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605 2005.09.15 22:51

    不敢过分接近对方,徐东卓看准方位,突的瞬移消失,下一刻人已出现在两僧背后的房中。正要去抢方匣,哪知他肩膀突的搭上一只手,还没反应过来,人已被提起扔了出去,稀里糊涂的抛飞摔落在地。

  赶紧爬起,徐东卓抬头望去,门前两名僧人仍一动未动,而且刚才他算好距离,绝对在这两人手臂的范围之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距郭铭短棍被折,也不过片刻工夫。正要爬起再上,突然徐东卓头顶掠过一道黑影,却是陆文也被慧明扔了回来。陆文身体结实,这一下也没受什么伤,但看他神情,显然已对慧明颇为忌惮。不过片刻,两边再成对持之局。

  “怎么样?”退到郭铭和陆文身边,徐东卓悄声问道。

  陆文低声骂道:“妈的,打不过他。”以他的顽强,只交手片刻就说出这样的话,足见慧明厉害到何等程度。

  郭铭则摇了摇头:“我没受伤,看来他们并不打算伤害我们。”

  刚才虽只接触短短几招,但三人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这几名僧人个个均有极高强的武艺,纵然他们身具异能,恐怕也非其对手。要是对方成心下手,三人现在可能均已身受重伤了。

  这时那矮胖僧人低声道:“三位没下杀手,我们也留有余地。但仅止于此,接下来若再纠缠不休,便休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只见他伸手按上身旁三人合抱的大树,掌缘贴着树身微微一旋,猛的拍实。

  大树剧烈摇晃两下,无数落叶下雨般纷纷坠落,在他们身周飘飘扬扬飞舞不止。见此僧一掌之威至此,三人不由目瞪口呆,这一下若拍在身上,那还了得?

  “看来这次真的遇上麻烦了。”郭铭不由苦笑一声。

  徐东卓也很犹豫,若抢不到舍利,倪牧和悦慈便会有性命危险。但自己又根本打不过这五个和尚,若真被那一掌拍上,恐怕立刻就会丢了小命。

  一时间他脑中转过千百个念头,终于,还是救悦慈的心占了上风。他低声道:“不管怎么样,我会再试一次,若就这么挂了,你们就马上离开吧。”

  一听此言,郭铭大感惊骇,他转过头急道:“你究竟在说…”然而话音未落,徐东卓已消失不见。

  再次现身房中,这次他学乖了,瞥眼望去。恰好见到那名高瘦的年轻僧人右手以一个怪异的角度扭转身后,手臂不可思议的拉得极长,可说超过人体生理构造的极限,一把向徐东卓抓来。

  通臂拳?这个词语刹时在徐东卓脑中闪过,想不到这种据说已失传的拳法,竟真的有人会使。能将手臂弯曲拉长至这等程度,可说已练得相当精深了。

  不过既然有了准备,徐东卓又怎会再次被他抓上?就在对方手指即将触身的刹那,徐东卓再次消失,跟着人已出现在佛龛前。

  那名老僧仍垂头闭目的坐在佛龛下的蒲团上,徐东卓不敢招惹他,远远避过现身佛龛另一头,离对方相当远。以老僧这个姿势,徐东卓有绝对把握能在他反应过来前得手离开。

  哪知还没来得及得意,眼前突然红影闪现,老僧已掠至他的身旁。实在想不通对方是怎么现身于此的,徐东卓眼睁睁看着他对自己露出个和蔼笑容,跟着双手按上自己胸膛。巨震传来,他再次飞抛而出。

  一阵天旋地转,徐东卓笔直向门口飞去,就在他飞掠过房门之时,那名童颜白须的僧人突然一把将他接住,手心按于其背,五指微微弯曲就要拍下。

  这时忽听房中老僧低喝一声:“慧觉,不可。”抓住徐东卓的僧人立刻变爪为掌,在他背上轻轻一推,将他扔了出去。

  完全不知自己刚才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徐东卓落地后只是为功败垂成恼怒不已。便如面前横亘着五座高山,他完全没有一丝逾越而过的希望。

  “观三位施主面相,均不是为非作歹之人,为何执意要窃取宝物?”就在这时,老僧缓缓走出禅房,不无惋惜的说道。

  陆文心中有气,闻言揶揄道:“不像坏人?怎么和尚也会看相么。”

  老僧微微一笑:“今日相见,也算有缘,不若我就为三位看看相如何?”

  没想到打着打着,这老和尚居然要为他们看相,郭铭等人心中无不升起古怪感觉。不明白他的真正意图,徐东卓沉声道:“这种江湖骗子的把戏,你们佛门也讲究么?”

  老僧正色道:“施主所言差矣。所谓有诸于内而形于外,世间万物,莫不如是。故佛有普渡众生的慈悲,才宝相庄严;金刚具降魔之能,所以才怒目而威。所谓相说,就是观人之法,首观心,次观气,如单看外相,不过贻笑大方罢了。

  不知不觉被老僧的话吸引,徐东卓大大咧咧的道:“那好,你先给我看看吧。”

  老僧看看徐东卓,淡然道:“施主双目清澈,印堂宽广,当是应变奇速,善谋多智之人。看似小聪明,实则大智慧,别人若想欺你,恐怕多会反受其害。不过看你言语带笑,眼神明亮太过,便知有时太喜耍弄嘴皮子,应当引以为戒。”

  别的不说,这老僧果真有一套,几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徐东卓头脑灵活,已在多件事中得到印证。最难得是老僧一语道破他爱耍嘴皮子,有时过于倚仗小聪明的毛病,真可谓一语中地。

  徐东卓自知自事,闻言不由脸上一红。为免尴尬,他赶紧把郭铭给推了出来:“那他呢?”

  老僧毫不犹豫的道:“这位施主,便如金刚。”

  “金刚?你是指泥塑的那个,还是喜欢抓着美女爬大楼的那个?”

  老僧闻言看了徐东卓一眼,似是在说:看吧,这么一会儿,又开始耍嘴皮子了。自知失言,徐东卓哈哈干笑两声,连连道:“你说,你说。”

  老僧这才继续道:“所谓金刚,身为佛门护法,本深具佛性,心中一片纯善。但为降魔除妖,这才怒目生嗔,神威凛凛,让世人深感敬畏。这位施主本性善良,但若动了真怒,必然有如怒目金刚,妖邪辟易。”

  没想到老僧竟会给自己这样的评语,郭铭心中大感惊讶。这时却听老僧又转向陆文:“这位施主龙行虎步,相貌堂堂,乃威震一方的霸主之相。但眉宇间戾气太重,恐有诸多杀戮。幸好遇上两位,不知不觉间已受影响,心性大定,只是要多提防杀心再起,否则必会惹来极大灾祸。”

  老僧说完,三人细思他给各自的话,一时默默无语。片刻,徐东卓忍不住问道:“大师,我们本是来抢舍利,按说该是你的敌人,为何你却对我们处处维护?”

  老僧闻言低叹一声,缓缓道:“阿弥陀佛,方外之人,又怎会有什么敌人。我看三位施主均非常人,虽不知你们为何作贼,但动机必定不坏,这才起了爱才之心,只望你们能迷途知返。若继续争斗下去,只会白白丢了性命罢了。”

  就在这时,忽听院外传来一声娇笑:“这不过是三个无耻小贼罢了,大师怎么这么抬举他们?”说话间,已有四人走了进来。

  想不到这里还会有其他人,三人大惊回头,一看来者,竟然就是林宜璇,韦真真,邓羽飞和卫小琅四人。没见孟铸,看来他应该还在养伤。

  想不到对方竟能找到这里来,三人大是惊讶。看到林宜璇,郭铭心中微微一动,哪知林宜璇恰好也望了过来,有意无意间两人同时避开对方的眼神。

  看到徐东卓,韦真真一双眼睛也亮了起来:“小冤家,我们又见面了。”

  想不到她还记着前晚的事,徐东卓吓得赶紧退后两步:“啊,****!又是你。”

  此言一出,场上众人无不转头向他看来,干笑两声,徐东卓赶紧岔开话题:“你们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韦真真立刻吃吃笑道:“你上了人家的车,哪有这么容易白白跑掉的。”

  此言语带双关,窘得徐东卓差点没挖个地洞钻进去,不过总算解释了他们为何会找到这儿来。明白自己算是遇上对手了,他干脆不再说话。

  林宜璇冷笑道:“想不到你们三个果真胆大包天,前晚才抢去我们的东西,今天就上这儿来作贼了。竟还大言不惭自称没有恶意。”

  陆文毫不客气的道:“废话,你们不一样是从我们手上抢过去的,现在只是物归原主罢了。那个傻大个呢?上次没打完,我还等着他继续呢。”

  前晚陆文受伤之重,那是众人目睹的,想不到短短两天工夫,他就生龙活虎的站在这儿。林宜璇等无不大感惊异,同时越发摸不透面前这三人。

  这时只听老僧道:“四位施主在旁窥探已久,此刻现身,不知所为何事?”

  林宜璇笑道:“慈通禅师修为果然高深,原来早就知道我们来了。大师慈悲心肠,叫人佩服,但这三个小贼最善作伪,大师莫被骗了才好,放了他们,下次必定还会再来。不若就由我们助大师擒下他们,听凭处置,如何?”

  直到此刻,三人才知道这位老僧法号叫慈通,看他悲天悯人的言行,还真没错叫这个“慈”字。有德高僧,果然非同寻常。

  不过林宜璇打的什么主意,三人自然清楚。陆文当即就骂了出来:“放屁。别借着由头找事。你是想靠这几个和尚抓住我们,逼问那玩意儿的下落吧。”

  慈通也摇头拒绝道:“女施主好意心领。但若三位施主不再觊觎舍利,老衲又怎能擒下他们?”言下之意,便是除非郭铭等先动手,否则他不会再对付三人 。

  虽遭拒绝,林宜璇却并未露失望之色,她不禁笑道:“大师果然是慈悲心肠,但也迂得可以。那么呆会儿若有得罪,大师前晚莫怨。”

  还未明白她话中意思,却见林宜璇已转向三人:“喂,轮到我们做交易了。”

  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陆文眉头大皱:“你想说什么?”

  林宜璇冲他摆了摆手:“戒心别这么重嘛,我只想跟你们谈桩交易而已。”

  陆文毫不犹豫的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不想打就赶紧走人。”

  林宜璇也不生气,继续说道:“那你可知前面这五个和尚是什么人?那四个可是自全国各地的寺庙中挑选而出的超一流武僧,专为舍利护法,纵有百人也非其对手。按武侠小说的话来讲,就是绝世高手。”

  不管承不承认,对她的话,三人总是有亲身体会的。刚才虽只交手短短一阵,但三人曾引以为傲的异能,在五僧面前根本发挥不了作用。至此他们才相信,这种武术修炼到了顶峰的人,其能力还在异能者之上。

  见三人开始相信她的话,林宜璇继续道:“这位慈通禅师更不得了,别看他一副苦眉苦脸的慈悲相,修为还在四僧之上,否则这等特级国宝,又怎会只有五人看管?我说你们啊,要来抢这样的宝物,却连最基本的情报也不收集。别以为身具异能就可为所欲为,在这些万中挑一的高手面前,异能就和儿戏没有分别。”

  虽被林宜璇大加夸赞,五僧却恍若未闻,只低头垂目站在禅房前,一时就如重又变回泥塑。郭铭终于忍不住道:“那你想做什么交易?”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邓羽飞接口道:“很简单。凭你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加上我们,也一样打不过。但要抢出舍利,却也并非难事。交易就是,我们助三位抢到舍利,你们则把东西还给我们,如何?”

  此言一出,郭铭等固然大感惊讶,就连五僧也不禁微微动容。林宜璇一方的算盘果然打得极精,拉拢慈通不成,就立刻掉转枪头寻求三人的合作。如此干脆果决,虽有不讲信义之嫌,但不得不承认,这也是第一流的法子。

  一时三人不由大感犹豫,林宜璇的提议非常诱人,正如她所言,双方合作,或许无法战胜五僧,但要抢出舍利,却应该不是难事。反正那个小球也不能换回倪牧和方悦慈,那么答应合作,不正是双方得益的事吗?

  但刚才慈通一再对三人放手,也让他们颇为感动,加之一口回绝林宜璇的提议,才没让他们陷入窘境。要是这时答应,未免太小人了吧。

  片刻工夫,三人心中天人交战,两个念头几番纠缠,不由让他们大感头痛。然而还没来得及做出答复,奇变又起。

  只听院外传来几声轻咳,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缓缓道:“几位涉嫌窃取国家珍宝,跟我回去问话吧。”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