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心中的想法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016 2020.03.18 21:22

  何村是一个依山傍水在山谷之间分布的村落,村中约有两三百户人,留在村中的女人较多,几乎占了全村人口的三分之二,世代依靠在山坡之上的水稻梯田种植粮食,也算得上是一处山中较少的丰衣足食、人口兴旺的村落。

  其实要收留一两百个白村的妇孺何村是完全有能力做到的,但对于逃难而来的白村人,何村人并没有表现出对待自己的族人一般的礼遇。

  几个何村中的女人正在结伴前往村边的那条河流取水,一路上正在议论着关于何村村长提出的要白村祭司的女儿嫁给村长的儿子的事情。

  “唉,三姐,听说没得,咱们村长儿子要娶个白村女娃子。”

  被称作三姐的那个女人,脸上似乎有些不悦,顾自的抱着挑着水桶也不作声。

  旁边另一个女人看见三姐脸上的不悦,连忙对着刚才说话的女子使着眼神,让她赶紧闭嘴。

  “三姐,你莫听大春乱讲,何阿牛,也没有说要娶嘛,就是他爸自个儿说的,莫要放心上嘛。”

  三姐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望着身后两个跟着她一齐去打水的女人,眼睛一扫,指着自己头上的头巾,一脸愤懑的说道。

  “头巾!阿牛哥送我的,我和阿牛哥哪个也分不开,阿牛哥也不会喜欢上别个儿。”

  说罢,便又提起地上的水桶,挑着桶继续向前走了。身后的两个女子也没有多说什么,便继续跟了上去。

  此时云毅找到了一处高地,坐在高地地石头之上正好可以俯瞰整个何村,他望着地下的花瑶族人,心中便是想到了停留在意识海中的盼兮。

  他不敢下定论认为盼兮就是花瑶族的守护灵,但是总觉得盼兮不可能和花瑶族没有关系。

  或许自己偶然之间来到这里也是一种天意,云毅现在最为迫切的事情就是要想办法将盼兮复原,花瑶族或许是他现在唯一的方向。

  他现在心中一团乱麻,本想着离开洛阳之后便带着盼兮去湘阴之地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就如同眼前的瑶寨一般安安静静的生活,却没想到那个该死的灰衣道士竟然一路跟随着自己,更是还得盼兮为了救自己落得这般模样。

  云毅呆楞的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地方,感觉心中空落落的,以前身边一直形影不离的那个家伙现在也不见了,无论自己如何呼喊她,也没有应答。

  上次对付那些官兵的时候,云毅还以为是盼兮醒来了,但是那朵花儿除了吐纳天地灵气变快了些之外,就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盼兮,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回来?!

  云毅心中无力的呐喊,白芸熙倒是恰好看见了呆坐在石头上面的云毅,犹豫了一下,走到了云毅的身后。

  “云毅?你在这里做什么?”

  云毅转过头去发现是白芸熙来了,没有惊讶,也没有说话。

  白芸熙觉得云心中好像藏着什么心事,靠近些便坐在云毅的旁边。

  “我们花瑶人生长的地方美吗?”

  云毅点了点头,白芸熙便继续说道。

  “养育着花瑶族的大山有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它更像是我们花瑶族人的母亲,所以若是花瑶族人碰到什么不开兴的事情,也会选择和母亲说。”

  白芸熙若有所思的看着身边默不作声地云毅,白芸熙不管这个从大山外走来的人心中有什么难言之隐,她就是不喜欢看到云毅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见云毅好像还是无动于衷,白芸熙站直了身子,望着远处隐没在初晨雾气之中的连绵山峰,深吸一口气,便是大喊出来,

  “我!不!要!嫁人!”

  云毅看着这个淳朴的瑶族姑娘,心中微微有些感慨,白芸熙是一个感情细腻的女孩,也是一个重情义的女孩,喜欢追求心中纯粹的爱,讨厌别人施加给她的压力。

  但是这样大喊大叫难免让人有些尴尬。

  “白芸熙,别喊了,再喊下面何村的人都得注意到你了。”

  见云毅终于说话理她了,白芸熙立马坐下,扯着云毅的手臂。

  “我都把自己心里的烦恼全部说出来了,你可不许耍赖!”

  云毅皱眉苦笑道:“我一句话没说,怎么就耍赖了。”

  瞧见白芸熙一脸的郁闷,云毅终究还是妥协了,白芸熙总归是来帮自己排忧的,云毅也不想扫了她的兴致,便是站直了身子,朝着山中大吼了几声。

  白芸熙看着云毅大吼大叫的样子,脸上突然扑哧地笑了出来。

  两个人在山上大喊大叫,却是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夕红,夕红远远的望着自己的女儿和云毅在一起开心的模样,关于女儿的婚姻本来还犹豫不觉的夕红,突然有了判断,她看得出自己的女儿是喜欢上了云毅,如果让她嫁给何阿牛或许女儿一辈子都不会幸福。

  夕红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走的时候也是一样。

  在何村的一处木制阁楼中,全村略有名望的人都赶了过来,听说是村长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

  村长何大桂坐在席位的最上方,按照村中身份的高低依次排了次序,夕红便是做在最后面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村长今天无非就是宣布一下何阿牛和白村那个白芸熙的婚事,落座之后便各自闲聊了起来。

  却是还没有等到村长开口说话,门外便是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此人在座的几乎都认识,正是村长的儿子何阿牛,听说父亲要向大家宣布自己的婚事,何阿牛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根本就不喜欢白村的白芸熙也根本就不认识她,他心中只有一个女人就是何村的三姐。

  自从他要和白村白芸熙联姻的消息一出去,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在见过三姐,到了三姐的家中,三姐也不愿意再见他,隔着一张门板,只听见屋内的三姐一直在哭,却是无能为力。

  何阿牛再也忍不了了,谁也不能阻止他和三姐,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行!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谢谢“茶荼九”“管他泰勒还是万能公式”“珊珊”的推荐票,今天白天事情太多,所以发的较晚~抱歉~

2020-03-18 21: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