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夜救文家女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158 2020.03.04 10:00

  黑衣贼人不久便结束了战斗,官道之上横七竖八躺着约莫百来具尸体,为首的那人正指挥着手下清点货物。

  “那文家小姐现在在哪儿!”

  为首的黑衣人怒目圆睁望着自己派去追击的手下。他没有想到自己派去将近二十名手下追击,最后只活着回来七八个不说,还让文家大小姐给跑了。

  “你们竟然还有脸来见我?若是不能把文家小姐给我带回来,统统问你们的罪!”

  说罢,众人便翻身上马,急鞭向着文茵逃离的方向又是追去。

  为首的黑衣人走到了一具府兵的尸体旁,虽然这具尸身已经残破,但从甲胄衣袍之上依稀能够辨认出这是府兵队伍的队长张继,身上前前后后中了十数刀,处处深可见骨,黑衣人也分辨不出到底哪出刀伤要了他的命,但是就是背着这样的伤口他也硬是留住了自己二十多个精锐,还杀掉了十余个!

  他不禁感叹,若是大魏满军皆为这样的勇士,何愁那孙吴不得破,何愁那诸葛亮不得破!又何愁这天下不得大统!

  作为一名武将,他深深的为这样一个人物的结局感到惋惜。

  马背上的文茵此时任凭着这马带着她四处奔窜,她不知道这马要把她带到哪里,只是死死的记着张继临走之前的话,紧紧的抱着马鞍,她不敢回头去看有没有追兵,她内心十分的害怕与恐慌,她多么希望此刻骑马追来的是张继而不是那些贼寇。

  天渐渐的黑了,黑鬃马跑不动了,文茵颤颤巍巍的下了马,脚下一个不稳,趴坐在了地上,一路颠簸,身子孱弱的文茵此时感觉自己已经站不起来,自己的双腿好似不听使唤,酸软无比。

  她呆呆地望着自己地双腿,想起自己这一路的狼狈模样,想起张继最后的嘱托,她崩溃了,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她想大哭出来,却又十分害怕因此引来贼人,放眼望去,她不知道这里是哪儿,天色又渐渐暗了,她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哒哒的马蹄声震醒了她,黑衣贼人已经循着踪迹追了上来,她起身,卖力的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前跑。

  哒哒的马蹄声更近了,黑夜之中她找不到方向,但是她知道自己只能一直往前跑,终于她来到了一所破庙旁边,咬着牙把沉重的庙门缓缓地推开,她实在没有了力气,一路的跋涉文茵身体早就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倒在了庙门之下。

  庙里熟睡地云毅自然没有感觉到庙外的异常,但是身旁的盼兮却是觉察到了空气中的不对劲。

  她推了推地上熟睡的云毅,见云毅没有反应,又是加大了力度,使劲推了推云毅,云毅极不情愿的醒了,正要埋怨盼兮为何要推醒他,却只见盼兮一副严肃表情,并作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两人悄悄地探出头去,只见一队黑衣贼人下马来到了晕倒的文茵身旁,相互嘟囔了几声,便将文茵扔到了马背之上,转身便要离开。

  云毅见此,心中大急,但那些黑衣贼人手中的长刀又让他望而却步,正在他思量之间,盼兮却是首先冲了出去。

  “你们在干嘛!把那女子放下!“

  盼兮冲着那七八个黑衣贼人大声呵斥道。

  黑夜之间,黑衣贼人也没看清那呵斥之人是何方神圣,缓缓抽出了手中的长刀,紧紧的盯着对方。

  云毅见盼兮话也不说的便冲了上去,便也是顾不得那么多,黑衣贼人的长刀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寒气逼人,他和盼兮却是手无寸铁,完全就像是两个待宰的羊羔。他将盼兮一把扯到了身后,顾自的看着那持刀的黑衣贼人,心中却是一股胆寒,斗大的汗珠从额头一直滑落至脸颊,他手中唯一能够用上的东西却只有那竹制的编筐。

  其中一个黑衣人瞧着对方貌似只是两个手无寸铁的平民,大喝一声,持刀便是冲杀上来。

  云毅此刻却不能躲,身后便是盼兮,轻推了盼兮,貌似是在说“赶紧走!”,但盼兮依旧顾自的待在原地,云毅咽了一下口水,见劝不动盼兮,只好拿着手中竹制的编筐,便是要上前接上那一刀。

  此时的盼兮眼中却是无半点惧怕,明眸一寒,望着冲杀上来的黑衣贼人,便是纤手一抬,天地灵气在她手掌之上聚成一团,黑衣贼人的刀向前劈来之时,扯过云毅,一掌拍出,黑衣贼人连人带刀便是飞出数十丈远。

  众人看着这个身着消小瘦弱的家伙,瞬时倒吸一口凉气,被一掌拍飞的黑衣贼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黑衣贼人们左右相望,皆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面面相觑,终是下定了决心,一齐冲杀了过去。盼兮看着他们冲上前来,只见她俯身下腰,右手指尖轻触大地,一股庞大的灵气自盼兮体内通过指尖导入了大地,黑衣贼人不解之间却是感觉背后凉意透骨,脚下的地面也是颇为古怪,低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骚动,欲要破土而出,他们顿时感觉不妙,不约而同地向后快步退去,但却已避之不及。

  一根根粗壮硕实地青黑藤蔓从地底破土而出,带起一大片尘埃,藤蔓狠狠地缠在了黑衣贼人身上,任他们如何挣扎也是挣脱不了这妖魔般的藤曼,他们的眼中从不可置信已经转变成了极度的恐惧,黑夜之下那人的脸他们看不真实,只觉得这个纤瘦身形的家伙实在太过瘆人!

  云毅呆愣的望着眼前的一幕,此刻的盼兮带给他的震惊着实是太大了,今晚的盼兮好像完全变了个人,对黑衣人的呵斥、果断地出手、还有那令人骇异地秘术,可盼兮回头望向自己的时候,云毅却又看不出盼兮与往日有何不同。

  “还笑,你也不看看看刚才多危险!”

  云毅望着满脸笑意的盼兮,心中一阵无语。

  这丫头压根从一开始便没有把这些黑衣贼人放在眼里,自己的表现在她眼里或许都是有些多余,但是厉害归厉害,云毅也不想多生事端,还好夜深时分,四下无人,那些黑衣贼人看不清盼兮和他的脸,借着夜色,云毅和盼兮便带着马背上的文茵远远的离开了。

  留下的黑衣贼人们愤怒的不断挣扎着,但是全身上下被束缚的死死的,一点也动弹不得,只能望着云毅和盼兮将马背上的文茵带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