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9414 2005.07.16 14:50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倪牧敲开两人房门,将他们带往五十六层。

  这里似乎是一个类似研究室的所在,整层楼一尘不染,洁白如玉的地板、墙壁、天花板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线中,交替反射的光线营造出像无影灯一样的效果,在这儿,影子被淡化到最低程度。身著雪白研究服的男女静悄悄走过,充满神秘肃穆的味儿。

  方老带同孙易等在这儿,另一名男子和方悦慈则不见踪影。现在他们身在一处类似会客室的地方,墙上镶著的巨大玻璃,令过道一目了然。

  “待会儿孙易会给你们做全身检查,会特别针对脑部扫瞄,以确定你们的异能到了什么地步。别担心,这里的设备是世界最先进的,不会对你们造成伤害。”方老待两人坐定,笑呵呵的说道。

  身体检查?这倒没让两人怎么吃惊。令他们惊讶的反而是,竟是孙易帮他们检查,这时郭铭和徐东卓才发现,本是一身邋遢的孙易,已换上一身整洁的白褂。

  不过这身衣服和他显然很不合适,他那头乱糟糟的头发和闪烁不定的眼神,使得他就像电影里典型的狂人科学家。事实上,郭、徐二人已经对他产生不信任感,因为两人总觉得孙易的乾笑有不怀好意的成分。

  “别怕、别怕,这个检查很简单,在我的主持下,会天衣无缝的圆满完成。”大概也看出两人眼中的怀疑,孙易自得意满的对他们道。

  信你才怪!我们又不是你的白老鼠。郭铭和徐东卓同时在心里大骂,不过他们自然没法儿让方老换人,唯有期待一会儿能顺利过关了。

  “好了,开始之前,我会问你们几个问题。首先,你们各自发现能力的觉醒,已经有多久了?”孙易装作没看见两人的表情,自顾自的问道。

  “我大概快二十天,东卓也该有十天了。”郭铭想了想答道。

  “才这么一会儿?嗯,那么你们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使得力量觉醒的呢?是否练过气功之类的玩意儿?”孙易有些意外的说道。

  “气功?我们可没练那东西。不过郭铭是在吃饭的时候被我拍了一巴掌,就发现他能制造出那种怪东西;我是差点出车祸死掉,结果莫名其妙发现自己能瞬间移动。”徐东卓耸了耸肩膀说道。

  “还真是曲折的过程。那么,在发现自己具有能力之前,你们的身体有什么徵兆吗?比如恶心、长期做噩梦,或者别的。”孙易又问道。

  郭铭和徐东卓对看了一眼,在孙易奇怪的目光下,徐东卓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些徵兆倒是没有,但我们得到超能力的经过却有些不好说出口。”

  “怕什么?有什么不好说的?我可是专家,你们尽管信任我,什么千奇百怪的原因我没见过?”孙易露出一副自己是绝对可以信任的表情。

  “那……我就说了。其实,我和东卓是被一只狗咬到,就有了超能力。”郭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匡当!孙易一头栽倒在地,好半天他才爬起,以近乎吼叫的语气大声道:“被狗咬?两位帅哥,耍人也不是这样的吧!那只狗会飞天?还是会遁地?难道是二郎神的哮天神犬,咬了人还能给你们超能力?”

  倪牧早笑得弯下了腰,方老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

  哪知徐东卓竟真的点了点头。“我和郭铭也有这个怀疑,说不定那真的是哮天犬,难得你这个专家也同意我们的看法。”

  “我……算了,你们把当时的情形详细说给我听听。”孙易忍不住又要发火,但最终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样,有气无力的对两人道。

  略微回忆一下,徐东卓就将当日的情形一一道来。由于早已忘了那两个小球的事,他也没提起,等到说完,他和郭铭满脸期待的看著孙易,自然是想从这位专家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意见。

  孙易也在打量他俩,不过看模样郭铭和徐东卓并不像说谎,他唯有摆摆手。“走吧!先去做了检查再说。”

  “孙易,你怎么看?”

  半小时后,在一间房间里,方老等三人站在一面大萤幕前,看著萤幕里静静躺在两台脑波扫瞄器内的郭铭和徐东卓。一旁的电脑里,各种复杂的资料不断跳动,表针则不断勾画著两人此刻的脑部活动情况。

  “真是奇怪的现象,他们两人的情形和我以前遇到的完全不同。”孙易答道。这时的他就像换了个人,他神情专注的同时操纵数台电脑,眼神不断在各种资料之间来回闪动,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早一扫而空。

  “有什么特别吗?”倪牧也大感兴趣的插嘴。

  “你们来看。”孙易右手灵活的在键盘输入一连串指令,电脑萤幕上立刻出现一副人脑的扫瞄图。“根据目前研究所得,所有超能力者力量的来源,都是脑中这个小小的松果体发生变异,使得正常的脑波产生变化,而形成各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一个超能力者,其力量的大小,也直接和松果体对大脑的影响息息相关。”

  “但是你们看。”孙易突然兴奋起来,他再键入一组命令,只见萤幕一闪,那幅色彩层次丰富的大脑类比图突然完全变成红色。“这两个人的大脑竟完全呈现出松果体变异的色泽,也就是说,仪器在他们整个大脑都捕捉到那种特殊的脑波。你们知道这意味著什么吗?”

  “意味著什么?孙叔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倪牧催促道。

  “我说了要叫孙哥,我还没结婚呢!”孙易嘟嘟囔囔的抱怨,跟著说道:“也就意味著,这两个人的大脑,每一个部分、每一个细胞,都能像我们的松果体那样,释放出使用能力所需要的特殊脑波。你们知道吗?无论能力多么强大,我们始终局限于从一个小小的松果体得到力量来源,从根本上就限制了我们的力量。

  而他们却可以从整个大脑得到,这种差异就像小溪和长江一样。到目前为止,人类对大脑的开发不足百分之十,可以说,我们的大脑有无数的潜能等著挖掘,而这两个年轻人很明显的具有这样的潜质。纵然现在他们的能力仍微不足道,但只要经过长久锻炼,他们所能达到的境界绝对是我们不能想像的。”孙易最后严肃的总结。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倪牧赞叹的看著萤幕中的两人。

  “你知道这样的情形是怎么出现的吗?”方老对孙易道。

  “他们不是说了吗?是被哮天神犬咬到的……您老别瞪著我啊!开个玩笑而已。我真的不知道,大概只能说是神助吧!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这两人脑部的秘密泄露出去,对整个世界的超能力界无异于一场十级地震。”孙易看著方老,面色出现少见的凝重。

  “你说,会不会和罗烈然突然在成都出现有关?对于倪牧报告的那件事,我一直无法释然,特别是那四个来历不明的东西,竟然能让罗烈然亲自出马袭击军方的研究室,一定不简单。”方老禁不住摸了摸下巴。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会那么巧吧!”孙易无奈的一摊手。

  “总之今天的事一定要严格保密,绝不能泄露出去。倪牧,一会儿你先带他们去雷禅那里,暂时把他们当作普通同伴对待,但在今后执行任务时,一定注意保护他们,绝不能出一点差错。”方老沉吟片刻,这么吩咐。

  “是。”倪牧和孙易同时答应一声。

  再转头看看仪器中的郭铭和徐东卓,方老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我们可能捡回两个了不得的家伙呢……”

  做完检查,换衣服的时候,徐东卓问孙易道:“我和郭铭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你和他的松果体都产生了正常的变化,和我们一样。”孙易答道,说著就对两人大谈一番松果体异常和特异功能的关系。

  “你们先去吃午饭,下午倪牧会带你们到雷禅那里。现在你们已是咱们的正式成员,雷禅会将组织内的一些规矩以及要注意的事告诉你们,同时还会给你们一些指导。”方老趁这个空档对郭铭和徐东卓说道。

  “指导?指导什么?”郭铭有些不解的问道。

  “呵呵……放心吧!不是SM的指导,不过也不会轻松就是了。”倪牧笑著搂上两人的肩膀,把他们拉出门去。

  “孙易,你去看看最近有没有轻松一点的任务。”三人走后,方老突然道。

  “方老,难道您想这么快就让他们出任务?”孙易大为吃惊。

  “嗯,他们两个都是非常人,自然要用非常办法培养。没什么比实战更能锻炼人了,我会让雷禅特别指导他们,然后就出任务吧!”方老点点头道。

  “但再怎么说,他们还是孩子,会不会太急了一点?”孙易不解的说道。

  “虽然没有特别迹象,但我总预感异能界将要出大事。罗烈然出人意料的行动就是例证,为防万一,我们必须全力培养这两个年轻人,我想,在将来某一天,此举一定会收到奇效。没办法,现在只好委屈他俩了。”方老说话的同时,微眯的双眼中闪过一阵看透世情的智慧光芒。

  “是,我这就去办。”孙易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恭敬的离开。

  “难道,竟要靠两个孩子吗……”空无一人的房内,传来方老的自言自语。

  吃过午饭,倪牧将郭铭和徐东卓带往第五十七层,这里是一处道场模样的地方,中式、日式、欧式……等等各种类型的训练场一应俱全。在各个训练房内,不少人正在练习各种格斗技巧,一座极大的健身房里甚至还有攀岩和体操场,以及一座标准的游泳池。

  对于南明大厦这十层的情景,两人早已见怪不怪,恐怕纵然倪牧告诉他们哪层有个动物园,他们也不会觉得吃惊了。

  在一间古色古香,地上铺著细密木纹地板的中式道场内,昨日和孙易一同出现的那名男子正等著两人。

  听倪牧介绍,他叫作雷禅,从今天起将负责训练两人一些基本的格斗以及求生技巧,同时将组织内一些规矩告诉他们。

  将郭铭和徐东卓交给雷禅,倪牧就离开,偌大一间道场里便只剩三人。

  看著眼前身高马大,一脸肃然的雷禅,两人也极感拘束,还是雷禅先招呼一声:“坐下吧!”跟著盘膝坐在地上,两人这才坐到他的对面。

  “你们能来到这里,表示方老已正式承认你们成为组织的一员。在开始练习以前,我会告诉你们一些组织内的禁忌,你们最好仔细记下。”雷禅率先说道。

  郭铭和徐东卓对看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静待雷禅说话。雷禅这才道:“首先,一旦加入组织,就不能轻易退出,因作为组织内的一员,以后会不可避免的让你们接触到许多隐密。同时,组织会负责你们日常生活的一切开销,并在必要的时候给予你们各种支援。”

  “你是说,组织会养我们?”徐东卓有些不能相信的问道。

  雷禅点点头。“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这样,但天下自然没有白来的午餐,相应的,组织中的成员在组织需要的时候,也必须运用各自的能力为组织办事,我们称之为‘出任务’,完成后,组织也会给予丰厚的报酬。”

  “那我们还是等于为南明集团工作嘛!这些所谓的任务大概包含什么内容?”郭铭撇撇嘴,一副我就知道不会有这么好的事的表情。

  “这个不能告诉你们,但作为最基本的生存准则,我们绝不会危害国家利益,因为这只会自取灭亡,这一点你们尤为切记。因此这些任务绝大多数都是为南明集团服务,有时也会为本集团的伙伴企业办事,或调查一些与组织有关的事。”

  特工!第一时间,两人脑中闪过这样的字眼。

  “我想,这些任务大多数都是违法的吧?”徐东卓试探著问道。

  “是的,的确是这样。不过你们没必要担心,虽违法,却不违心。这个世界有太多法律顾及不到的阴暗面,因此运用法律以外的手段去解决,也是很正常的。”对于徐东卓的疑问,雷禅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组织的任务本身就是阴暗面呢?”郭铭沉声问道。

  “这就要靠你们自己去判断了。生存是每个人最大的权利,如果你们觉得有问题,尽可做任何你们觉得正确的反应,但不要忘记,对你们的任何行为,组织也会给予相应的行动回报。”雷禅看著郭铭的眼睛,一字一句的缓缓道。

  他的意思两人当然明白,一时间三人都没再说话,郭铭和徐东卓也陷入各自的思考中。

  等了一会儿,雷禅才接著道:“接下来我说一下成员在组织中需要注意的地方。我们与组织是休戚相关的利益结合体,但并没有严密到剥夺组织成员一切自由。因此在平时,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生活,当组织需要的时候才会出任务。比如你们还是学生,平时仍可继续上学,只有在组织徵召时,你们才进入状态。”

  顿了顿,雷禅继续道:“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作为个人要注意的地方。首先,隶属不同组织的超能力者之间绝不随意打听彼此的底细,否则很可能会惹来大麻烦。同一个组织的成员则不在此列,因为与同伴执行任务时,彼此之间需要互相依靠,所以了解各人的能力,才能将战力发挥到最大限度。

  第二,作为一个超能力者,除非有必要,在普通人面前尽量不要展示能力,因为可能会带来无穷后患。对于带来的麻烦,组织也会酌情考虑帮不帮助。另外,由于所属不同,我们在执行任务时经常会和其他的超能力组织发生冲突,你们目前还不具备自保的能力,因此面对别的组织的超能力者时,一定要非常小心。”

  “等一下,我们超越普通人的地方,就是自己的能力。如果不能随意使用,那么不就等于白有这样的能力了吗?”徐东卓等雷禅话一说完,就急忙嚷道。

  雷禅摆摆手示意他们仔细听他说。“所以生存以及格斗练习,就是一个超能力者必须具备的基本能力。我们花费大量的金钱聘请有名的格斗教练对成员加以训练,我可以说,现在组织内,无论男女成员,每人都有以一当十的能力,只要你们熟练掌握这样的技能,就能轻易应付普通人的威胁。

  另外,驾驶、电脑知识、对付保全系统,甚至枪械使用、爆破知识、潜入等这些对将来的任务有帮助的技能,都会对你们加以训练。要记住一点,自己的超能力只是孙猴子脑后的三根‘救命毫毛’,在任务中,使用得最多的,仍是这些基本技能。”最后,雷禅这么说道。

  “那、那要学多长时间?”郭铭暗道这根本就是在训练特工嘛!

  “通常是半年到一年,不过你们两个的情况特殊一些,你们只有二十天的时间。”雷禅摊开手,对两人做出无可奈何的模样。

  “什么!二十天?那能学个屁啊!为什么?”雷禅的话让郭铭和徐东卓大吃一惊,两人几乎将嘴凑到雷禅的耳边大吼。

  “因为二十天后你们就得出任务,这是方老的命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这二十天我会集中训练你们格斗以及一些基本的求生技巧。另外,鉴于你们情况特殊,我会针对你们的异能加以指导,比起二十天后那些半吊子技能,超能力反而是你们生存的最大保证。”雷禅说著站起身。

  “好了,据报告,你们的超能力一个是‘瞬间移动’,另一个则是随心意制造奇特的物质,我们姑且称之为‘精神实体化’。人类的超能力非常奇怪,在异能者之间绝不会出现相同的能力,纵然是一个异能者死后,他的能力往往也要几十年才会再次出现。你们的能力经调查从未有过记载,如果能好好发挥,一定能收到最好的效果。来吧!让我看看这两种能力究竟有何特别。”雷禅对两人说道。

  “怎么为你展示?”徐东卓随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比实战更能展示能力的了,所以……”雷禅话未说完,突然一记跆拳道的高侧踢蹴向徐东卓头部。这一下又快又疾,瞬间就到了他的耳边,力道大得吓人,显示出雷禅极为恐怖的格斗能力。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击,徐东卓的表情由愕然转为恐惧,跟著在雷禅右腿的虚影中,他的身体猛地消失不见,同时人出现在左面五米左右。

  “反应挺的快嘛!”雷禅微微一笑,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踢出的右脚下划著地,人则顺势一扭腰转过身子,左腿向一旁仍愕然呆立的郭铭撑去。这两个动作之间毫无阻滞,前后不过眨眼工夫,实在可怕。

  砰!郭铭胸口瞬间出现一团灰白色的物质护在心口,同时雷禅的腿踢了上去。只听一声大响,郭铭百多斤的身体竟然横飞出去,胸口那团物质也凹下一个大洞。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郭铭捂著胸口大声咳嗽起来。

  “你做什么?”徐东卓大声问道。从雷禅所用的力道来看,方才他绝非只是试试那么简单,如果他和郭铭被直接踢中,恐怕会受重伤。

  没有回答,雷禅脚下轻巧一弹,迅速移近徐东卓,右腿狠狠踢向他的膝盖。这次有防备,徐东卓机灵的向旁跳开。哪知雷禅这一腿才到中途,竟闪电上拉,又向他的头部踢去。徐东卓无法,唯有再次用瞬间移动避开。

  才失去徐东卓的身影,雷禅已转身向郭铭冲去。郭铭也大感骇然,他急忙爬起,刚好雷禅一腿已到身前。在郭铭这个外行人眼中,根本看不清老练的雷禅出腿,他只是本能的将双手护在胸前,凝起一团物质当作盾牌。

  又是一声大响,郭铭再次飞了出去,这次雷禅没有放过他,紧追而上。后面徐东卓眼见好友有难,大喊一声:“郭铭!”一闪身出现在雷禅身后。

  似乎早知道徐东卓会出现,雷禅一个旋身后踢击向他的脸部,徐东卓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已中了一腿。不过真的踢中对手,雷禅对力道却掌握得极有分寸,徐东卓挨中的力道极小,但也让他惨叫一声栽倒在地。

  以为好友遭了毒手,郭铭陡然红了眼,一翻身爬起,主动扑了上来。在快接近雷禅的刹那,他手腕一翻,变出一把匕首,向雷禅大腿扎去。

  “好,不过还不够狠。最好要一击之内就让对方失去反击能力。”雷禅嘴里说著,一把扯住郭铭的手腕,抓住他的衣领,乾脆俐落的把他摔了出去。

  “兄弟,你没事吧?”徐东卓赶紧爬到郭铭身边,捂著肿起的半边脸说道。

  “你没死?”看郭铭的模样,他真的是大吃一惊。

  “废话,你才死了,要我死哪有这么容易。”徐东卓一巴掌拍在郭铭头上。不过他也知道,如果不是手下留情,雷禅要杀他俩易如反掌。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雷禅对两人拍拍手。

  “这家伙好狠啊!他不会真的干掉我俩吧?”郭铭爬起,心有余悸的说道。

  “谁知道,这里的人好像都不大正常,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徐东卓说著拉上郭铭再退几步,拉开与雷禅的距离。

  雷禅也没理他们,停了一会儿,说道:“好了,认真听我讲。徐东卓,你的瞬间移动很了不起,而且你的反应也很快,只要多加锻炼,就能从任何地方出其不意的出现在敌人身旁,防不胜防;郭铭,你的精神物质化则属于多变一类,能将脑中所想化为实物,在对敌中只要运用得当,会给对手造成无法想像的麻烦。”

  “然后呢?”郭铭和徐东卓异口同声的问道。

  “没有然后,我只能给你们这么多意见,说多了反而会限制你们对异能的发挥运用。你们两人的异能都能辐射出无数可能性,但具体怎么用,则要看你们的悟性以及在实战中锻炼了。从明天开始,我将专注于教授你们格斗技巧,每天结束时,我们再做十分钟的实战练习,那时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雷禅说道。

  “等等,太欺负人了吧!我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一想起方才情景,两人就心有余悸,不由大声抗议道。

  “放心,我会把握分寸的。这里有第一流的医疗设施,只要不是断手断脚,无论什么皮外伤都不会中断练习。”雷禅轻松的对两人说道。

  听了他的话,郭铭和徐东卓面面相觑,同时惨叫一声:“完了!”

  “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没有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雷禅说著就想离开。

  “等一下,这个……雷禅教练,能不能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能力?”徐东卓叫住雷禅,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他道。

  哪知雷禅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看著两人也不说话。就在两人被他瞪得心里发毛的时候,雷禅才道:“算了,作为你们展示能力的补偿,我就给你们看看吧!伸出手来。”

  郭铭和徐东卓嘻皮笑脸的吐吐舌头,点点头表示明白。毕竟好奇是年轻人的天性,能多见识一些超能力,对两人而言非常有趣,他们毫不犹豫的就伸出了手。

  雷禅分别握著两人的手,说道:“小心了。”跟著微一皱眉。

  还没弄清楚究竟要小心什么,两人突觉雷禅掌心传来一阵电流,迅速传遍全身,郭铭和徐东卓就像被雷劈了似的须发倒竖,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不住抖动。

  “这就是我的能力,记住了。”雷禅淡然说道,跟著径直走了出去,留下地板上筛糠般不住颤抖的两个人。

  “我、我说,这家伙是电鳗吗?”好半晌,郭铭才吃力的道。

  “谁知道,电死我了,他还真是危险。”徐东卓又是一阵发颤。

  “喂,能站起来吗?”郭铭挣扎两下,便无力躺倒,再不动弹。

  “废话,怎么可能。老子现在全身都不是自己的了,原来触电是这么痛苦的。哈!你说,这只电鳗在停电的时候不是很好用吗?”徐东卓突然说道。

  “哈哈哈……别逗我,好辛苦。记得昨晚的菜单有道菜叫烤鳗鱼,今晚就吃它,吃死这只死电鳗。”郭铭滚著爬到徐东卓身边。

  “这你就不懂了,鳗鱼和电鳗没关系。”

  “我才不管,把它当死电鳗不就得了……”

  两人一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一边互相搀扶挣扎爬起,歪歪倒倒的向外走去。就这样,平安度过了第一天地狱般的训练生活。

  第二天,郭铭和徐东卓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早上五点,被雷禅强行拉起,顺著吴淞路一直跑到外滩,再沿黄浦江跑一个小时,七点休息半小时吃早饭,跟著从七点半到中午十二点,雷禅详细的教两人基本的格斗技巧。

  他教授的技巧很明显经过很多改良,糅合了擒拿、泰拳、空手道、跆拳道以及柔道等等格斗技中的精华,实而不华,极具实战性。

  两人都是懒人,以前体育课考试就连跑个一千米都是勉强达标,哪受过这样的罪?几乎才跑了二十分钟,就大喊吃不消,死活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了。

  不过雷禅自然有法子对付他俩,也不喝斥,更不出手,只是微微弹弹手指,两人身上就会美美的过一次电。这滋味有苦说不出,更无法反抗,他们唯有一面大骂,一面跌跌撞撞的继续完成训练。

  下午一点半开始,则是两人自由练习时间,主要是锻炼各自的超能力。但徐东卓和郭铭却一点也不敢松懈,因为两人只要稍有懈怠,一旁督战的雷禅电流就上来了。

  从四点到七点,则由雷禅教两人一些基本的求生技能,比如如何在野外获取食物和饮用水,以及一些基本的治疗手段等等。其中,还包括一些枪械的构造及使用知识,两人甚至学了如何使用一些重型武器。当这一切都结束以后,最为恐怖的就来了。

  对战练习虽然只有十分种,然而对两人而言,白天一切的训练若像炼狱,那么这十分钟就是不折不扣的地狱了。想要平安熬过这十分钟,两个人不但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更要付出满身伤痕的代价。

  之后,郭铭和徐东卓就连吃饭的力气也没有了,勉强塞一点东西进胃,回房间洗个澡倒头便睡,然后在噩梦中迎来第二天艰苦的训练。

  不过很奇怪,虽然辛苦,两人也没少抱怨,然而从内心来说,他们并不讨厌这样的练习;相反的,在叫苦连天中,还很有些成就感。

  慢慢的,随著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的抱怨之声也越来越少,每天艰苦的练习也逐渐习以为常,就连结束时那十分钟的对战,两人也渐渐能够应付。

  终于,整整二十天过去,郭铭和徐东卓苦熬过来。两人因大量的锻炼显得结实不少,虽还不到满身肌肉的地步,但比起初来时仍壮了许多,就连微胖的徐东卓也显得精悍许多,同时,他们对自己能力的掌握也更进一步。

  徐东卓现在每天能够使用五到六次瞬间移动,最远移动距离也增加到十米左右;郭铭对实化物质的技巧也越来越得心应手,现在的他,能在身体任何部位制出保护的铠甲,甚至能变化出一根长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