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427 2005.10.06 22:57

    庞令明的异能自然便压到郭铭制出的物质上,只听一阵咔啦啦的脆响,罩子表面立现数道裂痕,足见其异能之强。尚是第一次接触郭铭的异能,庞令明也微微有些吃惊,就在他正欲加强压力之时,罩子表面忽的中分而开。

  “小心!”此刻一直站在庞令明身后的年轻人大喝一声,一步冲前。

  郭铭手持一柄灰白利刃自罩子中直身而起,一把向惊愕的庞令明捅去。然而那年轻人却后发先至,扯开庞令明便拦在身前,郭铭这一刀直接捅在了他身上。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利刃并未应手而入,反像扎中什么又滑又硬的东西般,一偏便被震了开去,那年轻人毫发无损,衣服甚至连个破洞也没有。

  郭铭悚然一惊,难道还有人像孟铸般刀枪不入?不过他立刻知道这年轻人和孟铸有根本的不同,刚才那刀,根本连他的衣角都未接触到。

  不过吃惊归吃惊,情势却不容郭铭多想,一击不中,他立刻双手撑地一个侧翻退走,避过年轻人一脚横扫。这时被拉到一边的庞令明也站定身子,他屈起食中二指对郭铭遥弹,虽未感觉任何异样,郭铭还是知机的一跃跳开,啪啪两声,他方才立足之处的柏油路面立即凹下两个小洞。

  见这边正式动上了手,那方林宜璇等也立刻赶了过来。郭铭知道事不宜迟,若是被对方团团缠上,自己可没有徐东卓的本事,铁定被抓。

  顷刻间他已打定主意,打不过,自然赶紧溜之大吉。

  本能的他就感觉到这两人可比孟铸卫小琅等人危险多了,因此想也不想他便转身向林宜璇三人迎去。见郭铭想跑,庞令明冷喝道:“孙白,追!”

  得他吩咐,那个叫孙白的年轻人立刻紧跟追上。这时几人间的争斗已在街上引起阵不小的骚动,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路人还是纷纷躲避,乱作一团。

  “闪开!”郭铭一面狂奔一面喝道,双手不断排开身前的路人。

  林宜璇离得最近,因此最先截来,两人见面,均不由自主略微一顿。不过这只是刹那工夫,她立刻伸手向郭铭抓来,在她指尖套着根指套模样的东西。

  见她手上东西有些古怪,郭铭不敢大意,立刻举手护在身前,臂上凝起一团物质。林宜璇五指抓上,立刻爆起一阵蓝色的电火花,这东西竟然带有强劲的电流!

  好在郭铭制造的物质并不导电,才得以平安无事。乘林宜璇微微愣神间,他乘势欺身近前,一把向其双臂抓去。

  林宜璇也有相当的格斗技巧,她见状果断的蹲地横扫,立将郭铭扫倒在地。这时孟铸也围了过来,弯腰就向他抓去。

  知道这个大个子的厉害,郭铭不敢和他正面接触,翻腕制出把细针对准孟铸面门甩出,在他本能的一偏头时,人则向一旁滚去。

  紧跟而至的卫小琅哪容他有喘息之机,伸手握住街边一根交通警示牌下端将其震断,随后抓起铁杆便向郭铭打来。

  郭铭暗道一声来得好,抄手抓住铁杆尖端,掌中异能迫发,一根灰白色的长刃顺着杆身反向卫小琅刺去。

  想不到他还有这一招,卫小琅赶快撒手。郭铭乘机爬起身,操起铁杆就要来个横扫千军,哪知林宜璇已灵活的一把抓住铁杆尖端。

  糟糕!郭铭心里一惊赶紧松手,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只跏种幸徽螅还汕苛业穆楸愿芯跎彩甭庸怼K呓幸簧偷目吭谏砗笄缴稀?

  猛喘两下回过气,郭铭伸足一挑,将铁杆抓起飞旋而出,同时人则在身边一架自动贩卖机上一蹬借力而起,遥遥向街旁楼房的二楼跳去。

  然而郭铭在身体麻痹下勉力跃起,远达不到预定高度,眼见就要落地,不过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只见身在半空的郭铭将手一挥,掌中已多了柄冰锥模样的凿子,凿子尖端钉上水泥墙,立刻刺入一截。同时他脚尖也多了一根抓钩蹬在墙面,借此之助,终成功攀上二楼。

  林宜璇见状立刻大喝一声:“孟铸,送小琅上去!”

  孟铸得令,马上环抱住卫小琅的腰一把将他向二楼扔出,同时后方孙白接过郭铭扔来的铁杆,就势在地上一撑,也遥遥向二楼飞去。

  郭铭刚稳住身子,孙白和卫小琅已顺着雨棚快速由两端向他冲来。他前后被截,下方则守着林宜璇和孟铸,一时又上不了三楼,居然已陷入绝境。

  不过郭铭临阵应变的本事,并不比徐东卓差多少。四下一瞧,他立刻从身边一户人家的防盗护栏中伸手进去,再出来时,已扯出一根电线。

  断裂的电线头蓝色火星直冒,郭铭嘿嘿一笑,对准最先冲过来的卫小琅便甩了过去。卫小琅大吃一惊,他可不敢去接电线,赶紧踩着雨棚退开一步。

  突然间他发觉郭铭的笑容中大含恶意,顺着对方目光下瞧,立刻大叫不好。

  用来遮雨的雨棚是塑料布所制,紧紧绷在铁架上,本可勉强承受一人之重。但此时,郭铭脚尖聚起一根灰白尖刺,刺尖已捅穿雨棚表面,他待卫小琅退到雨棚正中,脚尖随即一挑,雨棚立刻破开一道口子。

  只听一阵哧啦啦的撕裂声响,紧绷的棚面在卫小琅体重的压迫下,破口迅速扩大,顷刻便中分而开,卫小琅一声惊呼,不由自主便掉了下去。

  放倒卫小琅,郭铭立即转身将电线向孙白刺去,意图来个如法炮制。哪知孙白全不理会刺向自己的电线,一步不停直冲过来。

  电线头缠上孙白身体,立刻爆出一团火花,哪知孙白却毫无反应,似乎电流对他根本不起作用。郭铭大吃一惊,后着使不出来,反眼睁睁看着孙白一脚将自己蹬了出去,向街心直坠而下。

  这家伙的异能,绝对大有古怪!

  **

  踢开郭铭,孙白在雨棚上借力一弹,跟着扑了过去,同时孟铸也先一步抢到郭铭可能摔落的地方,准备来个瓮中捉鳖。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郭铭别无选择,唯有将之前只停留在构想阶段的异能运用加以实施。暗道一声是生是死,就看这一票了。他抛开一切恐惧和顾虑,将心神完全放到手心,心中一动,已弹指射出一股灰白长束。

  这条长束直刺对面楼房,刹那划过十几米的空间,尖端接触防盗护栏。奇迹发生了,长束并未如郭铭以前所制那样,硬直而难以变化,而是如绳索般缠上护栏表面。

  成功了,郭铭心中不禁一阵狂喜。

  手腕一紧,郭铭借着长束回收之力于半空一顿,身体已改变方向冲一旁掠去,成功避开孟铸和孙白。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运用,这条长束能难以达到绳索的柔软度,倒像根钢筋一般,好在弹性已堪郭铭脱身之用。

  没想到郭铭还有这等奇功,一时间林宜璇等无不愕然相顾,眼看着他成功荡向一旁,却毫无办法。这时势子用尽,郭铭无法再吊在半空,他一手抓着长束,脚底借冲力在地上猛蹬几步,已跑到另一侧。

  恰好这时被郭铭设计摔下楼房的卫小琅捂着头从一堆纸箱中站起,然而他还没站稳,郭铭好巧不巧又冲了过来。对这家伙他自然不会客气,郭铭伸脚在卫小琅脸上一蹬,人已跃起,同时猛收长束,将自己带往楼上。

  在下方卫小琅的惨叫声中,他直向三楼升去,眼见就能得脱,郭铭只想高歌一曲。哪知他高兴得仍嫌太早,脚还没踏上楼面,他只觉身体一轻,霎时间就如失去重量般,整个人脑中一空,居然反常的加速向半空飞去。

  这个感觉是…失重!?瞬间郭铭脑中出现庞令明的身影,自己太大意了,居然忘了这个人。果然,在身不由己向半空飞升的郭铭下方,庞令明遥遥对他伸出一只手,这一切果然是他所为,结合之前他的异能,难道此人可以控制重力?

  可惜身在半空的郭铭已无暇去想这些,就在他升到三到四楼之间时,本来空荡荡的身体又再变得铁块般沉重,势子更立刻由上升改为狂坠。

  按这速度,郭铭如果摔下来,非得重伤不可。他自然不肯坐以待毙,急切间翻转身体,左手遥遥对着下方庞令明一挥,几只灰白色的利刃脱手而出,向其射去。

  “哼!”庞令明冷哼一声,也没见他如何动作,去势劲急的利刃在他身前两尺处,就像被什么直接打中,由平射改为直坠,当啷落地。

  若仔细观察,当可看到以庞令明为中心,直径半米的范围内,所有的地砖都微微沉下,形成一个怪异的圆圈。而他头顶飘落的树叶,也在落到半空时,不可思议的加速下落,显示这个范围内的重力大有古怪。

  难怪郭铭射出的利刃会中途坠地,看来庞令明已在身周形成一个重力场,以保护自己。别说飞镖之类,恐怕子弹也射不进去。

  一击不成,郭铭不再做无谓的努力,而是转而将左手平伸,弹出一股长束缠到下方的树上。这样,两股长束将他吊在半空,同时他尽力回扯,以对抗庞令明加诸在他身上的反常重力,两股力量随即在半空较量起来。

  此刻,两股长束弯成弓形,便如满弦般,而吊在中心的郭铭则像弦上的箭。对方所造物质的坚韧出乎庞令明的想象,在他尽力压迫下,居然苦撑不断。他毕竟不能长时间保持改变重力,渐渐的便有些不支之感。

  郭铭也注意到这个情况,连忙加力回收长束以作对抗。然而比起庞令明,他毕竟经验尚浅,却不知这么做已将自己置于极端危险的境地。果然,庞令明冷然一笑,突的收去加在郭铭身上的重力,还反送了个失重状态给他。

  只在瞬间,一切力道均改变方向,郭铭只觉身体一轻,已不由自主离弦之箭般向空中飞抛而去。方才蓄满力道助他对抗庞令明的长束反成了他的噩梦,加上对方刻意施加的失重状态,岂是小可?

  暗道这下真的玩完了,他唯有用尽一切力量紧抓长束,以求保命。这一抛他整个人直冲上七八层楼的高度,跟着急速下坠。终于,备受折磨的长束再坚持不住,就在郭铭快要坠地时同时崩断。

  然而这么一来,反让郭铭捡了个便宜。并非左右持平的长束中途断裂,势头正疾的他反被扯得改变方向,由下落变成横飞,几乎是贴地平飞一段,跟着撞上地面,在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中直滑出老远,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庞令明冷笑一声,直起身缓缓向郭铭走去,孙白等人随即跟了过去,林宜璇眼中不忍之色一闪而过,犹豫一下,便也跟在众人身后。

  哪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本该伤重昏迷的郭铭,突然一撑而起。只见他身上衣服多处磨破,手脸上也有些许擦伤,但总的来说并未受多大伤害,看来就在刚才落地时,他已凝起物质护住了全身要害。

  “呼,好险,差点就挂了。”郭铭吁口长气,心有余悸的喃喃自语道。

  恍眼间他已看到向自己围拢过来的庞令明等人,心里一惊,赶紧就势翻滚退后,半蹲于地做出防卫之态。没想到这小子竟还有余力爬起,庞令明也颇为吃惊,然而事已至此,他又怎会让郭铭再做反抗?

  庞令明轻一挥手,郭铭感觉身体一沉,又再被压制动弹不得。左右看看远远围观的人群,庞令明轻松道:“我本不想在大街上让人看猴戏,可惜你身上所带的东西关系太过重大,不容我有丝毫闪失。说不得,只好先除去你了。”

  接触到庞令明冷酷的目光,郭铭心里大惊,知道此人已决意杀死自己,可恨身周全被他的重力场压制,完全挣脱不得。

  然而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庞令明忽的回过头,对站在最末的林宜璇道:“宜璇,大街上不宜动刀动枪,你来动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