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初见秦若兰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248 2020.03.05 15:53

  云毅和盼兮只在文府暂住了两日便早早的向文府众人告辞,临走前,文茵叫住了云毅。

  “府中这两日多有照顾不周,还望云公子海涵,公子执意要走,我这里备了些银两,还望公子收下。“

  说罢,文茵便从丫鬟儿那儿接过一袋银两,伸手递给了云毅。云毅倒也没有客气,谢过文茵后,便接过了她手中的银两。掂量一下,大概得有几十两白银。

  匆匆别过文府众人,云毅便根据师父临终前的交代,四处询问起了那所小屋的位置。

  洛阳城中十分复杂,城内主要街道纵横交错,南北约合九里,东西约合六里,共24段,城内有南北两宫,中间有复道相连。南宫西北有金市,南郊有南市,东郊有马市,集市之上可谓是热闹非凡。

  终于在几番打听之下还是找到了那所已经废弃多年的小屋,师父自十年前离开洛阳,南下至灵山县,在那儿遇到的自己,年幼的云毅便是在那时拥有了唯一的亲人。

  十年之久,屋子已经破落得不成样子,斑驳的墙壁之上布满了枫藤,轻推开老旧的大门,吱呀一声,屋中却是尘灰四起。

  “哇,云毅哥哥,这屋子是空置了多久呀….”

  盼兮不停的用手挥散着眼前的灰尘,眯着眼睛望着屋中的各处,屋中陈设十分简陋,只有一床、一桌、一椅,还有一个煮吃饭食的灶台。

  “整个房子还没有文茵姐家的一个客房大唉。”

  盼兮眼中稍显有些失望,但云毅却很坚定的告诉她,这便是他们以后在洛阳所居住的家。

  直至夜深,云毅和盼兮才将屋中一切都整理了干净,但说是一起整理,盼兮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从来没有做过家务的丫头,面对这一切,只能是望着云毅忙活的样子,在一旁手足无措。

  忙完一切后,侧躺在床上的云毅扯了扯坐在一旁的盼兮,问道:“你曾告诉我你是花灵所化,那你能告诉我相较于人世,你今年多大了吗?”

  盼兮抿嘴一笑,一向和自己没有多少交流的云毅哥哥,今天倒是突然问起自己的年龄,但是一直生长在山野之中的盼兮对于这个问题她其实也不知道。

  “嗯……盼兮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但是盼兮在化作人形的那天才算是成年了。”

  听到盼兮说到自己已经成年,云毅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盼兮在自己眼前表现得一直像个小丫头,转念一想,倒又不觉得奇怪,毕竟是一个未涉世事的丫头,如此倒也正常,而且这段时间盼兮的变化云毅也是看在眼里。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一直跟在我身边吗?”

  云毅继续问着,盼兮却脸色一变,眼中微微有些迷离。

  “云毅哥哥是不喜欢盼兮吗?”

  云毅见盼兮如此回答,知道这丫头是误解自己的意思了,连忙解释道:“你别多想,我哪有不喜欢你,只是问一问而已。”

  “那便是喜欢咯!”

  盼兮闻言脸色顿时由阴转晴,满是喜欢。云毅望着她也是无奈的拍了下这丫头的头,心中却也觉得这丫头颇为有趣。

  第二日,云毅早早的吃过早饭便收拾了一大堆东西,带着盼兮便赶出了门去。

  他这一行的目的是要去那西北的金市,文府是那金市有名的做金银买卖的大家,与另外一家秦家算是各占半壁江山。

  从文府离开前,文茵便答应要送云毅一间铺子,云毅在那儿作画和卖画,他没有别的手艺只能操起他的老本行。

  住的地方离金市并不远,没一会儿功夫,便已经赶到,令云毅没想到的是文茵比他还先到。

  “云公子,这里面一切都已布置妥当,只是这铺子小了些,还望莫要见怪。”

  云毅往里一瞧,一个挂着“逸云斋”三个大字的铺子赫然在目,心想:乖乖,这铺子还小?比我现在住的地方怕是都只大不小,卖个画要这么大的铺子干嘛?

  “文小姐,你实在太过客气了,这铺子已经超过云某的预料了,我这还要多谢文小姐帮了在下一个大忙!”

  云毅说罢,躬身便是一个谢礼。文茵见云毅对这间铺子还算满意,心中也是一喜,云毅前日的匆匆离去,她原以为是照顾不周,心中一直觉得稍有愧疚,今日算是弥补了。

  “云毅哥哥,怎么这么多人。”盼兮指着铺子前聚集的人们,很是不解为什么一个尚未开张的铺子围聚了这么多人。

  云毅和文茵也是奇怪,便上前看去,只见一紫衣女子带着身旁五六个恶奴正在站在铺子门前。文茵一瞧,脸色却是一变,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平日与其作对的秦家小姐秦若兰,以前文茵便是遭到这女子百般刁难,现在不知道她又是演的哪一出。

  紫衣女子秦若兰看到文茵带着带着两个陌生人走上前来,却是一喜,望着文茵没好气的说到:“哟!文家大小姐果真没死呀。”

  又是瞧了瞧旁边的云毅和盼兮,啧啧的说到:“这位公子便是我小文茵的救命恩人吧?”

  云毅望着阴阳怪气的秦若兰,此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在他眼中这女子生的倒是肤白貌美、姿色卓悦,怎么说话如此怪气?

  文茵见云毅似乎有些难堪,便上前说到:“秦若兰,你莫要太过分,平日刁难于我也就算了,可云公子可和你没有半点瓜葛!”

  “哎?怎么文家小姐对这位云公子这么上心呀,我不过是问问而已,文小姐反应这么大,莫非….?”

  秦若兰抿嘴一笑,她这么一说顿时让文茵也哑口无言,瞧见文茵脸上似有点点红晕,心中更是乐得不行。

  “一个卖金银的文家,今日在这金市开了个画馆,莫不是要惹人笑话?”秦若兰终究还是把她的目的表露了出来。秦家一直便与他们文家不和,这做金银生意她们两家各占半壁江山,谁也奈何不了谁,但今日一早听闻这文家新开一画馆,她听着新奇,便是决心要上去闹上一闹。

  “虽然这铺子是文家的,但这画馆却是我云毅开的,还望姑娘莫要误会。”

  云毅知道这秦若兰针对的是文家人,他也看出了文茵眼中对秦若兰的无可奈何,瞧见气氛紧张,便是上前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就你小子?”

  秦若兰仔细地审视了云毅,从头到脚她都只觉得这小子除了样貌还算可以,其余的都像极了一个县野草民。

  “今天就让你给我做一幅画,能让我满意,我便走,如何?”

  文茵本想上前劝阻云毅,话还没出口,只听见云毅却是满口答应了下来,心中连连暗悔道:“云公子糊涂呀!”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点点收藏,有推荐票的书友们也望多鼓励一下笨蛋才子,以后的故事会更精彩!谢谢!

2020-03-05 15: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