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风雨之欲来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204 2020.03.08 00:14

  笼灯大会数月之后,秦府迎来了一位贵客,秦府老爷秦远山带着府中众家仆亲自出门相迎。

  随着轻缓却有力的马蹄声逐渐靠近,一行着武官长袍的三人骑着瘦高大马便是向着秦府赶来。

  为首的是一彪形大汉,身材甚是魁梧,腰佩白玉弯刀,头顶卷英冠,大笑着望着眼前相迎的秦远山。

  “远山兄啊,多年未见,还是如此的客气呀!”

  说罢,便是示意马后二人随同下马,一下马,这彪形汉子便是双手作揖向着秦远山走去。

  “宣高老弟,远道而来,秦某自是不敢怠慢呀!”

  两人互相寒暄了几句,便是一同进了秦府。

  远道而来之人,与秦府老爷秦远山乃是旧交,是当今大魏首屈一指的大将。

  此人名为臧霸,字宣高,先帝魏武帝时因有功被封为良成侯,后文帝即位更是官至执金吾,领有食邑三千户。

  臧霸早年便与秦远山结交为兄弟,后更是约了一门亲事,便是许臧霸之子和秦远山之女结为姻缘。

  “远山兄呀,我臧霸此番从琅琊赶来京都,是为两件事,一即为文帝唤我进京面圣,二呢便是我们那子辈的婚姻大事。”

  臧霸刚进府中便是直奔主题,问起了关于子辈婚姻的事情,秦远山听闻后脸上露出了一股耐人寻味的笑容。

  “不知臧霸老弟是否知道我那女儿,我这女儿呀,在京都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不知道是否讨令郎之喜哟。”

  臧霸闻言也是一笑,“我臧家的儿媳,刁蛮一点倒也无妨,正好这次,吾儿也到了洛阳,不妨叫秦丫头出来,让他们见见也好呀!”

  秦远山闻言,脸上闪过了一丝异色,但随即便恢复了正常,接着唤来了一旁的家仆。

  “你去把小姐叫来,就说有要紧事。”

  秦远山言罢,却只见一旁的家仆站在原地不动,嘴上却是有什么欲言又止。

  “有什么便说,臧将军本是自己人。“

  闻听此言,家仆颤颤巍巍的说到:“小姐一大早便去了城中的金市,到现在未归。”

  “小姐去金市作甚?”

  秦远山心中也是疑惑,若兰这丫头近些日子总是不呆在家中,一问边说是赶往金市,但自己知道,金市那边根本就没有什么要紧事,见一旁的家仆又是不言语,心中更是恼怒。

  “你个没用的废物!告诉我,小姐这些日子去金市都做了些什么!”

  家仆听到老爷震怒,本就紧张的他更是一下跪倒在了地上,便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数月前,文家在金市开了家名叫“逸云斋”的画馆,小姐这些天便是一直呆在那儿,正月十五的那天还和“逸云斋”的馆主一起去….一起去赏灯游玩了一番。”

  家仆越是说到后面,语气越弱,但秦远山和一旁的臧霸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秦远山闻言自是气愤不已,臧霸脸上更是阴晴不定。

  “你这废物,赶紧去把小姐给我带回来,快去!”

  此刻,秦若兰身在逸云斋中,完全不知道家中来了贵客,也不知道自己惹上了麻烦。

  自上次笼灯会后,秦若兰似乎是对云毅生了别样的心思,本是一月一见,后来便是忍耐不住,改成了七日一见,再后来,更是每天都往逸云斋中赶,但云毅却很少有理她。

  逸云斋中每天云毅至少都要完成五幅画作,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求画之人只能预订,所以云毅每天都很忙,倒是一旁的盼兮总是找秦若兰聊天。

  “若兰姐姐,你知道刺绣吗?‘

  盼兮拿着手中的各色针线望着一旁不知所想的秦若兰,秦若兰会心一笑。

  “盼兮想学?要是想学的话,回答姐姐一个问题,姐姐便教你。”

  盼兮闻言,听到秦若兰答应教自己刺绣,便也不管什么问题,便答应了下来。

  “好,那你告诉姐姐,你和云毅是怎么认识的?”

  听到若兰提到云毅,盼兮脸色瞬间变得古怪起来,她自然看得出若兰心中在想些什么,也自然不会将云毅初次遇到自己的事情告诉若兰。

  “嗯……我和云毅哥哥呀,当然是机缘巧合认识的呀!”

  秦若兰一听,心中一阵无语,腹诽道:我难道不知道你们是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吗?

  心中虽是不快,但却没有表露出来,她也知道盼兮关于云毅的事情也是十分的敏感,她这样一问也就是想了解一下云毅和盼兮之间的关系。

  望着一旁沉浸在作画之中的云毅,一时尽是痴迷。

  盼兮瞧见,自是一笑:“若兰姐姐,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啦!”

  秦若兰见自己一时竟是失态,古怪望着着盼兮,脸上却是红晕泛起,这丫头竟然还学会了拿自己开涮。

  逸云斋中的时间得很慢,时不时有人进来,找个空余的座位便是坐下,一边饮着茶,一边赏着画,若是碰到志同道合之人,往往还会谈论一会儿关于画的精妙之处,如果有想要带回家中,便会上前和云毅谈谈价钱。

  逸云斋内此刻虽然悠闲,但外面却不太安宁。

  一队身着轻甲的兵卒此时正颤颤巍巍、相互搀扶着从一旁的酒楼之中走出,个个是喝得伶仃大醉,浑身散发着一股酒臭味道,嘴中还不停的碎碎念叨着些什么,说巧却巧,一行八人,此刻偏往这逸云斋走来。

  见此状,逸云斋的客人连忙起身便纷纷离开,秦若兰有些恼怒,也不知是哪儿的不长眼的兵卒在这闹事,起身便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谩骂。

  一个兵卒抬头瞧了瞧眼前的秦若兰,在他眼里那可是真的天姿国色,大美人呐!看了一会儿,脸上竟是露出了淫荡的笑容,秦若兰自然是瞥到了那一脸的坏笑,一巴掌便是扇在了那个士兵的脸上。

  “啪!”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巴掌,兵卒瞬间捂着自己的脸往后退去,本就因酒意上脸的缘故脸上有些微红,这一巴掌更是给他留下了一个深红的印记。

  “哗”的一声,士兵已经失去理智,愤然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作势便是要劈向给他一巴掌的秦若兰。

  云毅见状,快步上前拦去,盼兮眼中也是寒光一闪,五指微微收紧,便是集灵气于掌上,欲要拍向那抽刀的士兵。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个身着武官朝服的高瘦身影突然出现,一脚便将士兵踹到在地,伸手便夺过了那人手中之刀。

  横刀至于胸前,刀光寒凌,夺刀之人望着地上被一脚踹到腹部,还在蜷缩着身子喊疼的士兵冷冷的吐了两个字“废物”。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感谢书友“机智的恬少女撒”、“爽丫头0801”的推荐票!感谢书友的收藏!书友的评论暂时我回复不了,但希望各位可以在评论区多多留言,支持鼓励才子!谢谢!

2020-03-08 00: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