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5095 2005.07.23 19:54

    当晚八点,位于香港岛浅水湾道172号的别墅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不断有各式名车驶入别墅前的停车场。一众衣冠楚楚的社会名流接踵而至,华尔兹的轻音乐隐隐自其间透出,整栋别墅充满一派欢歌笑语。

  这栋别墅的主人,投资家赵旭在香港金融界素以精明著称,他名下的信托公司客户遍及各界名流,此人可说影响力非凡。也因得这样,今晚他47岁的生日宴会便成了近来香港上流社会的一件大事,人人均以能够受到邀请为荣。

  8点10分左右,一辆林肯大白鲨加长豪华轿车缓缓自别墅大门驶入停车场,从车上下来两男一女,不用说,正是郭铭徐东卓以及方悦慈三人。

  为配合任务,今晚三人都穿上租来的豪华礼服。方悦慈一席白色露肩晚礼服,秀发高高挽起,颈上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显得高贵而又不失性感。

  郭铭和徐东卓则身着黑色礼服,头发梳得油光水凉,虽然稍显稚嫩,但一番打扮下两人立刻显得英气勃勃,一表人才。不过很显然他们并不习惯这样的穿着,两人下车后不住做些拉拉领结或箍箍皮带的小动作,模样很不自然。

  一身司机打扮的倪牧从驾驶座探出头:“据调查别墅三楼应该最可疑,务必要设法混进去,得手后立刻离开,我们会在外面接应你们。这里有严格的安检,没办法带武器进去,你们一定要小心行事。”

  方悦慈待一对夫妇走过后,对倪牧点点头:“明白了。”

  突然从车的后备箱传来咚咚两声敲击,黄震的声音传出道:“还不快进去。想我堂堂黄震竟要钻后备箱,要是传出去还怎么得了!”

  “给我闭嘴,谁叫你们抽牌输了,再说你又不会开车。安静点,要是被别人听到就糟了。”倪牧没好气的拍拍车门,又对三人道:“准备好了吗?”

  郭铭拍拍胸口:“放心,有我们兄弟出马保管手到擒来,哈哈哈哈!”

  徐东卓则将头凑到倪牧耳边,不无担心的道:“让悦慈去合适吗?这是对方的大本营,不知道会出什么危险,如果发生意外的话……”

  倪牧笑着拍拍徐东卓的肩膀:“还是担心你们自己吧。除了先天体质较差,悦慈无论在哪方面都是一流好手,进去后你们也要听她吩咐。好了,不废话了,开始行动!”倪牧说完将车门一关,在仆从的引导下将车驶入停车场。

  待倪牧将车开走,三人环顾一下左右,跟着方悦慈走前,郭铭和徐东卓亦步亦随的跟在她的身后,三人混在参加part的宾客中向不远处的别墅走去。

  别墅门前,几名牛高马大,穿着白色侍从服装的男仆守在那儿。他们面前放着一台亮银色的扫描仪,将来宾出示的邀请卡在扫描仪上晃晃,待扫描仪上的绿灯轻闪一下后,几人便低声道一句对不起,请对方进入。

  方悦慈三人耐心的等在几个宾客后准备进去,就在这时,突听扫描仪发出嘟的一声,红灯刺眼的闪了几下,两个大汉立刻架起扫描仪前的一名男子向外走去。

  “我抗议,我是《X周刊》的记者,我有新闻自由权,你们无权赶我出去,我抗议……”被大汉老鹰抓小鸡般架着的那名男子不住高声叫嚷着,但哪有人会理他。很快他就被架到马路边,啪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

  等候的宾客似乎对此见怪不怪,没有人转头去看一眼。这时那男子已爬起身,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台相机对着别墅大门泄愤似的狂拍不止,看得郭铭和徐东卓目瞪口呆。两人同时惊叹一声:传说中的狗仔队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前面的宾客都已进去,方悦慈拉拉两人走到扫描仪前。她甜甜的冲把门的男扑一笑,优雅的拿出邀请卡递了过去。不出所料,扫描仪上的绿灯微微一闪,几名男仆立刻恭敬的替她把门打开:“欢迎您,方悦慈小姐。”

  就这样,郭徐二人在方悦慈的带领下,平生第一次踏足上流社会的社交场所。

  这是一栋很大的别墅,主体建筑是一幢西式风格的三层楼房,自第二层延伸而出的巨大露台为楼房增加不少空间,这使得整栋建筑形如一个巨大的台阶。此刻在露台上,一众男女宾客或凭栏而望,或把酒言欢,享受着part悠闲的气息。

  别墅前是一个阔大的花园,修建精致的草木在夜色下散发出清幽的气息,几名宾客在花园中缓缓漫步。花园中心,一个巨大的喷水池不断向天空喷洒各种造型的水柱。而在别墅后,则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不少人在其中嬉戏。

  进入别墅内,底层的大厅被天顶的垂形吊灯照耀得明亮晃眼,一眼看去全是衣着光鲜的男女。大厅左角的乐队演奏着轻快的舞曲,右角则是一张盛满食物的大桌,举止优雅的女从端着各种饮料熟练的在人群中穿梭不止。

  站在大厅口,郭铭和徐东卓一眼将厅内情形扫入眼中。虽然这和大多数电影以及书籍描写的差不多,不过毕竟是初到贵境,两人一时还是有些无所适从之感,他们呆呆的站在那儿,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很是扎眼。

  方悦慈则显得驾轻就熟得多,她一面向周围的人轻声打着招呼一面步入大厅。虽然谁也不认识她,但出于礼貌,何况又是这么个美人,人们还是向她微笑致意,显得方悦慈似乎和这儿的人都是老朋友般。

  见方悦慈已轻松混入,郭铭不禁拉了拉徐东卓问道:“我说,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赶鸭子上架,不行也得行了。来吧,表现出点专业精神,就学悦慈那样。”徐东卓拉拉领结,努力让自己狂跳的心镇定下来。

  “也只有这样了。”郭铭深吸口气,伸手蹬腿,做好入阵杀敌的准备。

  对看一眼,郭铭和徐东卓脸上同时浮起夸张的笑容,跟着两人步入大厅,便如参加同学会的老校友般对周围的男女又拥又抱,一面不住高声打着招呼:“老赵,好久不见!”“啊哈,老钱,最近哪儿发财啊?”“老孙,孙子满月了吧?”“老李,近来股票大跌,有没有损失啊?”……

  虽然技法拙劣,不过这类上流聚会的优点就是人人都要戴上面具装优雅,因此两人虽暗中遭了不少白眼,却也终成功得以混迹大厅的宾客中。

  随手从路过的女侍托盘中拿起一杯鸡尾酒,徐东卓和郭铭大感得意。两人正转头寻找方悦慈的踪迹时,忽听身旁传来噗哧一声轻笑。

  两人大讶转头,发现笑声竟来至昨天在毓民私房牛肉面馆遇见的那名少女。她站在两人身后5米处,身着几乎开至腿根的高叉露背长裙,细密的肉色丝袜将一双美腿的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金色的短发在灯光下闪耀生辉,整个人就如一团散发着致命魅力的烈火,吸引着周围所有男女的目光。

  “是她!?”没想到竟会在这儿见到这个女孩,郭铭和徐东卓不由面面相觑。

  那女孩款款走了过来,在两人身边停下:“我叫林宜璇,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我叫徐东卓,这是我兄弟郭铭。刚才美女笑什么?”徐东卓不知她的来意,便用一贯的伎俩插科打诨,笑嘻嘻的对她道。

  “嘻嘻,两位似乎和这儿的来宾很熟。”林宜璇娇媚的横了郭铭一眼,看的他一阵脸红心跳。

  “那是那是,其实也不算很熟。家父生意遍及东南亚,所以和他们常有一些生意往来罢了。”想不到自己的作伪功夫这么到家,徐东卓大感得意,继续胡诌。

  林宜璇别有深意的看了得意忘形的徐东卓一眼,浅浅一笑:“是么,刚才两位拉着长江集团的主席李X诚大叫老李,真的让我意外呢?”

  “什么!?”两人大吃一惊,回头看去,正好看到那个被他们刚才抱着称老李的秃顶老人对他们怒目而视,果然就是常在新闻中看到的那人。

  郭铭挠挠头尴尬的道:“呃…其实,我们和他是忘年交啦……”

  “哟,真的吗?其实我一直想和李老结识,只苦于没有机会,不如就让两位替我引见引见吧。”林宜璇说着一脸期待的看着两人。

  见牛皮就要吹破,郭铭和徐东卓不由大急,人急智生下郭铭赶紧扯扯徐东卓衣角:“东卓啊,刚才你不是想上厕所吗?”

  “呃…啊啊!对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厕所在哪儿,兄弟你快带我去。美女,失陪一下,回来我们就替你引见。”徐东卓立刻恍然大悟似的大点其头,也不待林宜璇答不答应,两人立刻借尿遁溜个没影。

  两人跑后不久,昨日出现过的那个山羊须男子走来道:“宜璇,他们是谁?”

  “不知道,不过这两人很有意思。”林宜璇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微笑道。

  山羊须男子不由皱起眉头:“你呀,这时还有心情玩闹,快走吧,小琅在等我们。时间无多,我们得赶快把东西弄到手才行。”

  林宜璇无言的点点头,再向人群中望了一眼,与山羊须男子一道离开。

  大厅一角,郭铭和徐东卓惊魂未定的四下看看,待确认林宜璇没有跟来后,两人才吁口长气。徐东卓不无后怕的道:“乖乖隆的咚,吓死我了。”

  郭铭没好气的踹他一脚:“谁叫你吹牛不打草稿!差点穿帮。”

  “教训啊,以后吹牛可不能这么没边没际了。”徐东卓最后总结道。

  郭铭奇怪道“不过说起来,她怎么也会在这儿?”

  徐东卓笑嘻嘻的拍拍郭铭:“哈,这有好奇怪的,说明你们有缘嘛。”

  郭铭脸腾的一下红得有如烧虾一般,他正要辩解,却见徐东卓一下严肃起来:“不开玩笑了,这的确很奇怪,你还记得悦慈给他们下的评语么?”

  “嗯,看来这事有必要注意一下。”郭铭点了点头同意道。

  就在这时,方悦慈忽的从两人身后悄悄冒了出来:“一楼大厅我已经仔细看过了,没什么守卫,但也没有逗留的价值,我们上二楼吧。”

  郭铭吓了一跳,不由低呼一声:“哇,怎么今天的人都神出鬼没的!”

  “怎么了?”见郭铭反应奇怪,方悦慈微露诧异之色。

  徐东卓解释道:“还记得昨天在面馆看到的那些人吗?那个女孩也来了。”

  “是吗?唔…这么说对方是来者不善。没时间了,我们赶快上楼。”方悦慈向两人招招手,微微提起晚礼服的下摆快步向二楼走去。

  看着方悦慈轻盈的身影,郭铭和徐东卓交换一个钦佩的眼神。正如倪牧所言,方悦慈果然是专业级别的,进来后立刻进入状态开始着手调查,反观他们,却只会嬉戏打闹,这么一对比,立刻让两人大感羞愧。

  二楼是不少宾客休息的地方,外面的露台站着不少低声交谈的男女。两名身着礼服的男子把守着通往三楼的楼梯口,礼貌的劝离接近的宾客。

  由于此刻整栋别墅四周都是宾客,无法由其他途径上三楼,所以必须走这道楼梯。郭铭有些丧气的道:“那两个家伙守得真严,这儿人又多不能硬来,有点麻烦啊。”

  徐东卓突然眼珠一转,不无得意的对方悦慈和郭铭道:“我想到一个办法,应该可行。你们等着,我去试试。”

  郭铭一脸怀疑:“喂,行不行啊,你又有什么烂点子了?”

  徐东卓不屑的啐道:“去你的,没我的烂点子你还在门口站着呢,瞧好吧。”

  言罢他示意两人原地等候,自己则慢慢向楼梯口走去,方悦慈和郭铭不由对看一眼,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在快要接近楼梯口时,徐东卓突然捂住肚子露出一副苦瓜相,不由分说就向楼梯口快步跑去。

  “这、这家伙该不会又想……”郭铭突然醒悟到徐东卓所谓的办法了。

  “先生,楼上是私人地方,请回。”果然,刚到楼梯口两名大汉就拦住了他。

  徐东卓却不管那么多,哼哼唧唧的就要闯:“我拉肚子,快、快憋不住了,让我上去!”

  “厕所就在旁边,我带您去吧。”一名大汉不由分说,以极专业的手法架住徐东卓,把他向一边的厕所带去。

  看着有苦难言的徐东卓硬被送进厕所,郭铭摇头叹道:“果然失败了。”

  不一会儿徐东卓从厕所出来,看到郭铭和方悦慈,他满脸愧色的笑笑。郭铭忍不住嘲讽道“哈哈,我就知道是个烂点子,拉得舒不舒服啊?”

  “烂点子,你还想不出来呢!真该死,电影上那些特工都是借这一招顺利上楼的,怎么我用起来就不灵呢?”徐东卓大怒,随即一脸奇怪的自言自语道。

  “让我去试试吧,你们伺机而动。”方悦慈低声说了一句,径直走开。

  方悦慈走到房间一角,在一张休息椅上坐下,随后取下左手食指上的戒指。她将戒指的环圈拉开拧作一团,跟着再将戒指表面的宝石转了转。

  将戒指变做的小金属条夹在指尖,方悦慈遥遥向郭铭与徐东卓使个眼色,示意两人接近楼梯口。跟着她小心的看看左右,确认没人注意自己后,方悦慈将指间夹着的金属条向她脚下的插座口一捅。

  唰…唰…立刻,二楼所有的电灯立刻闪烁起来,跟着啪唰一声全灭。突然由极亮进入极黑,人的眼睛无法适应这种极端变化,所有人都感觉眼前一黑,不少沉不住气的女客已轻声尖叫起来。

  不过仅仅两秒过后,照明重新恢复,二楼又是一片大亮。所有人都只把这当作普通的电压不稳的现象,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前一刻还站在楼梯口的郭铭和徐东卓,这时已经失去踪影。

  满意的点点头,方悦慈将戒指复原重新戴在手上,随后优雅的起身混入继续聊天的宾客中,消失不见……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