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尘世仙女图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195 2020.03.06 14:21

  “好!若是云某所作之画还令姑娘满意,还请姑娘莫要再闹。”

  见云毅满口答应,秦若兰倒是好奇,不知道眼前这小子究竟有些什么本事,能让她秦若兰满意的画,除了出自那京都国师名手之笔,她可从来没对哪副画说过“满意”二字。

  原本只是打算借这小子好好戏弄一番文茵,现在却是让这小子勾起了兴趣。

  “若是你所作之画能让我满意,我绝不多言。”

  听到秦若兰地承诺,云毅马上便牵着盼兮走进了画馆。寻得一处画案,案上早已是摆好了上等的纸墨和各色的颜料。云毅让盼兮在案前不远处站着,他今天所要作的是一副仕女图,对象正是盼兮。

  云毅其实早就想给盼兮作一幅画了,其实不管她是花也好,是人也罢,云毅一直都没有在乎,盼兮在他眼中永远都是盼兮。此刻,云毅细细的望着盼兮,却是没有急于落笔,身着广绣留仙裙的盼兮,此刻在他的眼里盼兮便是一个活脱脱的“落地神仙”,脑海之中幻想到的飘然地是那琼楼梦宇之间地出尘仙子。

  墨笔丹青,如行云流水绕素笺,几笔勾勒,画中女子神韵悠然,再添几笔,所作盼兮竟是穷形尽像,令人直呼“太妙”,画中之人此时竟与画外所站之真人所示无二,云毅接着便是不断地雕琢细节,笔下之人是愈发地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一旁地众人自然也是看到,却是半点不敢作声,生怕惊走了这画中神仙。

  约莫半个时辰,云毅点上了最后一个细节,众人见云毅收笔,竞相想往前探去,细品神作,确是瞧见秦家小姐脸上的不悦,又缩了回来。

  秦若兰死死地盯着画案上的画,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此画对于外形的肖似做到画如真人,关于人物地神韵又是飘然如仙,虽然她很不愿意说出满意二字,但她却丝毫找不到狡辩地地方。

  “哼!为我所作地画,尽然画的是别的女子,我很不满意!”

  秦若兰大声对着云毅呵斥道。

  “虽然本小姐不满意你的画,但是你这个人,本小姐十分欣赏,要是你再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再无二话!”

  云毅望着胡搅蛮缠、不讲道理地秦若兰却也是无可奈何,正准备答应地时候却只见盼兮上前说到。

  “你这女子,可真是胡搅蛮缠,云毅哥哥地画哪儿不好了!”

  秦若兰望着眼前地丫头,这正是那画中所画之人,心中也是啧啧地感叹,这丫头生得可真是貌美。

  “画虽好,但我并不满意,云毅,你到底答不答应!若是不答应我便让人天天在这儿闹,看你这“逸云斋”如何开得。”

  “你说吧,什么条件。”

  “我的要求不过分,只要你每月十五来我府中作画便可。”

  云毅心中没有多想便是答应了下来,望着秦若兰远去的背影,他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可算是送走这不讲道理的姑娘了。

  秦若兰一走,在旁边观望许久的众人终于是松了口气,纷纷上前想要向云毅讨得几幅画作,其中一位白衣老者甚至出价黄金百两想要云毅再画一幅“尘世仙女图”。

  逸云斋经过秦若兰这么一闹,反而是在洛阳城中名声大噪,往后数日,来逸云斋求画的人是络绎不绝,甚至还有的人想要拜云毅为师。

  云毅的名声也是如日中天,洛阳城中上至王亲贵胄,下至街巷百姓,谁都知道逸云斋的主人作了一幅“尘世仙女图”,当属世上之绝作,人间之极品。

  时间一去,便是到了这月的十五,云毅带着盼兮如约来到了秦府,只见秦府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两个大字“秦府”。但此时秦府大门却是紧闭,云毅上前敲了敲门,声响虽不大,但府中仆人却很快赶来。

  一开门,秦府奴仆一见门外站的是云毅,便想起当初家中小姐亲口与云毅许下的约定,便是连忙上前迎去。

  “原来是云公子,我家小姐早有吩咐,还请公子随我来,我家小姐已在院中等候多时。”

  仆人说完便领着云毅朝着府中走去,进入秦府之后,云毅也是好生观察了这秦府一番,这秦府的气派相较于文府而言,自是不差分毫,同样是古朴大气、气宇非凡,心中暗想,这不愧是能和文府并驾齐驱这么多年的大家豪门。

  穿过幽深的廊道,尽头是一片花园,院中有一处小亭,亭中所站之人,正是等候云毅多时的秦若兰。

  “哟,云公子总算是来了。”

  秦若兰打趣的望着有些不自然的云毅,又看了看身边紧紧牵着云毅衣角的盼兮。

  “云公子来我府上作画,还要一个美人相伴,好生自在呀!”

  秦若兰此话一出,语气之间微微有些不悦。

  云毅确是不以为然,一路上盼兮都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他到哪儿盼兮便跟到那儿,况且此次前往秦府又不是他的本意,这秦家小姐若是不欢迎,自己带着盼兮走便是。

  “盼兮自来洛阳便一直伴在云某身边,若是秦小姐不欢迎,云某走便是,还望秦小姐莫要怪罪。”

  秦若兰听出来云毅语气之中的袒护之意,心中虽然不悦,但是却没有表露出来。

  “盼兮妹妹,如此天资国色能来府中做客,我自是欢迎,哪有怪罪的意思,云公子误会啦。”

  待过了一个不太愉快的前奏,秦若兰很快便进入了正题,带着云毅和盼兮来到了花园之中,园中各色花朵美不胜数,有一处甚是引人注目。

  那东南一角,是遍地香草,香草是一种馥郁的紫蓝色小花,麦穗装的紫蓝色小花三五一丛是分外妖娆,秦若兰缓步至于花丛之间,回头望着云毅,那一眸中不知带着如何的神采,让云毅却是有些微微发呆,盼兮撇见了云毅此时的变化,便是扯了扯云毅的衣角,云毅瞬间回过神来。

  秦若兰见云毅此时变化,嘴角也是上扬,“此次便请云公子为我作这一幅花中美景吧。”

  约莫大半个时辰之后,云毅停下了手中的画笔,一直站着作画,脚下也是有些不稳,秦若兰对云毅此次所作之画却很是满意,也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快意,直言此画之妙,见秦若兰喜欢,云毅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正准备带着盼兮归家的时候,却只听见秦若兰在身后突然说到:“今晚洛阳城中有笼灯之会,不知公子可有空闲?”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感谢书友“姐就这个范”、如歌轻轻初墨、百芸溪的推荐票,同时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书,你们的支持便是才子更新的动力,谢谢!

2020-03-06 14: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