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能力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超能力风云录 紫渊 4233 2006.02.26 20:11

    “瞧你模样就知在说谎,真不知是怎么加入特调科的。比起插科打诨的本事,你可比东卓差多了。”郭铭不由在心里叹道。

  “妈的,你当我们白痴啊?居然敢拿老子做诱饵,管你特调科还是不调科,信不信现在我就把你劈成八块。”楚无尘手撑桌面立起大骂道。

  “好啦好啦,大家不是都没事么。”面对已快抓狂的楚无尘,乔正东却像没事人般摆着手。突然他面色一正,已沉声道:“行了,玩笑开过,大家谈正事如何?”

  “呃?”想不到他会突然变得一本正经,已撸起袖子的楚无尘不由又是一愣。

  “什么正事,我们间有正事么?”他眉头大皱问道。

  嘿嘿一笑,乔正东自信的道:“当然有,别忘了大家的目的可是一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在下面应该得到了些有价值的东西,同样,我也在别处找到一些情报,不若大家以此交换如何?”

  想不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三人俱是一愣,楚无尘默然片晌才道:“有必要么?我想不出交换情报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一听此言,乔正东的表情再次严肃起来:“那些怪物的凶残以及造成的危害,几位想必都很清楚。我希望你明白,不止是你们要将其除去,我们国家机构更有义务和责任。大家目前都只掌握一鳞半点的消息,如果不通力合作的话,说不定会让他们就此逃脱,这你也原意吗?”

  乔正东这番话在情在理,容不得楚无尘不答应。而陆文更早是大点其头,要知只要能寻出对方报仇,他才不会管那么多。

  终于,楚无尘叹气道:“那好,就按你说的办。”

  乔正东满意的笑笑,跟着从怀里掏出一卷资料道:“为表诚意,我先说我得到的情报好了。这是数月来那家药厂的原料采购清单,仔细看看就能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他们只进不出,显然它们并非用来制药。”

  他说得郑重,楚无尘却哼了一声:“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你就找到这些?”

  微微一笑,乔正东道:“别急,继续听我说。”跟着他将几张资料放在桌上,手指其中几项说道:“看这里,这些全部是生物细胞体活性剂,还有基因合成酶,这是大量仿羊水浓缩溶液…”一抬头,却发现三人正愕然望着他。

  这才想起对方恐怕根本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乔正东笑道:“总之这些都是基因研究和克隆试验等的专用药物,非常难以找到。而资料显示,数月来他们大量运入,显然这是为那些生化兽的试验所准备。”

  说着他又抽出几张资料道:“尽管材料的购进和使用清单做得很隐晦,然而我却发现,这些药物并未全部使用,有相当部分消失无踪。也就是说…”他抬头一字一句的道:“大部分药物根本不在药厂,而被偷运到了别处。”

  忽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郭铭不由道:“你是说,除了这儿,还有别的地方在进行生化兽的研究?”

  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乔正东点头道:“没错,而且从消耗的比例看来,这家药厂只是个附属。真正的研制场所应该另有他处才对。”

  听他这么说,郭铭等无不悚然一惊,还有更大的研制地?然而仔细一想,却也不无道理,那老头曾说,生化兽的研究失败率很高,药厂下那数十个培养槽虽多,但绝对不敷所用,那么另有一处也不是不可能的是。

  “那你找到它在哪儿了吗?”陆文沉声问道。

  乔正东摇了摇头:“很遗憾,资料完全没有显示。不过那些药物都无法长时间存放,考虑到其运输以及在药厂存放的时间,其实并无太多时间让其转运他处。也就是说,那处场所很可能在这儿不远的地方。”

  看着乔正东侃侃而谈,有理有据详加分析的模样,三人无不对此人刮目相看。不愧是特调科的调查员,外表虽毫不起眼,但却有极佳的情报处理能力。只看他能在那栋大楼里迅速找到需要的东西,并从那一大叠资料中快速整理出有用的情报,这本事三人是无论如何无法与受过专业训练的他相比的。

  稍微消化一下乔正东提供的情况,楚无尘也缓缓道出他们在地下室偷听到的司马望候与那老者的对话。不过毕竟是久经风浪的老手,楚无尘仍未完全把话说尽,而是隐去对方已到手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的事。

  听楚无尘讲完,乔正东已是勃然色变:“什么,他们的最终目的竟是制造生化人!?这个司马望候,真不知该叫他天才还是疯子。该死,如果让他研制成功,那还了得。”显然他也想到像生化兽般的人出现在社会上的可怕之处。

  旋即他又苦恼的捧头道:“但根本不知道另一个研制场所在哪儿,怎么办?”

  看了乔正东一眼,楚无尘缓缓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另一帮伙伴正在追踪逃走的司马望候。经过刚才的事,他一定会逃回老巢甚或那处研制场所,只要着他们紧盯此人,趁机找出有关那处的情报就行了。”

  乔正东一听大是高兴:“太好了,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

  联络上黄震,将情况详细说明一遍,片刻楚无尘点点头放下通讯器:“黄震表示会尽力,我们也只能等待了。”

  这时忽听郭铭问乔正东道:“现在已经清楚司马望候就是幕后黑手,为何你不直接调派警察将他抓起来。这样应该能轻易找到所要的情报吧?”

  乔正东摇了摇头:“没这么简单。司马望候是力天集团的主席,关系复杂,并非说抓就能抓。而且若让普通警察参与进来,难保消息不会泄漏,若此事流传到社会上,还不定引起多大的骚动。所以我希望能借助南明集团的手秘密解决。”

  他的话也不无道理,何况之前祝依芸已代表特调科与他们达成初步的协议,乔正东一定也是知道此事才提出这要求。不过这并非三人可以答应的。

  “我会报告给老头子,让他做决定。”说着楚无尘就向另一间屋走去。

  “陆文你呢?又有何打算?”郭铭又望向一旁的陆文。

  看了他一眼,陆文沉声道:“司马望候这混蛋,我迟早会杀了他。不过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一定要亲手毁了研制那些怪物的场所。”

  “喂喂,我好歹也是警察,你这么肆无忌惮的在我面前说杀人的事,未免太嚣张了吧?”听到陆文的话,乔正东忍不住嚷道。

  就在这时,屋外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一个男声传来:“请开门,我们是警察。”

  悚然一惊,陆文几乎是本能的跳了起来。乔正东连忙道:“别慌,那只是例行询问,因为这里正对药厂,警察只是来看看有没有目击者。”

  听他这么说,陆文嘿的一笑:“有趣,那就让老子去对付他好了。”

  郭铭知道这家伙不是一般的仇恨警察,正要阻住他,陆文已摆手道:“放心,我还不至于不知轻重。”说着已径直向门口走去。

  待陆文离开后,乔正东忽的向郭铭使了个眼色,便径直起身向阳台走去。郭铭知他必定有话要说,便也起身跟着他。

  来到阳台上,乔正东转过头:“我在香港和徐东卓说的事,他告诉你了么?”

  暗道果然是这事,郭铭不露声色的道:“他告诉我了,怎么?”

  乔正东笑道:“别这么大戒心好么。我并无威胁之意,如果他真的完全告知你的话,你当明白我的意思。请放心,我并无对南明集团不利的意思,事实上现在特调科还有很多借重你们的地方。不过为以防万一,我还是希望你能遵守约定。”

  这时的郭铭,早已非第一天出来混的那个愣头小子,而且与组织中的伙伴相处这么久,他也渐渐生出归属之心。他自然不会天真到相信乔正东的保证,不过正如他所言,现在也没必要在双方间制造不愉快,那么答应又何妨?至于会不会做,那就要看他和徐东卓的高兴了。

  想及此点,郭铭随即点头道:“没问题,我可答应你。”

  想不到郭铭会这么爽快,乔正东略微一愣,跟着深深的望入他的眼内,似要以此辩定他话中真假,郭铭哪会怕他,自然也回望过去。此时药厂的大火仍未熄灭,红红的火光映满阳台,两人在火光中“深情”对望,倒颇有些浪漫气氛。

  “老头子答应了,我们可…”这时楚无尘恰好兴冲冲的走来,一见两人模样,不由愕然呆愣当场。

  心中涌起不祥的感觉,郭铭尴尬的转头向他望过去。果然,只听楚无尘目瞪口呆的道:“早就听倪牧说你和徐东卓是一对同性恋,本来我还不大相信,想不到你居然真的……”

  “给我闭嘴!”

  **

  就在郭铭等人被药厂地下室里的生化兽追得四处乱窜时,黄震任漠羽和徐东卓三人也正驾车紧跟在逃离的司马望候车队后。

  果不出他们所料,司马望候并未在县城停留,而是直接驶上县外公路。不过这么深更半夜的,他究竟想去哪里?

  没多久前面车队向左一拐离开公路,驶入路边群山里的一条小道。为免对方发觉,驾车的任漠羽唯有熄灭车灯,全凭感觉在狭窄的山道上蜿蜒行驶。

  七歪八拐好一阵,对方车队终于停下,三人也立刻停车摸了过去。到了近前所见情景不由让他们大吃一惊。

  两山相交处的一块广阔平地已被改建成简易停机坪,一辆美国CH-47“支奴干”大型运输直升机静静的停靠于上。直升机旁搭着两座帐篷,一台军用通讯仪放置在外,高高的天线直指夜空,一切都似模似样。

  车队在机前停下,帐篷里立刻跑出数人,司马望候下车对他们说了几句,立刻有几人开始收拾帐篷四周的物品,还有两人则向飞机跑去。

  三人都想不到司马望候警惕至此,居然在这儿埋伏下一辆直升机,手笔不可谓不大。眼见帐篷已被迅速收起,徐东卓提议道:“要不要过去看看?”

  仔细观察一阵,黄震无奈的摇摇头:“很难,这块空地没有遮掩物,根本无法接近。”此时直升机发动,螺旋桨缓缓转动中发出一阵巨大的轰鸣。

  想不到跟到这儿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跑掉,他们无不大感丧气,这时黄震的通讯仪突然响了起来。

  接通仔细听楚无尘讲了事情原委后,黄震点点头:“我明白了。”跟着转头对两人道:“计划有变,我们必须得跟上他们。因为据无尘推测,司马望候还有另一处秘密的研制场所,我们一定要尽快将其查出。”

  “拿什么跟?开车跟飞机跑啊?”任漠羽没好气的道。

  这的确是个问题,黄震也不由哑口无言,这时司马望候的车队已驶入运输机腹。眼看对方就要起飞,任漠羽冷哼道:“要不要试试把它给打下来?”

  黄震无奈摇头道:“又没重型武器,哪有可能。”

  这时徐东卓咬咬牙,突然道:“让我试试,我偷溜进去,找到司马望候去哪儿后就通知你们。到时可别不讲义气不来支援哈。”

  这时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黄震拍拍徐东卓肩膀:“那你一切小心。”

  自藏身处站起,徐东卓向空地猛跑一段距离突的一个瞬移已到了直升机下方。这时它已处于摇摇摆摆的升空阶段,螺旋桨带动的风旋将周遭一切都吹得压伏在地,后面的舱门已缓缓收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