首都机场的高速公路。站在街边四处望望,他们记下那个下水道井盖附近的地形。

  就在三人忙着踩点的时候,却不知对街一栋大楼的某个窗户里,一双眼睛通过望远镜将他们看个一清二楚。观察一阵,那人放下望远镜,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喂,那三个人到这里来了。”

  电话那头,坐在车里的林宜璇听了片刻,吩咐道:“我知道了,不用理他们。”

  放下手机,她身旁的邓羽飞不禁皱眉道:“真的不管他们么?”

  林宜璇毫不在意的道:“他们大概也是不放心,才去踩点,我们刻意阻止,反而会引起他们的疑心。谅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不必去费心了。”

  听她这么说,邓羽飞便不再说什么,默默坐回椅内。过得片刻,他将头转向车窗,伸指在紧闭的眼皮上敲敲,喃喃道:“真的么……”

  在周围转悠两圈以后,三人一头钻入两旁的小巷中。徐东卓对郭铭和陆文道:“东西已经成功掉包,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明晚怎么顺利把舍利弄到手了。这事儿不能任凭林宜璇摆布,我们也得有所准备。”

  对他的话郭铭和陆文均表赞同,陆文道:“我会要求和那个傻大个一组,只要他从车里得到保险柜,我就找机会抢下来。但首先得想好该怎么撤退。”

  徐东卓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只有你能对付他。熟悉了这周围的地形以后,我们再到底下去看看,说不定能有好办法。”

  在周围转悠两圈以后,三人在某条小巷中找到另一口井盖,确信四周没人注意,他们拿出事先买好的电筒,便钻了下去。井盖下是新建的排污系统,空间非常大,排污管足有2米多高,人走在里面一点不觉狭窄。

  在手电光束的照耀下,排污管内显得阴沉恐怖,三人的脚步声空荡荡的传出很远。由于才投入使用没多久,这里面污水并不多,只在排污管底部有一些,人走在两边很便利,但沉闷的空气中那股臭味仍让三人大感难受。

  林宜璇没有夸大其辞,这些排污管四通八达,走不多久就有岔道,岔道又分出另一些岔道,密密层层下,形成个庞大的网络。由于所有的排污管都是一副模样,不熟悉的人走入其中,很容易就会迷路。

  三人全靠郭铭制出的物质做标示,才敢在这些岔洞中钻来钻去。走了一阵,徐东卓忍不住抱怨道:“真是鬼地方,难怪下水道里的老鼠都能养出四个忍者神龟来,日久天长这儿肯定会生妖怪…啊,******,又有老鼠从我腿上爬过去了!”

  郭铭也感不好受,他捂住鼻子压抑着胃中天翻地覆的呕吐感。这时却见在前领路的陆文猛的停下脚步:“别废话了,快来看看。”

  两人赶紧跑上,只见前方的通道口被一道金属栅栏给堵住,构成栅栏的钢条足有拇指粗。由于时间并不久远,钢条在电筒的照耀下还闪着光。

  “看来再过去,就是旧的排污系统了。”郭铭用电筒向内里照照,说道。对面黑沉沉的,充满腐臭和死寂组成的诡异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陆文伸手抓住钢条略一使劲,徐东卓见状问道:“怎么样?”

  陆文摇了摇头:“很牢固,孟铸就算能掰开它们,也得费些时间。”

  徐东卓一听大喜:“太好了,那就选在这儿吧。郭铭,先打开它。”

  郭铭在扣住栅栏的锁孔中注入物质将其打开,三人便从洞口钻了进去。这里面狭窄得多,他们必须猫着腰才能移动,孔道里很脏,臭味也更加浓烈。

  只移动一阵三人便大呼受不了,好在不久前面就出现个通往地面的井盖,他们立刻争先恐后的爬了出去。这里位于某条小巷的墙角,位置还算隐蔽,离大街有一定的距离,最重要是四周全是旧式的四合院,四通八达,很便于逃离。

  盖上井盖,三人走到一旁。此刻他们衣裤上全是在下水道中蹭的污渍,人人身上散发出一股腐臭的味道,可说为了踩点,他们牺牲真是不小。

  “唉,这次出来本就没带多少替换衣裳,这下可麻烦了。”郭铭苦着脸道。

  “有计划了吗?”陆文深深吸了两口新鲜空气,问徐东卓道。

  徐东卓晃晃脑袋,似是要甩去鼻中残留的臭味,他闻言一笑:“回去再说。”

  就这样,在各自的算计和猜测中,最后平静的一天就这么过去…….

  **

  第二天,三人如约来到那座仓库。林宜璇等人早已等候多时,见他们来了,她随即开始详细安排行动中各人的职责。

  她先对邓羽飞道:“保全公司的职员制服和证件我已经准备好,你设法混进去做内应,一旦对方可能改变路线或者有别的情况,立刻向我报告。”

  邓羽飞还是那幅悠悠闲闲的模样,他笑着点点头:“安啦安啦。”

  跟着林宜璇又道:“徐东卓,由你负责驾车挡路,什么时候开始我会通知你。同时小琅按计划破坏路面,务必要让防弹车停在指定地点。而对方的车停下后,孟铸立刻从下面夺走保险柜,其他人则跟我负责掩护,没问题吧?”

  对她的安排众人自然没有异议,纷纷点头。却听陆文道:“且慢,不能只让你们的人负责抢舍利的行动,为公平起见,我必须和他在一起。”

  林宜璇考虑片刻,点头答应。跟着她拿出八副极小的内贴耳麦递给众人:“大家随时准备联络。由于特调科的战斗组极有可能会随行秘密护送,加上护法武僧,将会很难对付。因此我们不能恋战,一旦得手就立刻离开,在这里会合。”

  又再商量了一些行动细节后,准备妥当的众人便安心等待夜晚的到来。

  当夜11点半,八人秘密潜入这条街,各自就位。徐东卓在卷帘门后的货柜车里,卫小琅坐在他身边。孟铸和陆文已在下水道下就位,邓羽飞则于下午偷往保全公司,据他传回的信息,也已成功潜入。

  街道两旁的楼顶,林宜璇和韦真真在左,郭铭在右,也已就绪。每个人都静静呆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等着那一刹那的开始。

  忽的,远处灯光亮起,一个车队缓缓驶了过来。林宜璇举起带夜视功能的望远镜看过去,随后在耳麦内沉声道:“目标已经出现,各就各位!”

  终于来了!一瞬间,所有人均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随着车队驶近,渐渐可以看清,车队由四辆车组成,当头是两辆黑色的加厚八人座面包车。第三辆正是目标,改装过的防弹押运车,而在最后是一辆越野车。

  每辆车保持十来米的距离,所有车窗紧闭,默默行驶,显得颇为神秘。林宜璇拿着望远镜一直跟随车队的行进,很快,车队进入大街,缓缓向埋伏地点驶来。

  终于,第一辆面包车驶过那个井盖,片刻,第二辆紧跟而上。就在第二辆面包刚刚驶离井盖时,林宜璇下达了命令:“行动!”

  徐东卓早已将货柜车发动,耳麦内一传来林宜璇的声音,他立刻狠踩油门直冲而出。当货柜车撞破卷帘门冲入大街上时,正好对着第二辆车的车尾。

  一切来得太快,货柜车刚冲出,卫小琅便打开车门跃出,着地后几个翻滚来到井盖前方。伸掌按住地面由左至右一划,坚实的路面随即被他震出一道凹漕。

  紧跟着便听轰的一声巨响,货柜车撞上第二辆面包车的车尾,那辆面包车瘁不及防,被强烈的冲击带得原地飞旋,跟着撞上路边墙壁,再不动弹。

  这时车队才反应过来,押运车连忙一个急刹。由于离井盖已经很近,刹车后的惯性还是将它带往前方,跟着车轮陷下凹漕,随即停了下来。

  货柜车完美的进入预定位置,一切都在林宜璇的计算之中!一见押运车停下,林宜璇随即发布了第二道命令:“孟铸,开始!东卓和小琅撤离!”

  跟着在她示意下,韦真真和郭铭拉开早已准备好的烟雾弹向下扔去,很快一股浓烟就在街上弥漫开来。而在同时,押运车下方的井盖移开,孟铸手持那台特制的打洞机贴上押运车底盘,随着阵阵轰鸣,大蓬火花飞溅开来。

  乘乱徐东卓早已跳下货柜车,不过他并未按双方预定的计划离开现场,而是钻入小巷向昨天他们探察过的那个下水道井盖跑去。

  这时除了毫无动静的押运车,面包车和轿车内迅速跳下十多名手持武器的警卫,就着车身掩护向两旁不住张望。不愧是专业的保全公司,短短一会儿就快速做出反应,而且每人都带着防毒面具,催泪瓦斯并未造成多大影响。

  不过因烟雾的阻挡,他们一时间还无法有效的搜寻袭击者的位置。就在这时,押运车车底已被钻通,一口小小的金属保险箱顺利的自破洞中坠入下水道。

  伸指敲敲耳麦,林宜璇立刻叫道:“得手了,全部撤走!羽飞,找机会离开!”

  她和韦真真,还有对面楼顶的郭铭立即反身向后,跑到天台另一侧,这里有事先准备好的绳索。挂上滑钩,三人迅速顺大楼背后向下滑去。

  这时押运车后车厢打开,一名警卫惊慌的跑出:“不好,保险柜被劫走了!”

  “什么!?”众人一听均不由大惊,这怎么可能?

  两名警卫立刻跑上,其中一人问道:“怎么被劫的?”虽然戴着防毒面具看不到脸,但听他声音,赫然就是特调科战斗组的组长谢子龙。

  那名警卫结结巴巴的道:“好、好像有什么东西把车底钻通,然后就……”

  “糟糕!”谢子龙低喝一声,立刻趴在车底向下看去,片刻,他直起身伸掌在押运车驾驶座的车窗上一拍:“快把车开走!”

  咣啷一声,押运车特厚的防弹玻璃竟被他这掌拍得粉碎,窗后露出驾驶员惊慌的面孔。但因用力过猛,谢子龙扶住车门猛烈的咳嗽起来。

  试着发动几下,那驾驶员哭丧着脸道:“油路被切断了,没法发动。”

  猛喘几声,谢子龙头也不回的向后喝道:“王得贵,过来!所有人下车!”

  押运车内的警卫赶紧跳出,这时又一名戴防毒面具,穿警卫服色的人跑了过来。到车近前,他伸掌贴上车身,也不见有如何动作,只听一连串咔啦咔啦金属错动的响声,偌大一辆押运车的后半个车身竟瞬间分解成一摊零件。

  在一干警卫目瞪口呆下,谢子龙和他身旁的人迅速扫开井盖上的零件,谢子龙搬开井盖就要往下跳,却被他身边的人给拉住。

  “队长,剩下的交给我们,你的身体不宜再久待了。”听这人声音,原来是祝依芸。说着她立刻对王得贵道:“得贵叔,你扶队长离开这儿。”

  虽然带着放毒面具,但场上久久未散的烟雾已令谢子龙大为吃不消,他浓浊的呼吸声连离得最远的人都能听见。王得贵赶紧搀着他就往外走。

  “四位大师呢?”走过一名警卫身边时,谢子龙低声问道。

  “不知道,保险柜被劫走后,他们就不知去向了。”那名警卫答道。

  这时祝依芸已跃入下水道,另一人对场上议论纷纷的警卫道:“还不快去四周搜索一下。今晚看到的事,你们最好就此忘记。”说着摘下面具跃入下水道中,原来是马林。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