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7088 2005.07.31 20:01

    “啊,好无聊啊!”这天早上,徐东卓坐在木屋门口大声叫道。

  这是他们躲到此处的第三天,这三天中众人几乎没离开过房子一步,除了睡觉就是望着空荡荡的大海发呆,完全没别的事可做。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日子的郭铭和徐东卓几乎快被憋疯,相比之下倪牧等就显得颇为悠然。

  倪牧正和楚无尘与方悦慈玩着抽牌游戏,闻言转过头道:“哪里无聊了?”

  正不断向海里扔石子的郭铭怒道:“闭嘴,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那你们学学黄震啊。”倪牧冲正在屋子一角练习蹲马步的黄震指了指。

  就在这时陆文突然起身向门口走去,郭铭立刻羡慕的道:“你又要出去?”

  陆文因为要安排偷渡的事,所以是众人中唯一可随时外出的人。他闻言点了点头:“今天要去见个人,而且食物不多了,得去买些回来。”

  “要买东西?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徐东卓马上站起身。

  郭铭也立马跳了起来:“啊,好狡猾的家伙,明明是我先问的。”

  倪牧无奈的对两人道:“算了算了,我看再不让你们出去,你俩恐怕会发疯。和陆文一起出去走走也好,记得买些报纸回来,有事随时联络我们。”

  一声欢呼,郭铭和徐东卓立即一左一右伴在陆文身边,把他架着一溜烟跑个没影。看到三人离开,正蹲着马步的黄震有些许担心的道:“没问题吧?”

  倪牧闻言点了点头:“嗯,我们也不必太苛责了,毕竟他们还是新手。这两人天分很高,在这次夺回行动中表现非常优秀,就算有什么情况一定也能照顾自己。再说有陆文这个地头蛇照应,应该不会出事才对。”

  无尘闻言不屑的哼了一声:“优秀?哼,他们还差得远啊。”

  黄震不由向他打趣道:“呵呵,无尘,记得当初你刚加入组织的时候,可在尹兰手下吃了不少苦头啊,怎么这么快就充起老大了么?”

  似乎被提起不愿回忆的事,楚无尘难得的老脸羞红,一把抓起身边的烟灰缸就向黄震砸了过去。黄震轻轻巧巧的用两根指头拈住:“哈哈,果然老羞成怒了。”

  倪牧大感兴趣:“哦?这事儿我还不知道,快说来听听。”

  楚无尘赶紧打断他的话头:“呃啊啊啊,住口,安心玩牌吧你!”

  方悦慈瞥了满脸通红的楚无尘一眼:“嗯,我也想听听呢。”

  黄震换了个金鸡独立的架势,缓缓的道“悦慈也想听?那我更得说了。”

  “我叫你别说了!”楚无尘正待跳起,却被倪牧自身后一把抱住。被他缠上哪还挣脱得了?楚无尘虽拼命挣扎呼喊,却也徒呼奈何。

  见楚无尘已被制住,黄震开始摇头晃脑的说起旧事:“话说那年无尘刚到组织,方老吩咐尹兰带这个新人。可笑那小子初来咋到,还不知道尹兰的厉害,竟想泡她上chuang…”

  倪牧大感错愕,立刻用充满怜悯的目光看着楚无尘道:“无尘啊,我知道你一向色胆包天,没想到你竟然会不知死活到这种程度,连尹兰姐的主意也敢打。”

  方悦慈也忍不住笑弯了腰:“那他的下场一定很惨咯。”

  “可不是么?结果你们自然都猜到了,第一次任务这小子被尹兰整得要死要活,可笑回去以后不敢跟方老告状不说,连那次任务的奖金也一并给尹兰搜刮了去。这事他可是奉为奇耻大辱啊。”黄震故意大声把奇耻大辱四字加重。

  楚无尘不由又是一阵怒喝:“我叫你闭嘴啊啊啊!知道你还说!” 可惜手脚被制,仅止于口头上的威胁。

  “别急,精彩的我还没说到呢。”黄震冲楚无尘眨眨眼睛,又道:“这小子的色心也真的算坚强了,事后他借赔罪为名把尹兰约出去喝酒,竟然想在酒里下药,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说到这儿,黄震撑地的右脚突然一蹬,人已原地翻开。

  噗唰唰!几乎在同一刻,黄震刚才站立的地板上已现三道深深割痕,却是楚无尘怒急攻心下,竟然将气流强行压缩制出风刃向他打去。

  看看地板上的口子,黄震咋舌道:“好小子,组织里可是严禁成员间以异能相斗,你竟然给我玩儿真的,要是被雷禅知道还不扒你一层皮。”

  “闭嘴,与其被你把这事抖落出来,我还不如去死!”楚无尘怒骂一声,右手食中二指连弹,又是几道风刃向黄震射去。

  黄震听风辨位,双手连伸,几片锋利足以切断木板的风刃已被他轻巧的一一抓散。紧跟着他已冲倪牧大叫道:“还想不想听?快把这小子转过去!”

  倪牧答应一声,在勃然大怒的楚无尘耳边笑嘻嘻的道:“对不住了,兄弟,你这么一闹,我还越来越想知道了。”说着身子一翻,已把楚无尘转得背对黄震。

  “黄震大哥,快说,后来怎么了?”方悦慈不顾楚无尘望向她那可怜兮兮的目光,迫切的追问道。

  “还能怎么。他哪儿是尹兰的对手,一包******药自己下肚不说,还被尹兰附送一包强力****。结果第二天这小子醒来,发现自己光溜溜的躺在天桥下,身边睡了五六个同样一丝不挂的流浪汉,有男有女。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就不用我再详细说了吧?”黄震说着自己已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呜啊啊啊!让我去死,我要跳海。黄震,你给我记住,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你!”黄震刚一说完,楚无尘已挣扎着向海边爬去,一面号啕大哭。

  “…….,啊哈哈哈哈哈!”愣了片刻,倪牧和方悦慈立刻捧腹狂笑不止。

  几小时后,手里捧着大堆食物的郭铭三人正在一处公车站等着赶车回去。嘴里嚼着零食的徐东卓一面四下张望一面道:“真是可惜,好容易来次香港,不仅不能去观光,还被丧家之犬一样给撵到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想想真划不来。”

  郭铭反问道:“怎么没去?刚来那天你不是和你的悦慈一起也血拼了么?”

  “那哪叫观光,简直就是给地主背河沙。”一想起那事徐东卓就心有余悸。

  郭铭笑得直打跌:“哈哈哈,既然这样,下次悦慈叫你去,你还去不去?”

  “去!”哪知徐东卓考也没考虑就脱口而出。

  “对了,陆文,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反正闲着没事,郭铭随口问陆文道。

  陆文沉着脸瞪了郭铭一眼:“不管你的事。”

  想不到这家伙这么冷淡,郭铭和徐东卓不由大为错愕。徐东卓悄悄伸手指了指陆文,拿手做了几个蛊惑仔劈人的动作,郭铭则配合似的捧着胸口做痛苦状。

  “你们干什么?”哪知两人演哑剧演得正高兴,陆文突然回过头。

  瘁不及防下郭铭吓得啊的一声大叫,徐东卓连忙支支吾吾的道:“呃…啊…我和郭铭正在练习遇上敌人该怎么拿刀劈他们…啊,快看那是什么!”

  陆文被徐东卓夸张的声调和表情暂时引开注意力,不由自主回过头,恰好这时一辆货柜车从他们面前驶过。三人突然齐齐一愣,不由自主张大了嘴,因在这辆货柜车驶过的瞬间,他们均清清楚楚的在车身看到几个大字:GET生物制药。

  “没…没这么巧吧。”徐东卓刚才只为解一时窘困,哪知竟好巧不巧发现这辆车的踪影,一时间三人面面相觑,无不大感荒谬。

  “快追!”愣了一下,陆文突然一把扔下捧着的食物跳到街心。

  嘎吱!恰好有一辆车驶了过来,在快撞上陆文时猛的停下。车主探出头冲陆文怒骂道:“你是瞎眼了还是不认识路?是不是不想活了?”

  “******给老子下来,不然我就劈了你!”见货柜车已经开远,陆文着急下立刻露出道上混的本色。他一声怒喝抬脚狠狠一踩,轿车竟被踩得后轮离地向上一抬,车头也凹下一大块。

  知道今天碰上了狠角色,车主立刻满脸堆笑的开门下车,一边点头哈腰的做出把陆文往车里迎的姿势:“啊哈哈,您是要借车用啊,怎么不早说。”

  陆文一脚将这家伙踢开坐入汽车便准备追过去,郭铭和徐东卓对看一眼,两人同时将食物往车后座一扔也坐了进去:“走吧,要去一起去。”

  陆文回头看看两人,无声的点了点头,发动汽车疾驰而去。那男子犹自站在车后向他们招手:“英雄,用完记得把车还我啊,我住在……”

  徐东卓将头探前问陆文道:“你准备怎么办?”

  “这还用说!找出这帮混蛋的老巢,我要看看究竟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陆文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一踩油门追上已开了很远的货柜车。

  一路跟着对方,三人驾车渐渐驶向元朗区,见越走越远,郭铭和徐东卓不由交换一个担忧的眼神。虽然他俩也很想搞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历,有何目的,但两人也自知能力不足,贸然深入极有可能发生不测。

  想了想,郭铭拿出手机拨通留守的倪牧的电话。

  这时在木屋中,刚才的喧闹已渐渐平息,楚无尘犹自坐在屋角小声啜泣,看来被黄震揭了老底给他打击很大,特别是当着方悦慈的面。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倪牧拿起一听立刻变了脸色:“不好,他们无意间发现那个‘GET生物制药’的车,三个人已经追上去了!”

  “什么?”黄震闻言收起马步立刻走了过来:“他们人在哪儿?”

  倪牧边听边道:“似乎已到了元朗,地址是东头围的一家工厂。”

  黄震急得连连跺脚:“太乱来了,那种怪物可不是说笑的,他们三个去找死吗?”

  方悦慈道:“不过既然已经找到他们的老巢,是否要调查一下?”

  黄震点点头:“嗯,那种东西根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让他们千万不要鲁莽行事,我这就赶过去。”

  “那好,悦慈你留下,我和黄震这就去支援。”倪牧说着已站起身。

  “不,让我去。”楚无尘也走了过来,刚才听到这消息时他人已恢复常态:“我在云南和那种东西打过交道,这次让我和黄震去。”

  倪牧犹豫一下,拍拍楚无尘肩膀:“嗯,那一切小心,有事随时通知我。”

  这时在元朗地区东头围,三人将汽车停在路边,看着对面一间巨大的工厂。这工厂占地相当广,高达数米的围墙一直延伸到街尽头,大门禁闭,内里那栋白色的主楼露出高高一截,此刻工厂里静寂无声,充满一股神秘味儿。

  刚才货柜车驶入工厂内就再没了动静,虽然这家工厂挂在外面的招牌写的是“兴合精密机械制造“,但很明显这只是个对外的幌子。

  “黄震和楚无尘已经赶过来了,他叫我们先等着,不要贸然行动。”郭铭收起手机,对望着工厂大门的陆文和徐东卓说道。

  这时天色已渐近中午,周围虽艳阳高照,但那处工厂却有一种碜人的恐怖味儿。本是下班时间,厂区却没有一个职工出来,就连街道上也行人稀少,越发显得前面的工厂大不一般。虽是夏天,车内三人却无不有一种身处寂静荒芜的旷野的感觉,那滋味实在很不好受。

  陆文表情越来越是不耐,终于他开门跳下车:“我先进去看看。”

  徐东卓立刻跟着下车:“说什么话,既然一起来,自然要一起进去。”

  “看不出你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不等倪牧他们了么?”郭铭也下了车。

  “要等你等,我反正要进去。”陆文冷冷的抛下一句。

  徐东卓笑嘻嘻的拍了郭铭一下:“我说,你不会真的这么乖乖守规矩吧?” “你觉得呢?去就去,谁怕谁。”郭铭无奈的嘟囔一声,跟上两人。

  顺着工厂外的围墙一直走到街道拐角,看看四下无人,三人依次轻松越过围墙进入厂区。墙内是一片修建得颇好的草坪,右边稍远处就是工厂主楼,整个厂区非常干净整洁,不过却静悄悄一个人也没有,显得颇为诡异。

  “看那儿!”郭铭突然叫了一声。陆文和徐东卓顺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辆货柜车正停在主楼边一栋仓库模样的平房前。

  四下看看,三人径直走了过去,车里同样没有一个人,车后拖着的货柜的门紧闭,陆文伸手拉了拉无法打开。郭铭示意他稍稍退开,自己伸手按上门上锁眼注入一团物质,很快他就解开锁,跟着缓缓把门拉开。

  随着两扇铁门打开,货柜内的情景出现在三人眼前。巨大的货柜内空荡荡的,只在最里面放着一具类似棺材的巨大箱子,箱盖是透明的玻璃,从三人的角度望过去,里面似乎充满了溶液,包裹着一个黑漆漆的巨大物体。

  迟疑一下,郭铭等人爬入车内,虽然外面天色昏暗,不过这个显然经过改造的货柜却有自己的照明系统,因此光线明亮。

  他们走到那口箱子前一看,这是一个好像培养器皿的东西,箱底一堆电线接在车头。还有几个接口空荡荡的,之前应该连接着电脑一类的东西,此外就是堆在角落的几口铁皮箱子。

  最让他们吃惊的是那口箱子中的东西,箱中大半盛着一种半透明的黏液,内壁也沾染不少,似乎是用来培养或保存某种东西的。三人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儿究竟用来做什么,但看来应该已经找对目标了。

  徐东卓有些兴奋的道:“好,东西已经在这儿了,人呢?”

  “不知道,边上那个仓库似乎也没人。”郭铭走到车尾望了望。

  “这地方古怪得很,看来只有我们自己找了。”陆文说着就要出去,走了几步他突然回过身一拳狠狠砸在箱子的玻璃外壳上。

  哗啦一声脆响,玻璃盖破开一个大洞,透明的溶液滚涌而出,郭铭和徐东卓吓了一跳,赶紧跳开几步,免得沾上这种液体。

  “走吧,去那栋大楼里看看。”再仔细察看车内,确信没有新的发现,徐东卓小心避开脚底的溶液,跳下货柜。

  就在楚无尘和黄震离开后不久,望鱼角的海边小屋内,倪牧一脸不安的来回走动着。方悦慈放下正在看的书,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倪牧叹了口气:“不知怎么,一直觉得心慌,总感觉要出什么事。”

  方悦慈闻言不禁皱起眉头:“你是怕郭铭他们会有危险吗?”

  倪牧摇了摇头:“不止。这次来香港,本以为是很单纯的夺还任务,哪知却横里杀出另一帮异能者,加上出了怪物这档子事,满邪门的。现在我们七人被分为三批,这本身就是大忌,只希望他们快点回来,能早点离开这鬼地方。”

  对倪牧的话,方悦慈感到极为诧异:“想不到连你也会这么焦躁。”

  “唉,郭铭和徐东卓是方老专门嘱咐要好好照顾的,他们天分也相当高,方老预计不久以后异能界会发生重大变故,到时他们就是组织的王牌。如果在这里出了事,那说什么也晚了。”倪牧一脸忧色的答道。

  沉默片刻,方悦慈提议道:“……,那要不要我们也去看看?”

  “有无尘和黄震就行了。再说郭铭和东卓已有相当的经验,有事他们也懂得照顾自己。我们还是安心等着吧。”倪牧说着强迫自己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忽听屋外的木头台阶传来一阵嘎嘎的微响,似乎有人正向屋子走来。

  “谁?”倪牧心里一惊,立刻跳起,跟着屋里一暗,来人已挡在门前。

  因逆光的关系,来者模样一时看不真切,但倪牧和方悦慈脸上却不约而同露出高度紧张之色。因两人从直觉感到,此人绝不是来友好的喝下午茶的。

  来人缓缓走入,终于窗中透过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竟赫然是曾遁!他还是穿着一袭招牌似的风衣,两手轻松的插在衣兜里,但谁也不知他什么时候会自其中摸出致命的武器。

  曾遁走到满脸惊骇的两人面前随手拖过一张椅子坐下,对倪牧道:“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曾遁果然厉害,想不到藏在这儿也会被你找到。”短暂的惊愕过后,倪牧很快恢复镇定。他悄悄侧头看看左右,心中开始盘算脱身之计。

  啪!曾遁突然自腰间摸出一把巨大的左轮手枪拍在面前的小几上,傲然对倪牧一笑:“这把枪使用的是44英寸高爆弹,相信无论打在你身体哪个部位都足以致命,如果你想逃走的话,不妨试试。”

  曾遁这么一说,倪牧反而不敢再动。他很清楚,在这样的距离,除非是徐东卓的瞬间移动,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从曾遁枪下逃生,再说自己也不能抛下方悦慈。

  方悦慈淡然一笑:“我也相信曾先生不是会乱杀无辜的人,事已至此,我们也不再奢望保留那东西。咱们不妨做个交易,东西你带走,之后大家自此相安无事,如何?”

  曾遁转头看着面前这个貌似柔弱的女孩,眼中不禁露出赞赏之意:“好,不愧是方老头子的孙女,胆识果然过人,老子今天就破例如你所愿。”

  “啊呀呀,曾叔,你怎么拿这样的话去吓一个女孩子,难怪你到现在还是单身。”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把妩媚娇柔的女声。

  听到这声音,曾遁脸上难得的露出无可奈何的模样,他收回手枪,打着哈哈笑道:“宜璇,这事你就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话音刚落,一个********妖娆的女孩便现身门口,正是林宜璇。巨汉孟铸还是如影随形的紧跟在她身边,李厚泽缓缓走在最后,却不见卫小琅的踪影。

  想不到曾遁竟然是和这帮人一伙的,倪牧和方悦慈不由对对方的来头及实力再次做出评估。

  林宜璇蹦蹦跳跳的走到曾遁身后趴上他的后背,把一张俏脸从他肩头露出冲着方悦慈娇笑道:“那天意外相遇,我就觉得你不一般,想不到你竟然就是南明集团的方悦慈,姐姐真漂亮呢。”

  方悦慈也不由笑道:“你也很漂亮啊,我的伙伴郭铭可是对你很着迷。”

  听了方悦慈的话,林宜璇立刻笑得花枝乱缠:“啊哟哟,姐姐你不要取笑我了,我哪有你好看。郭铭是那个傻傻的男孩吗?他和他的兄弟很有趣呢。”

  此刻二女你言我语,倒像是两个相识多年的女伴在闲话聊天,哪里看得出双方曾有过生死交战?倪牧却没方悦慈这么好的闲情,他沉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有何目的?怎么会找到这儿来的?”

  “帅哥,你一次问我这么多,叫我哪答得过来嘛。”林宜璇露出幽怨的表情,她娇嗔着伸手轻轻摸了倪牧的脸一下。

  李厚泽则毫不客气的道:“你以为我们会答你吗?快把东西拿出来!”

  知道局面正被对方掌控,倪牧不再说话,伸手自沙发下拉出一口皮箱,将自赵旭豪宅夺来的那个小盒子扔给李厚泽。李厚泽接过打开盒子看了看,然后点点头:“没错。”

  “真好,谢谢你们这么合作。”林宜璇得意的站起身子,柔声道:“不过不好意思,刚才的协议作废,我必须要杀死你们呢。”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