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274 2005.12.17 20:19

    “你就是罗烈然?”就在这时,韦真真忽的从曾遁身后走出。

  看到她,罗烈然挑了挑眉毛,随即嘿然一笑:“正是,有何贵干?”

  韦真真也对他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我们这次来,只是想要郭铭身上的某件东西,并不想和你作对。不如大家各取所需,相安无事,如何?”

  “是吗?”罗烈然微微侧头做出思考的模样,跟着转头望定韦真真,眼中已罩上一层冷色:“不过我拒绝,你们都得死!”

  话音刚落,在他周围的钢筋已尽数向韦真真飞射而去,密密麻麻的尖端就如一柄巨大无比的钢刷,根本不给人任何躲避的空间。

  面对向自己飞射而至的钢筋,韦真真却没丝毫慌乱之色。就在最靠前的钢筋快要及身时,她双眼猛的大睁,同时两手往旁一扩,十指舞蹈般不住弯曲扭动。

  令人惊异的事发生了,韦真真面前就如放置了无数搅动的钢刀,凡是挨近一段距离的钢筋尽数被切得粉碎,寸寸铁条不住掉落于地,当啷之声不绝于耳。

  “哦?”见此情景,罗烈然也微觉愕然,轻咦声中他挥手一摆。

  在他摆手同时,剩下的七八根钢筋突的集成一束,已如旋风般钻动起来,同时飞速向韦真真突进过去。只见钢束表面铁屑簌簌而下,就像数十把刨刀在其表面刮动一般,但由于其实在太厚实,仍有三指粗的一条穿过丝网。

  见自己密布的气丝无法截挡,韦真真脸色大变,就在钢束快要触及她身体之时,其尖端突的一个斜摆,似乎有另一个力道在旁扯动。原地扭了几下,钢束已脱离罗烈然的控制往旁飞去,落入一个人的手中。

  将手中钢条旋了几下,周明波随手将之抛开,跟着他再向一旁虚抓一下,十余米开外地上的一把手枪已飞入他的掌中。只看他能让罗烈然操控下的钢条脱离其掌握,就知此人手上的吸力委实非同小可。

  “能力挺厉害啊,不过你以为那东西对我有用吗?”微觉惊异的看了周明波一眼,罗烈然不屑的指指他手里的枪。

  眼珠一转,周明波也笑了起来:“哈,你说得对。”

  跟着将手一扬似乎要把枪扔开,但转瞬间他已将其对准罗烈然,连扣扳机,同时口中大喝:“就是现在,真真,上!”

  对此罗烈然自不会放在心上,微哼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向其飞去的弹头在半空齐唰唰一转,反向周明波射去。同时地上被气丝搅碎的铁条旋风般聚起直扬上半空,铺天盖地的向韦真真卷去。

  想不到罗烈然受伤之下还有如此神威,周明波赶紧举起两手全力发动异能。只见以他手掌为中心,就如出现两个漩涡,射去的子弹全部改变方向聚拢过去。

  伸掌一抓,数枚子弹已全部落入周明波的掌中。可惜他顾得了这头,却顾不了那头,向韦真真卷去的铁条猛的散开,已将他也笼于其中。

  跟着就听一阵铁块撞击折断的脆响以及连声闷哼,当铁条尽数落地时,两人已退到数米开外,身上均满布血痕,周明波臂上更插着两根铁条。

  至此两人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最不该做的事之一,就是在一个金属器物丰富的地方和罗烈然正面对敌,其愚蠢程度就好像去和鱼比赛潜水。

  见罗烈然轻松收拾曾遁一伙,郭铭和徐东卓知道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们了,有前车之鉴,两人可没把握在这样的地方和他正面相抗。

  徐东卓当下就悄声对郭铭道:“点子扎手,硬碰不得。你负责陆文,我负责倪牧和悦慈,风紧赶快扯乎!”

  郭铭自然大点其头,两人挤挤挨挨正要寻机带上同伴开溜。突然听得楼下一阵呜呜之声,竟是警笛大作,同时从楼道下层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骤然听到这声音,在场诸人俱都一惊,这时警笛声越发响亮,同时一阵引擎轰鸣声由远而近,显示还有不少车辆正开了过来。

  在楼下噔噔的脚步声中,一阵阵呼喊呵斥之声不住传上来“第二队负责守门”“第三队第四队跟我上来”“防爆组准备就位”“注意,对方有重型武器……”

  从声音显示,众人竟在不知不觉间被上百特警包围。饶是罗烈然见惯风浪,骤遇这等情况,也不由脸色大变。他眉毛一拧望向高影:“怎么回事?”

  擦擦额上冷汗,高影向陆文一指:“这小子刚才从楼下上来,岳冬叔肯定已死在他的手上。现在我们好像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听闻岳冬身死,罗烈然眼中闪过惋惜之色,跟着便被怒气取代。招手浮起两根巨大的钢梁,他正要上前收拾几人,楼下已传来警方的喊话:“楼上的人听着,你们已被包围,赶快放下武器,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老大,不对啊,楼下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到。”这时一名男子趴到天台边缘向下望了望,奇怪的回头对罗烈然道。

  高影也奇怪的走过去望了望,跟着点点头:“的确看不到任何警车。”

  此时从楼下传上的脚步声已越发接近,人数恐怕有数十上下,发布各种命令的声音清晰可闻,其真实性却又让人丝毫不能怀疑。

  “也许怕咱们居高临下向他们攻击,这些警察将车灯熄了停在远处吧。”高影摸着下巴沉吟道,这也是唯一可能的解释。

  明白再不想法离开,等特警冲上来就真的麻烦了。要收拾对方并非一时半会儿可以办到,权衡利弊下,罗烈然果断的道:“没时间了,我们赶紧走!”

  得他吩咐,高影抱起邰宵文,还能走动的男子则扶着同伴,一众人向天台另一侧而去。同时不知在何时,曾遁等人也消失不见。

  “咱们也走,得赶在警察上来前离开。”徐东卓说着扶起倪牧,一行人撞开通往楼下的楼梯间便消失在楼内的黑暗中。

  **

  转眼间整个天台重又空寂下来,除了特调科一行人与地上的尸体,再看不到别的人。奇怪的是虽有警察支援,特调科一众却毫无欢喜之色,反个个脸现疑惑。

  “韩副,咱们有要求支援吗?”待众人离开后,扶着韩锐的张竞不由问道。

  韩锐满脸鲜血,大腿上插着半截钢筋,看来受伤非轻。闻言他喃喃的道:“不对啊,来之前我直接申请了公安部的任命,广州警方不能插手这件事。按说就算这栋大楼被炸了,他们没接到命令也不能过来,怎么会……”

  祝依芸点头道:“的确不对劲,等他们上来后再问个清楚吧。”只见她虽强撑站着,但两手均是鲜血,左肩上赫然有个两指宽的大洞,腹上还有一条割痕。

  “嗯,只有这样了。慧明大师怎么样?”韩锐答应着,跟着回身问道。

  慧真摇了摇头:“他不碍事,只是脑袋受了撞击,暂时昏迷罢了。”

  回头看看己方无不带伤的一行人,韩锐忽的心生感慨,直到亲身接触,才知道罗烈然等人的强悍。己方人数众多,虽然慧真慧明不具异能,但武艺也足以弥补,想不到相斗之下,竟丝毫没占到便宜,真说起来还是吃亏的多。

  这些危险人物如果真的有心危害社会,其造成的破坏,恐怕难以想象。

  队长,也只有你能对付他们了啊……霎时间,韩锐脑中现出谢子龙病恹恹的面容。

  “咦,奇怪,他们怎么还不上来?”就在这时,祝依芸突然道。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发觉,早该冲上天台的警察,直到此刻仍不见人影。更为诡异的事,不知何时,脚步声、呼喝声、警笛声、引擎轰鸣声…一切声音竟然都消失不见,整栋大楼如此寂静,就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诸人心中均升起这样的疑惑……

  **

  由楼道狂奔下楼,郭铭等人在黑灯瞎火的楼层间迅速行进。幸好这栋大楼是联体式格局,空间相当的大,五人从这处下去,立刻向另一幢楼体移动,以图避开警察。

  其实众人都很清楚,这栋大楼四周恐怕已被围得铁桶也似,被对方发现只是迟早的事,到时需要担心的,就是如何平安脱身了。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觉不对,刚才还吵吵嚷嚷充塞整个大楼的声息,突然间已完全消失,楼内重又恢复寂静,倒好像那些警察压根儿就没出现过般。

  不过这自然不可能,虽然想不通,然而能避则避,五人当然不会去管对方是否吃饱撑的玩躲猫猫。他们所想,只是如何尽快逃离这该死的地方。

  不过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却的的确确发生了,五人一直到达楼底,也没见到一个警察的踪影。更奇怪的是,楼底根本没有任何警车停留过的痕迹。

  不会是见鬼了吧?望着空空如野的四周,几人无不生出这样的古怪想法。

  好在他们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存在,加上今晚实在遇到太多的事,根本没有多想的时间。四下望望,徐东卓向左边一指:“跟我来,从这儿走!”

  “错了,走那边迟早会落到警察手里。”哪知就在这时,一旁的黑暗中突的传来一个声音。

  几人一听无不大惊,几是下意识的,郭铭和徐东卓同时拔枪在手:“谁?”

  “臭小子,本小姐救了你们,居然还敢拿枪指着我。”随着说话声起,对方慢慢走了出来。

  **

  出乎意料,来者居然是一个女人,而且相当漂亮。此女大概30岁上下,有着亚洲女性少有的高挺鼻梁,配上一双充满热情的凤目以及略长的面孔,给人极为妩媚火辣的感觉。加上她一头烫过的披肩卷发,身材高挑惹火,穿着一袭地中海百褶群,将曲线美好的双腿完全暴露在外,更添野性的魅力。

  正奇怪哪儿跑出来这么个性感美女,倪牧和方悦慈已同时惊喜道:“尹兰姐!”

  尹兰?郭徐两人正奇怪这个名字在哪儿听过,尹兰已大步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一人给了一个耳光:“臭小子,还不把枪放下?”

  暗道好泼辣的女人,不过对方似乎是组织里的前辈,郭铭和徐东卓不好发作,唯有委屈的捂着辣疼的脸颊将枪收起,同时心中无不大骂。

  全没注意到两人的不爽,方悦慈兴奋的道:“尹兰姐,你怎么会在这儿?”

  尹兰爱怜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郭徐两人心里不禁同声大叫:为什么,为什么有差别待遇!):“还不是因为你,我刚从死海度假回来,就接到老头子的电话,说你们自去了香港就再无消息,这才托我来看看。这些天四处打听到罗烈然带了一帮手下在广州四处活动,偷偷来一看,果然把你们找到了。”

  说着斜眼向郭徐两人瞥了一眼:“这两个愣头小子就是新加入的成员吗?”

  愣头小子?愕然半晌,方悦慈才明白尹兰指的是谁,她拼命忍住笑:“对,他们叫郭铭和徐东卓,是前不久才加入组织的同伴。”

  跟着她又向郭徐二人介绍道:“这是尹兰姐,她可是组织里的老前辈了。”

  “哦哦。”刚才吃过此女的亏,两人嗯啊敷衍两声算是打招呼,同时心里道管你什么老前辈小前辈,老子才懒得鸟你。

  哪知只听啪啪两声,尹兰再次甩手赏了两人一人一个耳光:“臭小子,对前辈就该有应有的礼貌,刚才算什么态度?再来过!”

  “你…你…你……”左右半脸各挨一下,郭铭和徐东卓两颊立时就如擦过胭脂般一片嫣红。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霸道,徐东卓不由气得直哆嗦。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