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文茵的担忧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474 2020.03.09 14:45

  秦若兰一见门外是那臧舜,立马便转身想要关门,可当她刚扭过头去的时候,臧舜一个跨步率先进了房中。

  “你这人如此无礼!我未同意,为何自己便是进来了?”

  秦若兰很是气愤,朝着房中一脸悠然姿态的臧舜便是骂道。

  倒是臧舜不以为然,他感觉这秦家小姐是越来越有意思,虽是刁蛮任性了些,却是足够的真实直率。

  “秦小姐是不是一直还为前些日子街上那事儿耿耿于怀?”

  臧舜一脸平静的端着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又带着些许耐人寻味的笑容看向了一旁的秦若兰。

  秦若兰见臧舜如此直截了当的点明了此事,便也接着回复道:“你既然知道,那你也应该明白,我是不可能同意与你之间的婚事的!”

  臧舜起身,手中的茶杯微微有些发抖,眼神先是一紧,却又很快松开,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步离开了秦若兰的房间,但是最后留给了秦若兰一句话。

  “你我之间的婚事,现在可不是你我说了算。”

  待到臧舜真正离开后,屋内只剩下若兰一人,她狠狠的关上了门,呆呆地望着屋内的陈设,几点泪光终于夺眶而出。

  逸云斋内,盼兮没有等到要教她刺绣的秦若兰,云毅也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劲,秦若兰几日未来倒是让他颇觉得有些古怪,又无从得知原因。

  秦若兰没有再来逸云斋,逸云斋中多少显得比以往冷清了些,期间文茵倒是来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匆忙赶来,送了些东西,便又是匆忙离去,文茵没有多说什么,来的时候脸上总是挂着些许的忧虑,云毅看的出来,文家最近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至下午,街道上的人逐渐少了些,文茵又来到了逸云斋,不过这次并没有女婢相随,云毅放下了手中的画笔,眼神示意盼兮去端了些茶水便与文茵一同坐下。

  云毅端详着眼前的文茵,文茵低着头也不言语,云毅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些什么,便也不好开口说话,盼兮移坐到了文茵的身边,清晰的看见了文茵此时湿润的眼眶。

  “文茵姐姐若是有什么难事,便说出来嘛,我和云毅哥哥说不定能够帮上忙。”

  文茵微微摇了摇头,这段时间她一个人承担了太多的东西,她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会突然之间病倒,一日之内便卧床不起,不醒人世,文家只有她一个长女,父亲的病倒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半月前,家父一场大病,一夜之间卧床不起,文家上次货物被劫已是损失巨大,这次家父病了,这一切,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云毅听闻文老爷重病的消息,看着一脸憔悴的文茵,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文老爷对文茵的爱有目共睹,当初文家货物被劫、文茵生死未卜,回家后,文家老爷对货物只字未提,现如今文家又受到打击,虽然家中人丁兴旺,一时间无事,但日后时日一久,文家没有文老爷掌舵,这洛阳城中的风雨怕是要倾盆而至。

  看似平淡祥和的洛阳城,其实只不过是那些隐藏在黑暗中恶狼们没有找到合适的猎物罢了。

  文茵自然是明白,父亲重病的消息文家利用手段已是封锁得密不透风,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近日来,洛阳城中时而可以听到关于父亲的消息,她不知道这些消息的来源,但是隐隐之间感觉一场灾难正向文家袭来。

  “或许盼兮可以帮上忙。”

  坐在两人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盼兮此时说话了,文茵瞧着一本正经的盼兮,眼中之间闪过一丝疑惑。

  “家父的病找城中最好的大夫看过了,但他们都看不出来是什么原因,盼兮妹妹又如何帮得上忙?”

  盼兮一听,心中又有了些退缩,云毅似乎是看明白了,随即扯着盼兮进了内室,也示意文茵一同前来。

  “盼兮身上有着一些不能告人的秘密,或许盼兮真的可以治好文老爷,但如果盼兮真的能够治好文老爷的病,还请文家可以保守秘密。”

  昏暗的内室中,云毅看不太清文茵的脸,文茵却是突然一把抱住了云毅,激动得哭了出来,云毅这么一说,她倒是感觉好像自己在最后的时刻突然抓住了什么,又转头看向盼兮所站的方向,心中五味杂陈,或许自己的父亲真的还有救!

  傍晚时分,云毅早早的关了逸云斋的门,此时文茵已是在门外等候多时,盼兮跟在云毅的背后,搓了搓自己的小手,对于文老爷的病她其实也没有多少把握,她总感觉自己的灵力对文老爷的病症可以起到效用,因为上次文茵在晕倒之后,云毅和盼兮见文茵迟迟不醒,盼兮便是往文茵的体内注入了些许灵力,竟然没过多久便是奏效,现在面对文老爷的病,兴许这灵力可以帮得上忙。

  一刻路程,三人便来到了文府之中。

  府内此时也没了以往的热闹,大家脸上都表露出一种担忧,文茵的叔伯长辈此时都聚集在了老爷的房内。

  望着文茵领着云毅和盼兮二人入内,长辈们都是不解,文茵的二姑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云毅和盼兮,她并未住在洛阳城中,所以也没有见过云毅和盼兮,望着这两人如此地年轻,而且也不像是个医生,疑惑地朝着文茵问道

  “这两人便是你找的可以医治老爷的医生?”

  盼兮听到此话,脸上神色略显有些慌张,扯了扯云毅的衣角,云毅见盼兮如此,心领神会,便是向着文茵的二姑解释道:“文老爷的病还请让我们一试。”

  文茵也不等二姑再问,便是让诸位长辈先行离开,望了望一旁的盼兮和云毅,文茵选择相信他们,便带上了房门站到了屋外等候。

  盼兮是否能够治好父亲的病总要试一试才知道,洛阳的名医都无能为力,最坏的结果也不过现在这样。

  盼兮望着云毅,眼神之间有些恍惚,她还是不自信,害怕给云毅丢脸。但云毅何曾会怪责盼兮,拉过盼兮的手便只告诉她,“尽管去做吧,我相信盼兮!”

  盼兮走到文老爷的身边,文老爷此刻安静的躺在卧榻之上,呼吸平缓,脸色看起来也不差,却是迟迟不醒,像是睡着了一般。盼兮伸出手来轻按在文老爷的额头上,游丝般的灵力通过盼兮的指尖进入了文老爷的体内,灵力此刻便化作了盼兮的眼睛,不断地寻找着病症地根源,盼兮微闭上地双眼,不时之间微微皱起。

  文老爷的身体表面上看去平稳无碍,只是像睡着了一般,但是盼兮通过灵力探查才得知文老爷此时已经岌岌可危,五脏六腑不约而同地出现了病变,就像是中毒了。盼兮睁开了眼,另一只手也按在了文老爷地额头之上,顿时间大量地天地灵气涌入了文老爷地身体,原本出现病变逐渐衰微地五脏六腑慢慢的在逐渐恢复,但又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股力量正在与灵气抗衡,灵气修复一点,它便破坏一点,此消彼长之间,那股力量终于逐渐的衰弱下去。

  盼兮停止了继续注入灵气,文老爷的身体此时算是稳住了,望着一旁焦急的云毅,盼兮艰难的露出了笑容,身形不稳倒在了云毅的怀里,“云毅哥哥,盼兮做到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感谢书友“冰雪血泪”、“茶荼九”、“DESTINY“的推荐票,谢谢各位的支持,希望大家喜欢并收藏本书!谢谢!

2020-03-09 14: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