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869 2005.11.24 21:37

    这是一把高压水枪模样的古怪玩意儿,前端是个喷嘴,后部和普通枪械无异,但尾柄较大,像个黑黝黝的可乐罐子。王得贵平端着它,眼中一片冷色。

  “带上这罐压缩附着燃料,本是有备无患,想不到还真派上用场。小子,赶快求神拜佛吧。”冷冷说完,王得贵扣下扳机。便听刷的一声啸叫,一股烈焰如出洞蛟龙般直喷而出,刹时划过两人间的空间将孙白完全吞噬。

  强劲的喷射之后,出膛烈焰随即消失,只在沿途地面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以及点点火头。然而笼罩孙白的火焰却并未消散,反而裹在他的身上燃烧不止,令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个燃烧的人偶,极是可怕。

  望着被烈焰包裹,在原地不住伸手挥舞的孙白,王得贵散去火焰喷射器,淡淡道:“这是高附着燃料,一旦被沾上,除非燃料烧尽,否则火焰不会熄灭。你不是自诩刀枪不入么?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变成焦炭。”

  王得贵话音刚落,一直大叫不止的孙白忽的停了下来,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望过去就如根燃烧的木头般。正奇怪间,忽见他伸出被火焰包裹的手在脸上一抹,内里露出的面孔竟丝毫无损,连烟熏的黑印也没一点。

  冲目瞪口呆的王得贵诡异一笑,孙白笑嘻嘻的念道:“子弹打不伤,炸弹炸不伤,火焰烧不伤,老家伙,你还有什么猴戏耍给我看啊?”

  面对得意洋洋的孙白,王得贵表情变得呆滞无比,跟着只听当啷一声,他手中金属带坠地,显然此事对他的打击极之沉重。

  一步跨到呆愣的王得贵跟前,孙白将手中抓下的一把燃烧的燃料向他一甩,火焰立刻附着在王得贵身上。他半个身子立刻被火焰包裹,紧跟着被孙白一脚踢出老远,在地上不住翻滚呼叫。

  “得贵叔!”马林惊呼一声立刻跑上,脱下外衣为他扑打火焰。幸好附在他身上的燃料不多,很快火焰熄灭,但王得贵也昏迷过去。

  看着王得贵的惨状,孙白不住冷笑,此刻他除了头脸,身体仍被包裹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偏生没受一点伤害,模样古怪之极。

  一瞥眼发现脚下王得贵丢弃的那条金属带,孙白抬脚将其挑起抓在手中看了看,便随手扔开。没了王得贵的异能聚合,构成金属带的零件在半空完全瓦解,各种各样的细碎玩意儿掉了一地,其中一些恰好落到郭铭身边。

  经过一阵歇息,郭铭眩晕的脑子已恢复不少,这时所有人都被孙白恐怖的特异功能震慑,没人再注意他。

  突的他发现手边有两个弹匣。这是那条金属带的一部分,里面装的是9mm通用子弹。心中一动,郭铭乘人不注意,悄悄把弹匣收了起来。

  扶起昏迷的王得贵,马林对走上前来的谢子龙道:“得贵叔不要紧,只是吸入过量灼热的浓烟引起昏迷,休息一阵就会醒过来。”

  谢子龙无声的点点头,随即向孙白走去。马林一惊,赶紧道:“队长,还是让我来对付他吧。”

  谢子龙摆摆手,示意他退下:“让我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见谢子龙终于肯出手,孙白嘻嘻笑道:“哦,最后的BOSS终于要现身了么?也好,就让我这个勇者把你们一并打发了吧。”

  哪知谢子龙叹了口气,淡然道:“我劝你最好还是赶快住手,否则等我动手就晚了……”说罢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哈哈哈哈哈——”微微一愣,就像听到这个世上最好笑的笑话般,孙白立刻狂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说…你若动手,我就死定了?哈哈哈哈——”

  谢子龙能坐上特调科战斗组组长的位置,自然非同凡响。庞令明正想叫孙白退下让自己来,突的心念一转,只张了张口,便没再说话。

  哪知就在此时,忽听林宜璇惊呼道:“你、你想做什么?”

  众人皆是一惊,循声望去,恰好看到郭铭爬起身向悬崖边跑过去。这下变故大出几人意料,不知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庞令明和谢子龙等马上追了过去。

  “站住,你想找死不成?”看郭铭模样竟似要跳下去,谢子龙立刻大喝道。

  郭铭自然不会寻死,不过他也知道,再呆下去无论哪一方获胜,自己都没什么好结果。想起方才孙白利用自己的长束死里逃生的经过,他不由也产生了一试的想法。这才乘众人不备,悄悄走到悬崖边。

  低头往下一看,但见悬崖高达百余米,下方是连绵不绝的丛林,光秃秃的岩壁生着少许低矮的杂草灌木,更见凶险。仅仅这么一望,郭铭就觉一阵眼花。

  我的妈呀,这么高,我是不是疯了才想跳下去。在心中惊呼一声,郭铭已本能的退了两步,这时谢子龙等人已围了上来,却又不敢过分靠近。

  一面深恨刚才不及时把他身上的球体取出,否则哪会管这小子的死活,庞令明一面劝道:“别作傻事,交出东西,我保证不会为难你。”

  身为警察,谢子龙自也不会眼看郭铭被逼死,再说他也是个相当重要的人物。因此他也附和道:“不错,你实不必如此,有我在,你绝不会有事。”

  哪知两人这么一搭一唱,反倒促使郭铭下定决心,自己绝不能落到任何一方手上!主意打定,郭铭最后再看了一眼高耸的悬崖,脚下一蹬,人已倒纵而下。

  “糟糕!”一声惊呼,庞谢两人赶紧追了过去,却哪来得及阻止?只见山风呼啸中,郭铭的身影迅速向下方坠去……

  **

  跳下的刹那,郭铭只觉脑中一空,身体刹时变得毫无重量,那种失重的感觉立刻笼罩全身。看着追到悬崖边的庞谢两人惊讶的面孔不断在自己眼内缩小模糊,他心中不由掠过一阵快意:哈哈,两位的如意算盘终究还是落了空。

  正在迷迷糊糊间,郭铭突的看到,悬崖边,林宜璇探出半个身子,脸上表情似悲似哀。不由自主他的心中一阵波荡,她…是在为自己担心么?

  霎时间,郭铭猛的自迷糊状态中清醒过来,无论如何,自己绝不能死!几在同时,他已探手射出一股灰白长束,紧紧绞上岩壁上的一丛灌木,随即整个人借着长束收拉之力向旁一荡,跟着放开长束就往一旁跃去。

  飞身半空,郭铭感觉自己就像化作无拘无束的鸟儿,尽请享受飞翔的快乐。但见他于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再次下落时,已射出另一股长束缠住岩壁暂阻下坠势头,跟着依样画葫芦,借力呈之字型不断向下方荡去。

  看着渐渐消失的郭铭,庞谢两人均不由自主在心中暗赞:这小子,果然不可小看。猛的站起,庞令明大喝道:“孙白,给我拦住他们。”

  说着他手一抬,孟铸和林宜璇已飘身半空,随着跃下悬崖的庞令明一起向下方追去。想不到此人竟有这种能力,谢子龙看着渐渐飘飞而下的三人,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这下可麻烦了,自己好像真的不会飞啊。

  正在无奈间,忽听耳旁喂的一声,谢子龙不由奇怪的转过头,恰好看到不远处孙白冲他嘻嘻一笑:“看哪儿呢?要杀你的人在这里。”

  **

  这才记起还有这个家伙在一旁,谢子龙也还了孙白一个微笑,随即扬声对扶着王得贵的马林道:“马林,你先退下,这里交给我应付。”

  犹豫了一下,马林道:“队长你小心。”慢慢扶着王得贵退到一旁。

  孙白也不阻止,他知道只要杀了谢子龙,马林和王得贵都不足为惧。虽然还不清楚谢子龙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不过对他来说,任何异能都是一样。

  “你挺有自信嘛。”孙白笑嘻嘻的向谢子龙走了过来。

  谢子龙却没什么动作,他只是微微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虽然身为特调科战斗组的队长,但我一向不喜欢用异能解决问题,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哦?愿闻其详。不会是太弱,羞于见人吧?”孙白脚下不停,嘴里应付道。说到后来,他自己已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谢子龙缓缓摇了摇头:“不,并非太弱,而是恰恰相反。”

  “切,我已碰上不知多少认为自己的能力是最强的家伙了,可惜到最后下场都是一样…”说话间,两人距离不断接近,就在走到谢子龙身前三尺时,孙白突的加速标前:“那就是全被我揍得不成人形!”

  就在孙白身形普动之时,谢子龙一直微眯的双眼猛的睁大,瞬间也迎了上去。霎时间两道人影交错而过,顷刻又分了开来,各自换了个位置。

  站定转身,孙白晃了晃脑袋:“哟,想不到你这个病痨鬼速度还挺快嘛,不过若只有这么点本事的话…咦!?”说话间,他突的感觉左肩似乎空荡荡的。

  转头所见令孙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他左臂齐肩消失不见,本该有手的地方,只剩一个露出鲜红血肉的大洞。一截断臂静静躺在不远处的地面,正是他的手臂!奇怪的是,断臂明显短了一截,倒好像被什么给吞吃了一般。

  望着伤处鲜红的血肉半晌,孙白不能置信的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顿了顿,他的神情突的转为极端疯狂,不住尖声大叫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的手怎么会不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噗唰!似是为配合他的神情,断臂处的伤口,突的喷出一股鲜血直标半空……

  面对竭斯底里的孙白,谢子龙缓缓举起双手放到眼前,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悲凉:“这就是我不愿使用这双手的原因。它们就像一对贪婪的魔鬼,会吞噬接触到的一切,在这双手下,只有毁灭与消亡。”

  说着只见他顺手在身边的大石上轻轻一抹,随着手掌过处,石头竟无端凹下一个深槽。便如同火球划过雪堆一般,在谢子龙的手下,石头就似凭空消失般不见一点痕迹,似乎真如他所言,顽石也被这双手完全吞噬,点滴不存!

  捂着喷血不止的断臂,孙白血红的双眼狠狠盯着谢子龙,咬牙切齿,如同被逼到绝境的野兽。突的他狂呼一声:“不可能,这一切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我的护壁,怎么可能被你打败!”呼喊间,整个人疯狂的冲了上来。

  如此情景,正和被邓羽飞破解异能时,文栋的惊恐癫狂相似。与文栋一样,孙白对自己的异能也有绝对的信心,他深信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及他分毫,而这种自信也给了他无比的力量。然而,当某天信心突然被打破时,无论他神经如何坚强,一时之间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精神由此转为疯狂,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着犹如疯了般的孙白,谢子龙怜悯的摇了摇头:“唉,这世上,又怎么会有无敌的能力。你的异能非常厉害,可惜你也正是被它所累。”

  说话间,谢子龙迎着孙白一步跨上,扬手一抓,便见一股灰影掠过两人之间。待到他们分开来时,孙白脸色死灰的站在原地,喉间咯咯闷叫不止。

  他的整张左脸都消失不见!

  孙白英俊的面孔已完全扭曲,从断开的头骨中,消融的血肉与白色的脑浆清晰可见,如此情景实在恐怖之极。饶是马林是久经考验的公安战士,骤然见到他的模样,也不禁几欲作呕。

  “不…不可能…我的异能……”最后喃喃念着,孙白身子一软毙命倒地。

  虽然瞬间杀死孙白,但谢子龙的手仍是干干净净,不见一丝污秽。似乎沾上去的皮肉血污,都已被吞噬到另一个空间。他静静的望着自己的手,半晌发出一声阖然长叹:“最干净的手,却能做出最可怕的事……”

  猛然间,他弓起身剧烈的喘息咳嗽起来,似乎刚才使用异能,已让他被病魔折磨的身体不堪重负。不同平日,现在的咳嗽又激又烈,好像谢子龙正一点点将自己的生命力给咳出体外,偌大一个身躯,竟蜷缩得如同婴孩般。

  “队长!”马林赶紧抛下王得贵将他扶着,然而便像绷得过度的弹簧,无论马林怎么努力,也无法让谢子龙直起身子。

  令人心悸的咳嗽持续半晌,才慢慢在谢子龙的急喘声中平息下来。此刻的他,脸色灰败若死,眼中看不到丝毫神采,要不是他干瘪的胸膛仍在起伏,几乎要让人以为马林扶着的是一具尸体。

  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谢子龙终站直身子,四处看看,他突的露出奇怪的神情:“咦,这个人怎么还在这儿?”

  只见不远处,被马林拧断左臂的卫小琅,右手被铐在一棵树的树干上。此时他脸上也满是惊惧的表情,显然谢子龙杀死孙白,令他受惊不轻。

  马林解释道:“因他受伤,所以没被带走,对方可能想等孙白杀了我们后,再带他走吧。刚才他就想溜,握见势不对,就把他给铐了起来。”

  谢子龙点点头:“这样也好,反正我也要抓他们回去问话。带上他,我们追!”

  马林答应一声,一手扶着王得贵,一手反扭住卫小琅,几人便循着来路慢慢向山下走去。刚才还人满为患的平坡上,只留下孙白残缺的尸体……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